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小说
分享到:

第3部:妖孽宫廷 第九章 悟道

所属目录:明朝那些事儿    明朝那些事儿作者:当年明月

  【踌躇】

  在外面混了一年的王守仁终于带着老婆回了北京。刚一回来,父亲王华就用警惕的眼睛审视着他,唯恐他继续干那些奇怪的事情,但经过一段时间的观察,他发现自己的儿子变了,回家之后除了看书还是看书。

  他十分满意,终于放下了心头的大石。

  王华犯了一个天真的错误,因为王守仁读的只是朱熹的书,他读书的动机也一如以往——做圣贤。

  不久之后,另一件怪事发生了。

  王华突然发现,王守仁从书房失踪了,他怕出事,连忙派人去找,结果发现这位怪人正待在自家的花园里,看着一枝竹子发呆,一动不动。

  他走上前去,奇怪地问道:

  “你又想干什么?”

  王守仁压根就没有看他,眼睛依然死盯着那根竹子,只是挥了挥手,轻声说道:

  “不要吵,我在参悟圣人之道。”

  王华气得不行,急匆匆地走了,一边走一边大叫:

  “我不管了,我不管了!”

  王守仁依然深情地注视着那根竹子,在他的世界中,只剩下了他和这根不知名的竹子。

  王华不理解王守仁的行为,但是大家应该理解,有了前面的哲学课打底,我们已经知道,王守仁先生正大踏步地前进在圣贤之路上,他在“格”自己家的竹子。

  “格”竹子实在是一件很艰苦的事情,王守仁坐在竹子跟前,不顾风吹雨淋,不吃不喝,呆呆地看着这个有“理”的玩意儿。

  “理”就在其中,但怎么才能知道呢?

  怀着成为圣贤的热诚和疑惑,王守仁在竹子面前守了几天几夜,没有得到“理”,却得了感冒。

  王守仁病倒了,在病中,他第一次产生了疑问:朱圣人的话是对的吗?

  这就是中国哲学史上著名的守仁格竹,但这绝不仅仅是一个故事,在故事背后,还有着一个人对未知的执著和探索。

  王华受够了自己儿子的怪异行为,他下达了最后通牒,你想研究什么我都不管,但你必须考中进士,此后的事情任你去做。

  王华没办法,毕竟他自己是状元,如果儿子连进士都不是,也实在丢不起这个人。

  王守仁考虑了一下,认为这个条件还不错,便答应了,从此他重新捡起了四书五经,开始备考。

  聪明人就是聪明人,王守仁确实继承了王华的优良遗传基因,他二十一岁第一次参加乡试,就中了举人。老爹终于露出了笑脸,打发了前来祝贺的人们之后,他高兴地拍着儿子的肩膀说道:

  “好小子,明年必定金榜题名!”

  可是事实证明,平时不烧香、临时抱佛脚毕竟是靠不住的,王守仁先生常年累月干那些杂七杂八的事情,临考前恶补只能糊弄省级考官,到了中央,这一招就不灵了。

  之后弘治六年(1493)和弘治九年(1496),王守仁两次参加会试,却都落了榜,铩羽而归。

  父亲王华十分着急,王守仁自己也很沮丧,他没有料到,自己想当圣贤,却连会试都考不过,心里十分难过。

  换了一般人,此刻的举动估计是在书房堆上一大堆干粮,在房梁上吊一根绳子,再备上一把利器,然后拼命读书备考。

  可惜王守仁不是普通人,他经过痛苦的思索,终于有所感悟,并做出了一个决定。

  为了得到父亲的支持,他又一次去找父亲谈话。

  “我确实错了。”

  听到这句话,王华欣慰地笑了:

  “以你的天分,将来必成大业,落榜之事无须挂怀,今后用功读书就是了,下次必定中榜。”

  发完了感慨的王华高兴地看着自己的好儿子,按照通常逻辑,王守仁应该谢礼,然后去书房读书,可是意外出现了。

  王守仁不但没有走,反而向父亲鞠了一躬说道:

  “父亲大人误会了,我想了很久,适才明白,落榜之事本来无关紧要,而我却为之辗转反侧,忧心忡忡,为此无关紧要之事烦恼不已,实在是大错。”

  王华又一次发懵了,可是王守仁却毫不理会,继续说道:

  “我以为,书房苦读并无用处,学习兵法,熟习韬略才是真正的报国之道,今后我会多读兵书,将来报效国家。”

  说完这几句话后,他才不慌不忙地行了一个礼,飘然而去。

  面对着王守仁离去的背影,刚刚反应过来的王华发出了最后的怒吼:

  “你要气死老子啊!”

