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小说
分享到:

第2部:万国来朝 第十四章 土木堡

所属目录:明朝那些事儿    明朝那些事儿作者:当年明月

  正统十四年(1449)七月,也先挥刀出鞘。

  蒙古骑兵分为四路,从四个不同的方向对大明帝国分别发动了进攻。

  其中第一路攻击辽东,第二路攻击甘肃,第三路攻击宣府,最后一路由也先自己统领,攻击大同。

  战争就此全面爆发。

  消息传到京城,大臣们十分紧张,立即召开紧急会议,商量对策,事发突然,很多大臣心中都没底,但有一个人却与众不同,十分兴奋。

  此人又是王振。

  受贿的是你,查货的是你,惹事的也是你,现在打仗了,你还有什么可兴奋的?

  要说明的是,王振从来就不是什么主战派,正统八年(1443),侍讲学士刘球就曾经给皇帝上过一次奏折,指出蒙古使臣人数日益增多,必然包藏祸心,希望能够尽早整顿兵制,积极备战。

  刘球没有想到,他出于爱国热情上书,换来的却是杀身之祸。

  王振看到奏折后,勃然大怒,不知是他收了也先的钱,还是认为刘球是在指责自己没有尽到责任,反正他找了个借口,把刘球关进了监狱,在不久之后,他指使自己的亲信锦衣卫指挥马顺杀害了刘球。

  这样一个祸国殃民的死太监,自然是不会有什么爱国情操的。

  他之所以兴奋,是因为在他看来,这是一个实现自己抱负,扬威天下的机会。

  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他开始秘密地筹划。

  当时也先的军事实力已经非常强大,明朝的边境将领已然不是对手,大同守军连连失利,纷纷告急,朝廷经过会议,决定派出驸马井源出兵作战。

  驸马井源是一个很有能力的将领,他的出征缓和了当时的紧张局势。

  然而就在他出征后第二天,皇宫就传出了一个消息,这个消息震惊了所有的人。

  皇帝要亲征了!

  这正是王振捣的鬼。

  王振想要远征立功,但他没有能力也没有威望带兵出征,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他想到了皇帝。

  皇帝是自己的学生,一直听自己的话,只有借助他的名义,才能实现自己统帅大军的梦想!

  在王振的怂恿下,英宗朱祁镇下达了亲征的命令,召集大军共二十万,立刻准备出征。

  这里要说一下,很多史书都说此次出征共有五十万人,根据本人考证,这是不准确的,因为由当时动员兵力时间及京城附近布防情况分析,几天之内,绝对不可能召集五十万大军,当时京城的三大营总兵力是十七万左右,加上附近军队,共计数量应当在二十万左右。

  我们知道,兵家有云:兵马未动,粮草先行,打仗的人也要吃饭,要睡觉,这就必须准备好粮食帐篷,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打仗就是打后勤。

  朱棣远征之时,会征用大量的民工、牛马车辆,并设置专门的运粮队,准备后勤时间往往长达几个月。

  那么王振统领的这二十万大军出发准备用了多长时间呢?

  答:不到五天!

  七月中旬接到边关急报,七月十七日就出征了!

  在王振这个蠢货看来,只要把人凑齐就行了,他事先通过边报得知,也先只有两三万人马,所以他征召二十万大军,认为这样就一定能够取胜。

  是啊,这个算数小学生也会做,二十万对两万,平均十个人对一个人。似乎不用打,一人踩上一脚也能把对手给踩死。

  王振就是这样想的,他的作战思想似乎也就源自于此。

  无知啊,真是极度的无知!王振这个出生市井的小人物此刻终于显出了他的本色,在他看来,战争似乎就等同于街头的黑社会斗殴,双方手持西瓜刀对砍,谁人多,谁气势大,谁就能赢。

  话说回来,战争到底与斗殴有什么不同,为什么不是人越多越好呢?

  为了说明这个问题,我们有必要开一个专题:

  【战争是怎样炼成的】

  一千多年前,一个叫韩信的人对皇帝刘邦说出了一句话:韩信带兵,多多益善!

  这不仅是一句成语,一句千古名言,也是一句自信的豪言壮语。

  在我看来,在韩信说出此言之后的一千多年里,有资格有能力以此言自居者,不会超过十五个人。

  而如果你仔细研究过军事,就会发现,要做到带兵多多益善,实在是太难了。

  要说明原因,就必须从什么是战争说起。

  事先说明,请大家不要误会,这里绝对不是要介绍那些让人头疼的政治性质,阶级本质。我们要讲的是战争的形式——人与人之间的搏斗。

  因为如果我们把战争的所有外表包装脱去,就会发现:

  战争,就是另一种形式的打架斗殴。

  下面,我会借用经济学中的模型理论(先预设基本框架,不断增加条件的经济分析法)来说明这个问题。

  先从两个人讲起,相信大家也有过打架的经历,而两个人打架就是我们俗称的“单挑”。

  “单挑”实际上是一件比较痛苦的事情,因为打人的是你,挨打的也是你,是输是赢全要靠你自己。当然,如果你比对方高大,比对方强壮,凑巧还练过武术(最好是搏击,套路不怎么管用),那么胜利多半是属于你的。

  现在我们把范围扩大,如果你有两个人,而对方还是一个人,那你的赢面就很大了,两个打一个,只要你的脸皮厚一点,不怕人家说你胜之不武,我相信,胜利会是你的。

  下面我们再加一个人,你有三个人,对手还是一个人,此时,你就不用动手了,你只要让其余两个人上,自己拿杯开水,一边喝一边看,临场指挥就行。

  就不用一个个的增加了,如果你现在有一千个人,对手一个人,结果会怎样呢?

