历史小说
分享到:

第7部:大结局 第五章 算账

所属目录:明朝那些事儿    明朝那些事儿作者:当年明月

  最先处理的,是魏忠贤的家属,比如他侄子魏良卿,屁都不懂的蠢人,也封到公爵了(宁国公),还有客氏的儿子候国兴(锦衣卫都指挥使),统统拉出去剁了。

  接下来,是他的亲信太监,毕竟大家生理结构相似,且狼狈为奸,算半亲戚,优先处理。

  这拨人总共有四个,分别是司礼监掌印太监王体乾,秉笔太监李永贞、李朝钦、刘若愚。

  作为头等罪犯,这四位按说都该杀头,可到最后,却只死了两个,杀了一个。

  第一个死的是李朝钦,他是跟着魏忠贤上吊的,并非他杀,算自杀。

  唯一被他杀的,是李永贞。其实这位兄弟相当机灵,早在九月底,魏公公尚且得意的时候,他就嗅出了风声,连班都不上了,开始在家修碉堡,把院子封得严严实实,只留小洞送饭,每天窝在里面,打死也不出头。

  坚持到底,就是胜利。

  李永贞没有看到胜利的一天,到了十月底,他听说魏忠贤走人了,顿时大喜,就把墙拆了,出来放风。

  刚高兴几天,又听到消息,皇帝要收拾魏公公了,慌了,再修碉堡也没用了。

  于是他使出了绝招——行贿。

  当然,行贿崇祯是不管用的,他拿出十余万两银子(以当时市价,合人民币六千万至八千万),送给了崇祯身边的贴身太监,包括徐应元和王体乾。

  这两人都收了。

  不久后,他得到消息,徐应元被崇祯免了,而王体乾把他卖了。

  在名列死亡名单的这四位死太监中,最神秘的,莫过于王体乾了。

  此人是魏忠贤的铁杆,害死王安,迫害东林党,都有他忙碌的身影,是阉党的首脑人物。

  但奇怪的是,当我翻阅几百年前那份阉党的最终定罪结果时,却惊奇地发现,以他的丰功劣迹,竟然只排七等(共有八等),罪名是谄附拥戴,连罚款都没交,就给放了。

  伺候崇祯十几年的徐应元,光说了几句话,定罪比他还高(五等),这个看上去很难理解的现象,有一个简单的答案:王体乾叛变了。

  据史料分析,王体乾可能很早就“起义”了,所以一直以来,崇祯对魏忠贤的心理活动、斗争策略都了如指掌,当了这么久卧底,也该歇歇了。

  所以他钱照收,状照告,第二天就汇报了崇祯,李永贞得知后,决定逃跑。

  跑吧,大明天下,还能跑去非洲不成?

  十几天后,他被抓捕归案。

  进了号子,李太监还不安分,打算自杀,他很有勇气地自杀了四次,却很蹊跷地四次都没死成,最后还是被拉到刑场,一刀了断。

  名单上最后一位,就是刘若愚了。

  这位仁兄,应该是最有死相的,早年加入阉党,一直是心腹,坏事全干过,不是卧底,不是叛徒,坦白交代,主动退赃之类的法定情节一点没有,不死是不可能的。

  可他没死。

  因为刘若愚虽然罪大恶极,但这个人有个特点:能写。

  在此之前,阉党的大部分文件,全部出于他手,换句话说,他算是个技术人员,而且他知道很多情况,所以崇祯把他留了下来,写交代材料。刘太监很敬业,圆满地完成了这个任务,他所写的《酌中志》,成为后代研究魏忠贤的最重要史料。

  只要仔细阅读水浒传,就会发现,梁山好汉们招安后,宋江死了,最能打的李逵死了,最聪明的吴用也死了,活下来的,大都是身上有门手艺的,比如神医安道全之流。

  以上事实清楚地告诉我们,平时学一门技术是多么的重要。

  处理完人妖后,接下来的就是人渣了,主要是“五虎”和“五彪”。

  五虎是文臣,分别是(排名分先后):兵部尚书崔呈秀、原兵部尚书田吉、工部尚书吴淳夫、太常寺卿倪文焕、副都御史李燮龙。

  五彪是武官,分别是:左都督田尔耕、锦衣卫指挥许显纯、都督同知崔应元、右都督孙云鹤、锦衣卫佥事杨寰。

  关于这十个人,就不多说了,其光辉事迹,不胜枚举,比如田尔耕,是迫害“六君子”的主谋,并杀害了左光斗等人,而许显纯大人,曾亲自把钉子钉进杨涟脑门。用今天的话说,足够枪毙几个来回。

