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小说
分享到:

第7部:大结局 第十一章 投降?

所属目录:明朝那些事儿    明朝那些事儿作者:当年明月

  换句话说,崇祯上台以后,是很想干事的,但有的事,干了也白干,有的事,干了不如不干,朝廷就是这么个朝廷,大臣就是这帮大臣,没法干。

  所以他很失落,很伤心,但更伤心的事,还在后头。

  因为上面这些事,最多是不能干,但下面的事情,是不能不干。

  崇祯四年(1631),辽东总兵祖大寿急报:被围。

  他被围的地方,叫做大凌河。

  一年前,孙承宗接替了袁崇焕的位置,成为蓟辽总督。

  虽然老头已经七十多了,但实在肯靠谱,上任不久,就再次巡视辽东,转了一圈,回来给崇祯打了个报告。

  报告的主要内容是,关锦防线非常稳固,但锦州深入敌前,孤城难守,建议在锦州附近的大凌河筑城,扩大地盘,稳固锦州。

  这个报告体现了孙承宗同志卓越的战略思想。七年前,他稳固山海关,恢复了宁远,稳固宁远,恢复了锦州,现在,他稳固锦州,是打算恢复广宁,照这么个搞法,估计是想稳固沈阳,恢复赫图阿拉,把皇太极赶进河里。

  想法好,做得也很好,被派去砌城的,是总兵祖大寿、副总兵何可纲。

  在袁崇焕死前,曾向朝廷举荐过三个人,分别是赵率教、祖大寿、何可纲。

  他在举荐三人时,曾说过:

  “臣选此三人,愿与此三人共始终,若到期无果,愿杀此三人,然后自动请死。”

  袁崇焕的意思是,我选了这几个人,工作任务要是完不成,我就先自相残杀,然后自杀。

  这句话比较准,却也不太准。

  因为袁崇焕还没死,赵率教就先死了。袁崇焕死的时候,祖大寿也没死,逃了。

  现在,只剩下了祖大寿和何可纲,他们不会自杀,却将兑现这个诺言的最后一部分——自相残杀。

  投降带了一万多人,祖大寿跟何可纲去砌砖头了,砌到一半,皇太极来了。

  皇太极之所以来,也是不能不来,因为当他发现明军在大凌河筑城时,就明白,孙老头又使坏了。

  如果让明军在大凌河站住脚,锦州稳固,照孙承宗的风格,接下来必定是蚕食,慢慢地磨,今天占你十亩地,站住了,明天再来,还是十亩,玩死你。

  所以,他亲率大军,前往大凌河,准备拆迁。

  但祖大寿辛苦半年多,自然不让拆,早早收工,把人都撤了回来,准备当钉子户。

  然而,当皇太极气喘吁吁地赶到大凌河城下时,却又不动手了。

  他只是远远地扎营,然后在城下开始挖沟。

  皇太极很卖力,在城下呆了一个多月,也不开打,只是围城挖沟,挖沟围城,经过不懈努力,竟然沿着大凌河城挖了个圈,此外,他还很有诚意地找来木头,围城修了一圈栅栏。

  如此用功,只因害怕。

  鉴于此前他在宁远、锦州吃过大亏,看见城头的大炮就哆嗦,所以决定,不攻城,只围城,等围得差不多了,再攻。

  对于这一举动,祖大寿嗤之以鼻,并不害怕,事实上,得知围城后,他还派人在城头喊话:

  “我军粮草充足,足以支撑两年,你奈我何?”

  皇太极听到了,并不生气,想了个很绝的回答,又派了个人去回话:

  “那就困你三年!”

  所谓粮食支撑两年,自然是吹牛的,几天倒还成,而且祖大寿当时手下的部队,有一万多人,虽然皇太极的兵力是两万多,但以他的水平,守半个月没问题。

  更重要的是,他还有个指望——援军。

  大凌河被围的消息传来后,孙承宗立刻开始组织援军,先派了几拨小部队,由吴襄带头,往大凌河奔,据说后来的著名人物吴三桂也在部队里。

  可惜,这支部队刚到松山,就被打回去了。

  皇太极早有准备,因为他的部队,攻城不在行,打野战没问题,反正这破楼拆定了,来几拨打几拨!

  孙承宗也很硬,这城楼修定了,就是用人挤,也要挤进去!

