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小说
分享到:

第3部:妖孽宫廷 第二章 隐藏的敌人

所属目录:明朝那些事儿    明朝那些事儿作者:当年明月

  解决外敌,即刻内斗也算是华夏文明的光荣传统之一,很快,“还乡团”的成员们便十分自觉地依照这一传统开始了轰轰烈烈的内部斗争。

  说来有点滑稽,斗争的起因并非分赃不均,而是性格不合。因为徐有贞是一个有理想、没道德、有文化、没纪律的复合型人才,虽然他心黑手狠脸皮极厚,但还是想做事的,是有追求的。

  可是石亨和曹吉祥这两位仁兄,除了有野心和贪欲外,啥也没有,如果坏人也分档次的话,徐有贞就是一个有品位的坏人,而石亨和曹吉祥就是坏人中的渣滓。

  夫妻之间性格不合可以离婚,而政治家性格不合最终却只有一个结局——你死我活。

  于是,坏人之间的斗争就此开始。

  【你的素质太低!】

  徐有贞和石亨、曹吉祥的矛盾从“夺门之变”后不久就开始了,他们原本是一根绳子上的蚂蚱,关系很好,但功成名就之后,徐有贞才发现,他的这两个同伙素质实在太低。

  徐有贞入阁之后,开始操持国家大事,每日忙于办理各种事务,毕竟他还是一个有追求的人,可石亨和曹吉祥却截然不同,他们发达之后,只热衷于干一件事——贪污受贿,不但如此,他们还不断在朝廷中安插自己的人,混乱朝纲。

  比如石亨同志先后打过多次报告给朱祁镇,要求封赏夺门有功人员,前后竟多达四千人!真是天晓得这些人都是哪里来的,估计他连那天晚上在自己家厨房做饭的老妈子(应该是有力地保障了后勤补给)也算了进去。

  曹吉祥也不甘人后,他的养子、侄子乃至于七姑八婆之类的八杆子打不着的亲戚也都封了官,令人叹为观止。

  徐有贞每次看到这种乌烟瘴气的情景,都会不由得羞愧有加:

  当年我怎么和这帮人搞到一起了?什么素质啊?

  自己虽然是一个阴谋家,可那二位仁兄充其量却只能算是两个混混,如果继续跟他们混下去,实在太丢人。

  打定了主意,徐有贞开始和曹、石二人保持距离,见面了也不打招呼,他要树立自己的光辉形象。

  石亨和曹吉祥终于发现,这位高学历的仁兄想洗手下船,和自己决裂。

  决裂就决裂吧,怕你不成!

  天顺元年(1457) 五月,“还乡团”第一次内斗正式开幕。

  这天,徐有贞、曹吉祥等人正在朝堂之上议事,朱祁镇突然拿出一份奏折,当众宣读,内容是这样的:曹吉祥、石亨等人贪污受贿、专横霸道、欺上瞒下、排除异己,应予惩戒。

  曹吉祥先生当时就懵了,他手足无措,张嘴想要辩解,却不知说什么好。

  朱祁镇却没有看他,而是微笑着对徐有贞说:“御史敢于直言,是国家的福分啊。”

  徐有贞看了尴尬的曹吉祥一眼,也笑了。

  这封奏折的作者是都察院御史杨瑄,是个小人物,而根据厚黑政治学第一定律,小人物敢弹劾大领导,排除个人精神失常的因素,唯一的结论就是有人指使。

  指使他的人我不说大家也能知道,就是徐有贞。

  【徐有贞的没落】

  徐有贞没有理会无地自容的曹吉祥,洋洋得意地走出了大殿。他有充分的理由得意,作为内阁首辅,他能够调动文官集团的所有资源去对抗他的敌人,他有无数的打手(言官),在他看来这是一场没有悬念的战争。

  可是他错了。

  因为他的对手是明代历史上唯一可以与文官集团对抗的死敌——宦官集团。

  话虽如此,但当时的宦官集团并没有太大的权力,司礼监曹吉祥是很难与内阁首辅徐有贞对抗的。

  为了解决徐有贞,曹吉祥整日冥思苦想,功夫不负有心人,经过长时间的业务(厚黑)钻研,他终于发现了徐有贞的破绽,并由此想出了一个绝妙的主意。

  不久后的一天,曹吉祥进宫见朱祁镇,君臣二人聊天,气氛和洽,突然曹吉祥话题一转,貌似轻松地说起了宫内的一件事情,且谈得津津有味,可他的谈话对象朱祁镇却脸色突变,大惊失色。

  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一幕呢?

