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小说
分享到:

第6部:日落西山 第六章 谋杀

所属目录:明朝那些事儿    明朝那些事儿作者:当年明月

  【疯子】

  王锡爵彻底消停了,万历三十六年,叶向高正式登上宝座,成为朝廷首辅,此后七年之中,他是内阁第一人,也是唯一的人,史称“独相”。

  时局似乎毫无变化,万历还是不上朝,内阁还是累得半死,大臣还是骂个不停,但事实真相并非如此。

  在表象之下,政治势力出现了微妙的变化,新的已经来了,旧的赖着不走,为了各自利益,双方一直在苦苦地寻觅,寻觅一个致对方于死地的机会。

  终于,他们找到了那个最好、最合适的机会——太子。

  太子最近过得还不错,自打妖书案后,他很是清净了几年,确切地说,是九年。

  万历四十一年(1613),一个人写的一封报告,再次把太子拖下了水。

  这个人叫王曰乾,时任锦衣卫百户,通俗点说,是个特务。

  这位特务向皇帝上书,说他发现了一件非常离奇的事情:有三个人集会,剪了三个纸人,上面分别写着皇帝、皇太后、皇太子的名字,然后在上面钉了七七四十九个铁钉(真是不容易)。钉了几天后,放火烧掉。

  这是个复杂的过程,但用意很简单——诅咒,毕竟把钉子钉在纸人上,你要说是祈福,似乎也不太靠谱。

  这也就罢了,更麻烦的是,这位特务还同时报告,说这事是一个太监指使的,偏偏这个太监,又是郑贵妃的太监。

  于是事情闹大了,奏疏送到皇帝那里,万历把桌子都给掀了,深更半夜睡不着觉,四下乱转,急得不行。太子知道后,也是心急火燎,唯恐事情闹大,郑贵妃更是哭天喊地,说这事不是自己干的。

  大家都急得团团转,内阁的叶向高却悄无声息,万历气完了,也想起这个人了,当即大骂:

  “出了这么大的事,这人怎么不说话!?”(此变大事,宰相何无言)

  此时,身边的太监递给他一件东西,很快万历就说了第二句话:

  “这下没事了。”

  这件东西,就是叶向高的奏疏,事情刚出,就送上来了。

  奏疏的内容大致是这样的:

  陛下,此事的原告(指王曰乾)和被告(指诅咒者)我都知道,全都是无赖混混,之前也曾闹过事,还被司法部门(刑部)处理过,这件事情和以往的妖书案很相似,但妖书案是匿名,无人可查,现在原告被告都在,一审就知道,皇上你不要声张就行了。

  看完这段话,我的感觉是:这是个绝顶聪明的人。

  叶向高的表面意思,是说这件事情,是非曲折且不论,但不宜闹大,只要你不说,我不说,把这件事情压下去,一审就行。

  这是一个不符合常理的抉择。因为叶向高,是东林党的人,而东林党,是支持太子的,现在太子被人诅咒,应该一查到底,怎能就此打住呢?

  事实上,叶向高是对的。

  第二天,叶向高将王曰乾送交三法司审讯。

  这是个让很多人疑惑的决定,这人一审,事情不就闹大了吗?

  如果你这样想,说明你很单纯,因为就在他吩咐审讯的后一天,王曰乾同志就因不明原因,不明不白地死在了监牢里,死因待查。

  什么叫黑?这就叫黑。

  而只要分析当时的局势,揭开几个疑点,你就会发现叶向高的真实动机:

  首先,最大的疑问是:这件事情是不是郑贵妃干的,答案:无所谓。

  自古以来,诅咒这类事数不胜数,说穿了就是想除掉一个人,又没胆跳出来,在家做几个假人,骂骂出出气,是纯粹的阿Q 精神。一般也就是老大妈干干(这事到今天还有人干,有多种形式,如“打小人”),而以郑贵妃的智商,正好符合这个档次,说她真干,我倒也信。

  但问题在于,她干没干并不重要,反正铁钉扎在假人上,也扎不死人,真正重要的是,这件事不能查,也不能有真相。

  追查此事,似乎是一个太子向郑贵妃复仇的机会,但事实上,却是不折不扣的陷阱。

  原因很简单,此时朱常洛已经是太子,只要没有什么大事,到时自然接班,而郑贵妃一哭二闹三上吊之类的招数,闹了十几年,早没用了。

  但如若将此事搞大,再惊动皇帝,无论结果如何,对太子只好坏处,没有好处。因为此时太子要做的,只有一件事情——等待。

  事实证明,叶向高的判断十分正确,种种迹象表明,告状的王曰乾和诅咒的那帮人关系紧密,此事很可能是一个精心策划的阴谋,某些人(不一定是郑贵妃),为了某些目的,想把水搅浑,再混水摸鱼。

  久经考验的叶向高同志识破了圈套,危机成功度过了。

  但太子殿下一生中最残酷的考验即将到来,在两年之后。

  万历四十三年(1615)五月初四日,黄昏。

  太子朱常洛正在慈庆宫中休息,万历二十九年他被封为太子,住到了这里,但他爹人品差,基础设施一应具缺,要啥都不给,连身边的太监都是人家淘汰的,皇帝不待见,大臣自然也不买账,平时谁都不上门,十分冷清。

  但这一天,一个特别的人已经走到他的门前,并将以一种特别的方式问候他。

  他手持一根木棍,进入了慈庆宫。

  此时,他与太子的距离,只有两道门。

  第一道门无人看守,他迈了过去。

  在第二道门,他遇到了阻碍。

  一般说来,重要国家机关的门口,都有荷枪实弹的士兵站岗,就算差一点的,也有几个保安,实在是打死都没人问的,多少还有个老大爷。

  明代也是如此,锦衣卫、东厂之类的自不必说,兵部吏部门前都有士兵看守,然而太子殿下的门口,没有士兵,也没有保安,甚至连老大爷都没有。

  只有两个老太监。

  于是,他挥舞木棍,打了过去。

  众所周知,太监的体能比平常人要差点(练过宝典除外),更何况是老太监。

  很快,一个老太监被打伤,他越过了第二道门,向着目标前进。

  目标,就在前方的不远处。

  然而太监虽不能打,却很能喊,在尖利的呼叫声下,其他太监们终于出现了。

  接下来的事情还算顺理成章,这位仁兄拿的毕竟不是冲锋枪,而他本人不会变形,不会变身,也没能给我们更多惊喜,在一群太监围攻下,终于束手就擒。

  当时太子正在慈庆宫里,接到报告后并不惊慌,毕竟人抓住了,也没进来,他下令将此人送交宫廷守卫处理,在他看来,这不过是个小事。

  但接下来发生的一切,将远远超出他的想象。

  人抓住了,自然要审,按照属地原则,哪里发案由哪里的衙门审,可是这个案子不同,皇宫里的案子,难道你让皇帝审不成?