  我相信,在这种情况下,你反而不会获得胜利。因为做你对手的那个人肯定早就逃走了。

  到现在为止,你可能还很乐观,因为一直以来,都是你占优势。

  然而真正的考验就要来了,如果你有一千个人,对手也有一千个人,你能赢吗?

  你可以把一千个人分成几队去攻击对方,但对手却可能集中所有人来对你逐个击破,你能保证自己获得胜利吗?

  觉得棘手了吧,其实我们才刚开始。

  下面,我们把这个数字乘以一百,你有十万人,对手也有十万人,你怎么打这一仗?

  这个时候,你就麻烦了,且不说你怎么布置这十万人进攻,单单只说这十万人本身,他们真的会听你的吗?

  你要明白,你的手下这十万人都是人,有着自己的思维,有的性格开朗,有的阴郁,有的温和,有的暴躁,他们方言不同,习惯不同,你的命令他们不一定愿意听从,即使愿意,他们也不一定听得懂。如果里面还有外国友人(比如朝鲜),那你还得找几个翻译。

  这就是指挥的难度,要想减低这一难度,似乎就只有大力推广汉语和普通话了。

  要是再考虑他们的智商和理解能力的不同,你就会十分头疼,这十万人文化程度不同,有的是文盲,有的是翰林,对命令的理解能力不同,你让他前进,他可能理解为后退,一来二去,你自己都会晕倒。

  很难办是吧,别急,还有更难办的。

  我们接着把这十万人放入战场,现在你不知道你的敌人在哪里,他们可能隐藏起来,也可能分兵几路,准备伏击。而你自己要考虑怎么使用自己这十万人去找到敌人并击败他们。

  此外,你还要考虑这十万人的吃饭问题,住宿问题,粮食从哪里来,还能坚持多少天。

  脑子有点乱吧,下面的情况会让你更乱。

  你还要考虑军队行进时的速度、地形、下雨还是不下雨,河水会不会涨,山路会不会塞,士兵们经过长时间行军,士气会不会下降,会不会造反,你的上级(如果有的话)会不会制约你的权力,你的下级会不会哗变。

  你的士兵有没有装备,装备好不好,士兵训练水平如何,敌人的指挥官的素质如何,敌人的装备如何,敌人的战术是什么,你的心理承受能力有多大,打了败仗怎么撤退,打了胜仗能否追击等等等等……

  事实上,战场上的情况还要复杂得多。相信看到这里,你已经明白,别说带十万人出去打仗,你就是带十万人出去转一圈,旅个游,能平安无事地回来就已经很不错了。

  你可能以为事情就此结束了,恰恰相反,真正的考验还在后面,不要忘记,我们的目标是多多益善。

  如果你再把指挥的人数加上十倍,一百万人,你就会发现,你面对的已经不是一百万可以依靠的人,而是一百万个麻烦,是真正的灾难。

  从十万到一百万,你的人数增加了十倍,但你的问题却可能增加了一百倍,任何小的问题如果不加以重视,就会一发不可收拾。一百万人,每天要消耗多少粮食不说,他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想法,谁也不是傻瓜,你怎么控制一百万个人,让他们去听从你的指挥呢?

  军事指挥就如同一座金字塔,指挥的人数和指挥官的指挥能力是成正比的,指挥的人数越多,对能力的要求就越高。从古至今,有能力站在塔顶的人是很少的。

  多多益善是一种境界,它代表着指挥官的能力已经突破了人数的限制,突破了金字塔的塔顶,无论是十万、还是五十万、一百万,对于指挥官而言,都已经没有意义。

  因为这种指挥官的麾下,他的士兵永远只有一个人,命令前进绝不后退,命令向东绝不向西。

  同进同退,同生同死。

  这才是指挥艺术的最高境界。

  所以,善带兵而多多益善者,是真正的军事天才。

  这样的人,我们称之为军神。

  以上就是模型的构建过程,相信大家应该对战争和人数及指挥能力的关系有了一个大致的了解,但这个模型是理想化的,我们在此还要补充两种特殊情况。

  首先,这个模型设定的是普通的人,不包括特异功能人士,如郭靖、杨过、张无忌等人,能够突破地球引力,一跳十几米,穿墙入室,身负如乾坤大挪移之类的绝学,一个能打几百上千个。

  如果你手下有一千人,而对手果真是上述传说人物中的一个,那你还是快逃吧,不但是因为对方身负绝学,更重要的原因是,对方是正面入物,主要人物,是主角,根据剧情限定,他就是睡着了你也打不过他的,你才几斤几两,敢和大侠对着干?剧情限定好了,他是稳赢的。

  其次,双方装备不能过于悬殊,比如对方拿火枪,你拿板砖,就算人再多一倍,估计也是没用的。

  【结论】

  总之,战争不是打群架,人多就稳赢,实际上现在某些街头斗殴的人也开始注意战术方法了,他们也时不时来个半路偷袭,前后夹击之类的把戏。

  可见事物总是不断向前发展的。

  带几十万人出去打仗是很容易的,即使你把全国人口全带出去也没有人管你,问题是你要能保证打赢。而像白起、韩信、陈庆之、李靖这样有能力做到的人,实在是太少了。

  比如国民党的著名将领胡宗南,手下长期拥兵数十万,却一直被只有几万人的对手牵着鼻子走,最后被打得落花流水,倒不是他不肯用心,实在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他的黄埔同学最后给他下了一个定义——“胡宗南,也就是个团长”。

