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小说
分享到:

第3部:妖孽宫廷 第十三章 无人知晓的胜利

所属目录:明朝那些事儿    明朝那些事儿作者:当年明月

  【小王子】

  下面我们介绍一下这位小王子兄弟的丰功伟绩,不用报户口,列一下他干过的事就行了:

  正德六年(1511)三月,小王子率部五万人入侵河套,击败边军而去。

  十月,小王子率部六万入侵陕西,抢夺人口牲畜万余。

  十二月,小王子率部五万人进攻宣府,杀守备赵瑛、都指挥王继。

  正德七年(1512)五月,小王子率部进攻大同,攻陷白羊口,守军难以抵挡,抢劫财物离去。

  正德九年(1514)九月,小王子率部五万进攻宣府,攻破怀安、蔚州、纵横百里,肆意抢掠,无人可挡。

  郑重声明,这只是随便摘出来的,在历史中,很多人的名字都只是出现个一两次,可这位兄弟出镜率实在不是一般的高,每年他都要露好几次脸,不是抢人就是抢东西,再不就是杀某某指挥,某某守将,实在是威风得紧。

  这位小王子是从哪个石头缝里蹦出来的呢?那还要从也先说起。

  也先自从在土木堡占了便宜,在北京吃了亏后,势力大不如前,最终被手下杀死,他死后,瓦剌的实力消退,而另一个部落鞑靼却不断壮大。

  小王子就是鞑靼部落最为卓越的人才,一位优异的军事指挥官。

  在他的指挥下,蒙古军队不断入侵明朝边境,把当时的明朝名将打了个遍(王守仁还没出来),从未逢敌手。

  后来情况越来越严重,正德十年(1515)八月,小王子竟然发动十万大军,大举进攻边境,他兴致还不错,竟敢在明军地盘上连营过夜,长度达到七十多里!他一路走,一路抢,一路杀,未遇抵抗,而明军只能坚壁清野,龟缩不出。

  如果仔细查阅史料,就会发现,明军倒也不是没打过胜仗,不过这胜仗有点问题。

  比如正德七年八月,平定安化王叛乱的名将仇钺曾经打过一个祝捷报告,大意是,小王子近日带大军攻击沙河边境,我带着军队进行了顽强反击,一举击溃敌军。

  如此胜利,实在值得庆贺,接下来我们看看战果——斩首三级。

  最后报损失——死亡二十余人,伤者不计其数,被抢走马匹一百四十匹。

  接到报告后,朝中的一个大臣立刻做出了真实的现场还原:一小群蒙古兵来抢马,成功抢走了马,还杀了很多人,仇钺避过风头,解决了几个落单没跑掉的人。

  从此,这个小王子就成为了大臣最为头疼的人物,说起这位大哥没人不摇头叹气,只有一个人例外。

  朱厚照和他的父亲朱祐樘不同,朱祐樘是一个和平主义者,不喜欢惹事,而朱厚照则恰恰相反,他最喜欢的就是无事生非,无风起浪,还爱舞枪弄棍,热衷于军事。听说有这么个劲敌,他十分高兴,一直就想出去和这位仁兄较量一下。

  可大臣们一想到土木堡这三个字,就断然、坚决以及决然地否定了他的提议。

  但他血液中那难以言喻的兴奋是不可抑制的,天王老子,也要去斗上一斗!

  于是,在手下的帮助下,他终于迈出了第一步——出居庸关。

  【劲敌】

  朱厚照知道敌人就在身边,但他并不害怕,却还有着期待,期待着敌人的出现,特别是那个让人谈虎色变的小王子。

  在这种情绪的鼓舞下,他一路快马赶到了边防重镇宣府,可他在宣府闹了几天后才发现,这里竟然十分太平,蒙古人也不见踪影。

  于是他决定再一次前进,前进到真正的军事前线——阳和。

  阳和就这样成为了他的新驻地,他就此成为了边境的临时最高指挥官。

  不久之后,大同总兵王勋收到了一封奇怪的书信,信中让他好好守卫城池,安心练兵,落款很长——“总督军务威武大将军总兵官”。

  王勋纳闷了,他虽然读书不多,官员级别多少还是知道的,什么时候多了这么个玩意儿?他连忙去看最近的朝廷公文,可找来找去也没弄清楚这官是咋回事。

  他又翻来覆去地看这封信,口气很大,也不像是开玩笑,后经多方打听,才知道这封号就是皇帝大人自己的。

  原来朱厚照先生还是十分认真负责的,他认为作为一个军事主帅,没有一个称号毕竟是不行的,所以他就给自己封了这么一个官,还规定了工资和福利,反正是自己发给自己,也不费事儿。