  王守仁没有开玩笑,在二十六岁这年,他开始学习兵法和谋略,甚至开始练习武艺,学习骑射。

  当然了,最终他还是给了自己老爹几分面子,四书五经仍旧照读,也算是对父亲的些许安慰。

  就在这日复一日的学习中,王守仁逐渐掌握了军事的奥秘和非凡的武艺,此时武装他头脑的,再不仅仅是四书五经、圣人之言。文武兼备的他已悄悄地超越了很多人,对于他们而言,王守仁已经变得过于强大。

  就这么过了两年,半工半读的王守仁迎来了他人生的第三次会试,这一年他二十八岁。

  要说这位王守仁的智商真不是白给的,他这么瞎糊弄三年,竟然还是中了榜,而且据他父亲调查,原先他的卷子本来被评为第一名,可是有人走了后门(招生黑幕),一下把他挤到了二甲。

  不过这也无所谓了,王守仁总算是当了官,没给他老爹丢脸,可惜他没有混上翰林,直接被分配去了工部(建设部),但根据工作日志记载,王守仁不算是个积极的官员,他从来都不提什么合理化建议,也不当岗位能手,却认识了李梦阳,整天一起研究文学问题。

  这是一种令人羡慕的生活,但在光鲜的外表下,王守仁的痛苦却在不断地加深。

  他的痛苦来源于他的追求,因为他逐渐感到,朱圣人所说的那些对他似乎并不起作用,他今天“格”一物,明天又“格”一物,“格”得自己狼狈不堪,却毫无收获。

  而一个偶然的事件让他发现,在朱圣人的理论中,存在着某些重大的问题。

  这里先提一下朱圣人理论中最为重要的一个观点,说起来真可谓是家喻户晓,鼎鼎大名——“存天理,去人欲”,这句话在实际生活中的运用则更为著名——“饿死事小,失节事大”。

  这句话曾经被无数人无数次批倒批臭,我就不凑这个热闹了,但还是有必要解释一下这句话的真实意思,因为很多人可能并不知道,这也是一个深奥的哲学原理。

  大家要知道,朱圣人的世界和我们的是不同的,这位哲学家的世界是分裂成两块的,一块叫做“理”,另一块叫做“欲”。

  朱圣人认为“理”是存在于万物中的,但却有着一个大敌,那就是“欲”,所谓“理”,是宇宙万物的根本规律和准则,只要人人都遵循了“理”,幸福的生活就来了,那好处多了去了,天下安定了,世界和平了,宇宙也协调了。换在今天,这玩意儿还能降低犯罪率,稳定社会,那些翻墙入室的、飞车抢包的、调戏妇女的张三李四王二麻子,会统统地消失。最终实现和谐社会。

  可是“欲”出来捣乱了,人心不古啊,人类偏偏就是有那么多的欲望,吃饱了不好好待着,就开始思考一些乱七八糟的问题,搞得社会不得安宁。

  所以朱圣人的结论是,要用客观世界的“理”,去对抗主观人心的“欲”,而这才是世界的本原。

  通俗地说就是,为了追求理想中的崇高道德,可以牺牲人的所有欲望,包括人性中最基本的欲望。

  这是一个对后世产生了极大(或者说极坏)影响的理论,到了明代,这套理论已经成为了各级教育机构的通用教材,也是大明王朝各级官僚们的行为法则和指导思想,在那个时候,朱圣人的话就是真理,没有多少人敢于质疑这套理论。

