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小说
分享到:

第4部:粉饰太平 第二十二章 胜利

所属目录:明朝那些事儿    明朝那些事儿作者:当年明月

  【门徒】

  似乎一切都已经明朗,陆炳死了,严世蕃离开了,皇帝对他厌倦了,严嵩这位老江湖的好日子终于到头了。

  但徐阶发现,纵使情况对自己极为有利,那个他等待多时的机会却仍然没有出现。几十年的政治搏杀经历告诉他,若发起攻击,就要穷追到底,但在有必胜的把握之前,绝不可轻举妄动。

  嘉靖已经离不开严嵩了,从嘉靖十七年起,二十多年之中,严嵩和他几乎朝夕相处,清楚他的脾气,知道他的喜好,两人之间已经形成了一种超越君臣的关系,所以严嵩才能够得到嘉靖的全部信任,并利用这种信任去清除异己,牟取利益。

  也就是说,即使他们之间出现了裂痕,也并不意味着严嵩会就此完蛋,最多不过是骂几句,给个处分之类,所谓革职抄家实在是一个遥远的童话。

  徐阶清楚地知道这一点,所以他并不着急,二十年都等了,也不在乎多等几年,优势已经在自己这边,而现在需要的,不过是最后的临门一脚。

  徐阶已经不再惧怕等待,过去多年的腥风血雨让他明白,在政治这场耐力赛中,无论眼下有多风光,只有坚持到最后的人,才是真正的胜利者。而与严嵩相比,自己有一个最大的优势——年轻。

  不要紧,不要紧,生命还很漫长,斗不死你,熬也熬死你。

  本着等待参加严嵩遗体告别的觉悟,徐阶开始了又一轮的静候,他原本以为这一次自己又要等很久,然而不久之后,一个不速之客的到来,打破了所有的宁静。

  对于唐顺之临走前所说的话,徐阶一直心存疑虑,他曾想问个究竟,可是出人意料的是,嘉靖三十九年(1560),这位神秘的同志因操劳过度,竟然死了。

  人固有一死,但多少你也得留句话,把事情说清楚再走,留下这个迷题,算怎么一回事。就在徐阶抓耳挠腮不知所措的时候,那个人真的出现了。

  应该说,这是一个徐阶并不陌生的人,虽然之前两人从未见过。

  他的名字叫做何心隐。

  三十多年前,伟大的王守仁在天泉桥上留下了心学四训,之后不久便飘然离世,但事实证明,思想是永不磨灭的,他的心学顽强地生存了下来,并且盛行于世。

  但根据学术界的光荣传统,只要是思想学说之类的玩意,必定会有纷争,有门派,心学也不例外。

  王守仁死后,他的门人因意见不同,分裂成为左右两派。而被后人公认为正宗嫡传的是右派,又称江右学派。但出人意料的是,此派的代表人物非但不是王守仁的嫡传弟子,甚至压根就没拜师,他就是徐阶的老师聂豹。

  虽说名不正,言不顺,但聂豹凭借他多年的刻苦钻研与扎实的学术功底,成为了江右学派的学术领袖之一,而在天泉桥上得到真传的两位嫡传弟子钱德洪与王畿,却部分修正了王守仁的理论,成为了王学左派,又称浙中学派,所以徐阶和唐顺之虽同为王守仁的二代弟子,却分属于不同的派别。

  但事实证明,对后世影响最大的却并非上述两派,而是另一个当时并不起眼的派系——泰州学派。

  作为左派的第二分支,泰州学派的观点最为激进,也最为尖锐,而创立此派者,正是王守仁那位最不安分的弟子王艮。

  这位当年曾想拿王守仁开涮,穿着白衣白帽招摇过市的人,也着实不是个安居乐业的主,在他的阐述下,心学成为了一把反抗封建礼教的利剑,不但痛骂四书五经,连孔圣人也成为了批判对象,而何心隐正是此派的传人。

  帮派问题就介绍到这里,可见牛人就是牛人,王守仁同志才死了三十多年,竟然搞出这么多门派,而且由于观点不同,他们之间还经常搞论战,骂得你死我活,所以虽说大家都是王门中人,关系却并不太好。

  而作为泰州学派中最为奇特的人物,何心隐有着极为复杂的背景。

  何心隐,原名梁汝元,正德十一年(1517)生,这位仁兄虽非高官显贵,且外貌平凡,却是一个极为厉害的人物,他交际广泛,社会关系复杂,用今天的话说,是个黑白两道都吃得开的角色。