  因为此十人一贯为非作歹,民愤极大,崇祯下令,将其逮捕,送交司法部门处理。

  经刑部、都察院调查,并详细会审,结果如下:

  崔呈秀已死,不再追究,其他九人中,田尔耕、许显纯曾参与调查杨涟、左光斗等人的罪行,结果过失致人死亡,入狱,剩余七人免官为民,就此结案。

  这份判决只能用一个词来形容——恬不知耻崇祯很不满意,随即下令,再审。

  皇帝表态,不敢怠慢,经过再次认真细致的审讯,重新定罪如下:

  以上十人,除崔呈秀已死外,田尔耕、许显纯因为过失致人死亡,判处死缓,关入监狱,其余七人全部充军,充军地点是离其住处最近的卫所。

  鉴于有群众反应,以上几人有贪污罪行,为显示威严,震慑罪犯,同时处以大额罚款,分别是倪文焕五千两,吴淳夫三千两,李燮龙、田吉各一千两。结案。

  报上去后,崇祯怒了。

  拿钉子钉耳朵,打碎全身肋骨,是过失致人死亡,贪了这么多年,只罚五千、三千,你以为老子好糊弄是吧。

  更奇怪的是,案子都判了,有些当事人根本就没到案,比如田吉,每天还出去遛弯,十分逍遥。

  其实案子审成这样,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了。

  审讯此案的,是刑部尚书苏茂相,都察院左都御史曹思诚。

  苏茂相是阉党,曹思诚也是阉党让阉党审阉党,确实难为他了。

  愤怒之余,崇祯换人了。他把查处阉党的任务交给了吏部尚书王永光。

  可王永光比前两位更逗,命令下来他死都不去,说自己能力有限,无法承担任务。

  很不凑巧,王永光同志虽然不是阉党,也不想得罪阉党。

  按苏茂相、曹思诚、王永光以及无数阉党们的想法,形势是很好的,朝廷内外都是阉党,案子没人敢审,对五虎、五彪的处理,可以慢慢拖,实在不行,就判田尔耕和许显纯死刑,其他的人能放就放,不能放,判个充军也就差不多了。

  没错,司法部长、监察部长、人事部长都不审,那就只有皇帝审了。

  几天后,崇祯直接宣布了对五虎五彪的裁定,相比前两次裁决,比较简单:

  田吉,杀!吴淳夫,杀!倪文焕,杀!田尔耕,杀!许显纯,杀!

  崔应元,杀!孙云鹤,杀!杨寰,杀!李燮龙,杀!

  崔呈秀,已死,挖出来,戳尸!

  以上十人,全部抄家!没收全部财产!

  什么致人死亡,什么入狱,什么充军,还他娘就近,什么追赃五千两,都去死吧!

  曹思诚、苏茂相这帮等阉党本来还有点想法,打算说两句,才发现,原来崇祯还没说完。

  “左都御史曹思诚,阉党,免职查办!”

  “刑部尚书苏茂相,免职!”

  跟我玩啊,玩死你们!

  随即,崇祯下令,由乔允升接任刑部尚书,大学士韩旷、钱龙锡主办此案,务必追查到底,宁可抓错,不可放过。

  挑出上面这几个人办事,也算煞费苦心,乔允升和阉党向来势不两立,韩旷这种老牌东林党,不往死里整,实在对不起自己。

  彻底扫荡,一个不留!

  几天过去,经过清查,内阁上报了阉党名单,共计五十多人,成果极其丰硕。

  然而这一次,崇祯先更为愤怒,他当即召集内阁,严厉训斥:人还不够数,老实点!

  大臣们都很诧异,都五十多了,还不够吗?

  既然皇上说不够,那就再捞几个吧。

  第二天,内阁又送上了一份名单,这次是六十几个,该满意了吧。

  这次皇帝大人没有废话,一拍桌子:人数不对,再敢糊弄我,以抗旨论处!

