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小说
分享到:

第2部:万国来朝 第二十二章 夺门

所属目录:明朝那些事儿    明朝那些事儿作者:当年明月

  【惊魂六日】

  正月十一日夜。

  石亨为他的阴谋找到了两个同谋者,一个叫曹吉祥,另一个叫张軏。

  这是两个不寻常的人,曹吉祥是宦官,原先是王振的同党,而张軏的来头更大,他是张玉的儿子,张辅的弟弟。石亨和他们关系很好,此时便凑在一起准备搞阴谋。

  可谈了一会,他们就发现了一个严重的问题——这阴谋从何搞起?

  要知道,阴谋造反不是请客吃饭,是有很高技术含量的,而三人之中,曹吉祥是太监,见识短,张軏是高干子弟,眼高手低,武将石亨则是个粗人。这样的三个人如果谈谈吃喝玩乐,估计还有用武之地,可现在他们要讨论的是谋反。以他们的智商和政治斗争水平,想要搞这种大工程,估计还要回学校多读几年书。

  眼看这事要泡汤,石亨便去向他的老熟人太常寺卿许彬请教搞阴谋的入门知识。

  许彬告诉他,自己老了,已经不适合这种高风险的职业,但可以推荐一个人去和他们一起干,然后他告诉石亨,只要这个人肯参加,大事必成!

  他推荐的人就是徐有贞。

  徐有贞终于等到了复仇的机会,他已经忍耐了太久,他眼光独到,极有才干,却因为说错一句话被众人唾弃,受到冷遇。虽然他现在已经身居高位,但当年的羞耻始终挂在心头,他要讨回属于他的公道。

  于是,这个阴谋集团迎来了第四位成员,也是最为重要的一个成员。

  到底还是读过书的人搞阴谋有水平,徐有贞刚参加会议便一针见血的指出,目前当务之急是要和南宫内的朱祁镇取得联系,才方便动手。毕竟你们就算杀了朱祁钰,也不可能自己做皇帝吧。

  那三位粗人这才如梦初醒,便马上派人去和朱祁镇联系。

  这一天是正月十三日,阴谋集团确定,计划正式实施。

  正月十四日晨,朝会。

  朱祁钰已经病得十分严重,但仍然坚持参加了这个会议。因为在这次会议将决定帝国的继承人。

  会议一开始就呈现一边倒的情况,大多数大臣主张复立朱见深,因为朱祁钰本人没有儿子,似乎已无更好的选择了。

  大学士王文和陈循是朱祁钰的亲信,自然不同意这一观点,他们坚持认为,即使到外面去找个藩王来做皇帝,也不要复立朱见深。

  大臣们各持意见,谁也不服,便在朝堂上争吵起来。

  被病痛折磨得奄奄一息的朱祁钰坐在皇位上,悲哀地看着下面这些吵闹的人们,他很清楚,无论是支持他的,还是反对他的,争来争去,只不过是为了自己将来的利益,为了投机。

  这些道貌岸然的所谓读书人,不过是一场游戏中的棋子而已——权力的游戏。

  我也是游戏中的一员,可我这一生似乎也快要走到尽头,游戏该结束了吧。

  但在结束前,我绝对不能输!

  朱祁钰紧紧抓住宝座的扶手,对大臣们说出了他朝会中唯一的谕令:

  “我现在染病,十七日早朝复议。”

  然后他补充了一句话:

  “复立沂王(朱见深)之事,不行!”(所请不允)

  话说到这个份上,群臣只好各自散去,准备三天后再来。

  朱祁钰发布了谕令,用自己的权威又一次赢得了暂时的胜利,但估计他自己也没有想到,这竟然是他的最后一次朝会,最后一道谕令,最后一次胜利。

  正月十四日夜,石亨家中。

  徐有贞:“南宫(朱祁镇)知道了吗?”

  石亨:“已经知道了,他同意了。”

  徐有贞笑了,只要朱祁镇同意,阴谋就已经成功了一半。

  然后他说出了自己的计划,一个看来几乎完美无缺的计划:

  第一步,先利用边关报警的消息,让时任都督的张軏率领一千军队进入京城;

  第二步,利用石亨保管的宫门钥匙打开内城城门,放这一千人入城,作为后备军和警戒,以防朱祁钰的军队反扑;

  第三步,去南宫释放朱祁镇,然后带着太上皇进入大内宫城,趁朱祁钰病重,宣布复位。

  这个计划确实十分的好,考虑周详、分工明确,石亨和张軏都很满意,但他们也有疑虑:

  “会不会还有什么漏洞呢?”