  司礼监王振,也就是个奴才。

  他从前不过是个小小的学官,还是个学艺不精的学官,后来还成了宦官,然而这位身残志不坚的仁兄居然一下子当上了二十万人的统帅(实际统帅权在他手中)。

  后果可想而知,也不堪设想。

  【准备与抉择】

  在这短短的几天中,王振一直做着青史留名的美梦,而其他的人也有着各自的行动。

  首先是大臣们,当他们听说这个如同惊天霹雳般的消息后,顿时炸了锅,纷纷上书反对,带头的是吏部尚书王直。

  吏部就是人事部,由于主管官员任命职权,故而位居六部之首,吏部尚书也有了一个专门的称呼——天官,可见其威望之高。

  在王直的带领下,百官联合上奏折反对出征,但可惜的是,王振是司礼监,并且得到了皇帝的信任,反对无效。

  除了这些人外,兵部的两位主官也上书反对,他们分别是兵部尚书邝埜和兵部侍郎于谦。

  邝埜,宜章人,永乐年间进士出身,他为人清廉,十分正直,对于王振的胡作非为很是不满,这次他上书反对,正是他一贯以来正派品行的表现,不出所料,他的反对也被驳回,但这并不是他劝阻行为的结束,事实上,作为一个从始至终参加了这次远征的人,他把自己的忠诚保留到了生命的最后一刻。

  而这位于谦,正是我们后面篇章的主角,要说这位仁兄实在不是一般的强,他的能力和人望也不是一般的高,他得罪过第一号红人王振,且从未认错,居然就在王振眼皮子底下还能复官至兵部侍郎,而王振也拿他没有办法,可见其根基之牢固,背景之深厚。

  这两位兵部高级官员的抗议被驳回后,也只好去继续他们的工作,为远征作准备。按照规定,皇帝出征,兵部主要领导应该陪同,经过内部商议,最终做出了决定:

  邝埜陪同出征,于谦暂时代理兵部事宜。

  事实证明,正是这一决定挽救了大明帝国的国运。

  与他们相比,其余两位辅政大臣的表现实在让人失望,三杨已经死了,胡濙没有什么能力,而真正应该起作用的张辅却一言不发。

  这就太不应该了,张辅率军平定安南,曾身经百战,不可能不知道这一举动的危险性,此人是四朝老臣,王振也不敢把他怎么样,如果要争论起来,王振可能还不是他的对手,但年老心衰的张辅却令人失望地保持了沉默。

  虽然一言不发,虽然明知危险,但张辅最终还是与皇帝一起出发远征,不是作为指挥官,只是作为一个陪同者。

  你把儿子交给我,我就陪他走到底吧。

  大臣们乱成一团,各有各的打算和行动,皇帝也有,皇帝也是人,在出差之前,他也要交接好工作,告别亲人,这才能打好包袱上路。

  朱祁镇现在就面临着这两项工作,他首先把国家大权交给了自己的弟弟朱祁钰。应该说朱祁镇是一个品行温和的人,他和他的弟弟关系也十分的好,而他的弟弟也十分规矩,对于不该属于自己的东西从不贪心,比如说——皇位。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朱祁镇放心地将国家大权交给了他。

  然而朱祁镇不明白的是,世界是不断变化的,事情会变化,人也是会变的。

  当一个人习惯了某种权威和特权后,他就无法再忍受失去它们的痛苦。

  权力在带给人们尊严的同时,也会带给他们自私。

  交待完国家大事后,朱祁镇去向自己的妻子——钱皇后告别。

  正统七年(1442)对大明王朝而言并不是个好的年份,正是在这一年,张太皇太后去世,王振夺取了国家大权,但这一年对于朱祁镇本人而言,却是幸福的。因为就在这一年,他迎娶了自己的皇后钱氏。

  自古以来,几乎是有多少皇帝就有多少皇后,而且皇后的人数只会多不会少。事实上,皇后一直以来都是不可忽视的一股政治力量,从武则天到慈禧,她们在历史中担任的戏份绝不比某些男主角少,当然,更多的皇后则是默默无闻,被湮没在历史的尘埃中。但也有一些皇后因为她们卓越的政治才能和权谋手段被载入史册,名留青史。

  这位钱皇后就是其中的一位,她的名字一直流传下来,为后人传颂。

  但她与历史上的那些权后们不同,她不是靠自己的权术阴谋、政治手段让人们记住她的。

  她凭借的是最为简单也最为真诚的东西——感情。

  她用自己的真情打动了历代的史官,于是她的事迹就此流传下来,并感动了更多的人。

  所以在之后的篇章中,我们也会讲述这位不平凡的女人,讲述她的不朽传奇。

  一个女人的传奇,因真情而不朽。

  皇后与皇帝之间有真的感情吗,相信这也是很多人的疑问,在我看来,答案是肯定的。

  至少在这位钱皇后身上,我看到了真正的感情,没有任何功利、纯真的感情。

  在那三千佳丽的深宫中,无数阴谋诡计每一天都在不断上演,为了争宠、争权,原本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会变得比男子更加阴狠毒辣,有的甚至不惜杀掉自己的骨肉去达到自己的政治目的(武则天)。

  但这决不是说她们可恨,可憎,事实上,在我看来,她们是一群可怜的人。

  在那权力决定一切的世界中,有了皇后和宠妃的名分,有了权力,才能掌握自己的命运,要想稳固自己的地位,就必须消除所有的感情和同情心,变得冷酷无情。除此之外,别无他途。