  推来推去,终于确定,此案由巡城御史刘廷元负责审讯。

  审了半天,刘御史却得出个让人啼笑皆非的结论——这人是个疯子。

  因为无论他好说歹说,利诱威胁,这人的回答却是驴唇不对马嘴,压根就不对路,还时不时蹦出几句谁也听不懂的话,算是个彻头彻尾的疯子。

  于是几轮下来,刘御史也不审了,如果再审下去,他也得变成疯子。

  但要说一点成就没有,那也不对,这位疯子交代,他叫张差,是蓟州人,至于其他情况,就一无所知了。

  这个结果虽然不好,却很合适,因为既然是个疯子,自然就能干疯子的事,他闯进皇宫打人的事情就有解释了,没有背景、没有指使,疯子嘛,也不认路,糊里糊涂到皇宫,糊里糊涂打了人,很好,很好。

  不错,不错,这事要放在其他朝代,皇帝一压,大臣一捧,也就结了。

  可惜,可惜,这是在明朝。

  这事刚出,消息就传开了,街头巷尾人人议论,朝廷大臣们更不用说,每天说来说去就是这事,而大家的看法也很一致:这事,就是郑贵妃干的。

  所谓舆论,就是群众的议论,随着议论的人越来越多,这事也压不下去了,于是万历亲自出马,吩咐三法司会审此案。

  说是三法司,其实只有刑部,审讯的人档次也不算高,尚书侍郎都没来,只是两个郎中(正厅级)。

  但这二位的水平,明显比刘御史要高,几番问下来,竟然把事情问清楚了。

  侦办案件,必须找到案件的关键,而这个案子的关键,不是谁干了,而是为什么干,也就是所谓的:动机。

  经过一番询问,张差说出了自己的动机:在此前不久,他家的柴草堆被人给烧了,他气不过,到地方衙门伸冤,地方不管,他就到京城来上访,结果无意中闯入了宫里,心里害怕,就随手打人,如此而已。

  如果用两个字来形容张差的说法,那就是扯淡。

  柴草被人烧了,就要到京城上访,这个说法充分说明了这样一点:

  张差即使不是个疯子,也是个傻子。

  因为这实在不算个好理由,要换个人,怎么也得编一个房子烧光,恶霸鱼肉百姓的故事,大家才同情你。

  况且到京城告状的人多了去了,有几个能进宫,宫里那么大,怎么偏偏就到了太子的寝宫,您还一个劲地往里闯?

  对于这一点,审案的两位郎中心里自然有数,但领导意图他们更有数,这件事,只能往小了办。

  这两位郎中的名字,分别是胡士相、岳骏声,之所以提出他们的名字,是因为这两个人,绝非等闲之辈。

  于是在一番讨论之后,张差案件正式终结,犯人动机先不提,犯人结局是肯定的——死刑(也算杀人灭口)。

  但要杀人,也得有个罪名,这自然难不倒二位仁兄,不愧是刑部的人,很有专业修养,从大明律里,找到这么一条:宫殿射箭、放弹、投砖石伤人者,按律斩。

  为什么伤人不用管,伤什么人也不用管,案件到此为止,就这么结案,大家都清净了。

  如此结案,也算难得糊涂,事情的真相,将就此被彻底埋葬。

  然而这个世界上,终究还是有不糊涂,也不愿意装糊涂的人。

  五月十一日,刑部大牢。

  七天了,张差已经完全习惯了狱中的生活,目前境况,虽然和他预想的不同,但大体正常,装疯很有效,真相依然隐藏在他的心里。

  开饭时间到了,张差走到牢门前,等待着今天的饭菜。

  但他并不知道,有一双眼睛,正在黑暗中注视着他。

  根据规定,虽然犯人已经招供,但刑部每天要派专人提审,以防翻供。

  五月十一日,轮到王之寀。

  王之寀,字心一,时任刑部主事。

  主事,是刑部的低级官员,而这位王先生虽然官小,心眼却不小,他是一个坚定的阴谋论者,认定这个疯子的背后,必定隐藏着某些秘密。

  凑巧的是,他到牢房里的时候,正好遇上开饭,于是他没有出声,找到一个隐蔽的角落,静静地注视着那个疯子。

  因为在吃饭的时候,一个人是很难伪装的。

  之后一切都很正常,张差平静地领过饭,平静地准备吃饭。

  然而王之寀已然确定,这是一个有问题的人。

  因为他的身份是疯子,而一个疯子,是不会如此正常的。

  所以他立即站了出来,打断了正在吃饭的张差,并告诉看守,即刻开始审讯。

  张差非常意外,但随即镇定下来,在他看来,这位不速之客和之前的那些大官,没有区别。

  审讯开始,和以前一样,张差装疯卖傻,但他很快就惊奇地发现,眼前这人一言不发,只是静静地看着他。

  他表演完毕后,现场又陷入了沉寂,然后,他听到了这样一句话:

  “老实说,就给你饭吃,不说就饿死你。”(实招与饭,不招当饿死)

  在我国百花齐放的刑讯逼供艺术中,这是一句相当搞笑的话,但凡审讯,一般先是民族大义、坦白从宽,之后才是什么老虎凳、辣椒水。即使要利诱,也是升官发财,金钱美女之类。

  而王主事的诱饵,只是一碗饭。

  无论如何,是太小气了。

  事实证明,张差确实是个相当不错的人,具体表现为头脑简单,思想朴素,在吃一碗饭和隐瞒真相、保住性命之间,他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前者。