  崇祯四年(1631),最大规模的援军出发了。

  这支援军由大将张春率领,共四万余人,奔袭大凌河,列阵迎敌。

  大客户上门,皇太极自然亲自迎接,到阵前一看,傻眼了。

  统帅张春是个不怎么出名,却有点水平的人,他千里迢迢赶到大凌河,却摆出防守的阵势,收缩兵力,广建营寨,然后架起大炮,等皇太极来打。

  因为就双方军事实力而言,跟皇太极玩骑兵对砍,基本等于自杀。

  摆好阵势,准备大炮,还能打几天。

  这是个极为英明的抉择,可惜,还不够。

  战斗开始,皇太极派出精锐骑兵,以左右对进战术,攻击张春军两翼。

  但张春同志很有水平,阵势摆的很好,大炮打得很准,几轮下来,后金军队损失惨重。

  在战场上,英明是不够的,决定战争胜负的,是实力。

  进攻失败后,皇太极拿出了他的实力——大炮。

  由于之前被大炮打得太惨,皇太极决定,开发新技术,造大炮。

  经过刻苦偷学,后金军造出了自己的大炮,共三十门,虽说质量如何不能保证,至少能响。

  所以当巨大的轰鸣声从后金军队中传出时,张春竟然产生错觉,认为是自己的大炮炸膛,还派人去查,但残酷的事实告诉他,敌人已经马刀换炮了。

  但张春认定,无论如何,都要顶住,他亲自上阵督战,希望稳住阵脚。

  这个愿望落空了。

  为保证此战必胜,张春来的时候,还带上了一员猛将——吴襄。

  按原先的想法,吴将军是本地人,跟皇太极也打了不少仗,熟悉情况。

  应该说,这个说法是很对的,吴襄到底了解情况,一看仗打成这样,立马就跑了。

  这种搞法极其恶心,并直接导致了张春的溃败。

  明朝四万援军就此覆灭,而城内的祖大寿,基本可以绝望了。

  但绝望的祖大寿不打算放弃,他决定突围。

  突围的地点,选在南城,据他观察,南城敌人最为薄弱。

  按祖大寿的想法,能突出去最好,突不出去就回来,也就是试试。

  但他万没想到,这一试,竟然解决了一个贝勒。

  几天后,祖大寿发动突围,与后金军发生激战。

  围困南城的,是皇太极的哥哥莽古尔泰,此人属于大脑很稀缺,四肢很发达类型,故被称为后金第一猛将(粗人代名词),但这次,他遇上了更猛的祖大寿。

  战斗非常激烈,祖大寿不愧为名将,带着城里的兵(并非关宁军)

  往死里冲,重创城南军队。

  莽古尔泰感觉不对,便向皇太极请求援兵,但出乎意料的是,援兵竟然迟迟不到,莽古尔泰只能亲自督阵,用上所部全部兵力,才挡住了祖大寿的突围,损失极为惨重。

  莽古尔泰在四大贝勒里,排行第三(皇太极第四),被弟弟忽悠了,实在是气不过,所以他立即找到皇太极,说自己损失过重,要求换防。

  但皇太极压根不搭理他,莽古尔泰气不过,就把刀抽了出来,要砍皇太极,幸好被人拦住,才没出事。

  搞笑的是,莽古尔泰同志回去后,居然怂了,且越想越怕,连夜都跑到皇太极那里承认错误。

  皇太极倒也干脆,直接绑了关进牢房,不久后莽古尔泰就死了,死因不明。

  这已经不是皇太极第一次耍诈了,他老人家虽然靠兄弟上台,却很信不过兄弟,按照他的想法,四大贝勒是没有必要的,只要一个就够了。

  为达到这一目的,每到打硬仗时,他都故意安排兄弟上阵,所谓“打死敌人除外患,打死自己除内乱”。

  比如崇祯三年,他听说孙承宗出兵关内四城,明知敌人很猛,就派二贝勒阿敏出征,被打了个稀里哗啦回来,趁机撤了兄弟的职。

  这次也差不多,如此说来,他大概还差祖大寿个人情。

  但祖大寿的情况并未改变,他依然出不去,援军依然没法来,他依然不投降。

  皇太极想招降祖大寿,很想,所以他费劲心机,先是往城里射箭,夹带信件,可是祖大寿的习惯很不好,总不回。

  打了个把月,回信了。

  这也是迫不得已,当初被围的时候,实在太过突然,按照明朝规定,军事部队执行任务时,身边只带三天干粮,现在都三十天了,吃什么?

  吃人。

  大凌河城里,除了一万多军队外,还有两万多民工,几千匹马。

  还好,没有粮食,吃马也能活,过了几十天,马吃完了。

  没办法,只能吃人了。

  当兵的开始吃民工,而且很有组织性,今天吃几个,就杀几个,挑好人,组织起来杀掉,分吃。

  杀掉的人除了肉吃完外,连骨头都没剩,收起来当柴禾烧,用人骨烤人肉,真正是物尽其用。

  就是这样,也没有投降。

  但祖大寿已经到极限了,这样下去,没被后金军打死,也被城里的兵给吃了。所以他开始跟皇太极联系。

  联系的话题很简单,两个字——投降。

  皇太极知道城里很困难,很缺粮食,但他并不知道,祖大寿很坚韧。

  祖大寿根本不想投降,他只是拖延时间,等待援军,但时间越来越长,援军却越来越少,于是,经过审慎地思考,祖大寿做出了一个抉择,脱离苦海的抉择。

  他与皇太极的使者进行了会谈,表示愿意投降。

  崇祯四年(1631),祖大寿召集众将,宣布决定,投降。

  所有的人都赞成,只有一个人反对——何可纲。

  袁崇焕没有看错人,何可纲是一个靠得住的人,他严辞拒绝了祖大寿的提议,即使饿死,绝不投降!