  边境的将领们被他这么一搞,都晕头转向,不知所云,希望他早点走人,可朱厚照却打定了主意,住下就不动了。

  一定要等到那个人,一定。

  他最终没有失望。

  正德十二年十月,大同总兵王勋接到边关急报,蒙古鞑靼小王子率军进攻,人数五万。

  毫无疑问,这是一次大规模的进攻,他连忙急报皇帝大人,希望他早点走人,自己死了也无所谓,万一皇帝出了什么问题,自己全家都要遭殃了。

  然而朱厚照告诉他,自己不走。

  不但不走,他还指示王勋,必须立刻集结部队北上主动迎击鞑靼军。

  王勋接到命令,只是苦笑,他认为,这位不懂军事也没有上过战场的皇帝是在瞎指挥,自己这么点兵力,能守住就不错了,还主动进攻?

  他叹了口气,还是率部出发了,皇帝的命令你能不听吗?据说临走时还预订了棺材,安置了子女问题。在他看来,这次是凶多吉少。

  阳和的朱厚照却正处于极度的兴奋之中,他盼望已久的时机终于到来了。

  他听到小王子来到的消息后,当即命令王勋迎击,江彬提出反对,虽然这位仁兄着实不是个好人,却具备很强的军事能力。他认为,以王勋的兵力是无法进攻的。

  朱厚照没有理会他,而是继续着他的命令:

  “辽东参将萧滓、宣府游击时春,率军驻守聚落堡、天城。”

  “延绥参将杭雄、副总兵朱峦、游击周政,率军驻守阳和、平虏、威武。”

  “以上部队务必于十日内集结完毕,随时听候调遣,此令!”

  江彬目瞪口呆,此刻,那个嬉戏玩闹的少年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久经沙场,沉稳镇定的指挥官。

  朱厚照没有理会旁边的江彬,发布命令后,他挥了挥手,赶走了所有的人。

  在遇到那个人之前,必须充分休息,养精蓄锐。

  百里之外,率军入侵的小王子似乎也感到了什么,他一反常态,舍弃了以往的进军路线,改行向南,向王勋的驻扎地前进,在那里,他将面对一场前所未有的挑战。

  朱厚照敏锐地感觉到了对手的变化,他立即调整了部署:

  “辽东参将萧滓、宣府游击时春,离开驻地,火速前往增援王勋。”

  “副总兵朱峦、游击周政即日启程,尾随鞑靼军,不得擅自进攻。”

  “宣府总兵朱振、参将左钦即刻动兵,驻守阳和,不得作战。”

  然后他闭上了眼睛,开始了漫长的沉默。

  江彬在一边站着,丝毫不敢吱声,但在退下之前,他还是忍不住咕噜了一句:这样的兵力还是不够的。

  看似已经睡着的朱厚照突然睁开眼睛,他笑了:

  “不要着急,现在才刚刚开始。”

  王勋感觉自己快要完蛋了,他刚刚得知,小王子的大队人马已经朝自己开了过来,就自己手下这么点兵,不被人砍死也被人踩死了。

  谁让自己干了这么一份工作呢?看来只能是为国捐躯了。

  然而就在此时,他突然得知辽东参将萧滓、宣府游击时春已经率军前来增援自己,大喜过望之下,他下令全军动员,务必英勇抗敌,与鞑靼军决一死战,坚持到援军到来。

  正德十二年十月,甲辰。

  战争在山西应州打响,应州之战正式开始。

  小王子率军长途跋涉,终于找到了明军的主力(至少他认为如此),十分高兴,毕竟带五万人出来不容易,不捞够本钱也实在不好意思回去。二话不说就发动了进攻。

  王勋十分勇猛,他知道自己兵力不多,为了不让对方看出破绽,一出手就竭尽全力去打,发动全军冲锋,这种不要命的打法也确实迷惑了小王子,他做出了错误的判断,没有敢于立刻发动总攻,给了王勋活命的时间。