  崇祯是正确的,内阁的这几位仁兄,确实糊弄了他。

  虽然他们跟阉党都有仇,且皇帝支持,但阉党人数太多,毕竟是个得罪人的事,阉党也好,东林党也罢,不过混碗饭吃,何必呢?

  不管了,接着糊弄:

  “我们是外臣,宫内的人事并不清楚。”

  崇祯冷笑:

  “我看不是不知道,是怕得罪人吧!(特畏任怨耳)”

  怪事,崇祯初来乍到,他怎么知道人数不对呢?

  崇祯帮他们解开了这个迷题。

  他派人抬出了几个包裹,扔到阁臣面前,说:

  “看看吧。”

  打开包裹的那一刻,大臣们明白,这次赖都赖不掉了。

  包裹里的,是无数封跟魏忠贤勾搭的奏疏,很明显,崇祯不但看过,还数过。

  混不过去,只能玩命干了。 就这样,自天启七年(1627)十二月,一直到崇祯元年(1628)三月,足足折腾了四个月,阉党终于被彻底整趴下了。

  最后的名单,共计二百六十一人,分为八等。

  特等奖得主两人,魏忠贤,客氏,罪名:首逆,处理:凌迟。

  一等奖得主六人,以崔呈秀为首,罪名:首逆同谋,处理:斩首。

  二等奖得主十九人,罪名:结交近侍,处理:秋后处决。

  三等奖得主十一人,罪名:结交近侍次等,处理:流放此外,还有四等奖得主(逆孽军犯)三十五人,五等奖得主(谄附拥戴军犯)十六人,六等奖得主(交结近侍又次等)一百二十八人,七等奖得主(祠颂)四十四人,各获得充军、有期徒刑、免职等奖励。

  以上抽奖结果,由大明北京市公证员朱由检同志公证,有效。

  对此名单,许多史书都颇有微辞,说是人没抓够,放跑了某些阉党,讲这种话的人,脑袋是有问题的。

  我算了一下,当时朝廷的编制,六部只有一个部长,两个副部长(兵部有四个),每个部有四个司(刑部和户部有十三个),每个司司长(郎中)一人,副司长(员外郎)一人,处长(主事)两人。

  还有大衙门都察院,加上各地御史,才一百五十人,其余部门人数更少,总共(没算地方政府)大致不会超过八百人。

  人就这么多,一下子刨走两百六十多,还不算多?

  其实人家也是有苦衷的,毕竟魏公公当政,不说几句好话,是混不过去的,现在换了领导,承认了错误,也就拉倒了吧。

  然而崇祯不肯拉倒,不只他不肯,某些人也不肯。

  这个某些人,是指负责定案的人。

  大家在朝廷里,平时你来我往,难免有点过节,现在笔在手上,说你是阉党,你就是阉党,大好挖坑机会,不整一下,难免有点说不过去。

  比如大学士韩旷,清查阉党毫不积极,整人倒是毫不含糊,骂过魏公公的,不一定不是阉党,骂过他的,就一定是阉党,写进去!

  更搞笑的是,由于人多文书多,某些兄弟被摆了乌龙,明明当年骂的是张居正,竟然被记成了东林党,两笔下去就成了阉党,只能认倒霉。

  此外,在这份名单上,还有几位有趣的人物,比如那位要在国子监里给魏公公立牌坊的陆万龄同学,屁官都不是,估计连魏忠贤都没见过,由于风头太大,竟然被订为二等,跟五虎五彪一起,被拉出去砍了。

  那位第一个上疏弹劾魏公公的杨维垣,由于举报有功,被定为三等,拉去充军。

  而在案中扮演了滑稽角色的陈尔翼、杨所修,也没能跑掉,根据情节,本来没他们什么事,鉴于其双簧演得太过精彩,由皇帝特批六等奖,判处有期徒刑,免官为民。

  复仇总体说来,这份名单虽然有点问题,但是相当凑合,弘扬了正气,恶整了恶人,虽然没有不冤枉一个好人,也没有放过大多数坏人,史称“钦定逆案”。

  其实崇祯和魏忠贤无仇,办案子,无非是魏公公挡道,皇帝看不顺眼,干掉了。

  但某些人就不同了。干掉是不够的,死了的人挫骨扬灰,活着的人赶尽杀绝,才算够本!