  于是他低着头,说了这样一句话:

  “我不敢说。”

  不敢说的意思,不是不知道,也不是不说,而是知道了不方便说。

  王之寀是个相当聪明的人,随即支走了所有的人,然后他手持那碗饭,听到了事实的真相:

  “我叫张差,是蓟州人,小名张五儿,父亲已去世。”

  “有一天,有两个熟人找到我,带我见了一个老公公(即太监),老公公对我说,你跟我去办件事,事成后给你几亩地,保你衣食无忧。”

  “于是我就跟他走,初四(即五月四日)到了京城,到了一所宅子里,遇见另一个老公公。”

  “他对我说,你只管往里走,见到一个就打死一个,打死了,我们能救你。”

  “然后他给我一根木棍,带我进了宫,我就往里走,打倒了一个公公,然后被抓住了。”

  王之寀惊呆了。

  他没有想到,外界的猜想竟然是真的,这的的确确,是一次策划已久的政治暗杀。

  但他更没有想到的是,这起暗杀事件竟然办得如此愚蠢,眼前这位仁兄,虽说不是疯子,但说是傻子倒也没错,而且既不是武林高手,也不是职业杀手,最多最多,也就是个彪悍的农民。

  作案过程也极其可笑,听起来,似乎是群众推荐,太监使用,顺手就带到京城,既没给美女,也没给钱,连星级宾馆都没住,一点实惠没看到,就答应去打人,这种傻冒你上哪去找?

  再说凶器,一般说来,刺杀大人物,应该要用高级玩意,当年荆轲刺秦,还找来把徐夫人的匕首,据说是一碰就死,退一万步讲,就算是杀个老百姓,多少也得找把短刀,可这位兄弟进宫时,别说那些高级玩意,菜刀都没一把,拿根木棍就打,算是怎么回事。

  从头到尾,这事怎么看都不对劲,但毕竟情况问出来了,王之寀不敢怠慢,立即上报万历。

  可是奏疏送上去后,却没有丝毫回音,皇帝陛下一点反应都没有。

  但这早在王之寀的预料之中,他老人家早就抄好了副本,四处散发,本人也四处鼓捣,造舆论要求公开的审判。

  他这一闹,另一个司法界大腕,大理寺丞王士昌跳出来了,也跟着一起嚷嚷,要三法司会审。

  可万历依然毫无反应,这是可以理解的,要知道,人家当年可是经历过争国本的,上百号人一拥而上,那才是大世面,这种小场面算个啥。

  照此形势,这事很快就能平息下去,但皇帝陛下没有想到,他不出声,另一个人却跳了出来。

  这个人,就是郑贵妃的弟弟郑国泰。

  事情的起因,只是一封奏疏。

  就在审讯笔录公开后的几天,司正陆大受上了一封奏疏,提出了几个疑问:

  既然张差说有太监找他,那么这个太监是谁?他曾到京城,进过一栋房子,房子在哪里?有个太监和他说过话,这个太监又是谁?

  这倒也罢了,在文章的最后,他还扯了句无关痛痒的话,大意是,以前福王册封的时候,我曾上疏,希望提防奸邪之人,今天果然应验了!

  这话虽说有点指桑骂槐,但其实也没说什么,可是郑国泰先生偏偏就蹦了出来,写了封奏疏,为自己辩解。

  这就是所谓对号入座,它形象地说明,郑国泰的智商指数,和他的姐姐基本属同一水准。

  这还不算,在这封奏疏中,郑先生又留下了这样几句话:

  有什么推翻太子的阴谋?又主使过什么事?收买亡命之徒是为了什么?……这些事我想都不敢想,更不敢说,也不忍听。

  该举动生动地告诉我们,原来蠢字是这么写的。

  郑先生的脑筋实在愚昧到了相当可以的程度,这种货真价实的此地无银三百两,言官们自然不会放过,很快,工科给事中何士晋就做出了反应,相当激烈的反应:

  “谁说你推翻太子!谁说你主使!谁说你收买亡命之徒!你既辩解又招供,欲盖弥彰!”

  郑国泰哑口无言,事情闹到这个地步,已经收不住了。

  此时,几乎所有的人都认为,事实真相即将大白于天下,除了王之寀。

  初审成功后,张差案得以重审,王之寀也很是得意了几天,然而不久之后,他才发现,自己忽视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

  张差装疯非常拙劣,为碗饭就开口,为何之前的官员都没看出来呢?

  思前想后,他得出了一个非常可怕的结论:他们是故意的。

  第一个值得怀疑的,就是首先审讯张差的刘廷元,张差是疯子的说法,即源自于此,经过摸底分析,王之寀发现,这位御史先生,是个不简单的角色。

  此人虽然只是个巡城御史,却似乎与郑国泰有着紧密的联系,而此后复审的两位刑部郎中胡士相、岳骏声,跟他交往也很密切。

  这似乎不奇怪,虽然郑国泰比较蠢,实力还是有的,毕竟福王受宠,主动投靠的人也不少。

  但很快他就发觉,事情远没有他想象的那么简单。

  因为几天后,刑部决定重审案件,而主审官,正是那位曾认定刘廷元结论的郎中,胡士相。

  胡士相,时任刑部山东司郎中,就级别而言,他是王之寀的领导,而在审案过程中,王主事惊奇地发现,胡郎中一直闪烁其辞,咬定张差是真疯,迟迟不追究事件真相。

  一切的一切,给了王之寀一个深刻的印象:在这所谓疯子的背后,隐藏着一股庞大的势力。

  而刘廷元、胡士相,只不过是这股势力的冰山一角。

  但让他疑惑不解的是,指使这些人的,似乎并不是郑国泰,虽然他们拼命掩盖真相,但郑先生在朝廷里人缘不好,加上本人又比较蠢,要说他是后台老板,实在是抬举了。

  那么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王之寀的感觉是正确的,站在刘廷元、胡士相背后的那个影子,并不是郑国泰。