  可是王守仁开始怀疑了,这源于一件事情的发生。

  弘治十四年(1501),王守仁调到了刑部(司法部),当时全国治安不好,犯罪率很高,大案要案频发,他便从此远离了办公室的坐班生活,开始到全国各地出差审案。

  但是审案之余,王大人还有一个爱好,那就是四处登山逛庙找和尚道士聊天,因为他“格”来“格”去,总是“格”不出名堂,只好改读佛经道书,想找点灵感。

  不久之后,他到了杭州,在这里的一所寺庙中,他见到了一位禅师。

  据庙中的人介绍,这位禅师长期参佛,修行高深,而且已经悟透生死,看破红尘,是各方僧人争相请教的对象。

  王守仁即刻拜见了禅师,他希望得到更多的启示。

  可是他失望了,这位禅师似乎没有什么特别,只是与他谈论一些他早已熟知的佛经禅理,他慢慢地失去了兴趣。而禅师也渐渐无言,双方陷入了沉默。

  在这漫长的沉默之中,王守仁突然有了一个念头。

  他开口发问,打破了沉寂。

  “有家吗?”

  禅师睁开了眼睛,答:

  “有。”

  “家中尚有何人?”

  “母亲尚在。”

  “你想她吗?”

  这个问题并没有得到即刻的回应,空荡荡的庙堂又恢复了寂静,只剩下了窗外凌厉的风声。

  良久之后,一声感叹终于响起:

  “怎能不想啊!”

  然后禅师缓缓地低下了头,在他看来,自己的这个回答并不符合出家人的身份。

  王守仁站了起来,看着眼前这个惭愧的人,严肃地说道:

  “想念自己的母亲,没有什么好羞愧的,这是人的本性啊!”

  听到这句话的禅师并没有回应,却默默地流下了眼泪。

  他庄重地向王守仁行礼,告辞而去。第二天,他收拾行装,舍弃禅师的身份,还俗回家去探望自己的母亲。

  寺庙的主持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个上门求佛的人竟然把自己的禅师劝回了家,要让他再待上几天,只怕自己这里就要关门了,便连忙把王大人请出了庙门。

  王守仁并不生气,因为在这里,他终于领悟了一条人世间的真理:

  无论何时,何地,有何种理由,人性都是不能,也不会被泯灭的,它将永远屹立于天地之间。

  【转折】

  正是从那一天起,王守仁意识到:朱熹可能是错的。

  他开始明白,将天理和人心分开是不对的,人虽然有着种种的欲望,但那是正常的,也是合乎情理的,强行用所谓的天理来压制绝不可能有任何效果。

  王守仁并不知道,经过十几年的思考和求索,他已经在无意识中突破了朱圣人的体系,正向着自己那宏伟光辉的目标大踏步地前进。

  可要想走到这条圣贤之路的终点,他还必须找到最后,也是最为关键的疑团的答案——“理”。

  虽然他不赞成朱熹的“存天理,去人欲”,也不认可人心和天理的分离,但“理”毕竟还是存在的,只有找到这个神秘的“理”,他才能彻底击溃朱熹的体系,成就自己的圣贤之路。

  可是“理”在哪里呢?

  这又不是猪肉排骨,上对门王屠户那里花几文钱就能买到,奇珍异宝之类的虽然不容易搞到,但毕竟还有个盼头。可这个“理”看不见摸不着,连个奋斗方向都没有,上哪儿找去?

  于是唯一的方法只剩下了“格”。王守仁只能相信程颐老师的话了,今天“格”一个,明天“格”一个,相信总有一天能“格”出个结果的。

  日子就这么一天天地过去,啥都没有“格”出来,王守仁十分苦恼,他开始意识到可能是方法不对,可他也没有别的法子,只能整日冥思苦想,但无论如何,他依然坚定地相信,只要坚持下去,是能够成功的。

  因为他隐约地感觉到,自己已经接近了那个最终疑团的谜底。

  成功确实就要到来了,可是老天爷偏偏不做亏本买卖,在将真相透露给王守仁之前,它还要给他一次沉重的打击,考验他的承受能力,以确认他是否有足够的资格来获知这个最大的秘密。

  这就是之前提到过的六部九卿上书事件,事实证明,哲学家王守仁先生不是一个只会整日空想漫谈的人,他有着强烈的正义感和勇气。南京的言官戴铣上书被廷杖,大家都上书去救,由于刘瑾过于强势,很多人的奏折上都只谈从宽处理,唯独这位仁兄,不但要救人,还在奏章中颇有新意地给了这位司礼监一个响亮的称呼——权奸。

  刘瑾气坏了,在当时众多的上书者中,他特别关照了王守仁,不但打了他四十廷杖,还把他贬为贵州龙场驿的驿丞。

  这个职位用现在的话说,就是贵州龙场招待所的所长。龙场就在今天的贵州省修文县(贵阳市管辖)境内,在改革开放的二十一世纪,那地方都还算不发达地区,在明代就更不用说了,压根就没什么人,那里的招待所别说人,连鬼都不去住。

  王守仁原先大小也是个六品主事,结果一下子变成了王所长,那么龙场招待所所长是几品呢?