  黄宗羲就是某些人中的优秀代表。

  作为“七君子”中黄遵素的长子,黄宗羲可谓天赋异禀,不但精通儒学,还懂得算术、天文,据说天上飞的,地上跑的,没有他不知道的,被称为三百年来学术之集大成者,与顾炎武、王夫之并称。

  更让人无语的是,黄宗羲还懂得经济学,他经过研究发现,每次农业税法调整,无论是两税法还是一条鞭法,无论动机如何善良,最终都导致税收增加,农民负担加重,换句话说,不管怎么变,最终都是加。

  这一原理后被社科院教授秦晖总结,命名为“黄宗羲定律”,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经过调研,采纳这一定律,于2006 年彻底废除了农业税,打破了这个怪圈。

  善莫大焉。

  但这四个字放在当时的黄宗羲身上,是不大恰当的,因为他既不善良,也不大度。

  当时恰好朝廷审讯许显纯,要找人作证,就找来了黄宗羲。

  事情就是这么闹起来的。

  许显纯此人,说是死有余辜,还真是有余辜,拿锤子砸人的肋骨,用钉子钉人耳朵,钉人的脑袋,六君子、七君子,大都死在他的手中,为人恶毒,且有心理变态的倾向。

  此人向来冷酷无情,没人敢惹,杨涟如此强硬,许先生毫不怯场,敢啃硬骨头,亲自上阵,很有几分硬汉色彩。

  但让人失望的是,轮到这位变态硬汉入狱,当场就怂了,立即展现出了只会打人,不会被人打的特长。

  他全然没有之前杨涟的骨气,别说拿钉子顶脑门,给他几巴掌,立马就晕,真是窝囊死了。

  值得庆幸的是,崇祯的监狱还比较文明,至少比许显纯在的时候文明,打是打,但锤子、钉子之类的东西是不用的,照此情形,审完后一刀了事,算是便宜了他。

  但便宜不是那么容易找到的。

  审讯开始,先传许显纯,以及同案犯“五彪”之一的崔应元,然后传黄宗羲。

  黄宗羲上堂,看见仇人倒不生气,表现得相当平静,回话,作证,整套程序走完,人不走。

  大家很奇怪,都看着他。

  别急,先不走,好戏刚刚开场。

  黄宗羲来的时候,除了他那张作证的嘴外,还带了一件东西——锥子。

  审讯完毕,他二话不说,操起锥子,就奔许显纯来了。

  这一刻,许显纯表现出了难得的单纯,他不知道审案期间拿锥子能有啥用,只是呆呆地看着急奔过来的黄宗羲,等待着他的答案。

  答案是一声惨叫。

  黄宗羲终于露出了狰狞面目,手持锥子,疯狂地朝许显纯身上戳,而许显纯也不愧孬种本色,当场求饶,并满地打滚,开始放声惨叫。

  许先生之所以大叫,是有如意算盘的:这里毕竟是刑部大堂,众目睽睽之下,难道你们都能看着他殴打犯人吗?

  答案是能。

  无论是主审官还是陪审人员,没有一个人动手,也没有人上前阻拦,大家都饶有兴致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幕,黄宗羲不停地扎,许显纯不停地喊,就如同电视剧里最老套的台词:你喊吧,就是喊破喉咙也不会有人来救你!

  因为所有人都记得,这个人曾经把钢钉扎进杨涟的耳朵和脑门,那时,没有人阻止他。

  但形势开始变化了,许显纯的声音越来越小,鲜血横流,黄宗羲却越扎越起劲,如此下去,许先生被扎死,黄宗羲是过瘾了,黑锅得大家背。

  于是许显纯被拉走,黄宗羲被拉开,他的锥子也被没收。

  审完了,仇报了,气出了,该消停了。

  黄宗羲却不这么认为,他转头,又奔着崔应元去了。

  其实这次审讯,崔应元是陪审,无奈碰上了黄恶棍,虽然没挨锥子,却被一顿拳打脚踢,鼻青脸肿。

  到此境地,主审官终于认定,应该把黄宗羲赶走了,就派人上前把他拉开,但黄宗羲打上了瘾,被人拉走之前,竟然抓住了崔应元的胡子,活生生地拔了下来!