  袁崇焕也没有说错,他的魔咒最终应验了。

  大家都投降,你不投降,就只有杀了你了。

  祖大寿用行动,完成了袁崇焕诺言的最后部分:自相残杀。

  他命令将拒不投降的何可纲推出城外,斩首示众。

  何可纲死前,并不惊慌,也不愤怒,只有鄙视,对叛徒祖大寿的鄙视。或许在他看来,这是最后的解脱,他终究没有辜负袁崇焕的期望。

  但他并不知道,坚持到底的人,并不只他一个,坚持的方式,除死外,还有其它方式,比死更痛苦的方式。 杀死何可纲后,祖大寿出城投降。

  对于祖大寿同志,皇太极显示了最高程度的敬意,比对兄弟还客气,带着所有高级官员出营迎接,连跪拜礼都免了,拉进大营后,管吃管喝,吃完喝完又送土特产,安排休息。

  祖大寿很感动,随即提出,希望为后金立功,并拟出了一个方案:

  锦州的守将,都是自己的手下,虽然现在有巡抚丘禾嘉坐镇,但只要能潜入城内,召集部下,就能杀掉丘禾嘉,攻陷锦州。

  皇太极同意了他的方案,给祖大寿凑了几百人,假装大凌河逃兵,护送他进入锦州,并派出多尔衮率领军队,隐藏在锦州附近,等待祖大寿的信号。

  信号是炮声,按照约定,祖大寿如顺利入城,应于十一月二日放炮,第二天动手,杀掉丘禾嘉,如一切顺利,就鸣炮通知城外后金军,里应外合,攻克锦州。

  两天后,在皇太极的注视下,祖大寿率领随从,出发前往锦州。

  事情非常顺利,十一月一日,在后金军的暗中护送下,祖大寿顺利入城。

  从某个角度看,皇太极是个生意人。

  其实他并不相信祖大寿,所以劝降又放走,还客客气气地请客送礼,只是希望得到更大的回报。

  十一月二日,当他听到锦州城内传来炮声时,他终于放心了,祖大寿传出入城信号,这次生意不会亏本了。

  但是第二天,他没有听到炮声,很明显,祖大寿还没有动手。

  第三天,也没有炮声。

  就在他极度怀疑之刻,却收到了祖大寿的密信。

  这封信是祖大寿从城中送出的,大致内容是说,由于出发仓促,且锦州军队很多,身边的人又少,暂时无法动手,过两天再说。

  既然如此,就多等两天。

  两天,没信。

  又两天,还没信。

  到第三个两天,终于有信了。

  皇太极又收到了祖大寿的信,写得相当客气,首先感谢皇太极同志的耐心等待,然后诉苦,说锦州城内防布森严,难以动手,希望皇太极继续等着,估计到来年,就能办这事了。

  被人涮了。

  其实从开始,祖大寿就没打算投降,堂堂大明总兵,怎么能投降呢?

  但不投降就出不去,所以他决定,投个降,先出去。

  但是何可纲反对。

  此时,祖大寿有两种选择,第一,当着大家告诉何可纲,我们不是投降,是忽悠皇太极的,等出去后,我们就找个机会跑路,回家洗了睡。

  但这么干,难保不被人举报,保密起见最好别讲。且何可纲本是个二杆子,要死就死,投降就投降,投什么假降?

  第二;杀了他。

  只能这样。

  于是何可纲死去了,祖大寿活下来,为了同一个目标。

  事实上,祖大寿回到锦州后,啥都没干,就说自己跑回来了,继续一心一意地镇守锦州,坚决打击皇太极。

  但刚涮完人家,就不认账,实在太过缺德,所以他在十一月二日的时候,还是按约定放了几炮,就当是给皇太极同志留个纪念,说声拜拜。

  至于送信解释情况,说自己暂时无法下手,倒也并非客气,实在是没办法,因为他的许多部下和亲属,还在皇太极那边,自己跑了,还不客气客气,就扯淡了。所以这几封信的意思也很明确,就是说我虽然骗了你,但你也消消气,别把事情做绝,将来没准还能合作。

  当然,关于这件事,也有争议说祖大寿同志不是诈降,是真降,只不过回锦州后人手不足没法下手,所以才没干。

  这种说法是不太靠谱的,因为很快,他就接受了锦州防务,镇守锦州,要多少人手有多少人手,也没干。

  袁崇焕终究没有看错人。

  但这件事情最奇特的地方,既不是祖大寿忽悠,也不是皇太极被忽悠,而是崇祯。

  锦州守将,巡抚丘禾嘉是一个极其谨慎的人,虽然祖大寿没说实话,但他已多方查证,确认了祖大寿的投降,并且写成了报告,上报崇祯。

  奇怪的是,报告送上去了,崇祯也看了,却没有任何反应,压根就没理这事,依然委任祖大寿镇守锦州。

  在这世上混,大家都不容易,睁只眼闭只眼算了吧。

  最倒霉的反倒是孙承宗,他开始砌墙的时候,很多人就不服气,现在墙没砌好,就给人拆了,还收拾了施工队,于是又是一片口水铺天盖地而来,孙承宗比较识趣,一个月后就辞职走人了。