  答案是没品。也就是说大明国的官员等级序列里根本就没这一号人物,基本算是清除出高级公务员队伍了。

  于是,天资聪慧、进士出身的王哲学家就此落到了人生的最低谷,可这还没完,还有一场更为严峻的生死考验在等待着他。

  刘瑾是一个办事效率很高、做事很绝的人,他罢了王守仁的官,打了他的屁股,却并不肯就此甘休,为了一解心头之恨,他特地找来了杀手,准备在王守仁离开京城赴任途中干掉他。

  这一招确实出人意料,一般说来很难防备,可惜刘瑾并不真正了解王守仁。这位兄台虽然平日研究哲学,每天“格”物,看起来傻乎乎的,其实他还有着另外不为人知的一面。

  王守仁从小就不是一个安分的人,他应该算是个人精,连他那考上状元的爹都被折腾得无可奈何,初中文化的刘瑾就更不是他的对手了。

  他早就料到刘瑾不会放过他,便在经过杭州时玩了一个把戏,把自己的帽子和鞋子丢进了钱塘江,为了达到此地无银三百两的目的,王哲学家做戏也做了全套,还留了封遗书,大意是我因为被人整得很惨,精神压力太大,所以投江自尽了。

  这一招很绝,杀手们听说这人已经自尽,就回去交差了,更搞笑的是连杭州的官员们也信以为真,还专门派人在江边给他招魂。

  而与此同时,魂魄完好的王守仁已经流窜到了福建,他虽然保住了命,却面临着一个更为麻烦的问题——下一步怎么办?

  不能回京城了,更不想去贵州,想来想去也没出路,看来只能继续流窜当盲流了。

  可盲目流动也得有个流动方向才行,往南走,还是往北走?

  在武夷山,王守仁找到了问题的答案,因为在这里他遇到了一个老朋友。他乡遇故知,王守仁高兴之余,便向对方请教自己下一步该怎么办。

  他的这位朋友思考了很久,给了他一个天才的建议:

  “还是算一卦吧。”(似曾相识)

  于是,一百多年前老朱同志参加革命前的那一幕又重演了,在王守仁紧张的注视下,算卦的结果出来了:利在南方。

  那就去南方吧。

  王守仁告别了朋友,踏上了新的征途,但他仍然不愿意去贵州,便选定了另一目的地——南京。

  此时他的父亲王华正在南京做官,而且还是高级干部——吏部尚书。但王守仁此去并非是投奔父亲,而且是秘密前往的,因为他已经在中央挂了号,稍有不慎,可能会把父亲也拉下水。他之所以要去南京,只是因为还有一件事情没有了结。

  王守仁十分清楚,自己的父亲是一个传统古板的读书人,他并没有什么伟大的梦想,只希望儿子能够追随自己的足迹,好好读书做人,将来混个功名,可现实是残酷的,自己从小胡思乱想就不说了,十几年都没让他消停过,好不容易考中了个进士,现在还被免了官。

  事到如今前途已经没有了,要想避祸,看来也只能去深山老林隐居,但在这之前,必须给父亲一个交代。

  于是他连夜启程赶往南京,见到了他的父亲。

  父亲老了。

  经过二十多年的岁月磨砺,当年那个一本正经板着脸训人的中年人已经变成了白发苍苍、满面风霜的老人。

  见到儿子的王华十分激动,他先前以为儿子真的死了,悲痛万分,现在见到活人,高兴得老泪纵横,一句话也说不出口,只是不断地抹着眼泪。

  王守仁则生平第一次用愧疚的语气向父亲致歉:

  “我意气用事,把功名丢了,对不起父亲大人。”

  可是他听到的却是这样一个意外的答案:

  “不,这件事情你做得很对。”

  王守仁诧异地抬起头,看着欣慰颔首的父亲,他这才明白,那个小时候刻板地管束自己,看似不通情理的父亲,是一个善良宽容的人。

  经过与“劣子”长达十余年的不懈“斗争”,王华终于了解了儿子的本性和追求,他开始相信,这个“劣子”会成就比自己更为伟大的事业,他的未来不可限量。

  父子交谈之后,王华问出了一个关键的问题:

  “你今后打算怎么办?”