  这个影子的名字,叫做沈一贯。

  就沈一贯的政绩而言,在史书中也就是个普通角色,但事实上,这位仁兄的历史地位十分重要,是明朝晚期研究的重点人物。

  因为这位兄弟的最大成就,并不是搞政治,而是搞组织。

  我们有理由相信,在工作期间,除了日常政务外,他一直在干一件事——拉人。

  怎么拉,拉了多少,这些都无从查证,但有一点我们是确定的,那就是这个组织的招人原则——浙江人。

  沈一贯,是浙江四明人,在任人唯亲这点上,他和后来的同乡蒋介石异曲同工,于是在亲信的基础上,他建立了一个老乡会。

  这个老乡会,在后来的中国历史上,被称为浙党。

  这就是沈一贯的另一面,他是朝廷的首辅,也是浙党的领袖。

  应该说,这是一个明智的决定,因为你必须清楚地认识到这样一点:

  在万历年间,一个没有后台(皇帝),没有亲信(死党)的首辅,是绝对坐不稳的。

  所以沈一贯干了五年,叶向高干了七年,所以赵志皋被人践踏,朱赓无人理会。

  当然,搞老乡会的绝不仅仅是沈一贯,除浙党外,还有山东人为主的齐党,湖广人(今湖北湖南)为主的楚党。

  此即历史上著名的齐、楚、浙三党。

  这是三个能量极大、战斗力极强的组织,因为组织的骨干成员,就是言官。

  言官,包括六部给事中,以及都察院的御史,给事中可以干涉部领导的决策,和部长(尚书)平起平坐,对中央事务有很大的影响。

  而御史相当于特派员,不但可以上书弹劾,还经常下到各地视察,高级御史还能担任巡抚。

  故此,三党的成员虽说都是些六七品的小官,拉出来都不起眼,却是相当的厉害。

  必须说明的是,此前明代二百多年的历史中,虽然拉帮结派是家常便饭,但明目张胆地搞组织,并无先例,先例即由此而来。

  这是一个很有趣的谜团。

  早不出来,晚不出来,为何偏偏此时出现?

  而更有趣的是,三党之间并不敌对,也不斗争,反而和平互助,这实在是件不符合传统的事情。

  存在即是合理,一件事情之所以发生,是因为它有发生的理由。

  有一个理由让三党陆续成立,有一个理由让他们相安无事。是的,这个理由的名字,叫做东林党。

  无锡的顾宪成,只是一个平民,他所经营的,只是一个书院,但几乎所有人都知道,这个书院可以藐视当朝的首辅,说他们是木偶、婴儿,这个书院可以阻挡大臣复起,改变皇帝任命。

  大明天下,国家决策,都操纵在这个老百姓的手中。从古至今,如此牛的老百姓,我没有见过。

  无论是在野的顾宪成、高攀龙、赵南星,还是在朝的李三才,叶向高,都不是省油的灯,东林党既有社会舆论,又有朝廷重臣,要说它是纯道德组织,鬼才信,反正我不信。

  连我都不信了,明朝朝廷那帮老奸巨滑的家伙怎么会信,于是,在这样一个足以影响朝廷,左右天下的对手面前,他们害怕了。

  要克服畏惧,最有效、最快捷的方法,就是找一个人来和你一起畏惧。

  史云:明朝亡于党争。我云:党争,起于此时。

  刘廷元、胡士相不是郑国泰的人,郑先生这种白痴是没有组织能力的,他们真正的身份,是浙党成员。

  但疑问在于,沈一贯也拥立过太子,为何要在此事上支持郑国泰呢?

  答案是,对人不对事。

  沈一贯并不喜欢郑国泰,更不喜欢东林党,因为公愤。

  所谓公愤,是他在当政时,顾宪成之类的人总在公事上跟他过不去,他很愤怒,故称公愤。

  不过,他最不喜欢的那个人,却还不是东林党——叶向高,因为私仇,三十二年的私仇。

  三十二年前(万历十一年1583)叶向高来到京城,参加会试。

  叶向高,字进卿,福建福清人,嘉靖三十八年生人。

  必须承认,他的运气很不好,刚刚出世,就经历了生死考验。

  因为在嘉靖三十八年,倭寇入侵福建,福清沦陷,确切地说,沦陷的那一天,正是叶向高的生日。

  据说他的母亲为了躲避倭寇,躲在了麦草堆里,倭寇躲完了,孩子也生出来了,想起来实在不容易。

  大难不死的叶向高,倒也没啥后福,为了躲避倭寇,一两岁就成了游击队,鬼子一进村,他就跟着母亲躲进山里,我相信,几十年后,他的左右逢源,机智狡猾,就是在这打的底。

  倭寇最猖獗的时候,很多人都丢弃了自己的孩子(累赘),独自逃命,也有人劝叶向高的母亲,然而她说:

  “要死,就一起死。”

  但他们终究活了下来,因为另一个伟大的明代人物——戚继光。

  【考试】

  嘉靖四十一年(1562),戚继光发动横屿战役,攻克横屿,收复福清,并最终平息了倭患。

  必须说明,当时的叶向高,不叫叶向高,只有一个小名,这个小名在今天看来不太文雅,就不介绍了。

  向高这个名字,是他父亲取的,意思是一步一步,向高处走。

  事实告诉我们,名字这个东西,有时候改一改,还是很有效的。

  隆庆六年(1572),叶向高十四岁,中秀才。

  万历七年(1579),叶向高二十一岁,中举人。

  万历十一年(1583),叶向高二十五岁,第二次参加会试。考试结束,他的感觉非常好。

  结果也验证了他的想法,他考中了第七十八名,成为进士。现在,在他的面前,只剩下最后一关——殿试。

  殿试非常顺利,翰林院的考官对叶向高十分满意,决定把他的名次排为第一,远大前程正朝着叶向高招手。

  然而,接下来的一切,却发生了出人意料的变化。

  因为从此刻起,叶向高就与沈一贯结下了深仇大恨,虽然此前,他们从未见过。

  要解释清楚的是,叶向高的第七十八名,并非全国七十八名,而是南卷第七十八名。

  明代的进士,并不是全国统一录取,而是按照地域,分配名额,具体分为三个区域,南、北、中,录取比例各有不同。

  所谓南,就是淮河以南各省,比例为55%。北,就是淮河以北,比例为35%。而中,是指云贵川三省,以及凤阳,比例为10%。

  具体说来是这么个意思,好比朝廷今年要招一百个进士,那么分配到各地,就是南部五十五人,北部三十五人,中部十人。这就意味着,如果你是南部人,在考试中考到了南部第五十六名,哪怕你成绩再好,文章写得比北部第一名还好,你也没法录取。

