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小说
分享到:

第4部:粉饰太平 第十章 隐藏的精英

所属目录:明朝那些事儿    明朝那些事儿作者:当年明月

  【另外的三个人】

  在严世蕃的眼中,天下英才只有三人而已,但事实证明,这位仁兄虽然聪明,却是一个不太识数的人,因为他只数对了一半。

  杨博、陆炳、严世蕃确实是芸芸众生中的异类,他们机智过人、精于算计,堪称不世出的奇才。但老天爷实在太喜欢热闹,就在严世蕃自以为天下尽入己手时,上天却给这出戏送来了另外三个人,三个更可怕的人。

  按照严世蕃先生的逻辑编号继续下去,第四个人的位置应该属于徐阶。在经受了无数考验之后,他已经具备了逐鹿天下的实力。但严世蕃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在他的眼里,这个小侍郎不过是个无足轻重的人物。

  徐阶仍然隐藏着自己,当时机到来的时候,他将揭下自己的面纱,给严世蕃一个大大的惊喜。

  第五个人,叫做高拱。

  如果说严世蕃只是轻视徐阶的话,那么高拱这个名字他可能从没有听过。

  这也怪不得他,因为高拱实在太不起眼了。

  高拱,正德七年(1512)出生,河南新郑(今河南新郑市)人,嘉靖七年(1528)河南省乡试第一名,嘉靖二十年(1541)考中进士,被分配到翰林院。

  而当严世蕃纵论天下之才的时候,高拱先生的职称只是翰林院的编修,不过是机关里的一个小抄写员。这种小角色,自然难入严奇才的法眼。

  然而他终将成为一个撼动天下的人。

  根据影视剧的规律,最厉害的人总是最后出场,这次也不例外,而最先发现这位奇才的人,正是徐阶。

  夏言下台后(当时尚未被杀),徐阶的处境很惨,原先对他恭恭敬敬的人,眼见他没了靠山,纷纷就此拿出了当年翻书的速度,跟他翻了脸。

  除了同僚的挤兑冷遇外,徐阶在吏部也倒了霉,新来的吏部尚书闻渊不喜欢徐阶,总是找他的茬。

  得罪了老板,混不下去的徐阶只好另找出路,好在他和大老板的关系还算不错(擅写青词),皇帝大人毛笔一挥,给他安排了新单位:

  “你去翰林院吧!”

  这个决定改变了无数人的命运。

  嘉靖二十六年(1548)底,徐阶来到了翰林院,成为了掌院学士。

  他的第一个使命是教育去年刚刚考进来的庶吉士。

  庶吉士是大明的精英,只有在科举中考到一甲(三人)和二甲头名的人才有资格加入这个光荣的行列。而庶吉士的培训大致相当于现在的岗前培训,在这里结业后,学员们会进入翰林院,成为一名普通的翰林官。

  当然,之后的事情就各安天命了,如果经历从几年到几十年不等的以死相搏、勾心斗角,你还没有被杀头、流放、贬官,脸皮越来越厚,心越来越黑,你将很有可能进入内阁,成为这个帝国真正的统治者。

  一般说来,翰林院的掌院学士是不会理会庶吉士的,最多不过是在入学时见个面,训几句话,说些大家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的话,然后拍拍屁股走人。

  但徐阶依然保持了他的传统作风,虽说这帮新人即无背景,也不起眼,他仍然抽出时间,挨个谈话,当然了,他的目的绝不仅仅是鼓励他们认真学习,鬼知道将来这里面会不会出几个一二品的猛人,还是先搞好关系为妙。

  正是在这一系列谈话中,他遇见了那个伴随他后半生,奋斗不息,名垂千古的人。

  虽然庶吉士已经是精英中的精英,但这个人仍然给徐阶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的谈吐和见识,还有无与伦比的聪慧,都让徐阶惊叹不已。

  “你叫什么名字?”