  当年在狱中狂施暴行的许显纯,终于尝到了暴行的滋味,等待着他的,是最后的一刀。

  什么样的屠夫,最终也只是懦夫。

  如许显纯等人,都是钦定名单要死的,而那些没死的,似乎还不如死了的好。

  比如阉党骨干,太仆寺少卿曹钦程,好不容易捡了条命,回家养老,结果所到之处,都是口水(民争唾其面),实在呆不下去,跑到异地他乡买了个房子住,结果被人打听出来,又是一顿猛打,赶走了。

  还有老牌阉党顾秉谦,家乡人对他的感情可谓深厚,魏忠贤刚倒台,人民群众就冲进家门,烧光了他家,顾秉谦跑到外地,没人肯接待他,最后在唾骂声中死去。

  而那些名单上没有,却又应该死的,也没有逃过去。比如黄宗羲,他痛殴许显纯后,又派人找到了当年杀死他父亲的两个看守,把他们干掉了。

  大明是法制社会,但凡干掉某人,要么有司法部门批准,要么偿命,但黄宗羲自己找人干了这俩看守,似乎也没人管,真是没王法了。

  黄宗羲这么一闹,接下来就热闹了,所谓“六君子”、“七君子”,都是有儿子的。

  先是魏大中的儿子魏学濂上书,要为父亲魏大中伸冤,然后是杨涟的儿子杨之易上书,为父亲杨涟伸冤,几天后,周顺昌的儿子周茂兰又上书,为父亲周顺昌伸冤。

  顺便说一句,以上这几位的上书,所用的并非笔墨,而是一种特别的材料——血。

  这也是有讲究的,自古以来,但凡奇冤都写血书,不用似乎不够分量。

  但崇祯同志就不干了,拿上来都是血迹斑斑的东西,实在有点发怵,随即下令:你们的冤情我都知道,但上奏的文书是用墨写的,用血写不和规范,今后严禁再写血书。

  但他还是讲道理的,崇祯二年(1629)九月,他下令,为殉难的东林党人恢复名誉,追授官职,并加封谥号。

  杨涟得到的谥号,是忠烈,以此二字,足以慨其一生。

  至此,为祸七年之久的阉党之乱终于落下帷幕,大明有史以来最强大,最邪恶的势力就此倒台。纵使它曾骄横一时,纵使它曾不可一世。

  迟来的正义依然是正义。

  在这个世界上,所谓神灵、天命,对魏忠贤而言,都是放屁,在他的身上,只有一样东西——迷信。

  不信道德,不信仁义,不信报应,不信邪不胜正。

  迷信自己,迷信力量,迷信权威,迷信可以为所欲为,迷信将取得永远的胜利。

  而在遍览史书十余载后,我信了,至少信一样东西——天道。

  自然界从诞生的那刻起,就有了永恒的规律,春天成长,冬天凋谢,周而复始。

  人世间也一样,从它的起始,到它的灭亡,规则恒久不变,是为天道。

  在史书中无数的尸山血河、生生死死背后,我看到了它,它始终在那里,静静地注视着我们,无论兴衰更替,无论岁月流逝。

  它告诉我,在这个污秽、混乱、肮脏的世界上,公道和正义终究是存在的。

  天道有常,从它的起始,到它的灭亡,恒久不变。

下一章:
上一章:

85 条评论 发表在“第7部:大结局 第五章 算账”上

  1. zero says:

    还不够大快人心。那些恶人应该死的比好人更惨上很多倍才算是天道吧。

  2. wangmengv says:

    天佑中华,多难兴邦

  3. 云飞扬 says:

    天道常存

  4. 云飞扬 says:

    天理循环

  5. 心灵的港湾 says:

    该来的总归会来的

  6. 多情人,无情剑 says:

    斩尽奸邪!复我中华之传统:儒、法;孔、孟、韩非。

  7. zjdgdcz says:

    公道自在人心

  8. lmr says:

    恶人终于有恶报!只是逝去的人再也回不来

  9. 朱重八 says:

    三万,杀杀杀

  10. qq:1213627383 says:

    阉党终于被KO了,大快人心~~~

  11. 匿名 says:

    hao a

  12. 后来观望者 says:

    祸起阉党,明亡之最,华夏之殇。

  13. 一休 says:

    写的不怎样,评论中托很多

  14. 匿名 says:

    做成人棍在凌迟

  15. 黄宗羲 says:

    看来你不懂经济

  16. 天道 says:

    本篇写的很差,派流水帐而已,大失作者水准,不知为何?

