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小说
分享到:

第3部:妖孽宫廷 第五章 武林大会

所属目录:明朝那些事儿    明朝那些事儿作者:当年明月

  要说这成化年间的朝政,用一个词就可以完美地概括和形容——一塌糊涂。

  这一点也不奇怪,朱见深同志的领导水平实在对不起人,他连自己的老婆都管不住,怎么管得住身边的秘书们?

  在这种情况下,成化年间的政治顿时变得异彩纷呈,黑暗无比,而涌现出的各个政治流派更是多姿多彩,百花齐放,聚集在这个混乱的江湖中,召开了一场花招层出不穷、犯规屡禁不止的武林大会。

  下面我们开始介绍参加武林大会的各大门派(排名不分先后)。

  春派全称:春药研究派。

  掌门:梁芳。

  门下弟子构成:术士、番僧。

  独门绝技:化学物品研究(春药,现俗称伟哥)、生理卫生知识研究。

  仙派全称:修道成仙派。

  掌门:李孜省。

  门下弟子构成:和尚、道士。

  独门绝技:炼丹(属化学门类)、修道。

  监派全称:内监宦官派。

  掌门:汪直、尚铭。

  门下弟子构成:太监。

  独门绝技:地下工作(特务)、打小报告。

  后派全称:后宫老婆派。

  掌门:万贵妃。

  门下弟子构成:宫女、太监、外戚。

  独门绝技:一哭二闹三上吊(此绝技经过长期演变,现已普及使用)。

  混派全称:混日子派。

  掌门:万安。

  门下弟子构成:文官集团。

  独门绝技:混日子、弹劾(告状)。

  这就是当时纵横江湖的五大门派,要诉说他们的来历瓜葛,您且上坐,听我慢慢道来:

  什么是江湖?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

  话说两千多年前绝世高手嬴政一统武林,荣任第一任武林盟主之后,江湖便陷入了众派林立、腥风血雨的光辉岁月。

  在众多的门派中,资格最老、水平最高的是两大门派——监派和后派。

  这两派的地位大致相当于少林和武当。其中后派的历史学名叫做外戚,监派的历史学名叫权阉。

  两派虽然都服从武林盟主(皇帝)的调遣,但从挂牌子成立那天起,就是不共戴天的死敌,此消彼长,你死我活,几千年来就没消停过,而两派门中也都是高手辈出。

  比如监派的赵高、单超、李辅国、鱼朝恩以及后派的吕后、杨坚、韦后等人,全部都是纵横一时的高人,为本派争得了极大的荣誉。两派在斗争之余,偶尔也会携手合作,一旦这种情况出现,武林盟主便会趁机混水摸鱼,不断在两派间挑起是非,以维护自己的盟主地位。

  当然了,有时候如果盟主武功不高,也有可能被这两派的高手取而代之,如杨坚就成功地脱离后派,成为新的武林盟主。

  到了成化年间,这一情况并没有改变,后派和监派仍然水火不容,而其他门派也趁此机会,开张的开张,壮大的壮大,这就是我们之前介绍过的另外三派。

  春派是后派的附属门派,春派掌门人梁芳原先是后派掌门万贵妃的物品采购员,由于胆大心黑,敢于中饱私囊、贪污公款,工作干得十分出色,被提拔为春派掌门,自立门户。

  这里还要表扬一下梁芳同志的刻苦认真态度,大家知道他是研究春药的,但他干这行也真不容易,因为他本人是个宦官,在看得见吃不着且理论脱离实际的情况下,能够如此卖力工作,着实体现了卓越的钻研精神和职业素养。

  这是春派,下面我们说仙派。

  仙派也是一个历史悠久的派别,该门派最出名的人物应该就是秦朝那个据说去了日本留学的徐福,而到了成化朝,仙派也出人头地了,该派掌门李孜省原先在江西衙门里当小公务员,后来改行去京城北漂,顺便也干点诈骗的活儿。

  后来他在行骗过程中遇见了春派掌门梁芳,就当了梁掌门的随从,而梁掌门对他也甚是欣赏,支持他另立门户,发挥特长,为盟主朱见深炼丹修道,从而一举打响了仙派的威名。

  接着是鼎鼎大名的监派,此派在明代极为兴盛,前有郑和、王振,后有刘瑾、魏忠贤,可谓人才济济,而在成化朝,这一派却出现了分裂。

  如同华山派有气宗和剑宗一样,监派也分裂成了东监派和西监派,两大掌门各行其是,彼此之间斗争激烈,东监派掌门尚铭根基深厚,秉承传统,不断壮大本派的传统附属企业——东厂,脚踏实地做好刺探情报、诬陷忠良的特务工作。

  而西监派掌门汪直,自从被韩雍大军带到京城,挨了一刀变成宦官之后,奋发图强,打破传统发展模式,积极进取(拍马屁),努力争取盟主朱见深的信任,并以人无我有、人有我优的创新精神在西安门开办了西厂,他的办厂准则可以用一句话概括——“没有最坏,只有更坏”。

  后派就不用多介绍了,成化年间的万贵妃可谓一女当关,万夫莫敌,她不但是后派掌门,还是武林盟主朱见深的老婆兼保姆,独门招式枕头风和枕头状横扫武林,无人能挡。

  最后是混派,此派原叫臣派,本是与监派、后派齐名的大派,门下出过无数如李斯、霍光、房玄龄、王安石、三杨之类的绝顶高手,可是到了此任掌门万安的手中,门庭冷清,万掌门武艺稀松,除了坚持练习磕头功和拍马功之外,没有什么其他的本事,逐渐成为了后派和监派的附庸,直到十几年后,这种情况才得到了改观。

  综上所述,成化年间的武林形势是这样的,后派和春派、仙派是同盟关系,可称之为泛后阵营。监派内部存在矛盾,对外则与后派同盟敌对,最窝囊的是混派,无论监派后派它都不敢得罪,派如其名,只能乖乖地混日子。