  “张居正。”

  张居正,我会记下这个名字。

  徐阶满意地完成了他的谈话工作,未来的岁月还很长,他有充分的时间去认真观察这个年轻人。

  张居正就是第六个人,当时的他还没有登上舞台参与角逐的机会。

  在这个风云际会的年代,这六位英才将交织成一个死亡的绳结,用他们的智慧和意志去争夺最高的奖赏——权力,失败者将成为绳结的牺牲品,被无情地绞杀。只有最具天赋、最精明、最狡诈、最坚毅的人,才能终结这场残酷的游戏,解开那个死结。

  而这位最后的胜利者,将成为大明天下的统治者。

  不过话说过来,至少在当时,这后两位还是指望不上的,高拱同志依然在做他的抄写员,而张居正同学还在培训班认真刻苦学习。

  所以徐阶依然只能靠他自己。

  严嵩是一个警惕性很高的人,他十分清楚徐阶与夏言的关系,并非对此人毫无防备,但问题在于,这位徐侍郎似乎对他构成不了什么威胁,顶了天也就是个副部长,皇帝面前也说不上什么话,翻不起天大的浪。

  所以防备归防备,他并没有把徐阶放在眼里。

  严嵩的判断很准确,现在的徐阶,是个不折不扣的小人物,即使你把刀交到他的手里,他也不知从何砍起。

  但世界是不断变化的,嘉靖二十九年(1550),徐阶迎来了第一个机会。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这次机会是由严嵩阵营中的仇鸾先生友情提供的。

  蒙古也算是大明的老冤家了,来来回回已经搞了二百年,双方都精力充沛,再累再苦都不在话下,洗个澡睡一觉起来接着干。

  事易时移,当年的瓦剌已经消停了,取而代之的是鞑靼,而在小王子之后,该部落又出了一位擅长杀人放火的优秀领袖——俺答。

  关于这位兄台的事迹就不多讲了,只需知道这是一个很能杀,很能抢,善于破坏的人就行了。

  嘉靖二十九年(1550)六月,这位仁兄估计是家里缺东西了,带领上万骑兵向明朝发动了进攻,他的目标是大同。

  明军抵敌不住,全军溃败,一番混战后,总兵张达战死,于是大同向朝廷告急,指挥官死了,蛇无头不行,请你即刻再派一个过来。

  大同总兵是一个级别很高的官阶,相当于边防军司令员,寻常时候,能够补到这个官,那是祖宗保佑,但在这个节骨眼上去大同,只能说是祖坟埋错了地。

  蒙古人还在城外,即使打退敌人,也未必有功,但如果丢了重镇大同,则格杀勿论。而且刀剑无眼,也不认你官衔高低,身为总兵不幸殉国,也只能算你背运。

  这就是传说中的黑锅,谁也不想背,但就在众人推脱之时,严嵩站了出来,高兴地告诉大家,他有一个合适的人选,必定可以退敌。

  他说的这个人就是仇鸾。

  说实话,在这件事情上,严嵩也是个冤大头,他原本以为仇鸾名将之后,就算不如曾铣,多少也有那么两下子。所以他推荐仇鸾,希望此人可以再立新功。

  可是仇鸾先生实在难得,虽说干了多年的武将,却连一下子也不会。听说严嵩推荐了自己,顿如五雷轰顶,但是事已至此,不上也得上了,仇鸾壮着胆子去了大同。

  似乎仇将军的运气还不错,他刚到地方,就得知俺答已经抢劫完毕,撤退了。兴高采烈的仇鸾顿时来了劲,他立刻向兵部上书,沉痛地表示,没有能够与俺答交战,为国争光,实在是遗憾之至。

  不要紧,仇鸾先生,机会总是有的。

  七月,俺答又来了。

  其实这也怪不得俺答,他的部落没有手工业,也没有轻工业,除了抢,他没有第二条路。

  仇鸾这回头大了,如果打了败仗,别说官位,脑袋也难保,但他也很清楚,以自己那几把刷子,想打败俺答,那无异是一个梦想。

  但仇鸾实在是个了不得的人物,他竟然想出了一个解决问题的办法,不但可以赶走俺答,还不用大动干戈。

  仇先生是一个懂得价值规律的人,他明确地意识到,俺答过来无非是想抢东西,只要给钱,让他满意而归,就万事大吉了。

  于是在一个深夜,他暗中派出使者,给俺答送去了很多钱,希望他拿钱走人,不要妨碍自己当官。

  要说俺答兄也真是好样的,拿钱就办事,当即表示,请仇总兵放心,我这就全军撤退。

  仇鸾满意了,不用拼命,还送走了瘟神,没有更好的结果了。

  可是自以为聪明的仇总兵忽略了关键的一点——俺答只是说撤退,没说要撤回家。

  不久之后,大同副将回报,俺答已经撤走了。仇鸾十分高兴,但在准备庆祝之前,他突然想起了什么,便多问了一句:

  “俺答退兵之后,去了哪里?”

  “蓟州。”部下回答道。

  当这两个字传进仇鸾耳朵里时,他几乎当场晕倒:

  “大事不好!”