  历经三朝风云,关宁防线的构架者,袁崇焕、祖大寿的提拔者,忠诚的爱国者,力挽狂澜的伟大战略家孙承宗,结束了。

  但这并不是他的终点,七年之后,他将在另一个舞台上,演出他人生最辉煌的一刻,以最壮烈的方式。

  意外的意外大凌河失陷了,皇太极走了,孙承宗也走了,这就是崇祯四年大凌河之战的结果。

  但还有一个结果,是很多人并不知道,也没有料到的。

  而这个结果的出现,和袁崇焕同志有莫大的关系。

  袁崇焕杀掉毛文龙后,皮岛的局势很稳定,过了一年,就开始闹事。

  闹事的根本原因,还是毛文龙,因为这位兄弟太有才能,以致于他在岛上的时候,大肆招兵,不但招汉人,还招满人。

  毕竟不管汉人满人,都认钱,而且满人作战勇猛,更好用,加上毛文龙会忽悠,越招越多,许多关外的人还专程坐船来参军,到最后竟然有上千人。

  但毛文龙死后,继任的人能力差点,没法控制局面,就兵变了,先是士兵互砍,然后是将领互砍,最后总兵黄龙专程带兵上岛,才算把事镇住。

  但这件事一闹,许多人都不想在岛上呆了,其中有两个人,这两个人是孔有德和耿仲明。

  但到底去哪里,还是个问题,这二位仁兄都是山东人,原先还是矿工,出来闯关东,现在闯不下去,一合计,还是回老家。

  当然,回去挖矿是不能的,既然是兵油子,还是当兵合算,找来找去,听说登莱巡抚孙元化那里缺人,就去了。

  孙元化,明代伟大的科学家,徐光启的学友,特长是炸药学、弹道学,简而言之,是搞大炮的。

  据说这人不但精通物理、化学,还懂葡萄牙语,当年还上过葡萄牙火炮培训班,属于放炮专家。

  当时他正跟葡萄牙人搞科学试验(造大炮),手下缺人,孔有德带人跑过来,十分之高兴,当即就把人给收编了。

  其实孙先生虽说致力于科学研究,也曾打过仗,之前还曾当过宁远副使,给袁崇焕答打过工,也见过世面。

  可惜,知识分子就是知识分子。

  他并不知道,所谓孔有德、耿仲明,属于有奶便是娘型,是典型的兵油子,给钱就开工,不给钱就打老板,招这么俩员工,只好认倒霉。

  其实刚开始的时候,这两位矿工兄弟还是很听话的,也服管,估计换了老板,也想好好干两天。

  然而意外发生了。

  祖大寿在大凌河筑城,被人围攻,朝廷四处调援兵,孙元化归孙承宗管,孙承宗找他要兵,他就把孔有德派去了。

  孔有德很听命,立马就出发,前去拯救祖大寿。

  走到半路,意外的意外发生了。

  因为此时已经是十月份(阴历),天开始下雪,孔有德估计是走得急了点,不知是粮食没带够,还是当兵的想开小灶,反正是几个人私自到老百姓家打猎,把人家里的鸡给吃了。

  吃完了,被人发现了。

  吃了就吃了吧,并非什么大事,大不了赔几只。

  可问题是,当地的老百姓比较彪悍,且没说赔鸡,把人抓住以后,先修理了一顿,打得很惨。

  消息传上去,当即炸锅,孔有德怒了,这还了得,后金军老子都没怕过,怕老百姓?二话不说,索性抢你娘的。

  问题是,抢完了怎么办,毕竟大明是法制社会,犯了法,是要杀头的,所以孔有德破罐子破摔,反了。

  孔有德同志原本是挖矿的,也没什么政治目标,更不打算替天行道,但既然反了,替天抢一把还是要的。

  他带领部队,开始沿路抢劫。

  此时,得到消息的孙元化急得不行,连忙找来山东巡抚余大成商量对策,谈来谈去,谈出一个结果——招安。

  想出这么个招,原因在于他们认定,孔有德的反叛是出于误会,只要把他拉回来,安慰安慰,没准再给几只鸡,就能解决问题。

  更重要的是,这件事如果追究起来,黑锅就背定了,趁着现在事情还不大,瞒报情况拉人回来,还能保住官位,所以不能动武,只能招安。

  事实证明,瞒报注定是要穿帮的。

  孙元化派出使者,找到孔有德,告诉他,赶紧归队投降,否则就什么什么。

  孔有德很害怕,当即表示愿意投降,前往登州接受整编。

  孙元化很满意,坐在城里等着孔有德,几天后,孔有德顺利到达登州,干的第一件事,就是攻城。

  孙元化同志毕竟是知识分子,他并不知道,像孔有德这种兵油子,本没有道德观念,算是无赖,而能镇得住他的,也只有更无赖的无赖,比如毛文龙。

  而孙专家最多也就是个技术员,对孔有德而言,不欺负是白不欺负。

  还好守军反应快,立即出城迎敌。

  但就战斗力而言,双方差距实在太大,登州城里的部队,平时最多也就打打土匪,跟从皮岛来的孔有德相比,只能算仪仗。

  所以没过多久,部队就被孔有德军击溃,退回城内。

  虽然失利,但大体还算不错,因为登州城有大炮,据城坚守,应该没有问题。

  可惜孙元化同志疏忽了极为重要的一点——他忘记了一个人:耿仲明。

  耿仲明还在城内,作为孔有德的铁杆、老乡、战友兼同事,如果不拉兄弟一把,是不地道的。

  耿仲明很地道,所以他连夜打开了城门,放孔有德进城,登州沦陷了。

  孙元化很有点骨气,听说叛军入城,就准备自杀,但手慢了点,导致自杀未遂,被俘。

  孔有德到底是混社会的,讲点江湖道义,没有杀孙元化,只是把他扣作人质,同时,他又致信山东巡抚余大成,要求和谈。

  好在余大成还比较清醒,知道事情闹大了,当即上报朝廷,登州失陷。

  崇祯大怒,搞这么大的事,现在才来汇报,干什么吃的!