  而更为可怕的是,这个人没有信仰,也没有禁忌,他藐视皇权、不信神仙、狠批孔夫子,被读书人奉为经典的所谓圣贤之书,在他的眼里只是一堆狗屎,所以除本名外,他还得到了一个外号— —“ 何狂”。

  此外他还痛恨封建礼教,曾公开宣扬个性解放,认为政府除了瞎折腾,起不了任何作用,还不如废掉了事,这在当年,大致算是个无政府主义者兼社会危险分子。

  正因为他观点激进,加上又喜欢闹事,连泰州学派的同志也不喜欢他,比如当时的朝廷高官,后来的礼部尚书,内阁大学士赵贞吉,虽与他同属一派,却极其厌恶这位狂放不羁的仁兄,老死不相往来。

  但无论有何不同,说到底只是个观点问题,作为王学传人,他们始终坚守着同样的信念和胆略:宁王叛乱,就打倒宁王,杨廷和跋扈,就赶走杨廷和,虽风云变幻、潮起潮落,然中流砥柱,傲然不倒。

  现在是严嵩,为一己私利,尸位素餐、杀害无辜、党羽众多、位高权重的严嵩,于是王守仁的精神火焰被再次点燃:匡扶正道,赤手空拳,亦敢与龙蛇相搏!

  正是在这熊熊火焰的映射下,江右学派再传弟子徐阶、泰州学派再传弟子何心隐,还有已经死去的浙中学派再传弟子唐顺之,消除了他们所有的门户之见,一门三派终于再次团结起来,为了一个共同的目标。

  出乎徐阶的预料,何心隐对于目前的形势竟然十分了解,他们再次进行了详尽的敌我双方力量对比,这才发现,原来王学门人的力量竟然如此强大。

  除去那些小鱼小虾和徐阶自己不说,那位暗语中曾经出现的礼部尚书欧阳德,就是心学的忠实信徒,而徐阶的老师聂豹,也曾担任吏部尚书,太子太保,如果把这些老家伙也忽略不计,也还有户部右侍郎赵贞吉,礼部左侍郎、张居正的老同学李春芳等等。

  然而问题在于,虽然这帮人中部长、副部长一大堆,却没有像陆炳、杨博那样的天才,根本无法发挥作用,真正能派得上用场的只有徐阶自己而已。

  可能是唯恐徐阶不够沮丧,何心隐进一步指出了一个更残酷的事实:

  即使是你本人,徐阶,也毫无用处。

  十几年来,你都在思索着同一个问题:怎样才能除掉严嵩。你努力经营,苦心隐忍,只是想找到这个问题的答案,但事实上,答案一直在你眼前,你却视而不见。

  其实谜底十分简单:在这个世界上,唯一能够除掉严嵩的,只有一个人——皇帝。

  嘉靖已经五十多岁了,已经不再是那个玩弄群臣于股掌中的人,虽然他沉迷于修道,习惯于严嵩的服侍和迷惑,但他依然是皇帝,一个聪明的皇帝。

  而在这样一个人的掌控之下,没有人可以公然除掉严嵩,除了他自己。

  也就是说,纵使严嵩已经不再受到信任,纵使时机已经成熟,但要彻底解决严嵩,就必须得到皇帝的首肯,而凭借徐阶的影响力,这实在是个无法完成的任务。

  徐阶无奈地认可了何心隐的观点,但他并不气馁,因为他知道,方法或许就在眼前这个人的心中:

  “那你有办法吗?”

  “是的,我有办法。”何心隐自信地答道。

  【玄机】

  在这个世界上,每个人都会有自己不知道的事情,再聪明的人也不例外,包括嘉靖在内。

  而一旦有了疑问,却又得不到解答,人们的第一反应就是去问人,但如果这个疑问无人能够回答,那又该去问谁呢?