  徐有贞自信地答道:“不会有漏洞的,这个计划一定能够成功!”

  石亨和张軏这才放下心来,他们相信徐有贞的判断。

  然而这个计划确实是有漏洞的!

  这个致命的漏洞就是:

  虽然石亨管理京城防务和内城城门,但他们并没有南宫和大内宫城的钥匙!

  南宫且不说,这个大内宫城却是真要人命,明代的所谓宫城,就是清代所称的紫禁城,是皇帝居住的地方,没有皇帝的命令,夜间宫城城门是绝不会开的。那些士兵就算吃了豹子胆,也不敢公然攻打皇帝的住所,而且只要一打起来,闹出声响,侍卫和城防部队就会立刻赶到,等待着徐有贞等人的只能是失败的命运。

  我相信以徐有贞的聪明,应该了解这一点,但他却坚持要冒风险,去实现这个所谓完美的计划。

  原因似乎也很简单,不是徐有贞嫌命太长,恰恰是因为在他看来,人生太过短暂。短到他不愿意再忍耐,也不愿意再等待。

  是死是活,就赌这一把!

  此时南宫的朱祁镇也是辗转反侧,深夜难眠,他已经知道了石亨的计划,他也清楚这个计划有很大的风险,一旦出错,想要再当囚徒也不可能了。

  但他仍然同意了,而且不带丝毫犹豫。

  因为他别无选择。

  正月十四日,阴谋策划完成,决心已定。

  正月十五日,天下太平。

  这一天,大臣们相安无事,互致问候,朱祁钰在宫里养病,那无尽的争吵和勾心斗角似乎已经离他远去,一切似乎都那么的平静,平静得让人窒息。

  这是暴风雨来临前的平静,暗流已经变成了可怕的漩涡,即将奔涌而出,改天换日。

  正月十六日晨。

  于谦、胡濙、王直经过仔细商议,决定推举朱见深复立为太子,他们找到了商辂,让他起草一份奏折,准备在第二天朝会时向皇帝提请同意。

  这是一份极为重要的文件,如果这份文件提交出去,徐有贞的阴谋将再无用武之地,因为朱祁钰在无子且奄奄一息的情况下,很有可能会同意这一建议,到那时,朱祁镇就只能和自己的儿子抢夺皇位。

  状元商辂完成了他的大作,于谦等人看过后都十分满意,他们准备在第二天提出这一方案。

  第二天,是正月十七日。

  正月十六日夜,最后时刻到来。

  徐有贞的家中,此刻聚集了阴谋集团的全部成员,他们都知道,再过几个时辰,天就要亮了,朝会即将召开,新的太子将被选出,而无论谁被选为太子,他们都将得不到任何的利益。

  留给他们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干,还是不干?

  平日骄横跋扈的石亨等人此刻也慌了神,他们把目光集中在徐有贞的身上。因为他们知道,这个人才是阴谋的真正核心和主使者。

  面对着众人焦灼的目光,徐有贞沉默了,他在房中不断的踱步,思考着每一个细节和步骤,计算着自己的胜算。

  然后他停下来,不慌不忙地对那些焦急的人们说道:“我要去看一下天象。”

  众人目瞪口呆,都什么时候了,还看啥天象!?可是毕竟是这位仁兄拿主意,既然他执意要去,那就让他去吧。

  徐有贞登上了自家房顶,静静地抬起头,看着繁星点缀的天空,九年前的那个夜晚,他也是站在这里,准确地预测出了土木堡的失败。

  但这次成功的预测并没有给他带来好运,却使他受尽侮辱和嘲弄,被人排挤,忍气吞声许多年。

  他十分清楚,所谓天象不过是糊弄人的玩意儿,如果人生祸福能由天象而见,他早就能够未卜先知,也不用受这几年的罪了。

  现在他终于又一次走到了十字路口,但这一次,他预测的不仅是阴谋的成败,还有自己的生死。成,则生,败,则死!

  天象根本帮不了他,他必须独立作出判断,而唯一可依靠的只有他自己的智慧和勇气。

  人生的转变往往只在那一刻的决断。

  徐有贞最终作出了他最后的选择。

  “成大事就在今晚,机不可失,动手!”

  当石亨等人听到这句杀气腾腾的话时,也不禁打了个冷战,最后时刻终于到来了。

  徐有贞的家人们已经知道了即将要发生的事情,他们站在门口默默地为这位一家之主送行,悲泣之情溢于言表。

  徐有贞却没有这样的伤感,他借着门外的月光向自己的家投下了最后一瞥,留下了一句话,便毅然离去。

  “若回来,就做人,不能回来,便是鬼!”