  蓟州,是北京的门户。

  当俺答攻破蓟州,破墙入关到达昌平(今北京市昌平区)的时候,他惊奇地发现,自己的铁骑竟然没有遇到任何抵抗,粮食、财物、人口都摆在他的面前,等待他去抢掠。

  他自然是不会客气的,抢完了昌平,他又流窜到密云、怀柔,围着北京城一路抢过去,踏踏实实地搞了一次北京环城游。

  杀完了,也抢够了,俺答却不走了。他留在了通州,窥视着这座雄伟的京城。因为他已经敏锐地意识到,在大明示弱的背后,似乎隐藏着某种不可告人的原因。

  其实事情没有俺答想得那么复杂,原因十分简单——没兵。

  说来滑稽,当时的京城确实是个空架子,一百年前北京保卫战之时,在于谦的建议下,丧失战斗力的京城三大营被改造成了十二团营,兵力缩减为十四万人。

  按说这个数字也不少了,但当兵部尚书丁汝夔清点人数准备作战时,才惊奇地发现,所谓十几万大军,其实只有五万多人!

  而更为麻烦的是,其中很多人的年龄已足够进养老院了,只是拿着根长矛站在队伍里充数。

  其实丁汝夔并不奇怪,此等现象再正常不过了,这就是传说中的军队贪污第一绝技——吃空额。(多报人数冒领工资)

  丁大人熟悉潜规则,也不想去反贪,但问题是,敌人就在门口,你总得想个办法把人送走。

  皇帝自然不可能再给俺答送礼,让他回去打大同,无奈之下,嘉靖先生只好下达总动员令,命令周围驻军前来勤王。

  第一个赶到的,正是大同总兵仇鸾。

  他是拼命赶过来的——不拼命不行,要知道,皇帝大人之所以如此狼狈地被人堵在城里,那完全是背了他的黑锅。如果不及时过来,难保俺答兄和皇帝和平谈判,讨价还价的时候,不会突然冒出这么一句:当初仇总兵和我谈的时候,价码是……

  满头冷汗的仇鸾带着两万骑兵赶到了北京,嘉靖被他的热情感动,非但没有怀疑他,还极为信任地告诉他:

  “京城的防务就交给你了。”

  这下子是彻底完了,仇鸾悲愤之余,准备去跳护城河了,结果又被部下拉了回来,大同已经如此狼狈,何况是京城?

  无计可施的他想来想去,竟然又找到了老办法——谈判。

  他再次私下派人出城,找到了俺答,等到来人说明来意,连久经沙场的俺答先生也大吃一惊,刚刚在大同谈完,仇总兵又到了京城,竟然跑得比自己还快,速度实在惊人。

  仇鸾提出了条件,只要不攻城,什么都好商量。

  俺答也不含糊,不攻城可以,让我入贡就行。

  虽然仇鸾已经决定要不惜一切代价,但这个要求,却是他不能接受的。

  所谓入贡,不过是肆意妄为、践踏国格的体面说法,如果答应了这个条件,俺答就能派出他的使者,到大明的地盘强拿强要,提出各种苛刻条件。

  这是国家形象问题,换句话说,就算给得起钱,也丢不起人。

  仇鸾不敢信口开河,只能立刻上报嘉靖。

  太上老君也解决不了蒙古问题,于是嘉靖道长穿上黄袍,召开了内阁会议。

  与会人员有内阁大学士严嵩、李本、张治,还有时任礼部尚书的徐阶。

  皇帝大人也慌了神,他拿着俺答送交的入贡书,问大臣们怎么办。

  李本不说话,张治也不说话,因为在内阁里他们说了也不算。

  平日滔滔不绝,说话算数的严嵩却突然哑巴了,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也不出声。

  但皇帝大人的工资不是白拿的,嘉靖直接向严嵩发问了:

  “现在该怎么办?”

  严嵩先生既不能治军,也不能治国,其主修专业是拍马屁和整人,可是俺答先生是要实惠的,不吃这一套,自然没有办法。

  但他还是说出了自己的“办法”:

  “这不过是一帮饿贼,抢掠完了自然会走,皇上不必担心。”

  这是一个十分无耻的回答。

  在严嵩先生的逻辑体系里,保住官位,安享富贵才是最重要的,至于城外的百姓,抢了就抢了,杀了就杀了,反正与己无关。

  徐阶愤怒了,抛开个人恩怨不谈,他简直无法相信,这竟是一个朝廷首辅说出的话,虽然这里还轮不到他说话,却也已忍无可忍:

  “敌人已经打到了城下,杀人放火,无恶不作,怎么能说是一群饿贼!”