  在我看来,这些可怜的女人们的所作所为并不是自私,而是自保。

  而在我们后人眼中,所谓后宫就是一笔算不清的烂账,争宠、夺位、争嫡周而复始,不厌其烦,乌烟瘴气。

  这位钱皇后,就是乌烟瘴气的后宫中盛开的一朵莲花。

  朱祁镇十分喜爱他的这位原配夫人,也十分照顾她,钱皇后并非出生大富大贵之家,懂得生活不易,即使在做了皇后以后,她也没有习惯养尊处优的生活,只是尽心尽力对待自己的丈夫,还经常动手做些针线。而朱祁镇数次要给她的亲戚封侯,都被她推辞。

  在很多人看来,皇后衣食无忧,母仪天下,做针线不过是消遣。

  但事实似乎并非如此,如果钱皇后知道,几年以后,她竟然会用自己的针线手艺做活去换取东西,不知会作何感想。

  总而言之,这个皇后并不一般,她不要官,也不要钱,除了一心一意对自己的丈夫,她似乎没有其他的要求。

  而后来的事实也证明了,她对朱祁镇的感情是真实的,经得住考验的,在她眼中,这个叫朱祁镇的人的唯一身份只是她的丈夫,无论朱祁镇是皇帝,还是俘虏,或是被自己的亲弟弟关押的囚徒,这个身份始终没有变过。

  在朱祁镇向他告别,准备出征的那个晚上,没有人知道他们之间说了些什么,但我相信,这位妻子会像所有普普通通的出征士兵的妻子一样,嘱托自己的丈夫要保重身体,注意安全,并说出那句曾被说过无数次,但仍然值得继续说下去的话:

  “我会等你回来的”。

  【出征】

  正统十四年(1449)七月十七日,大军出征。

  不顾无数人的阻拦,王振执意出征,他要去寻找梦想的光荣。

  与他一同出征的,有很多堪称国家栋梁的文官武将,他们包括:

  英国公张辅、成国公朱勇(朱能之子承父爵)、内阁成员曹鼎、内阁成员张益、兵部尚书邝埜等等,全部名单很长,就不单列了,总之,朝廷的文武精锐很多都随行而去。

  能够活着回来得很少。

  此时的朱祁镇也不会知道,他的传奇经历就要开始了。对于这个年仅二十三岁的年轻人而言,这是一次令人期待的兴奋经历。他一直尊重有加的“王先生”是不会错的,亲征无疑是唯一正确的方法。

  客观地讲,朱祁镇对这次即将到来的失败是负有责任的,但主要责任绝不在他,因为他不过是个没有多少从政经验,且过于容易相信别人的一个年轻人而已。

  王振才是这一切的罪魁祸首。

  暂时不说责任在谁,其实就在大军出发的同一天,几百里外的大同已经爆发了一场大战。

  战争的地点在阳和,这一战以明军的全军覆没告终,必须说明的是,这场战争完全体现出了也先军队的强悍,因为明军是有备而来,且得到了大同镇守太监郭敬的全力支持。但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明军仍然不是也先军队的对手。

  除了全军覆没外,领军大将宋瑛也被阵斩,随军的太监郭敬还算聪明,躲在草丛中装死,才最终逃过一劫。

  只有一个人逃了回来,这个人叫做石亨,也是大军的主将。

  自己的所有部下都被也先杀死,本人也落荒而逃,这对于一个指挥官而言,是最大的侮辱,但石亨是幸运的,在不久之后,他将有机会亲手拿起武器,为死去的同胞复仇。

  战胜的也先已经打扫了战场,养精蓄锐,等待着对手的到来。

  而对于这一切,尚在梦境中的王振是不知道的,他始终天真地认为,只要大军出发,看见敌人,一拥而上,就能得到胜利。

  二十万大军就在这个白痴的引导下,沿居庸关、怀来,向大同挺进,而前方等着他们的,是死亡的圈套。

  八月一日,大军到达大同,在阳和差点被干掉的郭敬已经逃回来,并见到了自己的顶头上司王振。

  看着郭敬那惊魂未定的眼神和体态,王振不禁嘲笑了他一番。

  “我有二十万大军,还怕也先吗?”

  但郭敬接下来说的话,却真正震惊了本就是无胆小人的王振。

  他汇声汇色地向王振讲述了那从前的战斗故事,并添油加醋地描述了战败时的惨况。

  司礼监王振,也就是个奴才。

  在他大权在握的日子里,他作威作福,不可一世,还梦想着建功立业。其实在心底,他很清楚,自己不过是骗取了皇帝的信任,狐假虎威的一个小人,一个懦夫。

  于是他一改之前的豪言壮语,立刻下令班师。

  此时大军刚刚到达大同,并未走远,如果按时撤回,是不会有任何问题的,也先暂时也摸不透这二十万大军的底细,不会立刻进攻。

  虽说师出无功,就算是出来旅游了一圈吧。

  可是王振这个死太监偏要搞出点花样来。

  王振是一个小人兼暴发户,他的所有行为模式都是依据这一身份而定位的,而像他这一类的暴发户有一个共同的特点——爱炫耀。

  王振的家在蔚县,当时属于大同府的管辖范围,于是他决定请皇帝到自己的家乡看看,小小的蔚县有什么好看的呢?

  其实王振的目的很简单,就如同现在的有钱人喜欢开着车回到自己的老家,然后大按几声喇叭,把全村的人都叫醒,然后让全村老小出来看自己的新车、新衣服。

  王振带了皇帝和二十万人,回自己的家乡也就是这个目的。

  他无非是想炫耀一下而已,当年那个穷学官,现在出人头地了!