  17. 路途 says:

    现在社会什么时候能出现把贪官污吏一扫光的情景

  18. 老杨先生 says:

    明月先生 你把扎狗日的许显纯那锥子改成带倒刺的铁钉 全国人民不会说你篡改历史

  19. 雪浴心原 says:

    杀人偿命这种理赔方案我觉得合法合情合理,但有失公允.公正在于受害人不能失望,但实施伤害人也不能绝望.甲合法所得银子100两,乙受天灾为生活所迫江湖救急借甲银子60两,不料丙知道乙身上揣有银子后动邪念将银子偷走.原来丙嗜赌,欠下赌60两,赌场委托丁收账连本带利100两,丙在生活无望中犯下此错并花费的所剩无几.案发,乙将丙告上官府,赃款已不复存在.如果遇到这种案情,以前看电视中不少清官公正的官都会判乙可怜,丙罪有应得但交不起罚款家产充公人入狱,甲获得乙财产抵债(如天灾后无财产将获得劳工乙并成立若干年雇佣关系),案子貌似与丁无关,只是受委托收账并获劳动所得40两.不知道我这样判决大家有什么想法?

  20. 雪浴心原 says:

    变异一:调查发现甲为赌场所有人.
    变异二:甲喜从天降,生得一子,但无力抚养,对判决不满,不承认雇佣关系,只想追回债款.
    不管案情是否发展,似乎以前看到丙秋后斩的处理情况.但从现有理赔方案看,不管怎么处理,都将使乙陷入绝望.不管是否变异,怎么变异,涉案人只有甲乙丙…
    貌似说的有点多了,也跑的远了,就此打住

  21. 青竹 says:

    老杨先生你太狠了,应该仁慈一点,比如应把铁钉改为倒刺,再在上面加点盐,这样全国人民是不会反对地。还有阉党的所有人都该杀,当初在黑暗与光明之中,他们毫不犹豫的选择了黑暗,饶了他们这些人下次还会这样,还不如早早预防。

  22. 黄宗羲 says:

    我当年就该把锥子钉你他脑袋里!

  23. 匿名 says:

    真没想到黄宗羲那么彪悍啊!!!

  24. 无名 says:

    法律制约能力如此之弱,果然是末代气象……

  25. 香山红叶 says:

    对于崇祯,儿时的历史记忆就是挂在歪脖树上的那个明代末代皇帝,没想到他还有如此的政治智慧,可惜没有早生几年。

  26. 万历 says:

    朱由检,要是我儿子我就把皇位交给他了,当初我不愿立太子就是觉得他不是当皇帝的料,嗨,最后还是没顶住,结果害得大明国沦丧。

  27. 匿名 says:

    我感觉这本书写的很好 真的很好

  28. 历史 says:

    如果真有“天道”,那么当“天道”面对我中华几千年来受苦受难的老百姓来说,“天道”会脸红羞愧地无地自容,老百姓不能期待救世主“天道”的出现,只能自己去争取属于自己应有的权力。

  29. l流光溢彩 says:

    天道有常,从它的起始,到它的灭亡,恒久不变

  30. 昔年如风 says:

    大快人心!

  31. 明月 says:

    17楼很肤浅。

  32. 向往天空 says:

    没想到以往的我们以往读到的历史也只是支离破碎的一小部分,这本书让我消除了一叶障目的习惯,是一本值得静心品读的好书!

  33. 常遇春 says:

    迟来的正义依然是正义。

    说得好! ! !!!

  34. 黄宗羲 says:

    杨涟,我已经帮您报完仇了,下次我多点纸钱烧给你

  35. 流畅 says:

    我想问一下,按照将殉难的东林党人追授官职来说,他们的子孙能否继承这些官职?