  王守仁叹了口气:

  “我在这里只会连累父亲,京城也已回不去,只能找个地方隐居。”

  这看来已经是唯一的方法,但王华却摇了摇头。

  “你还是去上任吧。”

  上任?到哪里上任?去当所长?

  “毕竟你还是朝廷的人,既然委任于你,你就有责任在身,还是去吧。”

  王守仁同意了,他是一个负责任的人。

  就这样,拜别了父亲,王守仁带领着随从,踏上了前往贵州龙场驿站的道路。在那里,他将经受有生以来最沉重的痛苦,并最终获知那个秘密的答案。

  【悟】

  王所长向着他的就职地前进了,由于他的父亲是高级干部,所以多少还给了他几个随从下人陪他一起上路,但这些人并不知道他们此行的目的地,只知道是跟王大人的儿子去就任官职。

  这么好的差事大家积极性自然很高,一路上欢歌笑语不断,只有王守仁不动声色,因为只有他知道要去哪里,去干什么。

  走着走着,随从们发现不对劲了,好地方都走过了,越走越偏,越走越远,老兄你到底要去哪里啊?

  王守仁还是比较实诚的,他说了实话:

  “我们要去贵州龙场。”

  随从们的脸立马就白了,王大人你太不仗义了,那里平时可是发配犯人的地方啊!

  面对着随从们的窃窃私语,王守仁十分坦然:

  “如果你们不愿意去,那就回去吧。”

  看着犹豫不决的随从,王守仁没有多说什么,只是默默地拾起行李,向前方走去。

  夕阳之下,王守仁那孤独的身影越来越远,突然,远处传来了王守仁的大声吟诵:

  〖客行日日万锋头,山水南来亦胜游。

  布谷鸟啼村雨暗,刺桐花暝石溪幽。

  蛮烟喜过青扬瘴,乡思愁经芳杜洲。

  身在夜郎家万里,五云天北是神州!〗

  “天下之大,虽离家万里,何处不可往!何事不可为!”王守仁大笑着。

  在这振聋发聩的笑声中,随从们开始收拾行装,快步上前,赶上了王守仁的脚步。

  王守仁的革命浪漫主义情怀是值得钦佩的,可是真正说了算的还是革命现实主义。当他来到自己的就职地时,才真正明白了为什么这个地方叫做龙场——龙才能住的场所。

  此地穷山恶水,荆棘丛生,方圆数里还是无人区,龙场龙场,是不是龙住过的场所不知道,但反正不是人待的地方。

  而不久之后,王守仁就发现了一个更为严重的问题——驿站。

  当他来到此地,准备接任驿站职位的时候,只看到了一个老弱不堪的老头,他十分奇怪,便开始问话:

  “此地可是龙场?”

  “回王大人,这里确是龙场。”

  “驿丞在哪里?”

  “就是我。”

  “那驿卒(工作人员)呢?”

  “也是我。”

  “其他人呢?”

  “没有其他人了,只有我而已。”

  王守仁急了:

  “怎么会只有你呢?按照朝廷律令规定,这里应该是有驿卒的!”

  老头双手一摊:

  “王大人,按规定这里应该是有的,可是这里确实没有啊。”

  看着眼前这个一脸无辜的老头,王守仁无可奈何地瘫坐在地上。

  想到过惨,没想到会这么惨。

  要说这世上还是好人多,老头交接完走后没多久,又折转了回来:

  “王大人,如果你在这里碰到了汉人,那可千万要小心!”

  “为什么?”

  “这里地势险恶,要不是流窜犯,或是穷凶极恶之徒,谁肯跑到这里来啊!”

  “那本地的苗人呢?”