  双方在应州城外五里寨激战,打了整整一天,到了黄昏,小王子发现自己上当了。

  对方转来转去就那么些人,自己居然被忽悠了这么久,他十分愤怒,但已经快到夜晚,为了防止意外情况出现,他命令部队包围明军,等到第二天,再把王勋大卸八块。

  然而情况总是不断变化的。

  第二天,大雾。

  王勋乐坏了,他借着这个机会,坚持好汉不吃眼前亏的真理,溜进了应州城,让人啼笑皆非的是,等到大雾散开,他才发现,负责跟踪任务的副总兵朱峦,竟然超越了蒙古军,也跑到了自己这边。

  小王子气得不行,明军非但没有被打垮,反而越打越多起来,他失去了耐心,开始集结部队,准备攻城。可还没等他准备好,麻烦又来了。

  城内的守军似乎比他们还不耐烦,竟然主动出城发动攻击,小王子急忙迎敌,而他很快就发现,城内军队的自信是有原因的。

  辽东参将萧滓、宣府游击时春终于率部赶到了,来得正是时候,王勋得知后立刻下令前后夹击鞑靼军,到了现在,他终于看到了一丝胜利的曙光。

  不过很可惜,只不过是曙光而已,因为他的敌人是五万精锐蒙古骑兵,而统帅是卓越的军事将领小王子。

  小王子的名声不是白得的,他没有被这种气势吓倒,在极短的时间内,他已经做出了准确的判断:敌军兵力仍然不足。

  他冷静地发布命令,将军队分成两部,分别应敌,并保持相当距离,防止敌军再次合流。

  他的这几招获得了奇效,一贯投机取巧的王勋再也没能忽悠过去,反复冲击之后,他们再次被分割包围。

  王勋终于无计可施了,想来想去再也没啥指望了。

  也就在此时,朱厚照叫来了江彬。

  “立刻集合军队,出征作战!”

  江彬疑惑地看着他,没有说话,但他的问题是很明显的:

  哪里还有军队呢?

  朱厚照知道他的疑问,直接说出了答案:

  “我之前已暗中命令张永、魏彬、张忠率军前来会战,他们已经按时到达。”

  江彬终于明白了,在那些日子里,朱厚照到底在等待些什么。

  朱厚照站了起来,他一改往日的调笑,满面杀气,大声对还在发呆的江彬说道:

  “该轮到我了,出兵吧!”

  【谜团】

  综合看来,朱厚照的策略是这样的,首先派出少量部队吸引敌军前来会战,之后采用添油战术不断增加兵力,拖住敌军,并集结大股部队,进行最后的决战。

  事实证明,他的计划成功了。

  丁未,朱厚照亲率大军,自阳和出发,向应州挺进。他已经迫不及待了。

  包围圈内的王勋也算是久经战阵了,可他这次也被折腾得够呛,从绝望到希望再到失望,一日三变,不厌其烦。事到如今,援军也到了,接应也到了,仍然无济于事,他扳着指头数,也没有发现还有哪支部队能来救他。

  当然了,他是不敢指望朱厚照的,因为这位皇帝陛下是个不靠谱的人。

  天亮了,蒙古兵发动了总攻,王勋率部拼死抵抗,但仍然难以退敌,就在他即将支持不住的时候,却惊奇地发现蒙古兵突然开始溃退!

  朱厚照终于赶到了,他实在很够意思,命令部队日夜不停地向应州发动奔袭,正好看到王勋被人围着打,当机立断命令部队发起冲锋,蒙古军没有防备,又一次被打散,三路大军就此会合。

  朱厚照见好就收,没有发动追击,而是命令全军就地扎营,现在他手上已经有了五六万人马,足以和对手好好较量一番,他相信,那个敌人是不会就此退走的。

  小王子算是被彻底打闷了,先打王勋,没打下来,还多打出了两支部队,现在又冒出了这么个大家伙,派头不小,也不知是什么来头。

  无论如何,不能就这么算数,就看看这个新来的有什么本事!