  虽然已经变成了太监。

  【一错再错】

  既然王振决定要回家去看看,那就去吧,大军于是调转方向,向蔚县出发。

  事实上,王振的这个决定倒是正确的,因为从他的家乡蔚县,正是由紫荆关入京的必经之路。只要沿着这条路进发,足可以平安抵达京城。

  八月三日,大军开始前行,但行进仅五十里,队伍突然停了下来,然后接到命令,所有的部队立刻转向,回到大同,沿来时的居庸关回京。

  这简直是个让人抓狂的决定,大军已经极其疲惫,如果继续前进,不久就能回京,并确保安全。

  好好的路不走,走到半路,居然要回头取一条远路回京!

  发布这条命令的人如果没有正当的理由,那就一定是疯了。

  王振有正当的理由,而且似乎还很高尚。

  “秋收在即,大军路过蔚县,必会践踏庄稼,现命大军转向,以免扰民。”

  真是太高尚了,司礼监王振践踏人命,贪污受贿,祸害国家,诬陷忠良,现在竟然突然关心起蔚县的庄稼起来,实在是明察秋毫。

  后世的史学家无不对此“高尚行为”深恶痛绝,还有很多人分析,蔚县的田地应该都是王振自己的,所以他才那么在乎。

  其实在我看来,是不是王振的并不重要,因为即使这些田地不是他的,也不能说明他的品格有多高尚。无非是施以小恩小惠,显示自己的权力而已。

  王振最终还是挽救了蔚县的庄稼,显示了自己的权威,当然,也付出了一定的代价。

  这个代价就是数十万条人命。

  天降大雨,二十万大军行进更加困难,士气极其低落,士兵们怨气冲天,然而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说什么也没用了,老老实实地走吧。

  八月十日,经过艰难跋涉,军队到达宣府,眼看大军就可以安全进入居庸关,大家都松了一口气。

  但也就在此时,一直尾随而来的也先终于看清了这支明军的真实面目,经过数次试探,他已经明白,只要发动攻击,必定能够击败这个所谓的庞然大物。

  在躲避及尾随了一个月后,也先这只黔虎终于开始了他的第一次冲击。

  所幸的是,明军发觉了也先的这一企图,立即派出主力部队骑兵五万余人进行阻击,统帅这支军队的人是朱勇。

  朱勇的父亲朱能是一位优秀的指挥官,就如同张辅的父亲张玉一样,但朱能和张玉的不同之处在于,张玉的儿子张辅也是个优秀的军事人才,但他的儿子不是。

  朱勇带领着五万大军自信地出发了,他虽然是负责后卫工作,但其实他的兵马要多过也先两倍,因为据可靠情报,也先只有两万骑兵。

  这也正是朱勇自信的根由所在。

  盲目的自信往往比自卑更可怕。

  具体经过就不用多说了,只说结果吧:

  “鹞儿岭中伏死,所率五万骑皆没”。

  五万人中了两万人的埋伏,全军覆没,这充分地说明了朱勇不是一个好的指挥官。

  不过在我看来,死在鹞儿岭的五万大军还是幸运的,至少他们还是奋战而死的。

  他们没有死在土木堡,没有死得那么窝囊。

  消灭了朱勇,通往胜利的道路终于打开了,也先的前面,是一片毫无阻拦的坦途。

  【土木堡】

  虽然朱勇指挥不利,但他的军队还是为皇帝陛下争取到了三天时间。

  三天救命的时间,但也仅仅只有三天。

  八月十日从宣府出发,明军用三天时间赶到了土木堡,这里离军事重镇怀来只有二十五里,只要进入怀来,所有的人就都安全了。

  下面的事情我想我不说大家也能猜得到,又有一个人反对。

  这个人还是王振。

  他如同以往一样,找到了一个理由,不过这个理由一点也不高尚。

  “我还有一千多辆车没有运到,大军暂时不入城,就在这里等待!”

  一个人犯一次错误不难,难的是从头到尾都犯错误,类似王振如此愚蠢而不自知的人,实在是天下少有。

  对于这位司礼监先生,我已经无话可说,抛开他的恶行,单单他的愚蠢和无知,就足以让他遗臭万年,为万人唾骂。

  一个人最可悲的地方不在于被骂,而在于骂无可骂。

  就这样,明军失去了最后一个脱困的机会。

  也先终于赶到了,他擦干了朱勇在他刀上留下的血迹,准备再次大开杀戒。

  八月十四日夜,也先突然发动攻击,明军促不提防,全军败退,但由于人数众多,也先不敢过于深入,明军于是趁此机会结成紧密队形,并挖掘壕沟,准备长期作战。

  据我估算,也先此时的兵力应该不止两万,应该在五六万左右,但即使是这样的兵力,他也无法击溃固守的明军。

  于是他想了一个办法。

  【溃败】

  八月十五日,也先突然派来使臣,表示愿意和谈,王振十分高兴,立刻派出曹鼎参与和谈,此时,似乎是为了表示诚意,也先的军队已退去。

  面对这种情况,熟知兵法的兵部尚书邝埜冷静地进行了分析,他认为这是也先军队的诡计,不能轻信,应该固守待援。

  也就在这个时刻,王振终于完成了他人生中的一件大事,他充分地使用了自己的愚蠢,犯了最后一个错误。

  “大军立刻越出壕沟,马上转移!”