  而如果你是中部人,哪怕你文章写得再差,在南部只能排到几百名后,但只要能考到中部卷前十名,你就能当进士。

  这是一个历史悠久的规定,从二百多年前,朱元璋登基时,就开始执行了,起因是一件非常血腥的政治案件——南北榜案件。这个案件是笔糊涂账,大体意思是一次考试,南方的举人考得很好,好到北方没几个能录取的,于是有人不服气,说是考官舞弊,事情闹得很大,搞到老朱那里,他老人家是个实在人,也不争论啥,大笔一挥就干掉了上百人。

  可干完后,事情还得解决,因为实际情况是,当年的北方教学质量确实不如南方,你把人杀光了也没辙。无奈之下,只好设定南北榜,谁都别争了,就看你生在哪里,南方算你倒霉,北方算你运气。

  到明宣宗时期,事情又变了,因为云贵川一带算是南方,可在当年是蛮荒之地,别说读书,混碗饭吃都不容易,要和南方江浙那拨人对着考,就算是绝户。于是皇帝下令,把此地列为中部,作为特区,而凤阳,因为是朱元璋的老家,还特别穷,特事特办,也给列了进去。

  当然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毕竟基础不同,底子不同,在考试上,你想一夜之间人类大同,那是不可能的,所以现在这套理论还在用。我管这个,叫考试地理决定论。

  这套理论很残酷,也很真实,主要是玩机率,看你在哪投胎。

  比如你要是生在山东、江苏、湖北之类的地方,就真是阿弥陀佛了,这些地方经常盘踞着一群读书不要命的家伙,据我所知,有些“乡镇中学”(地图上都找不到)的学生,高二就去高考(不记成绩),大都能考六百多分(七百五十分满分),美其名曰:锻炼素质,明年上阵。

  每念及此,不禁胆战心惊,跟这帮人做邻居的结果是:如果想上北大,六百多分,只是个起步价。

  应该说,现在还是有所进步的,逼急还能玩点阴招,比如说……

  更改户口。

  不幸的是,明代的叶向高先生没法玩这招,作为南卷的佼佼者,他有很多对手,其中的一个,叫做吴龙徴。

  这位吴先生,也是福建人,但他比其他对手厉害得多,因为他的后台叫沈一贯。

  按沈一贯的想法,这个人应该是第一,然后进入朝廷,成为他的帮手,可是叶向高的出现,却打乱了沈一贯的部署。

  于是,沈一贯准备让叶向高落榜,至少也不能让他名列前茅。

  而且他认定,自己能够做到这一点,因为他就是这次考试的主考官。

  但是很可惜,他没有成功,因为一个更牛的人出面了。

  主考官固然大,可再大,也大不过首辅。

  叶向高虽然没有关系,却有实力。文章写得实在太好,好到其他考官不服气,把这事捅给了申时行,申大人一看,也高兴得不行,把沈一贯叫过去,说这是个人才,必定录取!

  这回沈大人郁闷了,大老板出面了,要不给叶向高饭碗,自己的饭碗也难保,但他终究是不服气的,于是最终结果如下:

  叶向高,录取,名列二甲第十二名。

  这是一个出乎很多人意料的结果,因为若要整人,大可把叶向高同志打发到三甲,就此了事,不给状元,却又给个过得去的名次,实在让人费解。

  告诉你,这里面学问大了。

  叶向高黄了自己的算盘,自然是要教训的。但问题是,这人是申时行保的,申首辅也是个老狐狸,如果要敷衍他,是没有好果子吃的,所以这个面子不但要给,还要给足。而二甲十二名,是最恰当的安排。

  因为根据明代规定,一般说来,二甲十二名的成绩,可以保证入选庶吉士,进入翰林院,但这个名次离状元相当远,也不会太风光,恶心下叶向高,的确是刚刚好。

  但不管怎么说,叶向高还是顺顺当当地踏上了仕途。此后的一切都很顺利,直到十五年后。

  万历二十六年(1598),就在这一年,叶向高的命运被彻底改变,因为他等到了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

  此时皇长子朱常洛已经出阁读书,按照规定,应该配备讲官,人选由礼部确定。

  众所周知,虽说朱常洛不受待见,但按目前形势,登基即位是迟早的事,只要拉住这个靠山,自然不愁前程。所以消息一出,大家走关系拉亲戚,只求能混到这份差事。

  叶向高走不走后门我不敢说,运气好是肯定的,因为决定人选的礼部侍郎郭正域,是他的老朋友。

  名单定了,报到了内阁,内阁压住了,因为内阁里有沈一贯。

  沈一贯是个比较一贯的人,十五年前那档子事,他一直记在心里,讲官这事是张位负责,但沈大人看到叶向高的名字,便心急火燎跑去高声大呼:

  “闽人岂可作讲官?!”

  这句话是有来由的,在明代,福建一向被视为不开化地带,沈一贯拿地域问题说事,相当阴险。

  张位却不买账,他也不管你沈一贯和叶向高有什么恩怨,这人我看上了,就要用!