  严嵩惊讶地回过头,看着这个毫不起眼的礼部尚书,他终于意识到,一直以来,自己似乎轻视了这个人的能量。

  坐在皇位上的嘉靖霍然站了起来,他看着徐阶,赞许地点点头,然后又换了一副面孔,冷冷地盯着贪生怕死的严嵩:

  “俺答的贡书呢?”

  严嵩慌忙拿出了文书,准备呈交给皇帝。

  嘉靖摆了摆手,他不打算研究文件,只问了一句话:

  “你准备怎么办?”

  在嘉靖逼视的目光中,严嵩却恢复了镇定,他从容地回答:

  “这是礼部的事。”

  所谓礼部的事,就是徐阶的事,在一般人看来,这只是一句推卸责任的话,但事实上,这句话却是极为凶险,暗藏杀机。无论徐阶如何回答,都将惹祸上身。

  俺答入贡,说到底是个外交问题,严嵩推给礼部,虽说不大仗义,倒也算是合情合理,如果徐阶推托,皇帝自然饶不了他。

  但如果徐阶满口答应,则必定会大难临头,因为入贡问题,也是个很丢脸的政治问题,嘉靖根本就不想答应,只是迫于形势,才找大臣商议,要是胆敢在这个时候搞包干,等到俺答一走,秋后算帐,自然死罪难逃。

  严嵩摸透了嘉靖的心思,他正静静地等待着徐阶进入陷阱。

  徐阶愣了一下,立刻不假思索地做出了回答:

  “此事是我礼部职责,臣愿一力承担!”

  然而在严嵩露出笑容之前,徐阶就说出了下半句:

  “但入贡之务为国家大事,一切听凭皇上做主,礼部必定遵旨照办!”

  严嵩第一次感到惊慌了,站在眼前的这个礼部尚书,竟然是一个比夏言更为狡诈的对手。

  嘉靖却没有严嵩的心思,他只想解决问题:

  “你有办法吗?”

  徐阶终于等来了机会,他开始侃侃而谈:

  “以臣看来,敌军兵临城下,以目前京城的防务,既不能战也不能守。”

  “那该怎么办?”

  “目前唯一的办法,是拖延时间,等待援军到来,聚集力量,再对俺答发动反击。”

  嘉靖高兴地连连点头,却也提出了一个实际的问题——如何拖延时间。

  徐阶微笑着,拿起了那份被引为耻辱的俺答入贡文书,自信地告诉惊恐不安的皇帝陛下——办法就在这份入贡书里。

  外交,是指处理国与国之间关系的方法,但它还有另外一个通俗的解释——用最礼貌的方式,说出最肮脏的话。

  如果以后一种解释为标准,那么徐阶就是一个极为高明的外交家,他敏锐地在俺答的文书中发现了一个问题——只有汉文,没有蒙文。

  按照惯例,外交文书是需要两种文字的,但这不过是个形式而已,并没有人认真遵守。

  然而大明这一次决定仔细认真地履行程序,于是俺答的使者得知,他要把入贡书带回去,重新加上蒙文内容。

  听到使者的话,俺答的脑子有点乱了,他虽然打仗是把好手,但玩政治的能力实在差得太远。这位仁兄思前想后,也不知道只写汉文有什么问题——你们能看明白不就行了吗?

  百思不得其解的俺答唯恐自己是没文化,不懂外交礼仪,被人取笑,还真的去找了一帮人搞公文,可还没等他的文书完成,新的邻居就到了。

  北直隶地区前来勤王的军队及时赶到了,城外明军人数已经达到了八万余人,而俺答也终于明白,自己又上当了。

  失去了锐气的蒙古军准备退却了,反正他们也抢够了,杀够了,算是满载而归。

  但在城内的嘉靖并不是傻瓜,他虽然不懂军事,却是一个极为聪明的人,局势的变化逃不过他的眼睛,于是他召见了兵部尚书丁汝夔,命令他准备对鞑靼军发动反击。

  丁汝夔接受了命令,但在发动反攻之前,他还必须去拜见严嵩。

  在很多的书籍中,严嵩被描述为一个穷凶极恶的人物,他比山区的土匪更狡诈,比变态杀人狂更为残忍,从贪污受贿、杀人放火到随地吐痰、乱搞男女关系无所不包,可谓是人渣中的人渣。

  但如果客观分析史料,就会发现这位仁兄其实是个很胆小的人,他这一辈子的原则是能躲就躲,能推就推,只要自己的官位权势不变就行,百姓死活、社稷兴衰与他毫不相干,他也不想管。

  这种行为用今天的法律术语来形容,叫作“行政不作为”,又称占着茅坑不拉屎、磨洋工等等。严嵩就是这样一个人,他不愿意惹事,不愿意管事,只关心他自己的利益。应该说,他确实是一个胆小的人。

  但是胆小的严嵩,依然是人渣中的人渣。

  因为正是他的置若罔闻、大私无公,才使得朝中政务懈怠,大臣尸位素餐,敌人肆无忌惮,烧杀抢掠——皇帝在修道,您首辅也不管,那还有谁管?