  以上就是武林五大门派的情况,相信你已看得出,这些都是所谓的邪派,如果你还在等待着名门正派的出现,恐怕就只能失望而归了,因为此时江湖的情形完全可以用一句话来概括:

  这年头,没有好人了。

  【五派风云录】

  各派都到齐了,好戏也就该上演了。

  春派掌门梁芳,卓越的药品批发商,物品采购商,他的发家之路主要有两条,其一是送礼给万贵妃,此外就是制造春药送给皇帝,两面讨好,大家都喜欢他,所以在一段时间里他十分得势。

  他虽身为宦官,却并非监派成员,当时的宦官首领司礼太监尚铭和怀恩都曾试图收编他,梁芳的回答却是:你算老几?一边凉快去吧。

  他仗着有人撑腰,大肆侵吞财物,朱见深同志的内藏原本有很多私房钱,可没过几年,就被这位仁兄用得干干净净,气得盟主大人几天吃不下饭。

  但梁掌门也有一个好处,由于他本人读书少,没什么见识,和王振、魏忠贤等人比起来,档次差得太远,除了捞钱之外,也就是帮万贵妃去后宫堕个胎,更大的坏事他也干不出来(不是不想,实在是水平不高),他万万没有料到,自己做过的最有影响的事情竟然是招募了一个人。

  这个人就是后来的仙派掌门李孜省。

  如果要问五派中谁最受朱见深的宠信,估计很多人会回答是后派或者监派,但实际上,朱见深最看重的恰恰是这个不起眼的仙派掌门李孜省。

  对这一点,实在不必吃惊,朱见深的心声可以明确地告诉我们原因:

  我真的还想再活五百年!

  春药也好,耳目也好,老婆也好,只要有这条命在,随时都可以再找。

  生命是最宝贵的,朱见深明智地认识到了这一点。

  所以,号称可以长生不老的李孜省自然成了朱见深的宠臣,而他本人也可谓再接再厉,不满足于用修道成仙糊弄盟主,在炼丹的同时还在生产线上加入了副产品——春药,开始抢自己老领导梁掌门的生意。

  这样一来,多面手李孜省就成了炙手可热的人物,混派的掌门万安和大弟子刘吉、二弟子彭华都是靠他的关系才进入内阁,做大官的。

  可这位掌门并不满足,他还打算跨行业发展,竟然把手伸到了特务工作上,自己组织人员为盟主大人探听消息,这下子可算是捅了马蜂窝,东厂西厂的众多特务们都眼巴巴地靠着这行吃饭呢,你李孜省算是个什么东西?!竟然敢打破垄断,搞竞争!

  监派掌门尚铭、汪直卷起裤腿,抄起家伙,准备向这个无名小卒发动进攻。

  可是斗争的结果是他们意想不到的。

  李孜省和太监的斗争就放到后面吧,先说其他两个门派。

  后派就没有什么可说的了,万贵妃仍然过着她的日子,三天两头巡视后宫,然后心有不甘地凝视着太子东宫的方向,仅此而已。

  下面轮到混派出场了,我个人认为,这是最有趣的一个门派。

  在成化五年(1469)之前,内阁是一个庄严神圣的地方,那时的内阁成员是商辂和彭时。

  商辂也算是老熟人了,早在北京保卫战时,他就露了一次脸,站出来支持于谦的主张,但他更出名的还是他的考试成绩——连中三元。想当初乡试发榜的时候,榜刚刚贴出来,人家还在瞪大眼睛找名字,他随便看了一眼,就打道回府睡觉去了。同乡问他怎么不找自己的名字,他若无其事地指着榜单说道:

  “费那功夫干啥,排最上面那个不就是我嘛!”

  除去靖难时被朱棣打击报复、删去名字的黄观,他是明代唯一一个完成这一高难度动作的人,事实证明,他的为官也十分优秀,而彭时也是状元出身,为官清正,在他们的带领下,大明帝国有条不紊地向前行进。

  就在这个时候,万安进入了内阁。

  万安,四川眉州人,正统十三年(1448)进士,这位仁兄书读得很好,当年高考全国第四名,位居二甲第一,可惜从他后来的表现看,他实在是应试教育的牺牲品,高分低能的典型代表。

  他入阁后,不理政务,只是一门心思地干成了一件事——拉关系。

  他充分地使用了自己的姓氏资源,竟然和万贵妃拉上了亲戚。

  什么亲戚呢?

  据万安同志自己讲,万贵妃的弟弟的老婆的母亲的妹妹是他的妾,这可是了不得的近亲啊!

  于是他跑到万贵妃的弟弟家,声泪俱下地认了这门亲事,并光荣地宣布:我万安终于找到亲人了!

  无论亲戚是真是假,万安确实获得了提升的机会,成化十四年(1478),商辂退休回家,万安成为了内阁首辅。

  从此,在他的“英明”领导下,文官团体的历史进入了一个新的时代——混派时代。

  【外号党】

  混派与别派不同,承蒙江湖各位人物看得起,混派的许多精英都被赋予了外号。叫起来甚是响亮,不可不仔细谈谈。

  混派掌门万安,江湖人送外号“万岁阁老”。

  成化七年(1471),万安和内阁其他两名成员商辂、彭时前去拜见朱见深,商讨国家大事,彭时开口刚谈了几件事,正说到兴头上,突然听见旁边大呼一声:

  “万岁!”

  回头一看,万掌门已经跪在地上磕头了。

  商辂、彭时瞠目结舌,呆了一会儿,无奈地叹了口气,也跪了下来,磕头叫道:

  “万岁!”