  因为朱祁镇十分清楚,这件事情他只告诉过一个人——徐有贞。

  于是他急切地打断曹吉祥,问他是怎么知道的。

  “是徐有贞告诉我的。”(受之有贞)

  然后曹吉祥带着疑问的表情加了一句:

  “皇上还不清楚吗,外面的人全都知道了!”

  这句话同时也宣布了徐有贞的结局:他彻底完了。

  背叛和泄密是皇帝绝对无法忍受的。自此之后,朱祁镇渐渐远离了徐有贞,不再将他看作是自己的亲信。

  徐有贞也是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他想来想去,也不明白自己到底哪里得罪了皇帝,受到如此冷遇。面对着朱祁镇那冷淡的眼神,他无从申辩也无法申辩。

  曹吉祥赢了,他终于达到了自己的目的,给了徐有贞一次漂亮的回击。徐有贞当然不会将那些隐秘的事情告诉他,那他是怎么知道谈话内容的呢?

  这个诡计的秘密在于,徐有贞进宫见朱祁镇时,交谈的确实只有他们两个人,但听见的却有三个人,而那个多出来的旁听者就是太监。

  这些皇帝的贴身太监受到曹吉祥的指使,将每次谈话的内容告诉他,然后曹吉祥会在不经意间说出这些原本只有天地你我方知的事情,将徐有贞塑造成一个口不把门的奸臣。

  曹吉祥十分得意,和石亨弹冠相庆,从此更加飞扬跋扈。这也难怪,也该轮到他了,但曹吉祥想不到的是,他并不是这次胜利唯一的得意者,还有一个人正在暗地里庆祝着自己的胜利。

  【隐藏者的图谋】

  曹吉祥和石亨所不知道的是,五月的那次弹劾,策划者并非只有徐有贞一个人,这次攻击的实际组织者是另一个人——李贤。

  在徐有贞看来,这个叫李贤的人是他一手提拔的,绝对忠实于他,事实上,这个人也确实极为精明强干,很能帮得上徐有贞的忙(史载:

  颇得其力)。所以他与李贤共同策划了对曹、石等人的攻击行动,并收到了一定的效果,这也让徐有贞更加认定,李贤是一个极为可靠的人。

  可是徐有贞不知道的是,这位李贤先生除了是自己的下属和亲信外,还是一个卓越的社会活动家,喜欢广交朋友,而他的朋友中有一个人叫石亨。

  早在徐有贞拉拢之前,李贤和石亨的关系已经十分融洽,石亨曾经劝说李贤参加夺门阴谋,但被李贤拒绝,后来吏部尚书王直退休,继任尚书王翱也是个很有背景的人,根本不买石亨的账,石亨十分不满,便对当时任吏部侍郎的李贤私下表示,准备赶走现在这个不听话的尚书,由他接任。

  吏部是六部之首,吏部尚书被称为天官,地位显赫,石亨竟肯把这个位置交给李贤,可见在石亨眼里,李贤也是“自己人”。

  然而出乎石亨意料之外的是,李贤竟然拒绝了,他谦恭地表示自己还没有能力担当此大任,还是让原尚书留任的好。

  李贤的这一举动让石亨大为感慨,在他看来,李贤这个人与旁人不同,非但不争名夺利,连到手的大官都不要,实在是个难得的人才,不禁对李贤又多了几分好感。

  可是石亨绝对想不到的是,李贤之所以拒绝自己的好意,是因为他有着更深的图谋,为了实现这一图谋,他已经制定了一个周密的计划,并在暗中窥视着自己的猎物,随时准备打出那致命的一击。