  不过严嵩先生的不想管,并不是不管,只要关乎他利益的事情,他是绝不会坐视不理的。

  丁汝夔了解这一点,他很清楚,如果没有得到严大人的首肯,擅自行动,夏言就是前车之鉴。

  他向严嵩告知了皇帝的谕令,提出了自己的疑问:现在怎么办?

  严嵩思索片刻,便说出了一个让他意想不到的答案:

  “不要发动反攻。”

  看着大惑不解的兵部尚书,严嵩为他的答复作出了解释,一个极端无耻的解释:

  “如果发动反攻,就有可能战败,若在边界战败,还可以假冒胜仗报功,但在天子脚下,如果失败,皇上一定会知道,那时就不好办了,不如任俺答抢掠,不久之后必将自己撤走,我们便不用负任何责任。”

  这就是大明帝国内阁首辅的治国哲学,真可谓是流氓到了极点。

  但丁汝夔毕竟也在官场混了多年,不是那么好糊弄的,他十分清楚,皇帝的命令是反攻,如果照严大人的话办事,到时候皇帝追究起来,那是要杀头的。

  然而严嵩拍着胸脯跟他打了保票:

  “你放心,有我在,必定平安无事!”

  丁汝夔安心回家睡觉了,他相信严长官是不会忽悠他的。

  事实证明,严嵩先生的保票确实不是毫无价值——可以当废纸卖,五毛钱一斤。

  在之后的几天里,城外的俺答军肆意抢掠,并开始打包,准备带走,带不走的就放火烧掉。而城内的驻军非但不去找蒙古人结帐,连服务费都不敢收,只是眼睁睁地看着他们扬长而去。

  俺答终于走了,嘉靖终于愤怒了,蒙古人大摇大摆地走了,正如他们大摇大摆地来,没有带走一丝云彩,却带走了财物、粮食和无数的大明百姓。

  他紧急召见了丁汝夔,厉声讯问:

  “为什么不出战!?”

  丁汝夔沉默了,这是他唯一的选择,事已至此,即使摆出严嵩,自己也未必能免罪,而且还将失去所有退路,无论如何,他只能相信严长官了。

  得不到回答的嘉靖火冒三丈,下令把这位兵部尚书关进了监狱。

  严首辅似乎还是很够意思的,在狱中,丁汝夔不断接到严嵩的指示,让他放心坐牢,坚持挺住,就有办法。

  丁尚书就这样坚持挺了下来,一直挺到了刑场上。

  当明晃晃的鬼头刀在尚书大人面前闪耀的时候,丁汝夔这才明白,自己被人卖了,还在帮人家数钱。

  事到如今,他唯有仰天大呼一声:

  “严嵩奸贼,你忽悠我啊!”(嵩贼误我)

  但痛斥之后,他最终醒悟了自己的罪过,满目焦土、生灵涂炭,严嵩固然是主谋,他却也是帮凶。

  于是他向站在一旁的人们问出了最后一个问题:

  “王郎中现在何处?”

  所谓王郎中,即兵部职方司郎中王尚学,前面说过,这个职方司大致相当于的今天的总参谋部,按照明代律令,如果谋划错误打了败仗,职方司的长官郎中是要连坐负领导责任的(最穷最忙,还要背黑锅,所以没人去)。

  应该说丁汝夔还是很够意思的,他在狱中曾反复表示,事情是自己一个人干的,不关职方司的事。

  所以当他得知,王尚学已经逃过一死,发配充军的时候,这才终于舒了一口气,留下了最后一番话:

  “当初王郎中曾反复劝我出战,但我为严嵩所误,没有听他的意见,这是我的错啊!”