  这奇怪的一幕之所以会发生,完全是因为万安的那一声万岁,这关系到一个严肃的礼仪问题。

  在清代,官员之间商谈事情,若端起茶杯,就意味着本人不想再谈,请你走人,即所谓端茶送客。

  而明代面圣也有着一套礼仪,朝见完毕,口呼万岁,这意思就是皇上再见,俺们下次再来。

  万掌门不知是不是急着上茅房,没等谈几句,匆匆忙忙地喊了再见,搞得内阁极为尴尬,成为了满朝文武的笑柄,故而有了这个光荣的称号“万岁阁老”。

  混派大弟子刘吉江湖人送外号“刘棉花”。

  刘吉,河北人,正统十三年(1448)进士,是万掌门的同期同学,成化十一年(1475)成为内阁成员,这人品行和万安差不多,但还有一点要强于万安——脸皮更厚。

  明代弹劾成风,言官也喜欢管闲事,刘吉这种人自然成为了言官们的主要攻击对象,可这位仁兄心理承受力好,言官说了什么权当没有听见,所以江湖朋友送他一个雅号“刘棉花”。

  何意?

  棉花者,不怕弹也!

  混派跟班小弟倪进贤江湖人送外号“洗鸟御史”。

  倪进贤,安徽人,半文盲,拜入万掌门门下,系关门弟子,身无长物,却有着一个祖传秘方,据说配成药粉溶于水后,可以治疗ED(学名),万掌门估计亲身试验过,所以一喜之下,让这位兄台干了个御史。

  要是换在今天,他大可不必去干什么御史,投身医药界,必定能兴旺同类行业,胜过辉瑞公司,为国争光。

  考虑到他对万掌门的巨大贡献,江湖朋友十分尊敬地送给他一个外号“洗鸟御史”。

  内阁中硕果仅存的刘翊,基本上也是每天混日子,至于下面的六部尚书,着实不愧为混派的优秀弟子,秉承门派章程,每日坐在衙门里喝茶聊天,啥事也不干,严格遵守门规。

  由于成化内阁及各部官员的优异表现,人民大众特别授予他们集体荣誉称号:

  内阁三成员集体获得“纸糊三阁老”光荣称号。

  六部尚书集体获得“泥塑六尚书”光荣称号。

  这是群众给予他们的肯定。

  叹服,叹服,都是些什么玩意儿!

  下面我们讲最后一个门派——监派,之所以把它留在最后讲,是因为成化年间最大的黑幕、最狠毒的人物都由此派而起,却也由此派而灭。

  【汪直的奋斗史】

  在韩雍带回来的那一大群俘虏中,汪直并不是一个显眼的人,也没什么特长,咔嚓之后老老实实地做了宦官,不过他的运气很好,在宦官培训完毕分配时,他有幸被分到了后宫侍候皇帝的一位妃嫔——万贵妃。

  事实证明,虽然汪直没有啥才艺技术,但他的服务态度是十分端正的,服务水平也很高,哄得万贵妃十分开心,一来二去,万贵妃就推荐汪直到朱见深那里继续培养深造,而汪直也着实不负众望,步步高升,最终成为了御马监的太监。

  我们曾经介绍过,御马监是仅次于司礼监的重要部门,能爬到这个位置,可以说已经是宦官中的成功人士了,可是汪直并不满足,他又把手伸向了皇宫内最为神秘的太监管理机构——东厂。

  汪直自发组织人外出打探消息,汇报京城及各地的一举一动,表现自己的情报收集能力,就是希望朱见深能够把东厂的控制权交给他。一时之间,京城内外四处都是汪直的便衣密探,没日没夜地打探消息,抓人关人,势头非常之猛。

  有了这些“政绩”,汪直便得意洋洋地去向朱见深汇报,准备接手东厂这个明朝最大的特务组织,干一把地下工作。

  盟主大人听取了他的报告,给予了高度的评价,并表示希望他继续努力,可盟主似乎讲上了瘾,在上面长篇大论,讲得头头是道,就是不说关键问题,汪直跪得腿发麻,终于忍不住插话:

  “皇上,东厂的事情应如何办理?”

  盟主被打断了发言,却并不生气,只是笑着摆摆手说道:

  “那个人干得还不错,就这样吧。”

  汪直的东厂梦想就此破灭。

  盟主口中的“那个人”就是现任东厂掌印太监尚铭,这可不是一个简单的人。

  尚铭入宫很早,办事十分利落,性格极其谨慎(注意这个特点),东厂在他的手下搞得有声有色,为了扩大财源,他还干起了副业——绑票敲诈。

  尚掌门有一个公认的闪光点——对待工作认真负责,对他的副业也是如此,他一上任,就搞了一个花名册,上面一五一十地记载了京城各大富户的地址、家庭环境,并就财富多少列出了排行榜。

  同时他还有着扎实的哲学功底,始终坚信世界是一个联系的整体,所有的事情都是有联系的,每当东厂有了案件,他都会把这些富户和案件联系起来,并且逐个上门抓人,关进大牢,让家人拿赎金来才放人。

  这实在是一件十分缺德的事情,但出人意料的是,虽然他一直这样干,名声却还不错,许多人谈到他还时有夸奖,着实是一件十分奇怪的事情。

  这是因为尚掌门还有一个很大的优点——讲究诚信。他虽然绑票,却从不虐待人质,而且钱到放人,从不撕票,和他打过交道的人质家属也不禁如此感叹:收钱就办事,是个实诚人啊。

  此外他虽然劫富不济贫,却也不害贫,从来都只在富户身上动手,不惹普通百姓,在中下层群众中间很有口碑。他资历很高,却从不欺负后辈,人缘很好,还经常给盟主大人和后宫万掌门送礼,群众关系也不错。

  这样的一个人,汪直自然是扳不动的。

  可是汪直实在是一个很执著的人,他下定决心要打破尚铭的垄断,开创特务工作的新局面。禁不住他的反复要求,成化十三年(1477),朱见深终于特批汪直开办新型企业——西厂。

  新官上任的汪直对此倾注了全部的心力,他立刻颁布了厂规和指导方针,大致可以概括为:

  东厂害不了的,我们害;东厂整不死的,我们整;东厂做不到的,我们做!