  他马上下令,免去孙元化,余大成的职务,委派谢涟为信任登莱巡抚,接替孙元化,平定叛乱。

  很快,孔有德也得知了这个消息,他明白,只能一条路走到黑了。

  但他对孙元化似乎很有感情,到这份上,都没动他一根指头,竟然给放了。

  但他做梦都没想到,自己难得干了件好事,也能把孙专家害死。

  因为这事从头到尾,孙专家的责任太大,所以孙元化千里迢迢投奔朝廷后,就被朝廷逮了,送到京城,审讯完毕,竟然判了死刑,拉出去砍了。现在的孔有德很麻烦,他虽然占据了登州,但也就是个县城,且还在明朝腹地,上天没路,下地没门,渡海没船,基本是歇菜了。

  但非常难得,孔有德同志很乐观,他非但没有走,还干起了大买卖,找来了当年的同事李九成、耿仲明,陈友时,还拉上毛文龙的儿子毛承禄,并广泛招募各地犯罪分子,扩编军队。

  更搞笑的是,他们还组织政府,开始封官,封到一半,发现没有官印,还专门抓了几个刻印章的,帮他们刻印,很有点过日子的意思。

  当然,他们在百忙之中,没有忘记自己的主业——抢劫,原先只抢个把县,现在牛了,统筹抢劫,分兵几路,从登州开始,沿着山东半岛去抢,搞得民不聊生。

  崇祯决定解决问题。

  但新任巡抚谢涟刚到任,就发现,在围剿孔有德之前,他必须先突围。

  孔有德同志手下这帮兵,打后金军,只能算是凑合,但打关内这帮人,实在是绰绰有余,谢涟到达莱州之后,就被围了。

  但孔有德攻城的水平明显是差点,双方陷入僵持,你进不来,我出不去。

  朝廷倒真急眼了,听说新到的巡抚又被围住,立即增兵,两万多人,直奔莱州。

  孔有德听说朝廷援兵到了,也不含糊,加班加点地攻城,现炒现卖,拉出了登州城里的大炮,猛轰城头,竟然轰死了新到任的山东巡抚(谢涟是登莱巡抚)。

  谢涟虽说打仗没谱,还是比较硬的,死撑,等援兵来。

  他等来的不是援兵,而是一个做梦也想不到的消息。

  围城的孔有德派出了使者,交给他一封信,信中表示,希望谢大人开恩,愿意投降。

  听明白了,不是要谢大人投降,而是要谢大人接受投降。

  这是个比较搞笑的事,深陷重围还没投降,包围的人倒要投降了,鬼才信。

  谢涟信了,因为形势摆在眼前,朝廷援兵即刻就到,孔有德是聪明人,投降是他仅存选择。

  他决定亲自出城,接受投降。

  谢大人到底还是知识分子,他不知道,孔有德同志虽然是个聪明人,却是个聪明的坏人,从他反叛那天起,就没打算回头。

  时候到了,孔有德张灯结彩,锣鼓喧天,亲自在城门迎接。谢巡抚很受感动,带着几个随从出城受降。

  为示庄重,他还去找莱州总兵,让他一起出城。

  总兵不去。

  不但不去,还劝谢巡抚,最好别去。

  跟谢涟不同,这位总兵,是从基层干起来的,比较了解兵油子的特点,认定有诈,坚持不去。

  保住莱州,就此一举。

  接下来的过程很有戏剧性,谢涟出城后,受到了孔有德的热情接待,手下纷纷上前,亲密地围住了谢巡抚,把他直接拉倒了大营。

  一进去,就变脸了。

  孔有德的打算是,先把谢巡抚绑起来,当作人质,然后又把随同的一个知府拉到城下,逼他传话,让里面的人投降。

  这位知府表示配合,到城下,让喊话,就真喊了:

  “我死后,你们要好好守城!(汝等固守)”