  “喔,这个就不用操心了,他们除了时不时闹点事,烧个房子外,其余时间是不会来打扰王大人的,他们的问题基本都是内部解决。”

  “为什么?”

  “因为他们不懂汉话啊!”

  王守仁快晕过去了,他终于明白自己面对的是一个怎样的局面。

  老头走了,临走前留下了一句十分“温暖人心”的话:

  “王大人多多保重,要是出了什么事,记得找个人来告诉我一声,我会想法给大人家里报信的。”

  好了,王所长,这就是你现在的处境,没有下属,没有官服,没有编制,甚至连个办公场所都没有,你没有师爷,也没翻译,这里的人听不懂你说的话,能听懂你说话的人都不是什么好人。

  官宦出身、前途光明的王守仁终于落到了他人生的最低谷,所有曾经的富贵与美梦都已经破灭,现在他面对着的是一个人生的关口。

  坚持,还是退却?

  王守仁卷起了袖子,召集了他的随从们,开始寻找木料和石料,要想长住在这里,必须修一所房子。

  然后他亲自深入深山老林,找到了当地的苗人,耐心地用手语一遍又一遍地解释,得到他们的认同,让他们住在自己的周围,开设书院,教他们读书写字,告诉他们世间的道理。

  当随从们苦闷不堪、思乡心切的时候,他主动去安慰他们,分担他们的工作。

  王守仁用自己的行动做出了选择。

  士不可以不弘毅,任重而道远!仁以为己任,不亦重乎!死而后已,不亦远乎!

  面对着一切的困难和痛苦,仍然坚定前行,泰然处之的人,才有资格被人们称为圣贤。

  王守仁已经具备了这种资格。

  但是他还有最后一个问题没有找到答案——“理”。

  必须找到,并且领悟这个“理”,才能懂得天地大道的秘密。除此之外,别无他路。

  可是“理”到底在哪里呢?十余年不间断地寻找,沉思,不断地“格”,走遍五湖四海,却始终不见它的踪影!

  为了冲破这最后的难关,他制造了一个特别的石椁,每天除了干活吃饭之外,就坐在里面,沉思入定,苦苦寻找“理”的下落。

  格物穷理!格物穷理!可是事实让他失望了,怎么“格”,这个理就是不出来,在一次又一次的失败中,他逐渐变得急躁、愤怒,脾气越来越差,随从们看见他都要绕路走。

  终于,在那个宿命的夜晚,他的不满达到了顶点。

  黑暗已经笼罩了寂静的山谷,看着破烂的房舍和荒芜的穷山峻岭,还有年近中年、一事无成、整日空想的自己,一直以来支撑着他的信念终于崩溃了,他已经三十七岁,不再是当年的那个风华少年,他曾经有着辉煌的仕途、光荣的出身、众人的夸耀和羡慕。

  现在这一切都已经离他而去。

  最让人痛苦和绝望的折磨方法,就是先赐予,然后再一一拿走。

  十几年来,唯一支撑着他的只有成为圣贤的愿望。但事实是残酷的,多年的努力看来已付之流水,除了日渐稀少的头发,他什么也没有得到。到底出了什么问题呢?

  矢志不移,追寻圣贤,错了吗?

  仗义执言,挺身而出,错了吗?

  没有错,我相信我所做的一切都没有错。

  那上天为何要夺走我的荣华,羞辱我的尊严,使我至此山穷水尽之地步?

  既然你决意夺去我的一切,当时为何又给予我所有?

  夺走你的一切,只因为我要给你的更多。

  给你荣华富贵,锦衣玉食,只为让你知晓世间百态。

  使你困窘潦倒,身处绝境,只为让你通明人生冷暖。

  只有夺走你所拥有的一切,你才能摆脱人世间之一切浮躁与诱惑,经受千锤百炼,心如止水,透悟天地。

  因为我即将给你的并非富甲一方的财富,也不是号令天下的权势,却是这世间最为珍贵神秘的宝物——终极的智慧。

  王守仁在痛苦中挣扎着,一切都已失去,“理”却依然不见踪影。

  竹子里没有,花园里没有,名山大川里没有,南京没有,北京没有,杭州没有,贵州也没有!

  存天理,去人欲!

  天理,人欲!