  而在他的猎物名单上,有着这样三个名字:徐有贞、石亨、曹吉祥。

  徐有贞已经被皇帝疏远了,但他对自己的处境却并不了解,每日依然以首辅自居,不把曹吉祥和石亨放在眼里,这也使得他们之间的矛盾越来越大。而上次指使御史弹劾也让徐有贞尝到了甜头,所以他决定再来一次。

  这次他找到了御史张鹏,并搜集了大量石亨、曹吉祥不法的证据,准备向朱祁镇提出弹劾,和以前一样,他还是找李贤一起商议,并具体安排行动步骤。

  徐有贞的聪明终于到了头,皇帝已经不再信任他,他却没有自知之明,可是奇怪的是,虽然徐有贞并不通晓其中玄机,李贤却是知道的,但他非但不阻止徐有贞的行为,反而积极参与筹划,这一举动也让徐有贞倍感亲切。

  因为李贤知道,他计划的第一步即将实现,不久之后,他将把一个人的名字从他的名单上划去。

  徐有贞开始行动了,他命令张鹏向皇帝上书弹劾石亨,这个时机很好,因为石亨此刻出征在外,正好可以对曹、石两人分别击破,这个算盘打得确实不错,然而他没有料到,自己的计划还没有等到实施,就已经破产了。

  石亨并不是笨蛋,他早已在言官中安排了自己的眼线,就在张鹏准备上书的前一天,他已经得到了消息,便连夜赶了回来,找到了曹吉祥商量对策。

  曹吉祥告诉石亨,告状的事情已经是板上钉钉,变不了了,但只要你跟我进宫干一件事,保管你我明日太平无事。

  然后他领着石亨进宫觐见了朱祁镇,还没等皇帝大人缓过神来,曹吉祥便向石亨使了个眼色,开始做他们预先商量好的那件事——痛哭。

  看着眼前这二位鼻涕眼泪一起下来,朱祁镇手足无措,连忙追问出了什么事情,曹吉祥这才悲痛地说道:“御史张鹏受人指使,想置我们二人于死地,我们没有办法,只有请皇上为我们做主!”

  朱祁镇听了倒也没有什么大的反应,毕竟这是大臣之间的矛盾,与他没有多大关系。所以他表现得十分平淡。

  然而石亨接着说了一句话,正是这句话触动了他,最终决定了徐有贞的结局:

  “一个御史怎么敢这样做(安敢尔),现在内阁专权,容不下我们啊!”

  专权?

  对,就是专权。

  石亨的似乎无心之语击中了朱祁镇的死穴,他或许是一个好人,或许是一个宽厚的人,但如果有人敢于触动他的权力,就算是天王老子也没商量!

  朱祁镇决定动手了,他要用实际行动去显示他的权威,告诉所有的人,他才是这个帝国的统治者。

  第二天一早,朱祁镇便下令关押了张鹏和之前曾经上书的杨瑄,矛头直指徐有贞。

  此时,石亨已经得知,李贤也是攻击他的策划者之一,他十分惊讶,也非常愤怒,决定要把李贤和徐有贞一起整死。之后他不断地在皇帝面前攻击二人,最终促使朱祁镇下定决心,把徐有贞和李贤关进了监狱。

  徐有贞彻底完了,他被关进了当年于谦待过的地方——诏狱,整日唉声叹气,在阴暗潮湿的牢房里反思着自己,一切都宛如梦幻,他用尽心思技巧,胆大包天,最终斗垮了于谦,却也只高兴了四个月,就沦为了囚犯。人生对于他而言,已经落幕了。

  可是同样身在牢狱的李贤却心如明镜,其实在这场斗争中,他才是唯一的胜利者,他尽力协助徐有贞,利用徐有贞的力量去打击石亨、曹吉祥。此外,他还充分发挥了徐有贞的盾牌作用,避过了石亨等人的反击。

  不过现在看来,他似乎还是失算了,毕竟他也被关进了监狱,等待着他的是不可知的命运,杀头、充军,或是流放?