  在正统十四年的这次军事行动中,王振以错误开头,用错误结尾,他能够一直坚持自己的错误意见,即使明知自己的愚蠢和无知,也能够发扬厚颜无耻的精神,充耳不闻,真正做到了把错误进行到底。

  李景隆,你在天之灵想必也不会再寂寞,因为一个比你更愚蠢,更白痴,更无知的人已经出现了,而这个人马上就会来陪伴你。

  不出邝埜所料,大军出发仅三里,已经消失的也先军队就出现了,“铁骑揉阵而入,奋长刀以砍大军”。

  经过长期奔波,被王振反复折腾得士气已经全无的二十万大军终于到达了极限,并迎来了最后的结局——崩溃。

  彻底的崩溃,二十万大军毫无组织,人人四散奔逃,此刻不管你是大将,大学士,还是普通士兵,只有一件事情可以做——逃跑。

  说起逃跑,实在是个技术工作,除了看准方向外,还要有充足的体能作底子,这下子平日不劳动的大臣们遭了殃,因为也先的士兵们在屠杀这件事情上做得相当彻底,不管你是什么身份,是进士及第(曹鼎是状元)还是进士出身,马刀之前人人平等。

  四朝老臣张辅曾横扫安南,威风无比,也于此战中被杀,一代名将就此殒命。

  此外驸马井源、兵部尚书邝埜、户部尚书王佐、侍郎丁铭、王永和以及内阁成员曹鼎、张益等五十余人全部被杀。

  财产损失也很严重:

  “骡马二十余万,并衣甲器械辎重,尽为也先所得”。

  数十年之积累,数十年之人才,就此一扫而光。

  二十万大军崩溃,五十余位大臣战死,他们本不该死,这就是最后的结局。

  不过值得高兴的是,有一个该死的人终于死了。

  护卫将军樊忠在乱军之中拼杀,他明白,所有的一切都结束了,自己也将死于此地。

  他自然是不甘心的,二十万大军就此溃灭,只是因为一个人的错误指挥。

  可惜他没有死在我的手里。

  似乎是上天要满足他最后的心愿,不久之后,他居然在乱军中找到了这个人。

  这个人的特征也很明显,他是太监,没有胡须。

  于是樊忠赶上去扯住了惊慌失措的王振,用手中铁锤捶烂了他的脑袋。

  “吾为天下诛此贼!”

  杀得好!杀得痛快!

  可惜太晚了。

  【尾声】

  正统十四年(1449)九月十二日。

  “臣居庸关巡守都指挥同知杨俊报:近日于土木堡拾所遗军器,得盔六千余顶,甲五千八十领,神枪一万一千余把,神铳六百余个,火药一十八桶。”

  正统十四年(1449)九月十三日。

  “臣宣府总兵杨洪报:于土木所遗军器,得盔三千八百余顶,甲一百二十余领,圆牌二百九十余面,神铳二万二千余把,神箭四十四万枝,大炮八百个。”

下一章:
上一章:

88 条评论 发表在“第2部:万国来朝 第十四章 土木堡”上

  1. 龙少说道:

    写的不孬啊

  2. 弘治中兴说道:

    死太监

  3. 水果说道:

    砸死它便宜了,我想咬死它

  4. 匿名说道:

    关于张辅,我想说一点,应是当年明月疏忽了,从本书来看,前面已经有过两次,在很重大的问题上,皇帝没有采纳张辅的意见,一次是朱棣,关于抓阿鲁台的事上;一次是朱瞻基,关于打朱高煦的事上;这都是很大的事,若立军功,可流芳百世。很明显,在平定安南之后,张辅仍觉地位不稳或自己威信还不够高(他是世袭张玉的爵位而非立功受爵),很想多立几次军功;但皇帝始终没给他机会。此时他已老矣,可以说心灰意冷,更可能说还抱有再立军功的期望,所以他可能本身也赞同这次出征,或者不想阻拦这次出征。

  5. 王振说道:

    求砍、求虐~

  6. 匿名说道:

    杀得好!杀得痛快!

  7. 匿名说道:

    杀杀杀

  8. 匿名说道:

    大爱明朝那些事 开着空调,一边看电视,一边兼职,真是爽哈,有想兼职的可以加我QQ哈,非诚勿扰,新号一律不加!QQ 1530763909
    YY频道 6129 http://yy.duowan.com/go.html#6129
    想做兼职又不想影响正职,最简单的兼职,只要家里或者办公室有电脑,而且你的自由时间又多,欢迎加入我们歪歪频道六一二九,直接点击进入,进来一定要改好马甲昵称八团王子推荐XX(XX是自己的昵称)

  9. 匿名说道:

    杀杀杀杀

  10. 说道:

    王振是也先的大恩人(恩重如山)

  11. 笨蛋说道:

    看完这章,我简直要被王振气死!真想捅他两刀!真是火大!

  12. 杀太监说道:

    死太监!杂这么厚颜无耻呢!太厚了!

  13. 皇族V彡说道:

    还是看下一章吧,谦哥是无敌的

  14. 匿名说道:

    “吾为天下诛此贼!”哈哈

  15. 于谦说道:

    王振,吾将汝大卸八块!!!

  16. 好好说道:

    谦大哥咋还不出来呢、、

  17. iui说道:

    合格后

  18. 13说道:

    对于王振,我已经无法用语言来表达我对他的愤怒,和唾弃!!!

  19. 说道:

    他妈这太监害死了那么多人

  20. 朱元璋说道:

    王振就是个傻逼

  21. 朱元璋说道:

    真不知道王振他妈是怎么生的他

  22. 昆仑说道:

    死太监,真想穿越过去捅他两刀!

  23. 帅教说道:

    日太监

  24. 王八蛋是王振说道:

    杀的好!!!!!!!!!!!!!!!!!!!!!!!!!!!!!!!!!!!!!!!!!!!!!!!!!!!!!!!!!