  理!欲!

  吃喝拉撒都是欲,“欲”在心中,“理”在何处?“理”在何处? !

  王守仁陷入了极度的焦虑与狂躁,在这片荒凉的山谷中,在这个死一般宁静的夜晚,外表平静的他,内心正在地狱的烈火中煎熬。

  答案就在眼前!只差一步!只差一步而已!

  忽然,一声大笑破空而出,打碎了夜间山谷的宁静,声震寰宇,久久不绝。

  在痛苦的道路上徘徊了十九年的王守仁,终于在他人生最为痛苦的一瞬获知了秘密的答案。

  空山无人,水流花开。

  万古长空,一朝风月。

  此一瞬已是永恒。

  我历经千辛万苦,虚度十九年光阴,寻遍天涯海角,却始终找不到那个神秘的“理”。

  现在我终于明白,原来答案一直就在我的身边,如此明了,如此简单,它从未离开过我,只是静静地等待着我,等待着我的醒悟。

  “理”在心中。

  我竟如此的愚钝啊,天地圣贤之道并非存于万物,也无须存于万物,天人本是一体,何时可分?又何必分?

  随心而动,随意而行,万法自然,便是圣贤之道!

  存天理,去人欲?

  天理即是人欲。

  这是载入史册的一瞬,几乎所有的史书都用了相同的词语来描述这一瞬——“顿悟”,中华文明史上一门伟大的哲学“心学”就此诞生。

  它在这个幽静的夜晚,诞生于僻静而不为人知的山谷,悄无声息,但它的光芒终将照耀整个世界,它的智慧将成为无数人前进的向导。

  王守仁成功了,历史最终承认了他,他的名字将超越所有的帝王,与孔子、孟子、朱子并列,永垂不朽。

下一章:
上一章:

101 条评论 发表在“第3部:妖孽宫廷 第九章 悟道”上

  1. says:

    好一句并列

  2. kitty says:

    此篇好不精彩!作者文学功底可见一斑~太好了!此篇让我深深领悟到了中华文化的博大精深,历史原来如此精彩!

  3. 匿名 says:

    最求崇高理想本身不就是一种欲望么?何来对抗之说

  4. 纵横天下 says:

    王守仁先生,我崇拜你一辈子!

  5. 文涛 says:

    我爱鱼摆摆

  6. 明史 says:

    有思想的故事!

  7. 路过 says:

    明月先生给道的定义都错了。不过总算让人了解了王守仁。
    心外无理不错,心,岂是专指那团血肉?

  8. 老杨先生 says:

    这守仁老兄还有别的名字吗 俺咋就不知道

  9. 蓝天 says:

    俗称:王阳明,一代圣贤

  10. 海棠花 says:

    写得幽默。。赞!

  11. 东风 says:

    精辟,佛也是人,佛心即是人心,人心即是佛心。

  12. 结果当时 says:

    王守仁发迹的原点

  13. 小富即安 says:

    阳明,圣人这个职业被取缔了!于是你成了牛人。

  14. 天涯无忧人 says:

    世间万物皆由心生

  15. 匿名 says:

    明月这段中关于“理”和“欲”不应对抗那段的辨析让我想起了他在朱元璋篇中关于历史规则与历史猛人之间的对决的剖析,朱元璋定下了太祖成法并希望它能万世不变,这不就象“理”?而他的后代子孙们被“历史规则”的力量左右,在不到几十年的时间里就把他的成法改得千疮百孔,可不就像“欲”?

    朱元璋应该是程朱理学的忠实拥趸和坚决执行者,他对贪污的官员大开杀戒,就是“存天理,去人欲”的真实现行版。

  16. 欣影 says:

    阳明先生智慧可嘉,坚持可嘉。

  17. 匿名 says:

    太精彩了

  18. 科傲3 says:

    他的这种坚持不懈,十分坚强的性格太值得我学习了!

  19. 笨蛋 says:

    王老头太牛了! 佩服佩服!