  36. 陈皮 says:

    这些死人的官衔都是荣誉称号,子孙只是拿来炫耀,根本就没有什么实权。除非有一笔家属抚恤金……估计不多

  37. 噢喔 says:

    可惜这些东林子孙都是败家子,不是做汉奸就是投降给流贼

  38. 拜阳明 says:

    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侯未到。

  39. 红发丝 says:

    血淋淋的现实啊,这就是政治,没有几把刷子还是不要混官场!

  40. 杨涟 says:

    许显纯你也有今天

  41. 匿名 says:

    天道有常,从它的起始,到它的灭亡,恒久不变

  42. 匿名 says:

    许显纯,活体解剖然后让他把刨出来的都吃了

  43. 匿名 says:

    每章看完我都要大致略一下后边的评论。惊觉得现在的评论档次真是越发低级了。除极个别尚有真知灼见的言语外,绝大多数都是无聊加无知的瞎扯淡…例如什么”把锥子改成带倒刺的铁钉”之流,简直蠢的令人毛骨悚然!真如袁腾飞老师口中的那些窜踱于网络中的愤青!拜托你们说话之前动动脑子行不行?作者之所以把史籍改为白话文就是方便你们这群半文盲理解,不是给你们当笑话看得…历史虽是讲故事,但这个故事是严肃的实际存在的是不能更改的,我们只能看着他发生结束并引以为鉴。

  44. 匿名 says:

    历史给我们提供的是知识,让我们了解这世上的是非曲直,更为我们树立了做人的准则,它不应该成为茶余饭后的谈资笑料!这是我们对古人最起码的尊重,也是对自己的尊重!所以本人真诚希望大家能发表一些有真知灼见的评论!也不要假借古人之名乱喷口水,你可能觉得这样做很有趣,实际上无聊的很!无耻的很!扯淡的很!

  45. 屏丰 says:

    正如明月先生说的那样:正义,或许会迟到,但绝不会旷课!

  46. 朱明皇朝 says:

    可惜大明王朝最终还是亡于崇祯手里!

  47. 黑塔利亚 says:

    您生而为龙,即使一朝折断掌牙,拨裂鳞片,瞎目断爪,坠入浅滩,龙依然是龙。

    愿我有生之年,得见您君临天下。

  48. 匿名 says:

    东林党也不是什么好人啊,明朝很大原因就死东林拖死的

  49. ghdggxf says:

    磁悬浮现在又你也是否存的在于

  50. 千里流云 says:

    可惜了,崇祯对阉党狠是对的,对忠臣也那么狠就不是个好皇帝了,看看袁崇焕是怎么死在崇祯手上的吧,明朝是怎么在他手里玩倒的吧!

  51. e=mc2 says:

    如果崇祯和天启或泰昌在历史中换一下出场次序,大明或许还有中兴之机,只叹明王朝的家底在天启年间已悉数败尽,既至思宗即位朝廷几无一位栋梁,国库几无可用之财,实在是回天乏术 天亡大明!

  52. 雨继续下 says:

    任何一个国家都会有它强盛的时候,也有它失败的时候。

  53. 周游列国 says:

    幸亏那个死木匠只活了7年。

  54. 一粒尘埃 says:

    魏忠贤让他全身而死是便宜他了,应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千刀万剐!让他生不如死!也难解心头之恨!!

  55. dcdxsvb says:

    ecvdcdcnbh .v

  56. 匿名 says:

    如果许显纯心理变态,可以用钩镰刀

  57. 匿名 says:

    好样的

  58. 逃亡 says:

    大快人心…

  59. 朱元璋 says:

    想不到崇祯竟然会这么叼,不愧是我的后代

  60. 真zero says:

    死吧

  61. 真zero says:

    魏忠贤你真该死啊

  62. 袁是废物不是汉奸 says:

    娶一山西士族女子张氏为妻。张氏不能生育,后又在辽阳纳一妾文氏,生子毛承斗。辽阳被后金攻占后,文氏死于战乱,毛承斗被人救出,送往杭州,张氏抚之如己出。

    毛文龙在鞍山的亲属一百多人被后金军杀害。这时,辽东巡抚王化贞招募勇士,前往后金后方活动,毛文龙集国仇家恨一身,慨然应募,被实授练兵游击。

    率一百余人夜袭之,擒努尔哈赤妻弟佟养真及其子佟丰年、其侄佟松年等,随派陈忠等袭双山,擒斩后金游击缪一真等,史称“镇江大捷”。

    1.毛文龙集国仇家恨一身
    2.擒努尔哈赤妻弟佟养真及其子佟丰年、其侄佟松年等。

    毛文龙和满清都是不死不休会当汉奸?