  此后,西厂特务就成为了死亡的代名词,他们比东厂手段更为狠毒,一般百姓进了西厂几乎就等同于进了鬼门关,压根儿就别想活着出来。京城上下人心惶惶,谈虎色变。

  西厂日以继夜辛勤工作,可不久之后,汪直却郁闷地发现,无论业绩还是名声,他的西厂始终赶不上东厂。这是很自然的,毕竟东厂有着悠久的历史和特务文化积淀,短时间内西厂确实望尘莫及。

  汪直是一个不服输的人,他不愿意屈居在尚铭之下,也不愿意等待,为改变这一局面,他发动下属提合理化建议,并虚心采纳意见。

  很快,一个下属给他出了一个主意,要想快点压过东厂,就得解决几个重量级的人物,这样才能短时间内打出威信,打响西厂品牌。

  事后证明,这是个馊主意。

  可是汪直却觉得这个建议十分好,立刻准备付诸实施。

  方针已经确定,那么拿谁开刀呢?

  汪直冥思苦想,终于找到了一个当时谁也不敢惹的人物,他决定首开先例,用来树立自己的威信。

  这位即将倒霉的仁兄叫覃力鹏,也是个太监,他虽然不在京城,却是除汪直外,地位仅次于司礼太监怀恩和东厂太监尚铭的第三号人物,时任南京镇守太监。

  明代虽然迁都北京,但南京依然是明朝都城,南京镇守太监向来就是一个十分重要的职位,而且覃力鹏背景深厚,和许多皇亲国戚都有私人关系,虽然经常违法,却从来没有人敢找他的麻烦。

  可是这次汪直决定麻烦一下他,虽然同是太监,但为了西厂的品牌,只好牺牲老兄你了。

  他打定主意,马上动起手来,收集了很多覃力鹏的罪证(那是相当容易),东扯西拉的,竟然搞出一个罪当斩首的结论。

  覃力鹏万没想到,汪直竟敢拿他开刀,可这位仁兄也实在不是好欺负的,他连夜派人入京,做了一番工作,结果大事化小,被批评了两句也就算了。

  汪直没有打垮覃力鹏,却也得到了朱见深的表扬,被授予敢于办事、公正无私的称号,受到领导称赞的汪直顿时精神焕发,接连搞出了几件莫名其妙的事情。

  首先是几个刑部官员,刚刚从外地出差回来,一进京城就被西厂的人逮捕,放进牢里猛打了一顿,也不说他们犯了什么法,就又被释放出狱。搞得这几个人稀里糊涂,还以为是在做梦。

  之后是一个外地的布政使进京办事,还没等找地方住下,也被西厂的人拉去打了一顿,吃了几天牢饭。

  这当然都是汪直指使的,他的行为看似很难理解,其实只是想证明一点:

  他能够在任何时间,以任何理由,解决任何人。

  此时的汪直内有皇帝的宠信,外有西厂的爪牙,在很多人看来,他已经是一位不折不扣的成功太监。

  可是汪直并不这样认为:

  成功?我才刚上路哎。

  他没有满足于目前的业绩,谦虚地认为还需要不断地进步,为了更好地确定自己的权威,他决定寻找第二个重点打击的目标。不久后,他找到了。

  这次被盯上的人叫做杨晔。他本人虽然只是个小官,名气不大,却也不是等闲之辈,他的曾祖父就是大名鼎鼎的“三杨”中的杨荣。

  由于在家惹了麻烦,他和他的父亲杨泰一同来到京城暂住。

  对汪直来说,这是一个绝好的机会,这一次,他准备大干一场。

  当然,他不会想到,这件事情最终也解决了他自己。

  汪直派人逮捕了杨晔和他的父亲杨泰,关进了大牢。

  在牢里,汪直耍起了流氓。他下达命令,给杨晔表演了东厂乐队的拿手节目“弹琵琶”。

  所谓“弹琵琶”,并不是演奏音乐,而是一种独特的行为艺术。

  具体说来,是用利刃去剃人的肋骨,据说行刑之时痛苦万分,足可以让你后悔生出来。这一招当年开国时老朱也没想出来,是东厂的独立发明创造。

  可怜杨晔先生,足足被弹了三次,体力不支,竟然就死在了监狱里。

  汪直却并不肯善罢甘休,一定要把事情做绝,他接着安插罪名,判处杨晔的父亲杨泰死刑,斩首。

  此时的西厂也已经嚣张到了顶点,比如杨晔的叔父杨仕伟,时任兵部主事(正处级),西厂没有办理任何法律手续,逮捕证也没一张,就跑到他家里去抓人,半夜三更,搞得鸡飞狗跳,住在旁边的翰林侍讲陈音听见动静,十分恼火,拿出官老爷的派头,隔着墙大喝一声:

  “你们这样胡作非为,不怕王法吗?!”

  可对面的西厂特务倒颇有点幽默感,也隔墙答了一句:

  “你又是什么人,不怕西厂吗?!”

  事情闹大了,汪直却满不在乎,毕竟杨晔本人也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人物,可后来事情的发展彻底打破了他的幻想。

  他没有想到,虽然杨荣已经死去多年,但威信很高,是文官集团的楷模,他的子孙出了事,大臣们怎肯甘休!

  第一个做出反应的是内阁首辅商辂,他派人查明了杨晔的冤情,召集内阁开会,痛斥汪直的罪行,并写了一封奏折给朱见深,要求废除西厂,罢免汪直,其中有一句非常厉害的话:

  “不驱逐汪直,天下迟早大乱!”

  朱见深发怒了,他虽然脾气温和,看到这句话也气得不行,大叫道:

  “用一个太监,也会天下大乱吗?!”