  嘉靖就遇到了这样一个难题,他的问题很多,比如国家前景如何,明年会不会灾荒,我还能活多久等等,而这些问题大臣是不敢也不能回答的,因为他是皇帝,而且十分刚愎自用,如果自作聪明,闹不好是要杀头的。

  但这难不倒嘉靖,他很快就想到了解决难题的方法,既然不能问人,那就问神。

  虽然神仙和咱们不住在一个小区,也不通电话,不能上网,但经过我国人民的长期科研,终于找到了和神仙们联系的方法,比如跳大神、上身之类的高科技手段,并作为著名的糟粕垃圾,一直流传至今。

  但上述方法都是民间百姓使用,皇帝自然有皇帝的独特搞法,而嘉靖的那套系统叫做扶乩。

  所谓扶乩,是一种玄乎其玄的玩意儿,大致方法是皇帝把要问的问题写在纸上,然后密封起来,由太监转交给道士,再由道士当众烧毁,权当是转交给神仙,这就算是问完问题了。

  那么答案去哪里找呢?你总不能指望天上掉块砖头,上面写着几个大字“我不知道”吧。

  正确的程序是这样的,先找来一个沙盘,在沙盘上搭个架子,架子上有两根树枝,分别由两个太监用指头搭住,等到道士把皇帝的问题烧掉,不,是转交神仙,两人便即刻作中风状,两眼紧闭,任由指头在沙上乱画,神仙的答案就是这个了。

  可能有人会问,要是画的四不像,那该怎么办,告诉你,不要紧,皇帝大人自然会去琢磨,毕竟我们也不能指望神仙大人的书法水平。

  二十多年来,皇帝一直通过这种方式和神仙沟通、交流心得、请教问题,于是疑问又出现了,以嘉靖的性格,怎么能够几十年如一日去研究扶乩中出现的莫名其妙的符号呢?

  嘉靖并不是一个有耐心的人,所以答案是,他所看到的并不是鬼画符,而是足以识别的汉字。

  其实用指头搭在树枝上,也是可以写出规范回答的,但需要一个条件——故意,只要你没有被鬼上身,只要你还有清醒的意识,你的手腕就能让你写出清晰的汉字,当然这绝不是神仙的意图,而是你自己的答复。

  也就是说,嘉靖先生费尽心机得到的所谓神仙热线,不过是出自几个道士太监的手笔,但由于他过于期待上天的信息,所以仍然无怨无悔地相信了它几十年。

  其实这也怪不得道士和太监,人家也是迫不得已,你写那些无聊的问题,还不许人看,偏偏还要神仙回信,乱画一气你又看不懂,看不懂就要发脾气,到时自然还是下人们遭殃,道士也好,太监也罢,大家出来混,不过是想混饭吃,何苦难为人呢,就这么忽悠着过吧。

  而在这个把戏中,最为关键的人却不是皇帝,而是那个烧掉纸的道士。

  因为他是转交皇帝问题的人,也是最为重要的一环,所以这个职位一向由皇帝最宠信的道士担任,比如之前的邵元节,后来的陶仲文,以及现在的蓝道行。

  蓝道行人如其名,还真是有点道行,据说他算命看相十分之准,名声很大,便被推举进宫为皇帝服务,并担任那个烧纸的工作。

  何心隐的第一步计划就此实现。

  这位蓝道行先生固然是个道士,但他除了信太上老君外,还信王守仁。

  作为道士兼何心隐的朋友,蓝道行对心学的兴趣似乎一点不亚于修道炼丹,而作为忠诚的王学门人,他们有着共同的敌人——严嵩。

  政治局势最为复杂的时刻莫过于此,严嵩失势,开始收缩防守,徐阶得势,却无法根除对手,在这迷雾重重之中,清醒而睿智的何心隐终于找到了唯一的突破口——嘉靖。

  嘉靖是一个太过聪明的人,他防备大臣,厌恶太监,但他也有着自己的弱点——道士。只有道士才能得到他的信任,只有道士才能真正影响他的决定。

  于是在不久后的一次扶乩中,嘉靖同志和神仙展开了一次深入沟通。

  这一次,嘉靖同志提出了一个十分有深度的问题:为什么天下未能大治呢?

  当然,根据程序,他提出的这个问题是密封的,只有神仙知道而已,但在他把纸条交由蓝道行同志转呈的时候,由于神仙大人出差,蓝大仙自然当仁不让,临时担任了代言人的角色。

  所以当写有问题的纸张被当众焚烧之后,在中风太监的操控下,神仙的回答显露在沙盘之上:

  “奸臣当道,贤臣不用!”(特别提示:标点系本人友情提供)

  看到神仙发话了,嘉靖随即写了第二张纸条:

  “奸臣何人?贤者何人?”