  按常规,此时发生的事情,应该是贼兵极其愤怒,残忍地杀害了知府大人。

  但事情并非如此,因为知府大人固然有种,但更有种的,是那位不肯出城的总兵。

  他听说巡抚被人劫了,知府在下面喊话,二话不说,就让人装炮弹,看准敌人密集地区,开炮。

  敌人的密集地,也就是知府大人所在地,几炮打下去,叛军死伤惨重,知府大人也在其中,壮烈捐躯。

  虽然巡抚够傻,好在知府够硬,总兵够狠,莱州终究守住。

  但孔有德还是溜了,赶在援军到来之前。

  这么闹下去,就没完了,崇祯随即下令,出狠招,调兵。

  照目前情况看,要收拾这帮人,随便找人没有效果,要整,就必须恶整。

  所以,他调来了两个猛人。

  第一个,新任山东巡抚朱大典,浙江金华人,文官出身,但此人性格坚毅,饱读兵书,很有军事才能。

  但更猛的,是第二个。

  此时的山东半岛,基本算孔有德主管,巡抚的工作,他基本都干,想怎么来怎么来,看样子是打算定居了。

  而且此时他的手下,已经有四五万人,且很有战斗经验,对付一般部队,绰绰有余。

  所以派来打他的,是特种部队。

  崇祯五年(1632)七月,明军先锋抵达莱州近郊,与孔有德军相遇,大败之。

  孔有德很不服气,决定亲自出马,在沙河附近布下阵势,迎战明军。

  他迎战的,是明军先锋,明军先锋,是关宁铁骑,统领关宁铁骑的,是吴三桂。

  第二人,吴三桂也。

  虽然按年龄推算,此时的吴三桂,还不到二十,但已经很猛,只要开战就往前冲,连他爹都没法管,对付孔有德之流,是比较合适的。

  战斗的进程可以用一个词形容——杀鸡焉用牛刀。

  关宁铁骑的战斗力,已经讲过了,这么多年来,能跟皇太极打几场的,也就这支部队。

  而孔有德的军队,虽然也在辽东转悠,但基本算是游击队,逢年过节跟毛文龙出来打黑枪,实在没法比。

  反映在战斗力上,效果非常明显。

  孔有德的军队一触击溃,被吴三桂赶着跑了几十里,死了近万人,才算成功逃走。

  原本孔有德的战术,是围城打援,围着莱州,援军来一个打一个。

  但这批援军实在太狠,别说打援,城都别围了,立马就撤。

  莱州成功解围,但吴三桂的使命并未结束,他接下来的目标,是登州。

  被彻底打怕的孔有德退回登州,在那里,他纠集了耿仲明、李九成、毛承禄的所有军力,共计三万余人固守城池,他坚信,必定能够守住。

  其实朱大典也这么想,倒不是孔有德那三万人太多,而是因为登州城太厚。

  登州,是明代重要的军事基地,往宁远、锦州送粮食,大都由此地起航,所以防御极其坚固。

  更要命的是,后来孙元化来了,这位兄弟是搞大炮的,所以他修城墙的时候,是按炮弹破坏力来算。

  换句话说,平常的城墙,也就能抗凿子凿,而登州的城墙,是能扛大炮的,抗击打能力很强。

  更麻烦的是,孙巡抚是搞理科的,比较较真,把城墙修得贼厚且不说,还充分利用了地形,把登州城扩建到海边,还专门开了个门,即使在城内支持不住,只要打开此门,就能立刻乘船溜号,万无一失。

  所以朱大典很担心,凭借目前手中的兵力,如果要硬攻,没准一年半载还打不下来。

  按朱大典的想法,这是一场持久战,所以他筹集了三个月的粮食,准备在登州城过年。

  到了登州,就后悔了,不用三个月,三天就行。

  孔有德到底还是文化低,对于登州城的技术含量,完全无知。

  听说明军到来,跟耿仲明一商量,认为如果龟缩城内,太过认怂,索性出城迎战,以示顽抗到底之决心。这个决心,只维持了一天。

  率军出城作战的,是跟孔有德共同叛乱的李九成,他威风凛凛地列队出城,摆好阵势,随即,就被干掉了。

  明军出战的,依然是关宁铁骑,来去如风,管你什么阵势不阵势,就怕你没出来,出来就好办,骑兵反复冲锋,见人就打,叛军四散奔逃,鉴于李九成站在队伍最前面(最威风),所以最快被干掉,没跑掉的全数被歼。

  此时城里的叛军,还有上万人,但孔有德明显对手下缺乏信心,晚上找耿仲明,毛承禄谈话,经过短时间磋商,决定跑路。

  说跑就跑,三个人带着部分手下、家属、沿路抢劫成果,连夜坐船,从海边跑了。

  按孔有德的想法,跑他个冷不防,这里这帮傻人不知道,还能顶会,为自己争取跑路时间。

  然而意外发生了,他过高估计了自己手下的道德水准,毕竟谁都不傻,孔有德刚跑,消息就传了出去,而类似孔有德这类黑社会团伙,只要打掉领头的,剩下的人用扫把都能干掉。

  于是还没等城外明军动手,城里就先乱了,登州城门洞开,逃跑的逃跑,投降的投降,跳海的跳海,朱大典随即率军进城,收复登州。

  事情算是结了,但孔有德这帮人在山东乱搞了半年,不抓回来修理修理太不像话,所以将领们纷纷提议,要率军追击孔有德。

  但朱大典没有同意。

  不同意出兵,是因为不需要出兵。

  逃到海上的孔有德很得意,虽说登州丢了,但半年来东西也没少抢,地主当不成,还能当财主。

  得意到半路,遇上个人,消停了。

  他遇上的这个人,名叫黄龙。

  孔有德跟黄龙算是老熟人,因为黄龙曾经当过皮岛总兵,还管过孔有德。

  孔有德怕的人比较少,而黄龙就属于少数派之一,孔有德之所以投孙元化,就是因为黄龙太厉害,在他手下太难混。

  在最不想见人的地方,最不想见人的时候,遇上了最不想见的人,孔有德很伤心。

  老领导黄龙见到了老部下孔有德,倒也没客气,上去就打,孔先生当即被打懵,部下伤亡过半,连他的亲人都没幸免(他抢劫是带家属的),纷纷堕海而亡。

  但最不幸的还不是他,而是毛承禄。

  这位仁兄先是老爹(毛文龙)被杀,朝廷给了个官,也不好好干,被孔有德拉下水搞叛乱,落到这般地步,而关键时刻,孔有德不负众望,毅然抛弃了这位老上级的公子,把他丢给了黄龙。