  但李贤却丝毫不见慌乱,这一天的到来早在他的预料之中,为此,他已经准备了很长时间。

  不久之后,处罚决定下来了,总算是皇帝开恩,徐有贞被降为广东参政,李贤被降为福建参政,这两个地方在当时都是偏远地区,也算是一种体面的发配。

  走出牢房的徐有贞抬头看着久违的天空,松了一口气,不管怎样,这条命还是保住了,而在他的心底,却对一个人始终感到过意不去,这个人就是李贤。

  在徐有贞看来,李贤是自己的亲密战友,也是因为自己才到此地步,所以在临行前,他特意找到了李贤,满怀歉意地对他说,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实在没有料到,如今就要各自上路,离开京城,只好自己保重了。

  李贤的反应却出乎意料,他一点也不沮丧,而是十分客气地与徐有贞交谈,表示自己并不在意,谈完后还亲自将他送出门外。

  徐有贞怀着愧疚走了,看着他离去的背影,李贤露出了笑容。

  “徐有贞,要走的只有你而已。”

  【李贤的真面目】

  徐有贞老老实实地去了广东,李贤却没有,因为就在出发前的一刻,有一个意想不到的人站出来说话了。

  这个人正是那位差点被罢官的吏部尚书王翱,在这关键的时刻,他挺身而出,为即将出行的李贤说情,在他的大力游说下,朱祁镇终于办了人情案,将李贤留在了京城,并在不久之后恢复了他吏部侍郎的职位。

  答案最终揭晓了。

  李贤不排挤王翱,不担任吏部尚书,就是为了迎候这一天的到来。

  因为他需要王翱的帮助。

  徐有贞聪明绝顶,认定李贤是他的亲信,可是他错了。

  石亨位高权重,对李贤许以官位,以为可以拉拢他,可是他也错了。

  他们都认为这个叫李贤的人会乖乖地听他们的话,为他们办事,却绝不会想到,在李贤的眼里,他们不过是猎物而已。

  他原本可以投靠“还乡团”,做大官,拿厚禄,可是他没有这样做,在“还乡团”肆虐的日子里,他默默地隐藏着自己,从那些阴谋家身上学习权谋和诡计,并最终用这些武器打倒他们。但他这样做又是为了什么呢?

  从他后来的言行中,我们可以找到答案:公道。

  徐有贞不是李贤的朋友,石亨也不是李贤的朋友,甚至于王翱也不是他的朋友,李贤周旋于这几个人之间,似乎是个让人捉摸不定的人,但在我看来,他也有一个真正的朋友,这位朋友的名字叫做于谦。

  事实上,李贤和于谦的交往并不紧密,而且他们之间也有政治分歧,在继位问题上,李贤主张朱祁镇复位,而于谦似乎对这位太上皇并不感冒,却主张由他的儿子朱见深继位。

  因为有着不同的政治见解,两人关系一度比较冷淡,但在那场轰轰烈烈的北京保卫战中,李贤彻底被这个挺身而出、拯救国家危亡的人所折服,他的勇气和顽强、清正与廉洁给李贤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混迹官场多年的李贤被打动了,他第一次认识到,在这个污秽的地方,还有像于谦这样勇于任事、刚直不阿的人。

  但转瞬之间,风云突变,那群不知所谓的投机者——“还乡团”一下子冒了出来,把朝政搞得乌烟瘴气,还冤杀了为国家耗尽心力的于谦。

  在于谦被杀的那一天,李贤做出了他人生中的一个重要决定,他要为这个为国家付出一切、鞠躬尽瘁的人讨回公道。

  他并没有站出来公开反对那些人的恶行,因为他知道,这是没有用的,要想战胜那些奸邪小人,必须比他们更狡诈,更有权谋,他静静地隐藏了自己,细心观察着对手的动向,利用他们之间的矛盾,将他们一一击破。