  【夺门之变】

  阴谋集团的成员们在夜色笼罩之下向着内城出发了,他们的第一个目标是长安门。

  长安门的钥匙由石亨掌管,他将张軏统领的一千军队放进了内城,然后关上了城门。

  石亨看着这一千进城士兵,心中七上八下,因为这一千人并不知道自己是来造反的,随时有哗变的可能,要是这些士兵被人发现,就算尚未行动,他也逃不脱谋反的罪名。

  思前想后,这位杀人不眨眼的武将开始慌张起来。

  徐有贞冷冷地看着已经六神无主的石亨,对他说了一句话:

  “门锁好了吗,把钥匙给我吧。”

  石亨满腹狐疑,不知徐有贞想干什么,但还是把钥匙交给了他。

  徐有贞接过钥匙,却做了一件石亨做梦也想不到的事情——他把钥匙扔进了阴沟里。

  石亨惊呆了,他冲了上去,抓住徐有贞的衣服,厉声问道:“徐有贞,莫非你疯了,你到底想干什么?!”

  在皎洁的月光下,石亨看清了徐有贞的脸和他那阴狠坚毅的眼神,一股寒意顿时涌上心头,让他不寒而栗。

  徐有贞死死地盯着石亨,一字一句地吐出了似乎是来自地狱的声音:

  “有进无退,有生无死!”

  石亨害怕了,他这才认清了眼前此人的真面目:不是一头绵羊,而是一只饿狼。

  后路已经全无,几个人只好在徐有贞的带领下向着南宫出发。可就在此时,原本星密月明的夜空,突然变得昏暗无光!四周伸手不见五指,前方道路也一片黑暗,石亨和张軏慌了,他们原本干的就是见不得人的勾当,见此情形,顿感大事不妙,莫非上天不愿自己动手?

  他们站住了。

  徐有贞却不为所动,他镇定地看着慌张的张軏,冷冷地逼问道:

  “为什么还不走?”

  张軏怯生生地小声说道:“事情能成功吗(事济否)?”

  徐有贞缓缓走到张軏的面前,突然用低沉的声音吼道:

  “一定能成功(必济)!”

  武将石亨历经沙场,砍头无数,被称为正统第一勇将,却临阵慌乱,不知所措,他的所谓勇敢不过是匹夫之勇而已。

  在这场危险的游戏中,手无缚鸡之力的徐有贞才是当之无愧的勇者。

  这并不奇怪,因为只有内心的坚韧和顽强才是真正的勇敢。

  在文弱书生徐有贞的威逼和鼓励下(虽然有点滑稽,但确是事实),石亨一行人来到了他们的第一个目标——南宫。

  宫门果然紧闭,叫门也无人应答,这正是夺门计划中的第一个漏洞,但徐有贞却胸有成竹,用一句话解决了难题:

  “不用叫门,把墙撞开就是了!”

  于是军士上前,用木桩撞开了宫墙(毁墙入),那个被监禁了七年的囚徒终于走了出来。

  他看清了这些深夜前来的人们,也看清了他们心底的一切——欲望、投机、愤怒、抱负。无论如何,他只剩下了一种选择。

  “走吧,我们去东华门。”

  东华门是宫城的大门,只要进入东华门,到奉天殿敲响钟鼓,召集百官前来,天下就将再次握在这位囚徒的手中。

  然而当他们到达东华门的时候,才发现了这个计划中的最大漏洞——他们进不去。

  东华门守卫不开门,他们也没有钥匙。没有南宫的门钥匙,可以把墙撞开,但这是因为南宫偏僻,就算把它拆掉也没人去投诉你,可东华门是大内重地,由专人看守,一旦有什么风吹草动,就会引来侍卫,而这些夜游神马上就会变成黄泉鬼。

  愁眉苦脸的石亨看着徐有贞,他已经无计可施,只等着这位大哥说话。

  可这次徐有贞同样保持了沉默,他虽然聪明,但并不是阿里巴巴,就算对着门喊一万声“芝麻开门”,这门也是不会开的。

  阴谋集团的成员们就此陷入困境,打也不是,闹也不是,隔着门把好话说尽,守门人理都不理。眼看天就要亮了,如果再进不去,大家就会一起完蛋!

  在这最为关键的时刻,那位囚徒突然大喊一声:

  “我是太上皇(我太上皇也),开门!”

  七年的屈辱,恐惧和等待,最终换来了这一声怒吼。

  包括守门人在内的所有人都被这一声怒吼震惊了,东华门就此敞开,通往至尊宝座的道路就此敞开。

  朱祁钰,我回来了,来拿回属于我的一切!