  嘉靖二十九年(1550)的这次风波在丁汝夔的叹息声中结束了,在这场劫难中,大明遭遇了惨痛的失败,京城被人围了一星期,京郊地区狼藉一片,俺答在大明的眼皮底下烧杀抢掠,无人可挡。

  东西丢尽了,脸也丢尽了,这个建国以来少有的耻辱被后世称为“庚戍之变”,永远地记入了史册。

  但就在一片哀鸣声中,某些事情正在悄悄地发生着变化。

  徐阶无疑是胜利者,危难之际,他挺身而出,承担重任,在嘉靖的心里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这个不惹人注意的配角,终于登上了五光十色的舞台中央。

  但伴随着机遇到来的,还有危险,因为那个可悲的失败者、胆怯者,已经意识到了这位政治新星的可怕,在今后的日子里,他将全力以赴,把这个足以威胁他的人扼杀在摇篮之中。

  虽然在国家大事上,他是一个胆小鬼,但只要触及到个人利益,他将变得比赵子龙先生更加勇敢。

  徐阶,继续走吧,越往前走,你将越能感受到这场游戏的残酷,在前面等待着你的,是更狡诈的对手,和更阴险的圈套。

  当然了,除了政局的微妙变化外,大明王朝也并非毫无收获。

  丁汝夔死后,吏部侍郎王邦瑞暂时代理兵部事宜,开始收拾残局。

  在整理防务的工作中,他无意间发现,有一本叫《备俺答策》的书在军中广为流传,书中记载对付俺答的各种方略,极有见地,合乎兵法。

  王邦瑞立刻叫来了下属:

  “此书作者何人,任何官?”

  下属告诉他,此人是世袭将军,进京参加武进士考试,因遇到俺答进攻,临时参战,时任京城九门总旗牌官,战争结束后,已经调防蓟门。

  王邦瑞感叹不已,在反复翻阅此书并打探此人情况后,他在兵部的档案中写下了这样的记录:

  戚继光,山东东牟人,世袭登州卫指挥佥事,青年而资性敏慧,壮志而骑射优长。评:将才。

  【陷阱】

  自从“庚戍之变”后,徐阶的日子是越过越好了,虽然没有进入内阁,却享受着内阁成员待遇,被封为太子太保(从一品),还经常被叫到西苑,陪皇帝陛下聊天喝茶,成为了朝中的红人。

  徐阶有点忘乎所以了,际遇的变化使他产生了错觉,皇帝的宠信,同僚的逢迎,这一切都让他相信,胜利似乎已经不再遥远。

  事实上,真正的机会并未到来,而他的水平也还差得太远。

  而之后那场突如其来的打击,很快就将他从美梦中惊醒。

  这件事是从死人开始的,不久前,孝烈皇后死了,按说死了就死了,开追悼会埋掉拉倒,可是嘉靖先生搞礼仪搞上了瘾,下文给礼部,要求让这位皇后进入宗庙(专用术语袝庙)。

  这是违反礼仪规定的,坚持原则的徐阶先生随即上了一封奏疏,表示女后不能入庙,只能放到奉先殿。

  当严嵩听到这个消息后,当即拍手称快,因为他知道,徐阶马上要倒霉了。

  严嵩是对的,徐阶很快就为他的原则付出了代价,嘉靖先生大怒,当即把徐阶叫了进来,怒骂了一顿。

  这个场景如果放在夏言身上,下一幕必然是对骂,夏先生一贯无惧无畏,为了原则,和皇帝干仗也是家常便饭。

  徐阶和夏言一样,也是个坚持原则的人,但这熟悉的一幕却并未出现,徐阶只是低着头,听着皇帝那无理的怒斥。

  我还记得,夏言就是这样死去的。那人头落地的场景回映在他的眼前。

  于是,在严嵩那旁侧虎视眈眈的目光下,徐阶作出了决定:

  “皇上圣明!”

  牺牲尊严是不够的,要想在这场残酷的游戏里笑到最后,还必须背离原则,因为眼前的敌手,是一个不讲原则的人。

  而要战胜一个无原则的对手,唯一的方法就是放弃所有的原则。

  称宗也好,袝庙也罢,哪怕你自封玉皇大帝,哪怕你把自家的奶妈、佣人都放进宗庙,我也不管了。

  在时机到来之前,这是必须付出的代价。

  徐阶及时察觉到了即将到来的危险,赞同了皇帝的意见,躲过了一劫。然而他没有料到,自己曾经的一个无意举动已惹下大祸,而更为不幸的是,严嵩已经抓住了这个破绽。

  在这之后的一天,嘉靖在西苑单独接见严嵩。双方有意无意地开始闲聊,聊着聊着,话题就转到了徐阶的身上。

  出人意料的是,严嵩在谈到徐阶的时候,竟然是赞不绝口,反复夸奖这人勤于政事,用心干活,而且青词写得也很好。一番话说得嘉靖连连点头。

  当然,你要是指望严嵩先生突发精神失常,那是不现实的,精彩的在后面:

  “徐阶这个人确实不缺乏才能啊,”严嵩叹息一声,补上了最为关键的一句:

  “只不过是多了点二心而已。”

  这就是传说中骂人的最高境界——先夸后骂,夸骂合一。

  嘉靖收起了微笑,沉重地点了点头,他赞同严嵩的意见。

  这句话是有来由的,嘉靖三十年(1551)二月,徐阶曾经向皇帝上书,请求早立太子。

  这已经不是他第一次上书建议了,之前还有几回,只不过都被嘉靖压了下来。在礼部尚书徐阶看来,立太子是必需的,也是出于礼仪需要,当然也有潜含意思:您每天都炼丹服丹,哪天突然食物中毒挂了,咱们也得有个准备吧。

  不过这个要求在嘉靖看来,就变成了另一个意思——我还没死,就准备另起炉灶了。

  就这样,老谋深算的严嵩只用一句话,就粉碎了徐阶在皇帝心目中的美好形象,使他再次沉入了谷底。

  这之后,皇帝对徐阶的态度越来越冷淡,很少召他进入西苑,也不再好言相向。

  虽然皇帝没有明确的表态,敏锐的徐阶依然感受到了这种疏远,用不着去打听,他也知道是严嵩搞的鬼。

  同僚们的嗅觉是十分灵敏的,之前处于事业上升期的徐阶是凤凰,但涅磐之后,自然就变成了野鸡。众人就此纷纷离去,徐阶又一次回到了孤立无援的起点。

  残酷的事实教育了徐阶,他终于明白,自己虽然得宠,但在皇帝心中的地位还远远赶不上严嵩,而他要挑战的,是朝中第一大政治集团——严党,有着数不清的关系网和锦衣卫的帮助。更重要的是,在严嵩这位政治厚黑高手面前,他的功力还差得太远。

  但是不要紧,现在还来得及,我将重新开始。

  从此,徐阶变得更加沉默寡言,不再随便议论朝政,可嘉靖却似乎并不领情,对他仍十分冷淡,但徐阶并没有慌张,在仔细分析形势后,他终于发现了一条制胜之道。

  而这条道路,正是死去的夏言用生命告诉他的。

  受到严嵩蛊惑的嘉靖已经厌烦了徐阶,然而他却没有发现,自己四周的人已经悄悄改变了态度,经常会夸奖徐阶的才德(左右多为言者),久而久之,他慢慢地改变了对这个人的看法。

  从某个角度来看,夏言正是死在了那些被他怠慢的太监手中,而徐阶绝对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

  此外,沉默的徐阶开始认真在家里写青词,用心搞好文字创作,而满意的嘉靖也终于改变了态度,经常叫他上门聊天。

  另一方面,不管在人前人后,只要说到严嵩,徐阶总是赞誉有加,还经常上门联络感情,虽说严老狐狸还把他当对手,但徐阶的行为却也或多或少地打动了他。

  毕竟只是个小角色而已,不用再费多大力气。严嵩依然相信自己的判断。

  于是在经历了大起大落之后,朝局又一次恢复了平静,双方暂时处于了休战状态。

  然而在这片寂静的背后,徐阶正密切注视着严嵩的一举一动,上朝、退朝、应酬、结伙。他耐心地审视着这位老江湖各种举动,在寻找破绽的同时,他也在不断地学习着敌人的权谋与手段。

  在日复一日的揣摩与观察中,徐阶渐渐缩小了自己与对手的差距,他已经成为了一个足智多谋、深不可测的人物。

  但隐忍和沉寂不是目的,而是手段,它终将爆发在最后那一刻,虽然徐阶已经麻痹了严嵩,获得了皇帝的信任,但他十分清楚,要想取得胜利,现在的条件还不够,他必须主动发起攻击,以获得更多的资源和更大的优势。

  进攻的时候到了,但不能打草惊蛇,也不能最后摊牌。目前所缺少的,只是一个合适的攻击目标。

  经过仔细的考量,徐阶终于找到了这个标靶。

  于是在等待两年之后,徐阶打破了这片死般的宁静,将他的矛头指向了那个合乎要求的人——仇鸾。

下一章:
上一章:

43 条评论 发表在“第4部:粉饰太平 第十章 隐藏的精英”上

  1. 匿名说道:

    羽翼渐满,搏击长空的时候到了!