  神仙再次回答:

  “奸臣如严嵩,贤者如徐阶。”

  如此看来,严嵩和徐阶的知名度实在很高,居然连神仙都知道。

  忽悠继续进行,但如果你认为嘉靖同志就这么好糊弄,那就错了。

  这位聪明绝顶的皇帝发出了质疑:

  “既然如此,为何奸人不遭天谴?”

  我相信,当蓝道行偷看到这句问话时,他的精神已经紧张到了极点,但他没有慌乱,而是作出了一个完美的回答:

  “留待皇帝自裁!”

  原来老天爷也是尊重自己的,嘉靖终于满意了,严嵩的命运就此定局。

  既然老天爷都不喜欢严嵩了,那么还是让他滚远点的好,不然自己的长生报告,老天爷估计也不会签字盖章的,这大致就是那天之后,嘉靖同志的真实感想。

  这个消息很快就传到了徐阶的耳朵里,他当即兴奋起来,因为他知道,自己等待十余年的机会终于来到了。

  于是他找来了邹应龙。

  “现在是动手的时候了。”

  当邹应龙听到这句话时,他毫不迟疑地答应了,在屈辱和隐忍之后,反击的时刻终于到来。

  “我即刻写奏疏弹劾严嵩!”他摩拳擦掌,准备马上就干。

  徐阶却拦住他,神秘地笑了笑:

  “弹章自然要写,但对象并非严嵩。”

  邹应龙愣了一下,随即点了点头,姜还是老的辣,一点不错,真正的目标应该是另一个人。

  他立刻赶回家,连夜写好了那份著名的奏疏,虽然在历史上,这篇弹章的文才与知名度远远不如杨继盛和海瑞的那两篇,但是,有效。

  很快,嘉靖就看到了这篇奇文,真可谓是开门见山:

  “工部侍郎严世蕃凭藉父权,专利无厌!”

  鉴于篇幅太长,这里就不多摘录了,在列举了众多罪行之后,邹应龙写下了一句在弹章中十分罕见的话:

  “臣请斩世蕃首悬之于市,以为人臣凶横不忠之戒!”

  刀子都亮出来了,真可谓是杀气冲天。

  虽说邹兄是奉命行事,但他依然是值得称赞的,因为在这篇奏疏的末尾,还写着这样一句话:

  “苟臣一言失实,甘伏显戮!”

  这就是传说中的玩命,综合此文的中心思想,不外乎这样一个意思:

  严世蕃是个坏人,罪行累累,请皇帝陛下杀了他,如果我说的话有一句不真实,陛下就杀了我吧!

  积聚了二十年的怒火终于爆发了,不用再忍了,也不用再退了,生、死,成、败,就看这一锤子买卖!

  这记重锤锤中了,合适的人,在合适的时间,摧向了一个合适的目标。

  徐阶实在是聪明到了极点,他知道严嵩已经失宠,但他更知道,二十多年的交情,嘉靖绝不忍心对严嵩下手。所以要彻底攻倒严嵩,必须先打倒严世蕃。

  严世蕃是严嵩的智囊,也是严党的支柱,而更为重要的是,对于这个人,嘉靖没有任何手软的理由。

  很快,皇帝显示了震怒,他连下几道谕旨,严令缉拿严世蕃,并将其逮捕入狱,而严嵩也接到了一道令旨,大意如下:虽然你儿子有罪,但我相信与你无关,你是无辜的,可是你毕竟是他爹,怎么说也要负上点教育责任,所以我体谅你,现在撤去你的所有官职,你也不用管事了,安心退休回家养老吧!至于你的退休工资,我也会按期发放的。

  此时,是嘉靖四十一(1562)年五月。

  接到圣旨的严嵩如五雷轰顶,他曾预料到有这么一天,却没有想到来得这么快,势头这么猛,但老流氓就是老流氓,他又拿出了从前的手段,一方面上奏请罪,暗地里却上密折向皇帝求情,表示自己身体好,还能多干几年(多贪几年),希望继续为大明发挥光和热。

  但他等来的不是皇帝的挽留和感动,而是朝廷官员的催促:已经是退休的人了,怎么还不上路?快滚!