  从当时的史料分析,小王子确有可能并不知道与他对阵者的身份,但无论如何,他仍然集结了自己的所有兵力,准备与这位神秘的对手决一雌雄。

  第二天,仍然是大雾笼罩,小王子抓紧时间,布好阵形,准备发动最后的冲击。不久之后,雾渐渐散去,他这才惊奇地发现,明军列着整齐的队形,就在前方不远的地方等待着他。

  朱厚照十分紧张,虽然自小他就曾向往过金戈铁马的生活,也听过那些伟大祖先的传奇故事,但当剽悍的蒙古骑兵真正出现在他的面前,叫嚣声不绝于耳,闪亮的刀锋映成一片反光,晃花了他的眼睛时,他这才清晰地意识到,打仗实在不是一件好玩的事情。

  可事情已经到了这一步了,难道要缩着头退回去?

  这不就是我一直等待的时刻吗?他用力握紧了手。横扫天下,纵横无敌!先祖曾经做到的事情,我为什么不可以?

  尚武的精神在他的身体里复苏,勇气又回到了他的身上,在所有士兵的注视下,他拔出了佩剑,发出了声嘶力竭的呐喊:

  “冲锋!”

  战斗就此开始。

  看见明军出人意料地发动了进攻,小王子也拼了老命,他发起了总攻令,总计十万余人在应州城外反复厮杀,你来我往,据史料记载,双方来回交战百余合,相持不下。

  事实证明,朱厚照是一个优秀的指挥官,在战乱之中,他保持了镇定,还在阵中来回纵马狂奔,鼓舞士气。他这一无畏的举动大大鼓舞了明军的士气,士兵们英勇奋战,向蒙古军发动了无数次潮水般的攻击。

  战争就这样进行了一天,双方也不讲什么策略诡计了,就是拿刀互砍,谁更能玩命谁就能赢!就这么折腾到了下午,看着无数如狼似虎、浑似打了兴奋剂的明军,蒙古军队顶不住了,小王子也撑不住了,他本来只是想来抢点东西就算数,却碰上了这么个冤家,结果赔了大本钱,无奈之下,只能发出那道丢人的命令:

  “退兵!退兵!”

  朱厚照不读书,也不讲什么战争礼仪,看到蒙古兵退却,他便下令全军追击,可惜天公不作美,一路赶到了朔州,突然又起了雾,只能打道回府。

  这是一场没有详写的战争,并非我偷懒,实在是史料记载太少,因为朱厚照兄是偷偷出来的,身边没有史官,文人也很少,他自己是半文盲,江彬、张永、王勋都是比他还粗的粗人,总不能指望他们吧。

  值得一提的是此战的战果,史书记载明军死亡五十二人,蒙古军死亡十六人,然后还有朱厚照先生的口述历史——“我亲手杀了一个!”仅此而已。

  我之前曾多次对史书上的记载提出过质疑,但这次我却可以肯定地说,这个记载的的确确是有问题的。因为这是一个违背了常识的结论。

  大家可以想象一下,十万人是个什么概念,换在今天,那就是十个师,别说打仗,就是搞个军事演习,也经常死那么十来个人,即使双方拿的都是板砖,互拍几下也不止这个数。

  事实上,双方是真刀真枪地互砍,而且是足足砍了一天,参战的双方既不是慈悲为怀的和尚,也不是练过气功的义和团,而金钟罩铁布衫之类的高级货,至少蒙古人那里肯定是没有普及的。

  再谈谈朱厚照讲的那句话——“我亲手杀了一个!”这句话经常被后人拿来嘲笑他吹牛,其实仔细分析一下就会发现,他说的很有可能是实话。

  要知道,朱厚照先生在战场上是很显眼的,很多人无时无刻都在盯着他,众目睽睽之下,他又是贵为皇帝,当众扯谎是很掉价的,而且要吹牛也不用说只杀了一个,随口说说十几个,几十个不也就出来了吗?

  然而朱厚照坚持了他的说法:“我亲手杀了一个!”