  2. 匿名说道:

    大私无公 ==

  3. 匿名说道:

    而要战胜一个无原则的对手,唯一的方法就是放弃所有的原则。

  4. 朱元璋说道:

    徐阶加油

  5. 王阳明,。说道:

    写的好,,可斗胆问下 当年明月的QQ ??我的是1976499663.。

  6. 徐盈盈说道:

    加油!

  7. 大明无敌说道:

    灭了严嵩

  8. 飞翔说道:

    感叹严嵩的厚颜无耻!太坑爹了!

  9. 言官中的卫冕冠军说道:

    窝里斗,斗个毛。你NN的严嵩,蒙古都抢完了,你还小人,怎么不迎合圣意,勤王的兵都白来了。你知不知道你犯了多少军事错误码?杀了一个名将,用了一个软蛋。我相信吃到甜头的蒙古兵还会再来的,我觉得明朝也给开个武林院,教育一些纸上谈兵的货也能凑合,偏偏武举是选锦衣卫的

  10. 戴雨龙说道:

    读书人做官,实现自我价值;并且光宗耀祖。看到的古人个个有才,可是真的不是个个有德。联想今日社会腐败现象,感叹现实社会“德才兼备”中徳的缺失!

  11. 李如松说道:

    俺答脑子有点乱了"让我想起了范伟"哈哈"笑死个人了"

  12. 逃避说道:

    5楼的,当年明月有没有给你他的QQ啊,我也想加他。我的QQ是1404968442

  13. 匿名说道:

    严世蕃少算三个人的原因不是因为不会数数,那么聪明的人怎么会不识数!是因为一只眼睛瞎,先天缺陷,一只眼只够看三个。。。

  14. ---徐阶说道:

    严嵩你还能再无耻点不= =

  15. 悟道说道:

    陆炳惊才绝绝,大节糊涂,无底线,为一己虚名毁国家忠良!不能算英才!只是匹夫而已!

  16. 最爱蒋劲夫说道:

    徐阶你报仇的时间到了

  17. 洪武说道:

    严嵩太无

  18. 吴下阿蒙说道:

    知行合一,吾之意愿,吾之追求。

  19. 笑谈古今 品味传奇说道:

    中国几千年的政治斗争真是异常复杂 惊心动魄 好看,值得细细品味!

  20. 千里流云说道:

    13楼的写的真幽默,严世藩如果两个眼睛都是好的,就一定会知道俆阶这个人才的,并且不会死在他手上了…..

  21. 说道:

    都顶!

  22. ghshj说道:

    戚继光出现了

  23. 随便说道:

    厉害

  24. 小饭说道:

    取长补短这句话在徐阶身上完美地体现出来了。^_^

  25. 说道:

  26. 张居正说道:

    老师,老谋深算!佩服!

  27. 杨凌说道:

    太黑喑了,这就是官场吗。可怕。

  28. 嘉靖皇帝说道:

    孩子们,好好玩。只要我活着,你们就可以一直玩儿下去

  29. 民主才是方向说道:

    只要专制政体不消亡,这套可怕而恶心的宫廷权谋就会永远存在!

  30. 飘的孤狼说道:

    聪明人是不会说明废话的.

  31. ......说道:

    太可怕

  32. Inez说道:

    Thinking like that is really imvssreipe

  33. Angela说道:

    Stellar work there evrnoyee. I’ll keep on reading.

  34. 沧海遗珠说道:

    嘉靖用明室的命运换取自己40年的专制,明帝国不在了。

  35. 晓风残月,说道:

    一代明将戚继光和一代名臣张居正终于出场了。

  36. 王守仁说道:

    徒儿,你要逆袭了

  37. 小喵的老猫说道:

    “东西丢尽了,脸也丢尽了,这个建国以来少有的耻辱被后世称为“庚戍之变”,永远地记入了史册。”

    应该是“庚戌之变”才对。

  38. 朱元璋说道:

    我的后代怎么越来越不堪了!真把我死死气活了

  39. 康熙说道:

    严嵩这个人真是太无耻了!!!!!

  40. 朱元璋说道:

    二等快拉朕起来!

  41. 无言说道:

    呵呵

  42. 朱棣说道:

    徐阶崛起吧,让你成为一代忠臣吧

  43. 昏君说道:

    其实奸臣每朝每代都有。关键看皇帝如何把控他们。皇帝做的好奸臣再奸也没用

发表评论

本周热门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