  就这样,政坛常青树,混迹江湖半辈子,担任首辅十余年的老寿星严嵩终于倒台了,此刻距沈鍊之死六年,距杨继盛之死八年,距夏言之死十五年。

  但胜利终究还是到来了。

  历史一次又一次地告诉了我们这样一个真理:

  正义和公道或许会迟到,却绝不会旷课。

  【终结?】

  一切都如此地顺利,严嵩倒了,严世蕃入狱,严党四分五裂,胜利似乎已然属于了徐阶。

  当邹应龙因奏疏命中而名声大噪,严世蕃黯然神伤,高唱囚歌,朝中一片欢欣鼓舞之时,徐阶却在一个谁也想不到的地方,去拜访一位特殊的客人。

  他去的是严嵩的家,而去的目的,是为了安慰严嵩那受伤的心灵。

  和所有人一样,严嵩大为意外,但意外之余他也感激涕零,都到了这个时候,徐阶同志竟然还如此仗义,实在是个好人,于是他顿首不已,千恩万谢。

  可以肯定的是,徐阶没有精神失常,更不会突然转性行善。作为这一切的始作俑者,之所以会如此这般,只是因为他很清楚,一切还尚未终结。

  这是一个十分正确的判断,长达十余年的斗争,明代有史以来最为强大的奸党,一个夹杂着无数智慧与阴谋,天才辈出的年代,如此精彩的一幕演出,是绝对不会就此草草谢幕的。

  真正的好戏才刚开始,徐阶下完了自己的那步棋,现在轮到严嵩了。

下一章:
上一章:

56 条评论 发表在“第4部:粉饰太平 第二十二章 胜利”上

  1. 徐阶 says:

    天道有常,或因人势而迟,然终不误。

  2. 匿名 says:

    早就看到除掉严蕃是靠皇帝了,徐阶太无品了!

  3. 无为 says:

     正义和公道或许会迟到,却绝不会旷课。说的有哲理啊

  4. 匿名 says:

    其实看的出 徐这个人书读的太多了对黑学不怎么感冒 手段不够多 这也许是对抗邪魔人心里善的表现吧

  5. says:

    怎么没了?关键时候来广告!

  6. 笑凌风 says:

    哈哈

  7. 无名 says:

    正义和公道或许会迟到,却绝不会旷课

  8. 匿名 says:

    咋没了!????

  9. l流光溢彩 says:

    王守仁老大

  10. 水哥 says:

    其实我倒觉得,让严嵩掌权了40多年,等到整死他,他都已经到了老死的年龄了,还有什么意义???

    要搞,就要迅速,否则你就是跟他比长寿,也能战胜他

  11. says:

    水哥说得对

  12. 13 says:

    我想徐阶应该知到整死严嵩的关键是皇帝。可是当时他还没有得到皇帝真正的信任,本人也是孤家寡人身边没有几个朋友,更没有像何心隐这样可以决定胜负的人来帮助他,所以说就算他知道胜负的关键也无从下手。更何况严嵩深得皇帝信任,严党又极其强大!!!

  13. 狄仁杰 says:

    元芳,你怎么看。。

  14. 逃避 says:

    怎么看?不得不服徐阶,怎么说他也把严嵩给整了

  15. 甲申之变 says:

    把严世蕃这颗利牙拔掉,严嵩的作用就失去了一半

  16. 从来 says:

    没有

  17. 王阳明 says:

    我才死几年啊?这群货们就各立派别,瞎搞。

  18. 楼sb says:

    2楼废话,徐阶这招是高明的,谋略已久的借刀杀人,换句话说,这也是徐阶的功劳

  19. 楼sb says:

    4楼对付强大的敌人,先要让他觉得你没有危险,徐阶当时做的是最正确的,不然还能怎么办?你有什么办法?

    (PS:他手段还不够多莫)

  20. 过客 says:

    怎么没了?

  21. 小鱼 says:

    天才严世蕃走错了路,可惜了啊

  22. 宝贝 says:

    强!

  23. 匿名 says:

    整得好!

  24. 智瞻 says:

    好样的

  25. 千里流云 says:

    记住这个时间嘉靖四十一(1562)年五月,严嵩父子倒台了!

  26. 天下大势 says:

    开国皇帝朱元璋才只占了半本书。而嘉靖居然用了一本书还没写完。

  27. 哥丶一夜尘埃 says:

    草,这部书我都不知道看了多少遍了

  28. 吃v大非常发的 says:

    王老大的影响力真大

  29. 太平盛世 says:

    嘉靖篇伏用太多

  30. 九思 says:

    一切的一切都有定数,他可以说是好的,也可以说是坏得,可以说是忠的,也可以说是奸的。关键你怎么看,他做的事对当时社会的作用以及对后世的影响。

  31. 扣扣,404010376 says:

    十楼水哥不懂政治,胜利并不是杀一个人,也不是等他死。为了正义而战。如果是我是你可能早就同流合污,还费那么多心思干嘛?