    有人说孔有德、耿仲明、尚可喜后来当汉奸, 草 你吗们2B 老子把你爸杀了 你会不会找人杀老子?

  63. 疯狗 says:

    魏忠贤死的好啊。。。。。

  64. 匿名 says:

    谁说孔有德,耿仲明,尚可喜当了汉奸是袁督师杀了毛文龙造成的。秦桧害死岳元帅后岳家军有当汉奸的吗?毛文龙只是个有用的坏人,别把他说的那么伟大,不过杀毛文龙应该杀错了,毕竟毛文龙是有用的坏人。袁督师太疾恶如仇。

  65. 鸿鹄 says:

    看过后对崇祯另眼相看,真实书中自有黄金屋

  66. 路过 says:

  67. 无为真命主 says:

    大快人心!但崇祯未免杀戮过多,造成官员损失太多,也不好。

  68. 456 says:

    黄宗羲干得猛

  69. 这算什么 says:

    明月,怎么两百多,你就觉得好多了,这要是朱元璋干,估计不下三万人。

  70. 牵你的左手 says:

    黄宗羲应该拿钉子钉许显纯的脑门

  71. 陈少白 says:

    我没看到什么天道,我只看到了几千年以来皇帝专制的造成的祸害。

  72. 朱元璋 says:

    我这家明朝公司干了这么长时间,就要毁在朱由检的手里了

  73. 朱元璋 says:

    朱由检他…他…..他自毁长城啊

  74. 徐霞客2 says:

    迟来的正义依然是正义。

      在这个世界上,所谓神灵、天命,对魏忠贤而言,都是放屁,在他的身上,只有一样东西——迷信。

      不信道德,不信仁义,不信报应,不信邪不胜正。

      迷信自己,迷信力量,迷信权威,迷信可以为所欲为,迷信将取得永远的胜利。

      而在遍览史书十余载后,我信了,至少信一样东西——天道。

      自然界从诞生的那刻起,就有了永恒的规律,春天成长,冬天凋谢,周而复始。

      人世间也一样,从它的起始,到它的灭亡,规则恒久不变,是为天道。

      在史书中无数的尸山血河、生生死死背后,我看到了它,它始终在那里,静静地注视着我们,无论兴衰更替,无论岁月流逝。

      它告诉我,在这个污秽、混乱、肮脏的世界上,公道和正义终究是存在的。

      天道有常,从它的起始,到它的灭亡,恒久不变。

  75. 徐霞客2 says:

    而在遍览史书十余载后,我信了,至少信一样东西——天道。

      自然界从诞生的那刻起,就有了永恒的规律,春天成长,冬天凋谢,周而复始。

      人世间也一样,从它的起始,到它的灭亡,规则恒久不变,是为天道。

  76. 徐霞客2 says:

    在史书中无数的尸山血河、生生死死背后,我看到了它,它始终在那里,静静地注视着我们,无论兴衰更替,无论岁月流逝。

      它告诉我,在这个污秽、混乱、肮脏的世界上,公道和正义终究是存在的。

      天道有常,从它的起始,到它的灭亡,恒久不变。

  77. 今年明月 says:

    说写的不好的人 都得杂种 你自己去写写看

  78. 今年明月 says:

    作者就凭借这一部书 这几年经常在福布斯作家富豪上面 就说明这书是什么样的书

  79. 董文华深情歌唱 says:

    1627年,那是一个春天,有一位少年在阉党的名单上画了一个圈。

  80. 董文华深情歌唱: says:

    1627年,那是一个春天,有一位少年在阉党的名单上画了一个圈。

  81. 徐达 says:

    。。。。。。。。。。。。。。。。

  82. 观众 says:

    其实在明朝末年这种政局和社会现状,别说是朱由检,就是李世民来当皇帝,大明也难逃灭亡之运啊

  83. 杨涟 says:

    许显纯,下来我再整你一遍

  84. 崇祯 says:

    整个大明,只有杨涟一生配得上忠烈之称

  85. 万历 says:

    死得好

发表评论

本周热门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