  于是,在沈一贯的磨牙声中,叶向高正式上任。

  叶讲官不负众望,充分发挥主观能动,在教书的同时,和太子建立了良好的私人关系。

  根据种种史料反映,叶先生应该是个相当灵活的人,我们有理由相信,在教书育人的同时,他还广交了不少朋友,比如顾宪成,比如赵南星。

  老板有了,朋友有了,地位也有了,万事俱备,要登上拿最高的舞台,只欠一阵东风。

  一年后,风来了,却是暴风。

  万历二十七年(1601),首辅赵志皋回家了,虽然没死,也没退,但事情是不管了,张位也走了,内阁,只剩下了沈一贯。

  缺了人就要补,于是叶向高的机会又来了。

  顾宪成是他的朋友,朱常洛是他的朋友,他所欠缺的,只是一个位置。

  他被提名了,最终却未能入阁,因为内阁,只剩下了沈一贯。

  麻烦远未结束,内阁首辅沈一贯大人终于可以报当年的一箭之仇了,不久后,叶向高被调出京城,到南京担任礼部右侍郎。

  南京礼部主要工作,除了养老就是养老,这就是四十岁的叶向高的新岗位,在这里,他还要呆很久。

  很久是多久?十年。

  这十年之中,朝廷里很热闹,册立太子、妖书案,搞得轰轰烈烈。

  而叶向高这边,却是太平无事。

  整整十年,无人理,无人问,甚至也无人骂、无人整。

  叶向高过得很太平,也过得很惨,惨就惨在连整他的人都没有。

  对于一个政治家而言,最痛苦的惩罚不是免职、不是罢官,而是遗忘。

  叶向高,已经被彻底遗忘了。

  一个前程似锦的政治家,在政治生涯的黄金时刻,被冷漠地抛弃,对叶向高而言,这十年中的每一天,全都是痛苦的挣扎。

  但十余年之后,他将感谢沈一贯给予他的痛苦经历,要想在这个冷酷的地方生存下去,同党是不够的,后台也是不够的,必须亲身经历残酷的考验和磨砺,才能在历史上写下自己的名字。

  因为他并不是一个普通的首辅,在不久的未来,他将超越赵志皋、张位、甚至申时行、王锡爵。他的名字将比这些人更为响亮夺目。

  因为一个极为可怕的人,正在前方等待着他。而他,将是唯一能与之抗衡的人。这个人,叫做魏忠贤。

  万历三十五年(1607),沈一贯终于走了,年底,叶向高终于来了。

  但沈一贯的一切,都留了下来,包括他的组织,他的势力,以及他的仇恨。

  所以刘廷元、胡士相也好,疯子张差也罢,甚至这件事情是否真的发生过,根本就不要紧。

  梃击,不过是一个傻子的愚蠢举动,并不重要,重要的是,通过这件事情,能够打倒什么,得到什么。

  东林党的方针很明确,拥立朱常洛,并借梃击案打击对手,掌控政权。

  所以浙党的方针是,平息梃击案,了结此事。

  而王之寀,是一个找麻烦的人。

  这才是梃击案件的真相。

  对了,还忘了一件事:虽然没有迹象显示王之寀和东林党有直接联系,但此后东林党敌人列出的两大名单(点将录、朋党录)中,他都名列前茅。

  【再审】

  王之寀并不简单,事实上,是很不简单。

  当他发现自己的上司胡士相有问题时,并没有丝毫畏惧,因为他去找了另一个人——张问达。

  张问达,字德允,时任刑部右侍郎,署部事。

  所谓刑部右侍郎、署部事,换成今天的话说,就是刑部常务副部长。也就是说,他是胡士相的上司。

  张问达的派系并不清晰,但清晰的是,对于胡士相和稀泥的做法,他非常不满。接到王之寀的报告后,他当即下令,由刑部七位官员会审张差。

  这是个有趣的组合,七人之中,既有胡士相,也有王之寀,可以听取双方意见,又不怕人捣鬼,而且七个人审讯,可以少数服从多数。

  想法没错,做法错了。因为张问达远远低估了浙党的实力。

  在七个主审官中,胡士相并不孤单,大体说来,七人之中,支持胡士相,有三个人,支持王之寀的,有两个。

  于是,审讯出现了戏剧化的场景。

  张差恢复了理智,经历了王之寀的突审和反复,现在的张差,已经不再是个疯子,他看上去,十分平静。

  主审官陆梦龙发问:

  “你为什么认识路?”

  这是个关键的问题,一个平民怎样来到京城,又怎样入宫,秘密就隐藏在答案背后。

  顺便说明一下:陆梦龙,是王之寀派。

  出乎所有人的意料,没有等待,没有反复,他们很快就听到了这个关键的答案:

  “我是蓟州人,如果没有人指引,怎么进得去?”

  此言一出,事情已然无可隐瞒。

  再问:

  “谁指引你的?”

  答:

  “庞老公,刘老公。”

  完了,完了。

  虽然张差没有说出这两个人的名字,但大家的人心中,都已经有了确切的答案。

  庞老公,叫做庞保,刘老公,叫做刘成。

  大家之所以知道答案,是因为这两个人的身份很特殊——他们是郑贵妃的贴身太监。

  陆梦龙呆住了,他知道答案,也曾经想过无数次,却没有想到,会如此轻易地得到。

  就在他惊愕的那一瞬间,张差又说出了更让人吃惊的话:

  “我认识他们三年了,他们还给过我一个金壶,一个银壶。”(予我金银壶各一)

  陆梦龙这才明白,之前王之寀得到的口供也是假的,真相刚刚开始!

  他立即厉声追问道:

  “为什么(要给你)?!”

  回答干净利落,三个字:

  “打小爷!”

  声音不大,如五雷轰顶。

  因为所有人都知道,所谓小爷,就是太子爷朱常洛。

  现场顿时大乱,公堂吵作一团,交头接耳,而此时,一件更诡异的事情发生了。

  作为案件的主审官,胡士相突然拍案而起,大喝一声:

  “不能再问了!”

  这一下大家又懵了,张差招供,您激动啥?