  只有一个。

  所以我相信,他说的是真话,而据记载,这场应州之战蒙古军总共才死了十六个人,这样看来,朱厚照运气很好,因为他手下的五万人一共才杀了十五个人。按照这个几率,他买彩票是肯定能够抽到一等奖的。

  所以结论是:朱厚照被抹黑了,应州之战也被人为抹黑了。

  抹黑他的人我们不好猜测,却也不难猜测。

  可笑的是,抹黑的证据竟然是如此的确凿,甚至连史书的记载者也留下了破绽——“是后岁犯边,然不敢深入”。

  原来只是死了十六个人,赫赫有名的小王子就“不敢深入”,这样看来,他真是名不符实,虚有其表。

  在明代的所有战役中,被故意忽视的应州之战本就不显眼,但这场被忽视的战役,却是朱厚照勇猛无畏的唯一证明。

  谁曾忆,万军丛中,纵横驰奔,所向披靡!

  只记下,豹房后宫,昏庸无道,荒淫无耻!

  残阳如血,大风卷起了黄色的帅旗,注视着敌人仓皇退走的方向,得意地调转马头,班师回朝。

  那一刻无上的光辉和荣耀,你知道,也只有你知道。

  【激化】

  仗也打完了,瘾也过完了,朱厚照却还不打算回去,他还没有玩够,足足在外边晃荡了几个月才回去,到了正德十三年正月,他又准备出去了,可这次出了点问题,他的祖母去世了,不得已回家待了几天。

  可没过多久,他就强忍悲痛,擦干眼泪(如果有的话),再次出去旅游,就这样,从正德十三年(1518)二月,到正德十四年(1519)

  二月,一年之中,他出巡四次,行程上千里,最后回到京城。

  这中途,他还突发奇想,正式任命自己为“总督军务威武大将军总兵官”,本着娱乐到底的精神,他还给自己取了个名字——朱寿。

  当然了,这个名字刚出来的时候是引起过混乱的,慢慢地大家也习惯了,认定了朱寿就是朱厚照,反正名字就是个符号,你叫朱头三我们大家也认了,只要别再继续改来改去就行。

  大臣和皇帝之间的这场斗争就这么不断地维持着,双方你进我退,尽量不撕破脸,保持着一种微妙的平衡。

  可是到了这年二月二十五日,平衡被打破了。

  这一天,朱厚照突然下诏书,表示自己北方玩腻了,想去南方玩,可他没有想到,这道诏书竟然成了导火线。

  大臣们已经忍无可忍了,杨廷和率先发难,主动上书,要求他休息两天,不要再出去了。

  可是朱厚照的心已经玩野了,北方这片地方他不愿意待了,想去江南一带转转,因此对此置之不理。

  可是大臣们忍耐已久的愤怒开始井喷了,很快,北京六科言官、十三道御史,南京六科言官、十三道御史、六部高级官员,甚至地方驻京官吏也纷纷上书,要求不要出行。一天到晚,朱厚照的耳边不断响起的只有相同的两个字:

  “不行!不行!”

  还有很多官员也趁机会攻击他的其他行为,比如出外旅游、擅自出战等等,话说得十分难听,甚至连亡国灭种之类的话都说出了口。

  朱厚照真的生气了。

  竟然如此嚣张,你们要造反吗!?

  他的耐心到头了。

  三月二十日,雷霆之怒终于爆发。

  这一天,午门外密密麻麻地跪了一百零七个人,这些人都是上书劝诫的大臣,朱厚照特意把他们挑了出来,给了他们一个光荣的任务——罚跪。

  具体实行方法是,这一百多人白天起来不用上班,就跪在这里,跪满六个时辰(十二个小时)下班。起止日期:自即日起五天内有效。

  附注:成功跪完可领取惊喜纪念品——廷杖三十。

  这是一次十分严重的政治事件,上书的大臣们被狠狠地打了一顿,后经统计被打死者有十余人,但他们却成为了最后的胜利者。

  因为当朱厚照看到那些受伤的大臣后,他犹豫了,他明白这些人是为了他好,于是他当众表示,不再去南方游玩了。

  这次旅游风波就此停息,大臣们被打了屁股,受了皮肉之苦,却获得了精神上的胜利,朱厚照出了气,却留下了恶名。

  所以这一次争斗,没有真正的获益者。

  出现这样悲惨的一幕,要怪就只能怪朱厚照先生早生了几百年,要知道,他如果晚点投胎,那可就风光了去了,可以大大方方地去旅游,也没有那么多的文官来管他,历史上还能留个好名声。