  32. 怀疑徐阶 says:

    等了这么久 才有这么点儿成就 徐阶能否狠点儿

  33. eeee says:

    太好看了

  34. 王学右派 says:

    徐阶真不咋地 比高拱 张居正差远了 还不如李东阳

  35. 少年中国 says:

    楼上所说我不怎么同意,徐阶作为明代最杰出的官僚并非是假的!徐阶能独自一人对抗明代最大的奸党就已经说明了很多问题!换言之,能打倒严嵩的非徐阶莫属!李东阳智慧不够,高拱只想当官,不管严嵩的祸国殃民,张居正太过生猛,根本干不过大权在握的严嵩!只有徐阶能忍!很多人说徐阶窝囊,他们不清楚严党的强大和残忍!作为复仇者,徐阶要在严党中求生存还要趁机打击严党获得嘉靖的信任,同时又不能过火刺激严嵩!这非常人所能办到啊

  36. ,,,,,,,,,,, says:

    ,。。。。。。。。。。。。。。。。。。。。。。。。。。。。。。。。。。。。。。。。。。。。。 。 。。。。。。。。。。。。。。。。。。。。。。。。。。。。。。。。。。。。。。。。。。。。。。。。。。。。。。。。。。。。。。。。。。。。。。。。。。。。。。。。。。。。。。。。。。。。。。。。。。。。。。

  37. 三哥 says:

    着实没什么意义!差不多20年的时间,不知道看着严嵩残害了多少人,即便这次没整严嵩,他都老的差不多要挂了,跟自然死亡有什么区别。该害得都害完了

  38. 匿名 says:

    严嵩不是一个人,而是代表一股庞大的势力,即使是严嵩自然死亡后徐阶才把他整倒搞臭,那也可以把这股势力根除,以便整顿吏治施展自己的治国之道。

  39. 我了解当年明月 says:

    描写嘉靖的篇幅大,是因为戚继光在这里,是因为明月是一个痛恨侵略者,痛恨小日本,热爱民族英雄的原因,还有徐阶的,隐!忍!~嘉靖,明始亡于你,自己懒点没事,用点贤能者,懒不是不可以!

  40. 匿名 says:

    一提到打小日本我就热血沸腾

  41. 朱厚照 says:

    我这表弟也不咋的,用了这么个死老头子!

  42. 奔驰的小河 says:

    看来明月也是心学传人啊,徐只能说根本不是严的对手,严是死在了时间的手上,忍了那么久,人都死完了!还是不够猛,搞不定皇帝!嘉靖任用奸臣,放任所为,是最大的罪人!

  43. 过客 says:

    看徐阶除严党这断非常大快人心,但他忍辱负重应该不是只为夏言报仇吧

  44. MeaAoww says:

    That’s the best answer by far! Thanks for coinnibuttrg.

  45. 匿名 says:

    严党还没彻底除掉呢

  46. 康熙 says:

    严嵩终于倒台了!

  47. 真相 says:

    我一直好奇,既然严嵩那么坏,为什么在上朝时杨继盛、徐阶之流不打死严嵩。

  48. 112 says:

    看了这么久,我只想说,阳明先生永存。。。

  49. 匿名 says:

    严嵩代表的是一股强大的政治势力 是一个利益集合体 杀了严嵩是没有任何作用的只有徐阶得到首辅地位 才能澄清吏治 这是徐阶隐忍不发的真正原因

  50. 匿名 says:

    要不是因为我有强迫症,这书我就不读了。。。

  51. 阡陌 says:

    生命还很漫长,斗不死你,熬也熬死你。严狗身体太好,真是祸害活千年,70多了还上窜下跳的闹,熬死多少有志青年。。明显这些被皇帝信任的道人不行呀,怎么不把他当药引放血练丹呢。

  52. . says:

    正义和公道或许会迟到,却绝不会旷课。说的有哲理啊

  53. 嘉靖 says:

    神仙把我坑了,以后大家还是信佛吧。

  54. 严世蕃 says:

    聰明一世,權傾一時,只差不帥和人生太短

  55. 心学 says:

    事实再次证明千万别惹王守仁,不管他是活的还是死的

  56. 魏忠賢 says:

    嚴黨倒,八千女鬼將亂朝綱啦!!

发表评论

本周热门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