  他走向了奉天殿,敲响了上朝的钟鼓,宫城大门闻声纷纷开启,准备迎接百官的朝拜。

  徐有贞终于成功了,他带着疲惫的身躯和得意的笑容,独自站在大门前,挡住了上殿的道路。

  闻讯而来的内阁重臣们惊奇地看着这个以往并不前眼的小人物,准备喝斥他立刻离开。

  然而徐有贞很快就说出了他敢如此嚣张挡路的理由:

  “太上皇已经复位了,诸位还是快去祝贺吧!”

  我终究还是成功了,属于我的时代终于到来了。

  此时的朱祁钰正奄奄一息地躺在自己的寝宫内,但在迷茫之中还是听到了钟鼓的声音,他很清楚,这个上朝的讯号并不是他发出的。

  于是他叫来了左右,问到底是谁在敲击钟鼓。

  左右人已经知道了真相,这些服侍朱祁钰的人十分担心,怕这位已经病入膏肓的皇帝听到这个消息,急怒攻心就此一命呜呼。但事到如今,不说也不行了,于是他们忐忑不安地告诉朱祁钰:是那位被他关押的囚犯,他的哥哥在召集群臣。

  可是这位垂死的皇帝接下来的表现是他们做梦也想不到的。

  听到这个消息,朱祁钰沉默了一会,然后他抬起头来,笑了。

  他笑得很从容,并最终吐出了三个字:

  “好,好,好!”

  哥哥,皇位还给你吧,我虽然囚禁了你,夺走了你的一切,但我也没有得到快乐,这八年中,我一直在恐惧和孤独中生活。

  我已经厌倦了。

  朱祁镇坐上了阔别已久的宝座,八年前,他离开了这里,沦为异族的俘虏,之后他历经千辛万苦,终于回到了京城,却又被自己弟弟关押起来,吃了七年的牢饭。

  现在他终于回到了当年的起点,一条新的道路已在他眼前展开,他将再次统治这个庞大的帝国。

  很多的事情即将开始,很多人的命运即将改变。

下一章:
上一章:

53 条评论 发表在“第2部:万国来朝 第二十二章 夺门”上

  1. 天明马啼涯 says:

    利益跟权利让兄弟反目成仇,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你抢了你哥的皇位,老天爷收了你的儿子,也算过得去,多行不义毙自毙,钰啊别忘了那是你哥。

  2. says:

    三声好字,却盛千字啊。

  3. 在人间的欲望 says:

    要是我有权了还会这样淡然吗?

  4. 老杨先生 says:

    这朱祁钰也太笨 这么多后宫佳丽你让她们闲着

  5. 水果 says:

    奈何无米怎为炊。

  6. 匿名 says:

    朱祁镇终于回到了起点

  7. 无名 says:

    yes.

  8. 明史 says:

    如果朱祁钰不死,于谦后来也不会落得如此下场,还是朱祁钰好,至少他做皇帝比他哥哥要强得多。。。

  9. 执巨杖的狱卒 says:

    论徐有贞漏洞问题 当我们碰到一个发杂的问题 突然想出一个绝妙的办法 而且周围人都赞同(三笨蛋) 我们会用用同一个思维不断地想 不断的在脑中演示 没什么问题了 然后我们就很自信 这种人一般只是比一般人聪明一点的人 事实上 算无遗策的人还真没有 诸葛亮也失策 智慧的人在计划改变时会灵活变通 而有贞同志当时傻眼了

  10. 亡命 says:

    朱祁钰不行啊,就一个儿子

  11. 霜冻束带 says:

    都是对的

  12. 看客 says:

    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

  13. 匿名 says:

    不过景泰帝时期经历了王振事件后整顿吏治,官场相对比正统帝时期清明。

  14. 匿名 says:

    世事难料,上天早就有安排。有这样的因必有这样的果。

  15. 太子 says:

    自己囖国靖囖囖莫拉克咯结局透明胶好好休息会员村庄子弹弓虽

  16. 正统 says:

    我回来了

  17. 海绵宝宝 says:

    朱祁钰比他哥皇帝做的好

  18. 123 says:

    朱祁镇终于回来了,不知后面会发生什么事呢。。。

  19. 星空 says:

    为什么朱祁钰不动用亲信军队反扑,与那些人打拼一下?毕竟他还是皇上,应该有军队为他所用啊~~

  20. 月光 says:

    为何不在回京之前派人把朱祁镇干掉

  21. 天下 says:

    太笨了

  22. 捭阖第一 says:

    事在人为!是你的终究是你的!

  23. 龙骑单刀会 says:

    出来混,迟早要还的

  24. 洛水stud says:

    出来混迟早要还的、、、多行不义必自毙!!!