  到那个时候,也不用叫什么南游了,这名字太土,应该叫微服私访,叫下江南,也不用偷偷摸摸地一个人去,可以带上太监、宫女、侍卫、大臣,如果有雅兴,还可以带和尚,沿路探访民情,惩治贪官,或者是带个上千人,一路吃过去,反正不用自己出钱,也没什么人反对。

  根据一般剧情规律,通常走到半路上还能遇见几个美女,你来我往,你情我愿,留下一段风流天子的佳话。就此传扬千古,万人羡慕。

  唉,谁让你生的不是时候呢?朱厚照先生,你认命吧。

  就这么闹来闹去,到了六月,大家却都不闹了,因为一个惊人的消息传到了京城:宁王叛乱了。

  【仇恨】

  一百一十九年前,宁王朱权遇到了前来拜会他的燕王朱棣,由于一时大意,这位所有皇子中最为善战的仁兄上了哥哥的当,被绑票到了北京,帮着打天下靖难。

  为了让宁王卖命,朱棣还许诺,一旦成功取得天下,就来个中分,大家一人一半。

  当然了,事后他很自然地把这件事情忘得干干净净了,宁王没有计较,只是要求去杭州,过几天舒服日子,他不许。宁王还是不计较,希望能去武昌,他不许。

  最后他下令宁王去南昌。宁王没有反抗,没有非议,收拾东西乖乖地去了。

  宁王不是没有脾气的,只是他十分清楚,发脾气或是抗议没有任何用处,因为他没有讲条件的实力。

  但他的愤怒是无法平息的,他嘱咐子子孙孙,不要忘记自己曾经受过的耻辱。

  仇恨的种子代代相传,终于在这个时刻开花结果,而将其化为果实的那个人,叫做朱宸濠。

  朱宸濠是一个很有抱负的人,作为宁王的子孙,他继承了祖先的仇恨和好勇斗狠的性格,同时也看透了朱厚照不是一个安心做皇帝的人,经过长时间的观察和考量,他决定采取行动。

  可是很快,他就发现了一个很大的问题——没兵。

  因为燕王朱棣本人是造反起家,特别防备藩王们起兵造反。所以他当皇帝的时候实行了大裁军,当然了,裁的都是藩王的护卫。

  到了朱宸濠这里,几乎就是个光杆司令,一批下人亲军,还有一堆破枪烂刀,这就是他的全部家当,抓个小偷都还够呛,想要造反?

  那也真是太逗了。

  请示招兵也不可能,那相当于是在额头上写明“造反”两个字,无奈之下,他想起了中华文化中一条古老的智慧法则——走后门。

  他的第一个后门就是刘瑾,送了一大堆钱后,请求恢复护卫,刘公公大笔一挥,给他批了。朱宸濠高兴得不行。

  可惜过了没多久,刘公公就被剐了,接任的人没收过好处不买账,大笔一挥,又把他的护卫给裁了。

  朱宸濠连眼泪都哭不出来,这钱算是白送了,他一边咒骂那些收钱不办事的恶人,一边继续筹钱送礼。这次他的目标是钱宁。

  钱宁和清廉这两个字简直就是不共戴天,他二话不说就收下了,还明白地表示,如果有什么困难,兄弟你只管开口。

  在他的帮助下,宁王的护卫再次建立,他又有了招兵的指标。可他发现,光凭这些兵还不够,思前虑后,他居然产生了一个天才的构想——招聘。

  他招聘的范围主要包括:强盗、小偷、水贼、流氓地痞、社会闲散人员等等,反正一句话——影响社会和谐的不安定因素。而且学历不限,性别不限、年龄不限,能闹事就行。

  这些被招聘来的各犯罪团伙头目的名字也很有特点,比如什么凌十一、吴十三,和当年的贫农朱八八,走私犯张九四一对比,就知道这都是些什么货色。

  这种兵匪一体的模式也决定了他手下部队的作战方式——边打边抢,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由于长期从事特殊职业,他们早已养成了良好的工作习惯。

  甭管怎么七拼八凑,反正人是凑得差不多了,就这么着吧。

  除了兵力外,朱宸濠遇到的另一个难题是关系,要想好好地成功地造反,必须有一个良好的关系网,于是他利用当时的江西驻京衙门(相当于江西省驻京办事处)结交了很多大臣,并且广拉关系,四处请人吃吃喝喝,声势很大。