  他十分激动,立刻叫来身边的人,传达了他的口谕:

  “让商辂明白回话,到底是谁指使他的!主谋是谁!”

  朱见深很少发火,但发起火来绝不善罢甘休,按照常理,商辂要吃大苦头了。

  但他这次的运气实在不错,因为奉命传旨的人,是司礼太监怀恩。

  怀恩,山东人,本姓戴,宣德年间,因父亲涉罪抄家,他被逼入宫成为宦官,改名怀恩,历经三朝,最终成为了手握重权的司礼太监。

  这是一个十分关键的人物,正是他多次挽救了时局,并在最后时刻力挽狂澜,将朱祐樘送上了皇位。

  怀恩奉旨出发了,他刚刚领教了朱见深的怒火,却没有想到,在内阁等待着他的,是另一个更为愤怒的人。

  怀恩来到内阁,刚好商辂、刘吉、万安等人都在,他便二话不说,传达了朱见深的口谕:

  “奏折是谁写的,何人指使?!”

  这是两句十分严厉的问话,说明皇帝生气了,后果很严重,可商辂却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他不但没有丝毫畏惧,反而拍案而起,大声说道:

  “奏折是我写的,也是我主使的,那又如何!你就这样回复皇上好了!”

  “汪直不过是个太监,竟然敢私自关押处死朝廷官员,擅自调动边关将领和内宫人员,让他这样放肆下去,天下必定大乱!不除汪直,王法何在!”

  商辂这一激动,内阁的全体成员也跟着激动起来,你一言我一语大有闹事的苗头。

  关键时刻,怀恩保持了镇定,他安抚了商辂等人,即刻紧急回复朱见深,转述了商辂的回复,希望朱见深认真考虑。

  听完了怀恩的汇报,朱见深感到了一丝恐惧,他意识到,商辂是对的,汪直已经成为了一个有威胁的人,必须采取行动了。

  不久之后,朱见深下谕,罢免了西厂,将汪直逐回御马监。

  对于内阁来说,这是一次了不起的胜利,商辂等人弹冠相庆,高兴万分。

  但与此同时,御马监太监汪直却并不沮丧,因为他十分清楚,软弱的朱见深不会坚持多久,他仍然需要自己,不久之后,他就能回到原来的位置。

  【汪直的疏忽】

  汪直是对的。

  对于朱见深而言,正确还是错误、忠臣或是奸臣,都并不是那么重要,童年时候的经历给朱见深打下了深刻的烙印——过得舒舒服服就好。

  所以他需要的并不是在背上刻字的武将,也不是在朝廷上骂人的文官,他只喜欢一种人——听话的人。

  汪直是一个听话的人,不但老老实实地伺候朱见深,还能够提供各种娱乐服务,这样的人上级自然不会让他闲太久。

  于是不久之后,西厂重新开张,汪直也成为了新任厂长。

  汪直又一次达到了他太监生涯的顶峰。

  然而不久之后,他就犯了一个错误,一个他的先辈曾经犯过的错误。

  和王振一样,汪直也有着一个横刀立马的梦想。

  既然是个太监,就应该踏踏实实地干好这份有前途的工作,可汪直先生偏偏要出风头,但问题是当时边界比较平静,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汪直贯彻了新的边防方针:人不犯我,我也犯人。

  事实证明,汪直确实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孬种,他所谓的进攻不过是杀掉人家进贡使者,或是趁人家大人不在家的时候去骚扰一下老少妇孺。等人家来报复了,他又成了和平主义者,一溜烟地就逃了,可经过他这么三下两下胡搞,鞑靼和辽东各部落真的被惹火了,不断地到明朝边界找麻烦。

  朱见深纳闷了,原本平安无事的边境突然四处传来战报,他没有相信汪直的鬼话,而是自己派人出去打听,这才发现原来所有的事情都是汪直惹出来的,这下他火大了。

  朱见深同志要求不高,只想老婆孩子热炕头,过两天安逸日子,没事研究一下金丹春药之类的化学制造,可是汪直偏偏不让他消停,他开始对汪直不满了。

  这种情绪很快被两个人察觉到了,他们决定利用这个机会把汪直彻底打垮。这两个人一个是李孜省,另一个是尚铭。

  他们两个人决定抛弃以往的成见,精诚合作,尚铭寻找汪直的罪证,而李孜省则串通万安上书告状,双方各司其职,准备着最后的攻击。

  成化十七年(1481),机会来了。

  这一年,鞑靼部落开始进攻边境,朱见深接到消息十分不满,立刻找汪直进见,直截了当地对他说:

  “你自己惹出的麻烦,自己去解决!”

  汪直大气也不敢喘就连夜去了宣府,可当他到达那里的时候,人家已经抢完东西走了。汪直便急忙向皇帝打报告,说这边已经完事了,我准备回去。

  朱见深同志回复:

  那里非常需要你,多待几天吧。

  尚铭和李孜省敏锐地感觉到,汪直快要完了,他们立刻按照计划发动了最后攻势。一时之间,弹劾满天飞,原本的优秀太监、先进模范突然变成了卑鄙小人、后进典型。朱见深立刻下令,关闭西厂,将汪直贬为南京御马监。

  出来时还风光无限的汪直灰溜溜地去了南京,沿途风餐露宿,以往笑脸相迎的地方官们此时早已不见了踪影,汪直已经没有别的野心,只希望能够安心到南京做个太监。

  可是我国向来都有痛打落水狗的习惯,尚铭还嫌他不够惨,又告了一状,这下子汪直的南京御马监也做不成了,只能当一个小小的奉御,他又操起了当年刚进宫时候打扫卫生的工具,在上级太监的欺压下,干起了杂务。