  25. 匿名 says:

    钰也有可能是故意不阻止镇造反,,,他没有儿子,皇帝只能是别人的,给他哥最好,,,他哥也是造反,算扯平吧

  26. 随便 says:

    这群傻人,即使朱祁镇不造反,天下都是他的,如果不是他当皇帝,就是他儿子,据我了解他儿子当年只有10岁,朱祁镇自然要监国,那和他当皇帝没区别

  27. 随便 says:

    嗨,前面几楼的有几个说的不对。1朱祁镇不能算是造反,只能说政变 2 朱祁钰以病入膏肓了,他无法调动部队反抗,手下的大臣也睡觉去了,有几个夜神仙也没用,没兵权啊。所以他根本没能力阻止他哥政变 3 朱祁钰很要面子,不会让他哥非正常死亡,暗地里也没法把他哥弄死,只能说他尽力了

  28. 随便 says:

    这群傻人,即使朱祁镇不政变,天下都是他的,如果不是他当皇帝,就是他儿子,据我了解他儿子当年只有10岁,朱祁镇自然要监国,那和他当皇帝没区别

  29. 呵呵 says:

    顶24楼

  30. 豪侠 says:

    后继无人,历史的选择。朱祁镇回到了从前属于自己的故地。历史从新开始。

  31. 只有身处黑暗才能理解光明 says:

    赞同8楼的如果朱祁钰不死 于谦不会有那么凄惨的下场 可见朱祁钰比他哥哥更适合做皇帝

  32. 匿名 says:

    风水轮流转呀

  33. 琉璃十三墨朱 says:

    朱祈镇是个成功的好人,虽然不是个好皇帝,起码比其弟强的没边,他感情丰富,心地善良,祈玉也是因他才做的皇帝,祈镇有着强大的人格魅力,顽强的意志,挺过了艰难的困境,期间出生入死数次,数十次命悬一线,对一个曾经的皇帝来说是很不容易的,作者不是也很喜欢此人吗?

  34. 匿名 says:

    徐有贞投机很成功啊

  35. 111 says:

    虽然朝代不同,人都是一样的;人性也是一样的。

  36. 朱祁玉 says:

    我要死了,一切都没用了,我亏欠了你,现在我把一切还给你,可惜我到头来只是做了一场噩梦,还失去了我以前最宝贵的东西……..

  37. 何大脸 says:

    看看这好人坏人真不是一句话能评说的,好皇帝坏皇帝也没法评价

  38. ...... says:

    写的很好

  39. 朱元璋 says:

    没想到我的子孙们会为了皇位而争斗!悲已!悲已!

  40. 好男人 says:

    看完了,继续下面

  41. 兰兰 says:

    这个亡国之君早该死在荒漠中,还有脸回来。当初因为轻信小人把整个国家的军队给整没了,这种人渣也配当皇帝。没有于谦也只能到鬼门关去重夺皇位

  42. 朱祁钰 says:

    哥哥,你我都是这利益的傀儡,世间的路人,利益让我们纷争。垂垂老矣,我已看透世间一切,对不起

  43. 申时行 says:

    淡定淡定⋯

  44. 金满堂 says:

    好 好 好。。。。。。

  45. 呵呵 says:

    朱祁镇杀于谦,这一件事就足够背上骂名了。相比之下,朱祁钰虽然对权力更痴迷,至少在对待民族英雄的问题上,不含糊。

  46. 妾身杭氏 says:

    一切都是天命呀,代宗无子总是遗憾,英宗复位已是必然。做皇帝方面弟弟强一些。

  47. nan says:

    贪欲才是最大的毒药。早点看开吧。顺治皇帝哭着喊着要出家。可见不是每个人都会被权力迷惑的。

  48. says:

    什么朱祁钰不含糊,他不杀于谦的原因是,于谦等人帮他登上王位,而且于谦曾多次替朱祁钰“解围”,所以朱祁钰对于谦好。但不是说于谦昏庸,那时朱祁钰还是好皇帝。朱祁镇是被奸臣所用才杀于谦的,他后来后悔了。朱祁镇是个好皇帝!

  49. ***** says:

    朱祁镇是个好人,不是一个好皇帝。被奸臣所用的皇帝,不,是一直被利用的皇帝称不上什么好皇帝

  50. 我曹你妈 says:

    为人傻逼

  51. Jan Grant says:

    大逆转。

  52. 朱瞻基 says:

    我的两儿子怎么这么不争气啊

  53. 朱见深 says:

    爸,你终于成功了

发表评论

本周热门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