  朝中大臣对他的这一举动都有所察觉,也有人上书报警,但奇怪的是,当时的内阁首辅杨廷和却对此不闻不问。

  原因很简单,杨廷和收了朱宸濠的钱。

  请诸位不要吃惊,这在史料上是有记载的,朱宸濠先生花钱拉关系,对这位第一把手当然不会放过,好吃好住,搞好娱乐,杨廷和先生也就睁一眼闭一眼了。

  当然了,杨廷和并不支持、也不知道朱宸濠决心造反,他认为这个人不过想拉拉关系而已。当时的物价已经涨了,可是工资没有涨,所以杨廷和兄似乎认为收点黑钱也不是啥新鲜事。

  生活是艰难的,工资是不够的,当时另一位重臣忠臣杨一清也干过额外创收的事情,不过他主要是帮人写字和墓志铭,再收人家的润笔费,也算是按劳取酬,生财有道。

  无论如何,朱宸濠靠着钱财铺路,打开了关系网,为自己即将开创的事业奠定了基础。从当时的时局看,朱厚照本人不太愿意做皇帝,奸臣小人如钱宁、江彬等人也十分猖獗,文官集团似乎也对朱厚照失望了。

  而自己不但占据了地利,还有人在朝中接应,胜利应该很有把握。

  于是他终于下定决心,决心打破和平的环境,决心用无数无辜百姓和士兵的性命去实现他的野心,从后来的事情发展看,他确实有可能成功,只是要实现这个“成功”,还要加上一个假设条件:

  如果没有王守仁。

下一章:
上一章:

57 条评论 发表在“第3部:妖孽宫廷 第十三章 无人知晓的胜利”上

  1. 蜀山刚哥h_ou@qq.com says:

    小王子。。。。

  2. 小富即安 says:

    我听同情宁王的,碰上阳明。

  3. 匿名 says:

    朱厚照小皇帝原来这么萌

  4. 哈哈哈 says:

    真牛!

  5. 科傲7 says:

    又一场造反剧开场了!

  6. 无名 says:

    是的,看来好戏就在后面。

  7. 笨蛋 says:

    王老头终于要大干一场了!

  8. 西门吹雪 says:

    阳明闪亮登场

  9. 吱吱喳喳 says:

    之前没打过仗吧?读过兵书么?为什么能赢?我很费解

  10. 后人 says:

    9楼的,帝王之家不说刻苦学习兵法谋略,大小战例还是知道不少?只要深思先祖战胜之道,打一两场胜仗还是有可能的

  11. 八虎上的龙 says:

    朱厚照同学终于正经了一会,不过后面还要诸位喷饭

  12. ??? says:

    这皇上还能牛不?????????????

  13. cyb says:

    朱厚照确实好萌^ω^,乐天主义者,当皇帝真是老天放错了地方啊。。。

  14. 张居正的张居正 says:

    老张,好好干。。阳明,王守仁。

  15. 张居正的张居正 says:

    hehe我是谁

  16. 好基友一被子 says:

    没有人觉得朱厚照和小王子这对很搭么~

  17. 永远的流浪者 says:

    呵呵,确实很搭,搞不好小王子也是这么一哥,俩人约定好干一仗,所以才有了这扑朔迷离的一仗,呵呵

  18. 永乐皇帝 says:

    想不到我还有个这么争气的后代啊!!

  19. 千里流云 says:

    想不到厚照这个小玩童还是个军事奇才!

  20. 捭阖第一 says:

    没说的!

  21. 随便 says:

    厚照你真太天才了

  22. 景色迷迭 says:

    朱厚照你太有才了,不枉我把江山交给你-朱元璋

  23. 匿名 says:

    朱厚照好萌,赞一个

  24. 匿名 says:

    这不科学!!!!

  25. 当年明月 says:

    王守仁知道藩王拉关系不是什么好事,杨廷和居然想不到?这真是不科学。看来神童还是比不过圣贤啊。

  26. 小人物 says:

    朱厚照文的不行,金戈铁马到时比较适合他,像他的老祖宗,朱元璋,朱棣,后人总是把厚照批的一无是处,要客观全面的看问题啊

  27. 朱厚照 says:

  28. 咸阳游侠 says:

    朱厚照说你还真当我只是玩玩。小王子哭着说不就打个劫吗?不给就算了至于这样玩命吗?