  25. 猫猫说道:

    王振他妈的就是一傻子,真想把呀揍一顿,力挺谦哥

  26. 海绵宝宝说道:

    那时候有海绵宝宝看就好了

  27. 王锡爵说道:

    唉!!!

  28. 王锡爵说道:

    吾将振【王振】五马分尸+车裂+弹琵琶【后东厂造出的酷刑,曾用在杨荣的子孙身上】

  29. 王锡爵说道:

    wangzhenshi2B+shagua

  30. 王锡爵说道:

    28.王锡爵 说道:
    吾将振【王振】五马分尸+车裂+弹琵琶【后东厂造出的酷刑,曾用在杨荣的子孙身上】

    打錯了:昰迺厈【仼悳開办旳噺型厈,铟開恠迺侒冂,乺苡訆迺厈】用在杨荣的子孙身上,囨昰鸫厈

  31. 王锡爵说道:

    不好意思

  32. 绛珠草说道:

    这么不着调的人,估计王振他妈生他时把人扔了把胎盘养大了!愤怒!

  33. 朱元璋说道:

    死太监–王振!!!!!!!!!!!!!!!!!!!!!!!!!!!!!!!!!!!!!!!!

  34. 登登说道:

    如果英宗曾祖父造反专家朱棣在就好了!天子守国门!横刀立马杀入敌阵砍死无数,打得也先这逼满地找牙,然后把王振凌迟,灭3族!

  35. 登登说道:

    不是韩信点兵,多多益善!吗?

  36. 无名说道:

    王振这个死太监,京城三大营17万精兵在他的‘‘英明’’指导下全军覆没,比魏忠贤魏人妖还没用,应杀其子,将妻与女卖入妓院当妓女。

  37. 无名说道:

    王振这个死太监,京城三大营17万精兵在他的‘‘英明’’指导下全军覆没,比魏忠贤魏人妖还没用,应杀其子,将妻与女卖入妓院当妓女,将王振关进
    诏狱,处以廷杖100下,天天领取廷杖100

  38. 匿名说道:

    河北的败类

  39. Zb说道:

    王振是个太监,哪来的妻女,所以不能卖入妓院!

  40. 胡杨漫天说道:

    39楼的你错了,力挺36楼的,王振没当太监时,曾娶妻生子。

  41. 朱元璋说道:

    女马 白勺!你个死太监。老子都被你气得从坟里炸出来了!

  42. 匿名说道:

    王振简直把王家的脸都丢干净了!祸害!应该拿去五马分尸了之后喂狗!【估计狗都不愿意吃

  43. 小镇的春天说道:

    王振是结过婚,再入宫的,有妻子和子女的,切,

  44. 捭阖第一说道:

    无语!

  45. 王仲平说道:

    国人的素质?

  46. 豪侠说道:

    王振带兵,荒唐,无言可评。

  47. 老朱说道:

    几十万大军都傻逼,要不都逃走了,不然捅他一刀总比 被敌人杀死强吧。这章是不是写的太轻浮了

  48. 朱棣说道:

    若吾犹在,不至此也。死太监王振,我要爆你菊花。

  49. 当年明月说道:

    回37楼 廷杖100下算什么,应该把它放进铜缸,做成叫花鸡.

  50. 呵呵说道:

    一个人最可悲的地方不在于被骂,而在于骂无可骂。

  51. 2B说道:

    3GE2B

  52. 小饭说道:

    王振死太监,应该先炮烙,后车裂,再凌迟,最后五马分尸。^_^
    这才叫圆满嘛,呵呵

  53. 小饭说道:

    王振死太监,应该先炮烙,后车裂,再凌迟,最后五马分尸。^_^
    这才叫圆满嘛,呵呵

  54. 叫花子说道:

    砸死王振,太便宜了,不过终于死了。要是这死太监不死,被俘虏,肯定当汉奸,20万精兵死不瞑目。

  55. 公乃全说道:

    嗯 老天告诉后人 老子传儿子 儿子传孙子 这个小皇帝亡国概率大
    人类如果不能从贪婪中走出来 灭亡是时间问题

  56. 燕舞翩翩说道:

    王振死得好啊!

  57. 钱皇后说道:

    我会等 你回来的。

  58. 当年明月说道:

    张辅想打鞑靼。当年他曾想深入大漠把阿鲁台杀掉,可惜壮志不遂。这次虽然危险,却是一个机会,因此他一言不发。
    作为前朝老臣,并且是个武将,从某种程度上,他很有可能是赞同这次御驾亲征的,朱元璋、朱棣、朱瞻基都有御驾亲征的前例,他很有可能觉得这个皇帝现在也正式上台了,也该出去晃悠晃悠见识见识了。毕竟蒙古的威胁当时还是存在的,与其等自己死了以后皇帝遇到战争不知所措,不如乘自己还活着带他去看看。

    当然,从现在的角度往回看,他的决定是错的,但在当时,又没有人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事,谁又在当时会知道会搞出这么大状况?因此张辅其实“当时”并没错。错还是错在王振,他是个大骡子,不会的事还要去做。他该死!