  在这样险恶的环境中,他逐渐变得成熟、机敏,虽然也曾历经艰险、身陷不测之地,但他始终没有放弃过自己的信念。

  现在他终于除掉了徐有贞,下面该轮到第二个人了。

  【徐有贞的最后结局】

  俗话说:风水轮流转,明年到你家。对这句话,徐有贞应该深有体会,就在四个月前,他得势之时,把于谦关进监狱却仍不罢休,一定要置其于死地。但他绝没有料到,现在这一情况竟然原封不动地套用在他的身上。

  他已经万念俱灰,只想去广东当一个扶贫干部,可是石亨却坚持认为,囚犯的身份更适合这位仁兄。于是又发动言官弹劾徐有贞,而且每天都到朱祁镇面前去闹,朱祁镇被他烦得不行,加上他本人也确实讨厌徐有贞,便连夜派人把正在路上的徐有贞抓了回来。

  二进宫的徐有贞苦不堪言,他又一次回到了熟悉的地方——锦衣卫诏狱,并倾情出演了《监狱风云》第二部。在这里,他与那些态度“和蔼”的看守们重逢了,每天住在潮湿的房间里,吃着霉变的牢饭,估计还吃了不少闷棍(锦衣卫指挥门达是石亨的人),整日以泪洗面。

  可是对于石亨而言,这些还不够,他一定要杀掉徐有贞,朱祁镇最终也答应了他的要求,准备选个黄道吉日给徐有贞放血。

  可偏偏在这个时候,京城发生的一件事情最终救了徐有贞的命。

  就在刽子手在家磨刀霍霍之际,京城突然迎来了一场大雷雨,很多建筑被大风破坏,石亨家也被水淹了。古人办事都讲个吉利,婚丧嫁娶都要查查皇历,杀人也不例外,出了这么大的天灾,大家都人心惶惶,认为此时杀人不吉利,徐有贞就此捡了一条命。

  可是死罪可免,活罪难饶,本着惩前毖后、治病救人的精神,石亨体贴地将已经五十多岁的徐有贞安排到云南参军,发挥余热,实现了老有所为。

  这也算是个不错的安排,如果把徐有贞发配到辽东参军,他很有可能在那里遇到三个月前被自己安排充军的江渊,成为他的战友。而按照新兵老兵的排列顺序,没准徐有贞还要帮江渊洗袜子。

  之后,徐有贞在那个风景如画的旅游胜地扛了四年长矛,天顺四年(1460)被放回老家苏州,苟且偷生十余年,最后死去。

  徐有贞,宣德八年(1433)进士,混迹官场十六年,毫无成就,正统十四年(1449)因为说错一句话,被人取笑嘲弄,隐姓埋名七年,天顺元年(1457)元月投机成功,飞扬跋扈,冤杀于谦。四个月后被关入监狱,免死充军云南,最后回到故乡,在人们的鄙视和谩骂中死去。

  对于这个人,我已无话可说。

下一章:
上一章:

98 条评论 发表在“第3部:妖孽宫廷 第二章 隐藏的敌人”上

  1. 太阳围着我转 says:

    徐有贞,真是害人害己、损人而不利己。

  2. 匿名 says:

  3. 朱祁钰的亲信 says:

    石灰一一白吟,石一一灰白吟。皆因烂人朱祁钰

  4. 无题 says:

    世界上没有可怜的人,人人都是恶魔

  5. 匿名 says:

    我爱的于谦

  6. 天涯无忧人 says:

    读到这里,我有了新的认识。这部书写的不但是历史,更是一部人间冷暖史。历史教训警示后人哪,做人要有度量和品位

  7. 水果 says:

    报应

  8. 匿名 says:

    读史明智,受益非浅。

  9. 老板 says:

    上面的白痴们,不懂历史不要乱评。

  10. 匿名 says:

    善恶自是有报

  11. 高富帅 says:

    蓝玉这个人不错!