  29. 夏殇 says:

    杀了一个,朱厚照,你牛!

  30. 胡说 says:

    从应州之战被简写,和各次大战关键时候天气的帮助,历史的乱写就看出来了,所谓正史是绝对不靠谱的假史,是当时写史书的人按自己的需要乱写的,哪有什么真实的历史,只有按人的需要写成的历史,历史实际上是一个永远无解的迷。不过此书《明朝那些事儿》还是一个很好看的故事,信不信没关系,好看就行。

  31. 那个进宫的孕妇 says:

    皇帝杀了一个人,他的保镖呢,皇帝最低得有一千保镖,皇帝都上阵,保镖不得豁出去命啊,死了十几个人是不可能的,这是大胜仗,但是文官不可能夸他勇武,武官占了主导,文官何以自处?文官把他抹黑了

  32. 杨凌 says:

    明史是满鞑子写的,朱厚照被鞑子摸黑也不奇怪。朱厚照顶你。

  33. QQ says:

    顶30楼的

  34. 朱元璋 says:

    小子干的好

  35. 若梦0孔明祭 says:

    朱厚照这个人,就是玩心太重、玩性太重

  36. 宅男 says:

    写的太好了

  37. 匿名 says:

  38. 朱元璋 says:

    朱氏子孙

  39. 小雪花 says:

    谁曾忆,万军丛中,纵横驰奔,所向披靡!

      只记下,豹房后宫,昏庸无道,荒淫无耻!

    写得好!

  40. 朱佑樘 says:

    好儿子!打仗这事儿上没给老子丢脸!

  41. jia哩 says:

    wonderful

  42. 一九八四 says:

    無師自通——天子守國門﹗

  43. 小王子 says:

    朱厚照你小子给我等着,下次再砍你。

  44. 南城。 says:

    好可爱啊

  45. 王守仁 says:

    快让我出场

  46. 知行 says:

    喜欢王守仁

  47. 皇太极 says:

    等着,一百多年后我再来收拾你们!

  48. 超级朱厚照 says:

    “我亲手杀了一个!!!!!!!!”真是够萌!

  49. 一个读者 says:

    你是个好人,兄弟,你可惜生错了年代啊。

  50. 匿名 says:

    历史是胜利者书写的!满清后来一看,原来当年把自家爷爷打得稀巴烂的,竟然是一个被自家朱程文人厌恶的、不守规矩的皇帝小儿,好,我就大兴文字狱,抓来汉人篡改历史,朱厚照边关大捷?屁,就杀死三五个而已,自己还死了几百号人,我满人忍饥挨饿不再犯边,并不是怕了,而是发下屠刀立地成佛

  51. 匿名 says:

    朱厚照明修贱道暗度陈仓?屁,你就是个昏君!改,都给我改了,朱厚照豹房就是为了玩女人修的,微服出访也不是为了体察民情,就是去玩女人的!……清初汉人十室九空,后人看到的只能是满人修改的明史,不恶心死汉人,不算完!就是要在精神上击垮你们

  52. 匿名 says:

    最可笑的是汉人有用豹房来玩女人的吗?还是万人至尊的皇帝大人,汉人的酸味是大大出了名的,金屋藏娇,不起个文绉绉的名字怎么显出档次来,豹房,只能让人想起血腥尿骚之类和女人一点关系没有的玩意儿

  53. 匿名 says:

    正德皇帝就是强,仅仅杀几个人,就大大震慑了胡人不敢大举犯边,厉害!

  54. 匿名 says:

    宁王很多钱吗

  55. 魔王 says:

    朱后照让我想起了第六天魔王—-织田信长

  56. 一个普通的人 says:

    每一个当皇帝的都了不起,我们看每个皇帝都有不顺眼的地方,那我们呢。。。。。。

  57. Deena says:

    Hi, Neat column. There is a problem coitcellvely with your web site in internet explorer, would test this… Specifically nonetheless is the marketplace chief and a enormous part of people will miss your abundant script suitable to this problem.

发表评论

本周热门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