  成化初年进京成为奉御,成化十九年又被免为奉御,十余年从默默无闻到权倾天下再到打回原形,一切如同梦幻一般。

  明史没有记载汪直这位风云人物的死亡年份,这充分说明,此人已经不值一提。

  汪直的离去,最为高兴的自然是尚铭了,东西监派终于可以统一了。可他没有想到,下一个倒霉的人就轮到自己了。

  要说仙派掌门李孜省也实在不够朋友,当年弹劾汪直的时候,他就给尚铭准备了另外一份备用本,没等过河,他已经准备拆桥了。

  很快言官们就把矛头对准了尚铭,纷纷上书弹劾他的罪行,于是尚铭掌门终于也被盟主大人废了武功——去明孝陵扫地。

  仙派和后派打倒了显赫一时的监派,成为了武林的主宰,当然了,这两派也不是啥好东西,江湖还是那个江湖,但就在一片黑暗之中,光明的种子开始萌芽。

  说来可笑,亲自播下这种子的居然是李孜省,因为正是拜他所赐,尚铭和汪直才被赶走,从而使得另一个人登上了掌门之位,这个人就是司礼监怀恩。

  怀恩敏锐地抓住了时机,安排自己的亲信陈准登上了东厂厂公的位置,全面掌握了监派的大权,小心地保护着光明的火种,等待着时机的到来。

  【坚持到底】

  我一直认为,好人和坏人是不能用职业以及读书多少来概括的,饱读诗书的大臣有很多坏人,而以文盲居多的太监里也有很多好人,郑和自不必说,而成化年间的怀恩也是其中的优秀代表。

  他本来出生于官宦之家,衣食无忧,却飞来横祸,父亲罢官,家被抄,他自己被送进宫内,强行安排做了宦官,最缺德的是,皇帝陛下竟然还要他感激涕零,赐了个叫“怀恩”的名字。

  在这样的境遇下成长起来的怀恩,如果尽干坏事,那实在是不稀奇的,可怪就怪在,这位仁兄却是个不折不扣的好人。

  在鬼哭狼嚎、妖风阵阵的成化年间,他和商辂努力支撑着大局。

  但怀恩要比商辂聪明得多,他早就看出了这黑暗时局的真正始作俑者不是梁芳,不是李孜省,甚至也不是万贵妃,而是软弱的朱见深。

  因为这乱七八糟的五派都是为皇帝服务的,春派给他提供化学药品,仙派为他求神拜佛,监派为他打探消息,后派照顾他的生活,混派拍他的马屁。只要朱见深还活着,这出丑剧将一直演下去。

  所以当商辂心灰意冷、退休回家时,怀恩依然坚持了下来,因为此时的他已经找到了破解这片黑幕的唯一方法——朱祐樘。

  他曾与后宫的人们一起保守过那个秘密,也经常去看望这个可怜的孩子,在张敏说出实情的时候,他主动站了出来,为此作证,他见证了朱祐樘的成长,并且坚信这个饱经苦难的少年一定能够成为他心目中的明君英主。

  他最终没有失望。

  但此时,上天似乎认为朱祐樘受的磨难还不够,于是,它为这个孩子安排了最后一次,也是最为致命的一次考验。

  事情是由一次谈话开始的:

  成化二十一年(1485),三月。

  朱见深又一次来到后宫的内藏库查看他的私房钱。由于忙于炼丹等重要工作,他已经很久没有来过了,可当他打开库门时,眼前的景象让他大吃一惊。

  他立刻下令:

  “把梁芳叫来!”

  梁芳来了,朱见深没有说话,只是让他自己往库门里看。

  里面空空如也。

  十余年之前,这里还曾堆满金银财宝,一个质朴的小姑娘在这里默默地工作。如今已经是人去楼空。

  朱见深指着库房,冷冷地说道:这些都是你花的吧。

  按说盟主发怒了,梁掌门就应该低头认罪了,可这位仁兄竟然回了一句:

  “这些钱我可是拿去修宫殿祠堂,给皇上祈福了。”

  花了钱还不认账,把皇帝当冤大头!

  这下盟主大人火大了,气得满脸通红,可他憋了半天,却冒出了一句匪夷所思的话:

  “我不管你,将来自然有人跟你算账!”

  这句话大概类似现在小学生打架时候的常用语:你等着,我回家叫人来打你!

  盟主混到这个份儿上,也真算是窝囊到了极点。

  朱见深忿忿不平地走了,可是在梁芳的耳中,这句话的意思发生了变化:

  “我管不了你,将来我的儿子会来对付你!”

  好吧,既然这样,就先解决你的儿子。

  梁芳明白,要想达到这个目的,必须得到一个人的帮助,于是他跑到后宫,找到了万贵妃。

  自从十年前的那次失败之后,万贵妃已沉默了很久,但她对朱祐樘的仇恨却一点也没有消散,梁芳的建议又一次点燃了她复仇的火焰。更重要的是,她杀死了朱祐樘的母亲,一旦朱祐樘登基,她是不会有好下场的。

  不能再等了,趁这个机会彻底打倒他吧,否则将来我们必定死无葬身之地!

  这一年,她五十五岁,他三十八岁,朱祐樘十五岁。

  虽然已经年过半百,万贵妃的枕头风依然风力强劲,在她的反复鼓吹下,朱见深终于下定了决心。

  在做出决定的前夕,朱见深做出了一个关键的决定,他找到了怀恩,想找他商量一下执行问题。

  “我想废掉太子,你看怎么做才好。”

  跪在地上的怀恩听见了这句话,却没有说话,只是脱下了自己的帽子,向朱见深叩首。

  朱见深等了很久,也没有回音。

  “为什么不说话?”

  “请陛下杀了我吧。”一个低沉的声音这样回复。

  “为什么?”朱见深惊讶了。

  “因为陛下的这道谕令,我不会遵从。”

  “你不要命了吗?”朱见深愤怒了。

  怀恩抬起头,大声说道:

  “今日我若不为,陛下杀我,但我若为之,将来天下人皆要杀我!”