  59. 咳咳说道:

    王振你丫死太监。
    真应该刮你三千多刀没死的话再拉去车裂!
    谦哥是无敌的~
    我还是去看下一章吧,免得被王振气死……

  60. 旁观者说道:

    你们都在骂王振,要把你们放在那个位置,会怎么做?王振能到达权倾朝野的位置,说明也是有一定手腕的。不要总把失败者看的那么弱智!在当时,难道就继续放任蒙古随意乱搞,乱抢吗?王振确实不是打仗的材料,但是打仗的事情是他的本职工作吗?那些兵部的官员就没有责任吗?现在一个钓鱼岛,就被你们喊成这样,那假如真开战了,稳定生活没有了,亲戚朋友都有战死的,每天都有着死亡的威胁,你们还会喊着要打仗吗?一群站着说话不腰疼的SB。到那个时候是不是又开始骂打仗的统帅了?那些自以为是的2B才是祸害的根本

  61. 个人理解说道:

    我认为王振只是这场战争失败的替罪羊。所谓法不责众,面对很多当时贵族的战死,财产的损失,大家需要找一个人出来为这事负责,王振是充当这个角色的最好人选,那么一切黑锅就都算在他的名下吧。明代历史也是贵族官员所记录的,也许他们的家人,土地,财产也在这场战争中受到了很大的损失,就有了我们所看到的王振

  62. 大明说道:

    一人丧邦

  63. 我是只朱说道:

    朱祈镇有责,王振有罪

  64. 匿名说道:

    也先在清理战场时为什么没有把神机营的火枪什么的带走,而让明军守将捡漏,要不然明朝也不可能短短时间里造出许多火枪,也不会有北京保卫战神机营的大大露脸了?

  65. 一章是洪武225楼人说道:

    37楼';.,你””’每天100棍一次就被’k’了

  66. 朱元璋说道:

    若朕还在,必把这死太监千刀万剐。

  67. 好男人说道:

    王振 祸国殃民 死不足惜!

  68. 谁知道这全本怎么下载吗?说道:

    路过

  69. 怒人说道:

    太监误国啊

  70. 滹阴子说道:

    请问明月,里面时间是阴历吧

  71. 说道:

    王振奇葩,大明皇帝怎么想的……

  72. 朱祁镇说道:

    王振这个瘟猪一个死太监打什么仗嘛!脑残

  73. 王守仁说道:

    杀的太好了!!!!!!!!!!!!!!!!!!!!!!!!!!!!!!!!!!!!!!!!!!!!!!!!!!!!!!!!!!!!!!!!!!!!!!!!!!!!!!!!!!!!!!!!!!!!!!!!!!!!!!!!!!!!!!!!!!!!!!!!!!!

  74. 王振说道:

    哥就是这么吊

  75. 王振说道:

    张辅为什么没有指挥军队

  76. 王振说道:

    于谦VS王振,想想他们得到的也差不多。这个世界是没有对错的。

  77. 匿名说道:

    他们得到是不一样,于谦得到是流芳千古,王振得到的是遗臭万年,樊忠锤死了他,太解气了!

  78. 白起说道:

    60楼的你是个傻逼吧!王振是你祖宗吗!你这么维护他!他的所做所为是为国家考虑的吗!诚然打仗谁都不想但要是不打就会亡国那就必须打!国都没了要家何用!你这种思想估计到抗日的时候就是狗腿子的好料吧!还好意思露面!回家玩泥巴吧!

  79. 朱由检说道:

  80. 踩53楼说道:

    车裂就是五马分尸,笨蛋

  81. 匿名说道:

    64楼的,我猜可能是他们不会用

  82. 广州人geabe说道:

    我想知道也先的部队为什么这么强悍????

  83. 蔷薇水晶说道:

    看来樊忠杀王振的场景,有人近距离看到,并且此人成功逃回了京城。

  84. 无名说道:

    日子过得好好的 没事偏要装逼去打个仗留点名气 真把自己当根葱了 典型的傻逼一个不解释

  85. 你们这些阉党死而不僵说道:

    你们都在骂王振,要把你们放在那个位置,会怎么做?王振能到达权倾朝野的位置,说明也是有一定手腕的。不要总把失败者看的那么弱智!在当时,难道就继续放任蒙古随意乱搞,乱抢吗?王振确实不是打仗的材料,但是打仗的事情是他的本职工作吗?那些兵部的官员就没有责任吗?现在一个钓鱼岛,就被你们喊成这样,那假如真开战了,稳定生活没有了,亲戚朋友都有战死的,每天都有着死亡的威胁,你们还会喊着要打仗吗?一群站着说话不腰疼的SB。到那个时候是不是又开始骂打仗的统帅了?那些自以为是的2B才是祸害的根本

    ————–
    “王振确实不是打仗的材料,但是打仗的事情是他的本职工作吗?”
    你这种颠倒是非,黑白不分,逻辑不清的也敢来洗地,真是贻笑大方。
    王振不善兵事,那满朝文武知兵事者提出的建议,他王振可曾听了?
    荐贤举能,善于纳谏他王振做到了?

    即不是打仗的料,又无自知之名还敢乱号施令,以致大败,拿国家大事当儿戏,说是首恶不足为过。

    “要把你们放在那个位置,会怎么做?”

    你亲人得了急病,你不懂医术,你是随便抓把药喂下去,还是送去医院?
    我相信大部分人都会选择后者,因为我们有自知之明。

    好笑的是你一介有眼无珠之辈还敢在此自诩旁观者,为其洗地,阉党魂果然不可小觑。

  86. 我笑说道:

    土木堡悲剧的上演,王振固然可恶,但是从皇帝到朝廷大臣,个个都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某种程度上讲,土木堡死去的朝廷高官们,战前没有能力阻止不敢与奸臣抗争,都是自己咎由自取。唯有普通士兵是这场闹剧的可悲受害者。

  87. Jan Grant说道:

    看得火大。

  88. 说道:

    83楼,fen樊忠逃回去了

发表评论

本周热门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