  但他的三位同党当即反应过来,立刻站起身,表示审讯不可继续,应立即结束。

  七人之中,四对三,审讯只能终止。

  但形势已不可逆转,王之寀、陆梦龙立即将案件情况报告给张问达,张侍郎十分震惊。

  与此同时,张差的口供开始在朝廷内外流传,舆论大哗,很多人纷纷上书,要求严查此案。

  郑贵妃慌了,天天跑到万历那里去哭,但此时,局势已无法挽回。

  然而,此刻压力最大的人并不是她,而是张问达,作为案件的主办人,他很清楚,此案背后,是两股政治力量的死磕,还搭上太子、贵妃、皇帝,没一个省油的灯。

  案子如果审下去,审出郑贵妃来,就得罪了皇帝,可要不审,群众那里没法交代,还会得罪东林、太子,小小的刑部右侍郎,这拨人里随便出来一个,就能把自己整死。

  总而言之,不能审,又不能不审。

  无奈之下,他抓耳挠腮,终于想出了一个绝妙的解决方案。

  在明代的司法审讯中,档次最高的就是三法司会审,但最隆重的,叫做十三司会审。

  明代的六部,长官为尚书、侍郎,部下设司,长官为郎中、员外郎,一般说来是四个司,比如吏部、兵部、工部、礼部都是四个司,分管四大业务,而刑部,却有十三个司。

  这十三个司,分别是由明朝的十三个省命名,比如胡士相,就是山东司的郎中,审个案子,竟然把十三个司的郎中全都找来,真是煞费苦心。

  此即所谓集体负责制,也就是集体不负责,张问达先生水平的确高,看准了法不责众,不愿意独自背黑锅,毅然决定把大家拉下水。

  大家倒没意见,反正十三个人,人多好办事,打板子也轻点。

  可到审讯那天,人们才真切地感受到,中国人是喜欢热闹的。

  除了问话的十三位郎中外,王之寀还带了一批人来旁听,加上看热闹的,足有二十多人,人潮汹涌,搞得跟菜市场一样。

  这次张差真的疯了,估计是看到这么多人,心有点慌,主审官还没问,他就说了,还说得特别彻底,不但交代了庞老公就是庞保,刘老公就是刘成,还爆出了一个惊人的内幕:

  按张差的说法,他绝非一个人在战斗,还有同伙,包括所谓马三舅、李外父,姐夫孔道等人,是货真价实的团伙作案。

  精彩的还没完,在审讯的最后,张差一鼓作气,说出了此案中最大的秘密:红封教。

  红封教,是个邪教,具体组织结构不详,据张差同志讲,组织头领有三十六号人,他作案,就是受此组织指使。

  一般说来,凑齐了三十六个头领,就该去当强盗了,这话似乎太不靠谱,但经事后查证,确有其事,刑部官员们再一查,就不敢查了,因为他们意外发现,红封教的起源地,就是郑贵妃的老家。

  而据某些史料反映,郑贵妃和郑国泰,就是红封教的后台。这一点,我是相信的,因为和同时期的白莲教相比,这个红封教发展多年,却发展到无人知晓,有如此成就,也就是郑贵妃这类脑袋缺根弦的人才干得出来。

  张差确实实在,可这一来,就害苦了浙党的同胞们,审案时丑态百出,比如胡士相先生,负责做笔录,听着听着写不下去了,就把笔一丢了事,还有几位浙党郎中,眼看这事越闹越大,竟然在堂上大呼一声:

  “你自己认了吧,不要涉及无辜!”

  但总的说来,浙党还是比较识相的,眼看是烂摊子,索性不管了,同意如实上报。

  上报的同时,刑部还派出两拨人,一拨去找那几位马三舅、李外父,孔道姐夫,另一拨去皇宫,找庞保、刘成。

  于是郑贵妃又开始哭了,几十年来的保留剧目,屡试不爽,可这一次,万历却对她说:

  “我帮不了你了。”

  这是明摆着的,张差招供了,他的那帮外父、姐夫一落网,再加上你自己的太监,你还怎么跑?

  但老婆出事,不管也是不行的,于是万历告诉郑贵妃,而今普天之下,只有一个人能救她,而这个人不是自己。

  “唯有太子出面,方可了解此事。”

  还有句更让人难受的话:

  “这事我不管,你要亲自去求他。”

  郑贵妃又哭了,但这次万历没有理她。

  于是不可一世的郑贵妃收起了眼泪,来到了宿敌的寝宫。

  事实证明,郑小姐装起孙子来,也是巾帼不让须眉,进去看到太子,一句不说就跪,太子也客气,马上回跪,双方爬起来后,郑贵妃就开始哭,一边哭一边说,我真没想过要害你,那都是误会。

  太子也不含糊,反应很快,一边做垂泪状(真哭是个技术活),一边说,我明白,这都是外人挑拨,事情是张差自己干的,我不会误会。

  然后他叫来了自己的贴身太监王安,让他当即拟文,表明自己的态度。随即,双方回顾了彼此间长达几十年的传统友谊,表示今后要加强沟通,共同进步,事情就此圆满结束。

  这是一段广为流传的史料,其主题意境是,郑贵妃很狡诈,朱常洛很老实,性格合理,叙述自然,所以我一直深信不疑,直到我发现了另一段史料,一段截然不同的史料:

  开头是相同的,郑贵妃去向万历哭诉,万历说自己没办法,但接下来,事情出现变化——他去找了王皇后。

  这是一个很聪明的举动,因为皇后没有帮派,还有威望,找她商量是再合适不过了。

  皇后的回答也直截了当:

  “此事我也无法,必须找太子面谈。”

  很快,老实太子来了,但他给出的,却是一个截然不同的答案:

  “此事必有主谋!”

  这句话一出来,明神宗脸色就变了,郑贵妃更是激动异常,伸个指头出来,对天大呼:

  “如果这事是我干的,我就全家死光(奴家赤族)!”

  这句话说得实在太绝,于是皇帝也吼了一句:

  “这是我的大事,你全家死光又如何(稀罕汝家)?!”