  12. 怀才不遇 says:

    1楼那位说的不错。

  13. 无名 says:

    是啊,害人又害己。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14. 胡锦涛 says:

  15. says:

    你帮朱祁镇当上皇帝的时候是功臣.现在人家皇位坐稳了.你徐有贞是个什么东西.想打你就打.想骂就骂.想杀就就杀.想奸就奸(可惜你不是美女)

  16. 匿名 says:

    其实徐有贞也挺可怜的,折腾来折腾去也只风光了四个月。但对于一个坏人而言,能就此留名史册,遗臭万年,他也TMD该知足了。

  17. 笑凌风 says:

    徐有贞真傻啊

  18. 别样明朝 says:

    风险与收益是成正比的,这不是傻的问题,他被众人打压后还想东山再起,本身就是追逐权利的人,他的失败,只不过是中国历史上所有失败者的沧海一粟,再正常不过。

  19. says:

    历史就是一面镜子

  20. 于谦 says:

    徐有贞,遭报应了吧

  21. 徐有贞 says:

    妈的,我也很可怜的

  22. 执巨杖的狱卒 says:

    徐有贞忍得太久了 韬光养晦那么多年 为的是什么? 只因二字 权利 他想拥有之上的权力 却不知上面还有一位 被他扶起的囚犯 又想保持阴险小人的高尚情操 远离战友 抛弃狐朋狗友 而却被狐朋狗友整 为什么与战友决裂 ?因为他曾是还乡团的唯一主角 瞧不起粗人 可不知只有他懂阴谋 被太监阴了一把 新官上任屁股还没坐热就处处树敌 白道黑道通杀 政治嫩手 太自大了

  23. 清月灵 says:

    真是报应啊

  24. ; 看看看 says:

  25. 远东王阿秀 says:

    当年明月的思想水平也就是个一般公务员水平,评价一切标准都是对错,好坏。

  26. 收回你那些虚伪的赞美,我不需要,那也不会给你带来任何好处 says:

    其实……徐有贞也挺可怜的,不是吗?
    他仅仅是想要道出大家的心声而已,就被所有人鄙视,不过,纵然如此,他也不应该那样报复于谦呐。

  27. 于谦才是真正的男人 says:

    你水平高 写出来有人看吗

  28. 于谦才是真正的男人 says:

    说25楼的

  29. v says:

    vvvv

  30. 嫁衣 says:

    报应那

  31. 当年明月 says:

    第一猛将张定边!这家伙活了100岁,比老朱还多20年,也算给陈有谅报仇了吧

  32. 风清扬 says:

    谁说当年明月书写得不咋滴的,写一个给我们瞧瞧。

  33. 灵柩 says:

    徐有贞,该

  34. 匿名 says:

    唉!

  35. 徐有贞 says:

    其实我还是个书法家,画也画的不错~ 我还有个外孙叫祝允明~

  36. 匿名 says:

    不是说天下是有德者居也吗,明朝的统治者的德在哪里?

  37. 匿名 says:

    社会太黑暗,人性太复杂,为了名利,什么事都做得出。

  38. 李賢 says:

    25樓的 有本事寫一本出來

  39. 123 says:

    11楼。。。你的这条评论应在第一部发表诶。。。

  40. 昔日清风 says:

    今日兄弟、明日死敌

  41. 两袖清风爱于谦 says:

    大家都忘谈李贤了啦,好歹李贤也被作者说成于谦范,我也爱。。。

  42. yyd says:

    斩草必除跟,不过是政治斗争而已,成王败寇,有谁对谁错,谁该死谁不该死?

  43. FFFF says:

    公道自在人心.政治家也是人,也有爹妈老婆孩子,坏事做多了,就是与天下人为敌,时刻准备挨板砖.