  “是以虽万死,亦不为。”

  朱见深惊呆了,这个平日恭恭敬敬的老太监竟然来了这么一手,他以更为凶狠的眼神盯着怀恩,却发现毫无效果。怀恩那平静的眼神没有丝毫的慌乱。

  朱见深突然发现,虽然他是皇帝,主宰着千万人的生死,却战胜不了眼前的这个人。

  一个人要是不怕死,也就没有什么可怕的了。

  他万般无奈之下,只好对怀恩说:

  “这里不用你了,回中都守灵吧!”

  所谓中都,就是老朱的老家凤阳,当时已经比较荒凉了。怀恩丝毫不动声色,也没有求饶,只是磕了个头,谢恩之后飘然而去,只留下了无计可施的朱见深。

  但是怀恩的执著并没有能够打动朱见深,在万贵妃的不断鼓吹下,他仍然决定废掉太子。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也真算是无计可施了,朱祐樘先生唯一能做的也只能是对天大呼一句:

  “天要亡我!”

  没准他还真的喊过,因为不久之后,老天爷也看不下去了,进来掺和了一把。

  成化二十一年,四月,泰山地震。

  古代虽然没有地震局普及科学知识,但地震也算是司空见惯的常事了,没有啥稀奇的,可这次地震实在不一般。

  要知道,这次地震的可是泰山,那是古代帝王封禅的地方,秦皇汉武才够资格上去,光武帝同志斗胆上去了一次,还被人骂了几句。

  朱元璋一穷二白打天下,天不怕地不怕的人,也没敢去干这项工作。

  用现在的话来说,这座山有着重要的政治意义。

  朱见深有点慌,他立刻派人去算卦,看看到底哪里出了问题,结果那位算卦的鼓捣了半天,得出了一个结论:

  “应在东宫。”

  这意思就是,泰山之所以地震,是因为东宫不稳,老天爷发怒了。

  朱见深一听这话,马上停止了他的行动,他还打算长生不老呢,老婆可以得罪,老天爷不能得罪。

  就这样,朱祐樘在上天的帮助下,迈过了最后一道难关。

  但此时的朝政之黑暗,已经伸手不见五指。朱见深虽不废太子,也不怎么管理朝政了,梁芳肆无忌惮地贪污受贿,李孜省肆无忌惮地安插亲信,混乱朝纲,万安则是肆无忌惮地混日子。

  五大派失去了所有的管制,开始了任意妄为的疯狂,但这一切不过是黎明前的最后黑暗,因为光明即将到来。

  成化二十三年(1487)春,朱见深终于遭受了他一生中的最大打击,万贵妃在后宫去世了。

  这个陪伴了他三十八年的女人终于离开了,无论风吹雨打,她始终守护在这个人的旁边,看着他从两岁的孩童成长为四十岁的中年人,从未间断,也从未背叛。

  “我会一直在你身边陪伴着你。”

  整整三十八年,她履行了自己的诺言。

  她并不是什么十恶不赦的坏人,只是嫉妒的火焰彻底地毁灭了她的理智,对她而言,朱见深已成为她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她不能容忍任何人把他抢走。

  卑劣、残忍、恶毒不是她的本性,却是她必须付出的代价——为了她的爱情。

  朱见深彻底崩溃了,几十年过去了,春药、仙丹早已毁坏了他的身体,万贵妃的死却更为致命地摧毁了他的精神,他登上了皇位,成为了统治帝国的皇帝,但他的心灵仍然属于三十多年前的那个孤独无助的孩子,需要她的照顾。

  谢幕的时候终于到了,你虽然先走一步,但你不会寂寞太久的,很快我就会来陪伴你。几十年后宫的你争我夺,其实你并不明白,即使你没有孩子,也没有任何人可以取代你在我心中的地位。皇位和权势对我而言并不重要,我也不感兴趣,我所要的只是你的陪伴,仅此而已。

  结束吧,让一切都回到事情的起点。在那个时候,那个地方,只有你和我。

  成化二十三年八月,朱见深病倒,十日后,不治而亡,年四十一。

  朱见深是一个奇特的皇帝,在他统治下的帝国妖邪横行,昏暗无比,但他本人却并不残忍,也不昏庸,恰恰相反,他性格温和,能够明白事理,辨别忠奸,出现如此怪状,只因为他有着一个致命的缺点:

  软弱。

  他不处罚贪污他钱财的小人,也不责骂痛斥他的大臣,因为他畏惧权力,畏惧惩罚,畏惧所有的一切,归根结底,他只是一个想安安静静过日子的人。

  他应该做一个老老实实的农夫,或者是本分的小生意人,被迫选择皇帝这个职业,对他来说,实在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悲剧。

  朱见深不是一个好皇帝,也不是一个好人,他是一个懦弱的人,仅此而已。

下一章:
上一章:

62 条评论 发表在“第3部:妖孽宫廷 第五章 武林大会”上

  1. 匿名 says:

    朱见深与万贵妃

  2. 匿名 says:

    后宫的春华原形是谁呀?

  3. 天涯无忧人 says:

    人可柔,不可软。

  4. 欣影 says:

    比金庸先生的武林更有趣。

  5. 无名 says:

    上面那位仁兄说的对。

  6. 笨蛋 says:

    这到底是恋母还是爱情!不过这么牛的爱,还是让我感动,让我觉得不可思议!一个皇帝,一个大17岁的老女人,后宫佳丽万千! 神马情况!