  贵妃发火了,皇帝也发火了,但接下来的一句话,却浇灭了所有人的激情:

  “我看,这件事情就是张差自己干的。”

  说这句话的人,就是太子朱常洛。虽然几秒钟之前,他还曾信誓旦旦地要求追查幕后真凶。

  于是大家都满意了,为彻底平息事端,万历四十三年(1615)五月二十八日,二十多年不上朝的万历先生终于露面了。他召来了内阁大臣、文武百官,以及自己的太子,皇孙,当众训话,大致意思是:

  自己和太子关系很好,你们该干嘛就干嘛,少来瞎搅和,此案是张差所为,把他干掉了事,就此定案,谁都别再折腾。

  太子的表现也很好,当众抒发父子深情,给这出闹剧画上了圆满句号。

  一天后,张差被凌迟处死,十几天后,庞保和刘成不明不白地死在了刑部大牢里,就杀人灭口而言,干得也还算相当利落。

  轰动天下的疯子袭击太子事件就此结束,史称明宫三大案之“梃击”。

  梃击是一起复杂的政治案件,争议极大,有很多疑点,包括幕后主使人的真实身份。

  因为郑贵妃要想刺杀太子,就算找不到绝顶高手,到天桥附近找个把卖狗皮膏药的,应该也不是问题,选来选去就找了个张差,啥功夫没有,还养了他三年。这且不论,动手时连把菜刀都没有,拿根木棍闯进宫,就想打死太子,相当无聊。

  所以有些人认为,梃击案是朝廷某些党派所为,希望混水摸鱼,借机闹事,甚至有人推测此事与太子有关。因为这事过于扯淡,郑贵妃不傻,绝不会这么干。

  但我的看法是,这事是郑贵妃干的,因为她的智商,就是傻子水平。

  对于梃击案,许多史书的评价大都千篇一律,郑贵妃狡猾,万历昏庸,太子老实,最后老实的太子在正义的东林官员支持下,战胜了狡猾的郑贵妃。

  这都是蒙人的。

  仔细分析就会发现,郑贵妃是个蠢人,万历老奸巨滑,太子也相当会来事,而东林官员们,似乎也不是那么单纯。

  所以事实的真相应该是,一个蠢人办了件蠢事,被一群想挑事的人利用,结果被老滑头万历镇了下来,仅此而已。

  之所以详细介绍此事,是因为我要告诉你:在接下来的叙述中,你将逐渐发现,许多你曾无比熟悉的人,其实十分陌生,许多你曾坚信的事实,其实十分虚伪,而这,不过是个开头。

下一章:
上一章:

45 条评论 发表在“第6部:日落西山 第六章 谋杀”上

  1. 匿名 says:

    你曾经熟悉的人,实际上无比陌生,你曾经坚信的事实,实际上十分虚伪。

  2. 邓小平 says:

    不要折腾了

  3. 匿名 says:

    亲眼看见的未必就是事实,亲耳听到的也可能是假相

  4. 匿名 says:

    大明正一步一步走向毁灭

  5. says:

    写得太好了.人都是虚伪的.表面的是第一套.背后又是第二套(第三套)

  6. 日月水青 says:

    精彩!精彩!

  7. 江青 says:

    搞过去,搞过来..搞出事了吧..

  8. 常遇春 says:

    老朱啊,唉,这…..也太会整事了..

  9. 琳琳 says:

    我奇怪的是,万历怎么会喜欢了郑贵妃这个蠢人呢!

  10. 匿名 says:

  11. 王锡爵 says:

    在接下来的叙述中,你将逐渐发现,许多你曾无比熟悉的人,其实十分陌生,许多你曾坚信的事实,其实十分虚伪,而这,不过是个开头。

  12. 王锡爵 says:

    杨贵妃≠郑贵妃,同样是贵妃,差别怎么这么大呢

  13. 红发丝 says:

    张分明不是疯子,审了几次都认定是疯子,这些官员都有猫腻啊!

  14. 王锡爵 says:

    杨贵妃跟郑贵妃比,也太……同样是贵妃,差别怎么这么大呢

  15. 拜阳明 says:

    眼见未必为实,耳听未必为虚,真相往往扑朔离迷

  16. 小薛 says:

    K

  17. …… says:

    这个张差有点像王大臣,拽,一个人,带着凶器居然敢跑到皇宫里去

  18. 匿名 says:

     之所以详细介绍此事,是因为我要告诉你:在接下来的叙述中,你将逐渐发现,许多你曾无比熟悉的人,其实十分陌生,许多你曾坚信的事实,其实十分虚伪,而这,不过是个开头。

  19. says:

    好复杂的政治斗争啊看来中国古人的确很聪明但没用到正地方啊多搞搞工业发明什么的也不至于后来被老外欺负啊

  20. 123 says:

    123

  21. 大明 says:

    事都闹到着了,明朝也快玩完了,是不?

  22. 无他 says:

    真热闹啊,脑袋都昏了

  23. 张差 says:

    我好无辜啊!

  24. 政界高手 says:

    史云:明朝亡于党争。我云:党争,起于此时

  25. 朱常洛 says:

    其实张差就是我安排的,这样就把福王彻底的给镇压了。

  26. 明月清风 says:

    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神马都是浮云中了,洗了睡吧!

  27. says:

    郑贵妃不可能这么蠢 此事肯定是太子自导自演地 不然为什么第一个宫门没人发觉 就这么轻松地进去了 肯定是自己放进来地

  28. 呵呵 says:

    呵呵

  29. 太子 says:

    老子是太子,但是你们谁把我当太子了?能不能让人过几天消停日子?

  30. 万历 says:

    尼玛,家事都被你们玩坏了 是不,儿子

  31. 郑贵妃 says:

    哎,话别乱说。我看这事不是那么简单!!!

  32. 郑贵妃 says:

    幕后主使者到底是谁?!!!

  33. says:

    这案子估计只有柯南之类的人,才能破了

  34. 你的粉丝 says:

    好乱哦,很迷茫,但很不错。加油!

  35. 董鄂妃 says:

    以前看过很多版本,但是没有这一本这样好看
    赞!
    代表顺治!

  36. 小志 says:

    还有谁!

  37. 湖北狗,山东驴。。。 says:

    湖北狗,山东驴都是傻逼!!

  38. 匿名 says:

    37楼好像是在骂自己诶

  39. 匿名 says:

    37楼好像是在骂自己

  40. 无名者 says:

    37楼好像是在骂自己是傻逼

  41. 万厉 says:

    朕就喜欢蠢人 她想什么朕都知道 这种优越感太好了 要是找个聪明人天天在后宫还得勾心斗角 再厉害点 再出个武则天怎么办 (翻白眼)

  42. 匿名 says:

    真是可以

  43. 万历 says:

    给我把海瑞找来。管你们啥党,全给我消停

  44. 九宫格 says:

    万历为什么喜欢郑贵妃,因为漂亮。

  45. 匿名 says:

    好看

发表评论

本周热门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