  44. 逃避 says:

    25楼的仁兄既然您的思想水平高,那您就把中国所有朝代的历史用白话小说的形式写出来让我们看看您的思想水平呗

  45. 读活书 says:

    大家想想 如果你是徐有贞 你会怎么做 对于他来说 于谦毁了他的前途 后来经过自己的努力才又爬上来 所以于谦是他永远的敌人 再加上为了皇帝的他自己 必须干掉于谦 旧仇加新恨 徐有贞就当了无耻的人 换成我们也会这么作 谁不会呢 于谦不会 所以于谦是伟大的人我们不是 其实我们连想做个象徐有贞这等无耻之辈的机会都没有 对于我们来说恰是幸福 可以远离政治的肮脏淤泥

  46. 读活书 says:

    25楼你听着 当年名月的评论是有前提的 就是他自己站在公正和道义的立场上来评论 其实并不是他本人评论 而是公正和道义来评论 明白了吗

  47. 涛声依旧 says:

    有点想不明白,朱祁钰在位的时候怎么就没有这么多事儿,而那个朱祁镇一上台,先是杀了忠臣于谦,接着重用奸臣小人,整个朝廷被他们搞得乌烟瘴气,而且竟然还敢重用死太监,真是好了伤疤忘了痛。朱祁镇,在瓦剌当了那么多年的人质和在南宫当了那么长时间的囚犯,那种滋味是不是很爽啊,这些年你难道没有反思过吗?人家都是吃一堑长一智,我看你吃了那么多苦,经历了人间冷暖,生活阅历可算丰富。但是艰苦的生活经历只是锻炼了你的身体,并没有磨砺你的内心。真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你终究还是成不了一代明主,悲哀呀!

  48. 匿名 says:

    四个道德败坏的东西,什么渣滓敢黑我们于谦大人,狗咬狗一嘴毛。

  49. 从零 says:

    韬光养晦…天道或迟,然终不误

  50. 英雄永流芳 says:

    正是因为有于谦和李贤这样的人,这个世界虽然残酷却也充满希望!

  51. 英雄永流芳 says:

    回47楼的:和我的看法一致,朱祁镇真是一个扶不起的阿斗,可恨可悲可气!

  52. 千里流云 says:

    朱祁镇政治思想比他的父辈祖辈们差远了,可以说明朝就是在他手上开始衰落了!

  53. 于谦 says:

    嗯,李贤是个好同志

  54. 少角 says:

    好书

  55. zxq says:

    对作者和上面诸位,我也没什么话可说

  56. zxq says:

    25楼的评论说的挺对的,作者在这书里加入了不少自己的感想 不过这也没什么,毕竟这只是本小说,不是史书

  57. 捭阖第一 says: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58. 黑雾雷云 says:

    李贤真不错

  59. 尔等可敢应战 says:

    政治生涯中,没有对错,只有成败

  60. 于谦 says:

    好兄弟

  61. 随便 says:

    李贤厉害

  62. 金鼎历史 says:

    大爱于谦。。。。。。。。。。。。。。。

  63. 金鼎历史 says:

    其实真的该把皇位给朱

  64. 匿名 says:

    于谦 李贤 啥都不说了

  65. 豪侠 says:

    李贤正直,聪睿,与于谦英雄相惜。

  66. 匿名 says:

    这部书不是历史书而是道德经

  67. 只有身处黑暗才能理解光明 says:

    男人喜欢两个最肮脏地方 一个是政治 一个是女人的阴道

  68. 吾名没命, says: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不是么.

  69. 万历 says:

    徐有贞必不亏至少徐有贞 风光过,你们不知道徐有贞 的苦 人 人 骂 徐有贞是奸臣,可他没做错什么,他一生只要荣华富贵,名留青史,和复仇任何人都是

  70. 不思蜀 says:

    这本书写的好,写的很幽默,让人轻松看历史,当年明月有水平!

  71. 什么 says:

    曹吉祥、石亨等人贪污受贿、专横霸道、欺上瞒下、排除异己,应予惩戒。
    这样的话怎么曹和石还可以在宫里啊?难道不用下狱吗?

  72. 天数 says:

    这是真的吗?