  而孔有德和耿仲明不愧干过海盗,虽说打海战差点,但逃命还凑合,拼死杀出血路,保住了性命。

  毛承禄就不行了,被抓住后送到了京城,被人千刀万剐。

  黄龙的战役基本上彻底摧毁了叛军,孔有德和耿仲明逃上岸的时候,已经是光杆司令了。山东叛乱就此结束。

  这次叛乱历时半年,破坏很大,而最关键的是,叛乱造成了两个极为重要的结果——足以影响历史的结果。

  第一个是坏结果:鉴于生意赔得太大,既没钱,也没人了,回本都回不了,孔有德、耿仲明经过短时间思想斗争,决定去当汉奸,投靠皇太极。

  其实这两个人投降,倒也没什么,关键在于他们曾在孙元化手下混过,对火炮技术比较了解,且由于一贯打劫,却在海上被人给劫了,很是气愤,不顾知识产权,无私地把技术转让给了皇太极,从此火炮部队成为了后金的固定组成部分,虽说孔有德、耿仲明文化不高,学得不地道,造出来的大炮准头也差点,但好歹是弄出来了。

  更重要的是,由于他们辛苦折腾半年,弄回来的本钱,连同家属,都被明军赶进海里喂鱼,亏了老本,所以全心全意给后金打工,向明朝复仇。

  一年后,他们找到了复仇的机会。

  除锦州、宁远外,明朝在关外的重要据点,大都是海岛,这些海岛有重兵驻守,时不时出来打个游击,是后金的心腹大患,其中实力最强的守岛人,叫做尚可喜。

  之前我说过,孔有德、耿仲明、尚可喜是山东老乡,且全都是挖矿的,现在孔有德决定改行挖人,劝降尚可喜。

  一边是国家利益,民族大义,一边是老乡、老同事,尚可喜毫不为难地做出了抉择——当汉奸。

  当英雄很累,当汉奸很轻松。

  第二个是好结果,经过这件事,崇祯清楚地认识到,关内的军队,是很废的,关外的军队,是很强的,所以有什么麻烦事,可以找关外军队解决(比如打农民军).

下一章:
上一章:

42 条评论 发表在“第7部:大结局 第十一章 投降?”上

  1. 未来 says:

    当年明月对袁崇焕的评价太低了吧,说运气太好,太不中肯。袁崛起是因为打仗,能打硬仗,士兵用命,防守坚韧,作战勇猛,所以说只任用嫡系肯定是不对的,但任用嫡系本身并没有错。反观张春和吴襄,解围失败,直接导致孙老师下课,如果说以前孙老师下课是因为朝政黑暗,比较冤,这一次可是无言了,因修城起战火,派四万人救援,大战役,打败了,怎能不负责,所以说好领导得有好将领,好将领得有好士兵,环环相扣,缺一不可啊,这可能也是孙老师总迁就袁学生的原因吧。成功得靠团体,任何一个个人的力量都是渺小的,所以既不要一味高评孙老师,也不要一味贬损袁学生。

  2. 小富 says:

    1楼说得对。不过袁崇焕脑子终究缺根弦,逼着崇祯杀了自己。若不杀袁崇焕,崇祯就有点不正常了。

  3. 雪浴心原 says:

    几天不见来了这么多广告。。伤不起
    其实说到底我还是太不理智了,看到第7部分眼里全是沙子。出场的人物大都是那些奸佞或者恶徒,谁谁谁挖国家几块砖,谁谁谁捅邻居几片瓦,罪过……

  4. 老兵 says:

    关内的兵怎么混的,那么差劲。明朝的灭亡是必然的,因为它失去了维持政治的重要东西——军队。好的军队都被老鼠屎毁了!几乎也没有领导人去管农民,所以才会有李自成那样的人。

  5. 怂人 says:

    你是一个绝顶聪明的人 分析问题针针见血 但你始终没有把你自己的立场表达出来 在下很佩服 现实 没有推测 悉听教诲

  6. 怂人 says:

    历史的定律是 不二法则 识者生存

  7. 怂人 says:

    小 不才 望回复

  8. 怂人 says:

    历史给予人的不仅是借鉴 更多的是探讨 然而 多是猜测 糾其性质 游戏规则

  9. 怂人 says:

    我本人比较喜欢着个佳作

  10. 怂人 says:

    您 所写的是一部杂剧 带有烙印 但您走出了常人走不出的一步 有幸拜读佳作 属小弟浅薄

  11. 忘川 says:

    人在逆境中或在绝境中都是自私的,就连吞噬同类也做得到。用浸满过鲜血的锋利刀刃,在人类脆弱的皮肤上划下一朵朵血色莲花。剜下一片片晶莹肉片,割下的又是谁的良心。

  12. 匿名 says:

    其实 兵不是问题 关键是钱 剿匪要钱 和后金打仗要钱 没钱 都扯淡

  13. 明月 says:

    钱不是关键,重要的是民心,失去了民心,如何坐天下。

  14. aaa says:

    aaa

  15. 甲申之变 says:

    垃圾三藩,当汉奸最后有当叛徒

  16. 拜阳明 says:

    乱了,全乱了

  17. 麦苗 says:

    祖大寿,李陵的升级版,张献忠的老师,但投敌毕竟有污点,崇祯但分有一点办法,他早就是袁崇焕第二了。登州古城墙上世纪八十年代就费好大劲拆了,为此还压死过人,如今又修了仿古城池,据说花费不少,以供观瞻,但看样子挨不上几炮就会垮了

  18. 匿名 says:

    部分支持1楼观点,也就是说有部分是不支持的,毕竟历史是死的,但写历史看历史的人是活得。所谓仁者见仁,多少夹带点私货再所难免。纵观明月的文章,整体上还算得上故事完整逻辑通畅,语句通顺。但细看之下,难免发现些许瑕疵,甚至是前后矛盾的地方。原因大概有,第一,作者所写也都是立足于史料,那么记录这些史料人不可能做到事无巨细。所记录之事比择重择要,换句话说他们的写作并不是站在普通人高度上的。第二,正是有了第一点的原因,当我们在看这些事件的时候,我们作为普通人的行为习惯和逻辑习惯就会与事件的发展方式有冲突。第三,时间概念差异带来逻辑顺序上的缺失。个人对于时间的概念,是一分一秒来算得,所以在普通人的逻辑思维体系中,事件发展过程应该是分秒不差的顺位衔接。但对于写历史的人来说,一百年也就是个十几分钟的故事,那这一百年中的人物和事件,故事内容的分层表述,贯穿连接等等都需要花大心思的。若没有极其扎实的学问基础,根本就搞不定!
    有鉴于此,我们在看明月先生作品的时一定要端正心态,万不可死较真,因为说穿了,他不过是把史料翻译给我们听(实话实说,绝无对明月先生有不敬之意),至于这些史料的原创作者,那就更冤了,本来就是个极富技术含量的工作,再加上工作风险也是极高(要知道史书写的不好是要掉脑袋的),要是遇上个把难伺候的主(比如清朝),连创作意愿都不能客观公正,简直要把人憋屈死!所以我们应该敬仰和理解每一个正直的史学家!

  19. 匿名 says:

    写的好!

  20. 我叫MT says:

    支持12楼!

  21. 1 says:

    上面讲的都很好

  22. 一粒尘埃 says:

    更加了解历史、更加敬畏历史!!

  23. 单细胞 says:

    超喜欢当年明月的这部作品

  24. 行者 says:

    我认为崇祯比较一根筋,做事太拘紧,有些事情是可以不 追究的,有些事情是可以力服的,像魏忠贤都能权倾天下,就扶持不了一个有为的人,权倾天下,一个人不行就扶持一个群体,普天之下就没能人,还抓阄,亏他想到 出来。

  25. 匿名 says:

    看看毛文龙手下这些人就知道袁崇焕没杀错他。捧毛文龙的人醒醒吧。

  26. 匿名 says:

    袁将军,赵将军,满将军若在大明怎会败。吴襄老贼跑得真快。真是有其子,必有其父。

  27. 匿名 says:

    一楼高屋建瓴,客观,全面。袁崇焕赤胆忠心,意志坚定,将帅之才,兵士肯为用命,必有过人之处。浴血奋战,置生死度外,只是生性耿直,不善政治,单纯到极处反被视为复杂。身遭极刑,几百年来仍有质疑骂名,我为袁督师不公,为袁将军大哭!何逊岳武穆?!

  28. 匿名 says:

    25楼说得对,该杀!只是时机不对

  29. 匿名 says:

    若论对国家的忠心,毛的部下和袁的部下比真是差好多

  30. 你的粉丝 says:

    老大都不错,小弟太软弱。都是命啊!

  31. 袁崇焕 says:

    无我,明亡也!

  32. Daniela says:

    That’s a brilliant answer to an intriesteng question

  33. ...... says:

    明朝后期的皇帝一个比一个惨,这能说什么,命不好啊没办法!╮(╯▽╰)╭

  34. 匿名 says:

    主要还是连年的灾荒,加上臣子多年的贪污,国库已空无一物,一旦兵乱,家国不复矣;大明叛敌的臣子都是些中饱私囊的货色,一旦得势,满清照样落得明朝一样的下场,众观历史还不如明朝呢,满清前一百年一直用武力胁迫臣民,就没中兴过,一直落后于世界,跟当时位列世界前沿的大明盛世一比,屁都不是

  35. 乱弹琴 says:

    崇祯有一个致命弱点就是,不容许人犯错误。可人非圣贤
    谁能无过呢。万物生化,全在于上天宽和。明亡终至于无人可用。

  36. 乱弹琴 says:

    崇祯的性格有很大的弱点,可能是比较小气苛刻的。
    由于这个弱点,抗清专家袁崇焕被杀,火炮天才孙
    元化被杀,大批可以干掉李自成的将领也被杀,孙
    承宗犯一点错误也下台了,呵呵,大明公司不
    倒才怪。所以,明朝末期是农民军这个月来攻,清
    朝骑兵是下个月来攻,如此循环往复,大明终于
    撑不住,呜呼哀哉了。太好笑了。历代,皇帝都亡于
    好色,外戚,宦官,乱政,失权。这样亡国的也是奇
    耙,按当时明朝实力,尽管内部外部有不少问题,也
    不至于在崇祯手里亡掉,这个皇帝成为努力而亡的典范
    太悲催了。

  37. 匿名 says:

    111

  38. 匿名 says:

    崇祯太不会用人了,象孙承宗、孙元化这样一等一的人材都被干掉了,人非圣贤,孰能无过?

  39. 匿名 says:

    这一切的源头是袁崇焕 历史就是这么的奇妙

  40. 在下 says:

    有意思

  41. 常遇春 says:

    让我来,包准干掉他们

  42. 业龙 says:

    剪不断,理还乱。

发表评论

本周热门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