  7. 匿名 says:

    怀恩还是挺伟大的

  8. 匿名 says:

    作者对万妃的评价说的真客观。

  9. 执巨杖的狱卒 says:

    为什么自朱棣之后。皇帝都那么短命。 太监因为比别人少一件东西 精神总那么不正常 尼玛的爱情 恋母情结很纠结 伟哥是从万老妈开始的

  10. ; 看看看 says:

    地对地导弹

  11. 党政军 says:

    金庸先生自己编的还是可以,比如杨过和小龙女,乔峰和阿朱……至于当年先生在于对历史加入了自己的见解,而且深刻。但是,不是他写的。我没有贬低当年先生的意思。

  12. 匿名 says:
  13. 匿名 says:
  14. 党政军 says:

    金庸先生是自己编的还是可以,比如杨过和小龙女,乔峰和阿朱……至于当年先生在于对历史加入了自己的见解,而且深刻。但是,不是他写的。我没有贬低当年先生的意思。

  15. 匿名 says:
  16. says:

    朱见深是个心地善良的人,却软弱,他受过的苦让他不忍心惩罚别人,却造成了他不知道的惨剧

  17. 灵柩 says:

    这孩子,唉

  18. 凡人 says:

    朱见深在盛怒中也不处罚梁芳,很难理解。

  19. 匿名 says:

    看来朱棣的基因有点问题,明朝中后期皇帝都很短命。太子做太久和上台吃丹药固然有关系,不过个个都没到40而亡。。雍正的情况也很类似,人好歹也活到57岁。

  20. 王锡爵 says:

    内阁三成员集体获得“纸糊三阁老”光荣称号。

      六部尚书集体获得“泥塑六尚书”光荣称号。

      这是群众给予他们的肯定。

      叹服,叹服,都是些什么玩意儿!

  21. 王锡爵 says:

    2.匿名 说道:
    后宫的春华原形是谁呀: 莪來勂訴伱,铛嘫嗉莪們旳紀钴娘溇

  22. 匿名 says:

    怀恩很伟大

  23. 小熊 says:

    历史当真令人叹服

  24. 空空君 says:

    其实朱见深同志对她只有依赖和对她有安全感,其实并没有什么实质的吧。当然,要说朱见深同志是爱万妃的也不为过,毕竟在她十八岁的时候,还很善良啊。朱见深同志,好男银!

  25. 123 says:

    看来明朝快没救了

  26. 小豆 says:

    作者大人,偶爱你的文字,能不能按这写法写法写个

  27. 屡试不爽 says:

    他始终不渝的爱她,假如没有那段落魄,也不会有后来的结局,不管如何,在她死后,他很快追随她而去,如果他们不是帝王,将成为千古佳话。

  28. wohade says:

    朱家全是他妈的一群短命鬼!

  29. a says:

    ca

  30. zsh says:

    朱棣的基因不如朱元璋的基因啊!
    不过,作为朱氏后代,我不同意上面那位仁兄说的“朱家全是他妈的一群短命鬼!”

  31. hhy says:

    环境养性格.性决做事的方法

  32. hhy says:

    环境养成了性格.性格决定做事的方法

  33. 千里流云 says:

    无言!@

  34. 英雄永流芳 says:

    朱见深和他父亲朱祁镇一样,软弱无能,偏偏命运却让他们成为皇帝,真是害人害己害社稷呀

  35. 捭阖第一 says:

    软弱未你能成大气!

  36. 蓝卿 says:

    弹冠相庆是贬义词吧,,形容坏人的。。

  37. 蓝卿 says:

    朱见深哪里明辨是非了?他要是明辨是非就不会纵容,就不会任凭自己的软弱拈轻怕重,颠倒黑白。 一个皇帝,必须要有足够清醒的判断力,可以没有雄才伟略,但必须是个明白是非的人,否则,他只能被一浪一浪的谗言蛊惑,然后被朝廷的内斗斗到最后的那个人扳倒。

  38. 4556789* says:

    解释:弹冠:弹去帽子上的灰尘。比喻一个人做了官,其他人互相庆贺,将有官可做,用于贬义。后指坏人得意的样子。

  39. 随便 says:

    好个五派

  40. 随便 says:

    好个太监

  41. 匿名 says:

    好皇帝是什么样的?

  42. 匿名 says:
  43. dfg says:

    gr

  44. 匿名 says:

    作者见解很深刻,并无虚造,明朝的后宫的确走这般故事!欣赏佳作!!!

  45. 土著 says:

    作者见解很深刻,并无虚造,明朝的后宫的确走这般故事!欣赏佳作!!!

  46. 黄来福 says:

    万朱己去,光明即将到来

  47. 98833 says:

    一直听到别人的结论对明的皇帝评价不高。看过这作者的文章觉得个个也不容易。生活环境决定了性格。。主要当初制定的制度有缺陷,政权交接的时候一定乱。造成新皇帝上任过程中周围的人影响着对皇帝的性格。

  48. yi says:

    呵呵

  49. wo says:

    用现在的话说,朱见深就是个垃圾?

  50. ghg says:

    fg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gggggggggggggggggggggggggggggggggggggggg

  51. 臣派掌门张居正 says:

    万猪滚蛋,侮辱我的臣派!

  52. 来听听 says:

    楼上的说的好!环境决定一个的性格。

  53. 过客 says:

    解读历史!妙趣横生!百花齐放!争先斗艳!其中味道!慢慢品来!

  54. 1234 says:

    nb

  55. 星旅行十二星座在囧途 says:

    sssssssssssssssssssssssssssssssssssssssssssssss

  56. 明之兴衰 says:

    朱元璋,朱棣的子孙让我为太祖,成祖扼腕啊

  57. says:

    。。。。。。

  58. Jan Grant says:

    叹息,叹息,无话可说。

  59. 小老虎 says:

    继承的弊端

  60. 朱老祖 says:

    子孙们,不要在闹啦

  61. 吉林水妖 says:

    这是一部让人能笑出声来哭出泪来惊出汗来的好作品,刚看,遗憾看晚了

  62. 匿名 says:

    万朱千古奇爱,催人泪下!

发表评论

本周热门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