  73. 心随风飞 says:

    公道自在人心里

  74. 98833 says:

    政治太脏

  75. 奔腾x80 says:

    要么名垂千史,要么遗臭万年。

  76. 帅的惊动中央 says:

    石亨的形象在前面还是正面人物
    后来……

  77. wfw says:

    嘿嘿

  78. 公道 says:

    公道自在人心 多行不义必自毙

  79. 李贤 says:

    老于,我给你报仇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
    哈哈哈
    哈哈

  80. 操戈 says:

    几度夕阳,历史重演,伟人与小人,后辈看得清清楚楚

  81. 花十一 says:

    历史?人?鲜花和绿叶?没有衬托怎么有出彩?这就是历史的魅力,人的理想不同造成的人性格上的差异,导致行为产生的举动的差异,无可厚非,因为有各种各样,世界和历史才会精彩,你们看这本书还没有看明白?无善无恶心之体,有善有恶意之动,知善知恶为良知,存善去恶是格物。一切平常心,历史让我们学习并且不去犯同样的错误,而不是让我们来指责,即使在不好耶能作为反面教材引导大家在自己的人生中作出正确的选择,千万不要陷入其中,那样的话就失去了看他的意义,把这本书当故事会来看是浪费资源的,作者把历史的故事立体话呈现给大家并不是说故事而已,更重要的是引导大家如何去吸取里面的精华。辩论历史细节无益,吸收内容要领是真。与君共勉之。

  82. 公道 says:

    hao

  83. 大书 says:

    李贤为了能还于谦一个公道,甘愿做徐友贞的狗腿子,真可谓是能屈能伸的大丈夫;愿意为给和自己政见不同的于谦一个公道,真是宰相肚里能撑船,此致敬礼

  84. 匿名 says:

    从政的人需有何等睿智

  85. 当年 says:

    每一人看过书之后的理解和感触都会不一样的。请大家客观的评论,不要脏话

  86. 无语 says:

    其实于谦死得也不是多冤

  87. 第三石 says:

    2014年9月4日 – 大家好!邮箱里差不多每天都能收到:每日清算,有每年86次收入,300元轻轻松松当房东,好多理财能发大财的项目,有谁知道,是真的吗?
    第三石 http://wenda.tianya.cn/question/19okr98q8fv9l34nqgqdvv9gcg93fo2ljuil8

  88. 令狐冲 says:

    沧海一声笑 滔滔两岸潮
    浮沉随浪只记今朝
    苍天笑 纷纷世上潮
    谁负谁胜出天知晓
    江山笑 烟雨遥
    涛浪淘尽红尘俗世几多娇
    清风笑 竟惹寂寥
    豪情还剩了一襟晚照
    苍生笑 不再寂寥
    豪情仍在痴痴笑笑

  89. 明夷待访录 says:

    徐珵这个人也是活该,在国家危难之际只是为自己着想,到后来改名后还这么不要脸,于谦好心向皇帝推荐他,他还不领情,反而把他害死了,只能说,徐珵也好,徐有贞也好,这样的奸贼都是要受到应有的报应的。

  90. nan says:

    很多人都以为自私就能成功,但当你这么做时,其他人开始防备你、瞧不起你、忌惮你…你的朋友会越来越少,敌人越来越多。当利益出现分歧时,你就会被人抛弃,或被斗争牺牲掉。而有人格魅力的人,总会得到周围人的帮助,甚至死后,还有人甘愿冒生命危险去为他付出。得道多助,失道寡助。这是千古不变的真理啊!

  91. 醉牛肉 says:

    67楼是从最肮脏的地方出生的,没有之一,只能唯一!

  92. 王阳明 says:

    只服于谦,没有之一

  93. 乌啼霜满天 says:

    25楼,你写个看看

  94. 孙承宗 says:

    25楼的你写个看看

  95. 鱼儿 says:

    自古公道在人心

  96. 匿名 says:

    不得不说,历史上从不缺乏小人

  97. 无名 says:

    恶有恶报啊!

  98. 无名 says:

    还是李贺厉害

发表评论

本周热门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