  20. 人心不灭 says:

    走完一条路只是时间的问题

  21. 执巨杖的狱卒 says:

    每次读到王阳明的轨事我都忍不住喷饭 而就是不循规蹈矩成就了他 唐寅 王阳明同样都是天才 却有不同的高度 因为一个有追求 一个浪里格浪 ,与孔子、孟子、朱子并列,永垂不朽。
    我咋不知道历史上有这么一个圣人叫王子 国家的九年义务教育不注重哲学啊 存天理,去人欲 存良欲

  22. 心照不宣 says:

    “走完一条路只是时间的问题”,请问你走的是什么路?走的是别人走过的路吗?走的人多了,你才知道路。 假如这是一条漆黑的路,没有一丝光
    ,也没人指引你,回去吧,还是走别人走过的路吧,也许别人的路走不到你的终点,在光明中行走,到达别人的成就,自己曾经追寻的早已忘记。行路漫漫,要的是耐心坚持。也许你参悟了佛道,不过你最终要还俗,你在行路中走了一个圆圈,从起点走回了起点,你也到达了终点,追求过程才是最精彩的顿悟

  23. 远东王阿秀 says:

    王子?

  24. 匿名 says:

    走自己的路,让别人精彩的说

  25. 刘签 says:

    赞22楼

  26. 金盏花 says:

    最爱守仁兄,全篇最精彩的人物,怎么有这么优秀的人呢?

  27. 陈友谅 says:

    老朱家家的后代咋这么多事呢?都怪老子当年失败了,要不。。。。哼哼

  28. says:

    人生与万物,也终于万物.万物生于太虚,也必将亡与太虚.人生本无相,六法原皆空.境由心生,人也由心生,万事皆在冥冥之中注定往复循环……

  29. 读读 says:

    这么厉害的人物,我怎么不知道呢。课本上也没怎么介绍过

  30. 韩非 says:

    如果我能静心下来。我想我应该能写出一部类似的历史小说。我爱死了历史。

  31. 韩非 says:

    我一直站在被雯雯伤害的地方

  32. 韩非 says:

    人心‘人性’哎‘世界上最不可捉摸的就算是人心了。

  33. 匿名 says:

    存天理,去人欲,天理即是人欲,

  34. 匿名 says:

    朱熹 ,假道学、伪君子 ,纳尼为妾?

  35. 世纪王 says:

    心学明明是宋朝陆九渊创造的,明月却说在王的心中诞生了,黑前辈人物啊.

  36. 世纪王 says:

    我是猪

  37. 昔日清风 says:

    一门心学;横空出世;古今恩仇;皆由所生;皆由所灭;得过且过;善始善终。

  38. 红朝儒生 says:

    作为一个悟道成圣之人,王阳明才活了58岁,吾以为实在说不过去。

  39. 上帝 says:

    分享到: 63
    明朝那些事儿全集 明朝那些事儿及作者简介 当年明月 手机阅读 收藏本站 更多历史书籍
    明朝那些事儿1 明朝那些事儿2 明朝那些事儿3 明朝那些事儿4 明朝那些事儿5 明朝那些事儿6 明朝那些事儿7
    第3部:妖孽宫廷 第九章 悟道
    所属目录:明朝那些事儿 明朝那些事儿作者:当年明月
      【踌躇】
      在外面混了一年的王守仁终于带着老婆回了北京。刚一回来,父亲王华就用警惕的眼睛审视着他,唯恐他继续干那些奇怪的事情,但经过一段时间的观察,他发现自己的儿子变了,回家之后除了看书还是看书。
      他十分满意,终于放下了心头的大石。
      王华犯了一个天真的错误,因为王守仁读的只是朱熹的书,他读书的动机也一如以往——做圣贤。
      不久之后,另一件怪事发生了。
      王华突然发现,王守仁从书房失踪了,他怕出事,连忙派人去找,结果发现这位怪人正待在自家的花园里,看着一枝竹子发呆,一动不动。
      他走上前去,奇怪地问道:
      “你又想干什么?”
      王守仁压根就没有看他,眼睛依然死盯着那根竹子,只是挥了挥手,轻声说道:
      “不要吵,我在参悟圣人之道。”
      王华气得不行,急匆匆地走了,一边走一边大叫:
      “我不管了,我不管了!”
      王守仁依然深情地注视着那根竹子,在他的世界中,只剩下了他和这根不知名的竹子。
      王华不理解王守仁的行为,但是大家应该理解,有了前面的哲学课打底,我们已经知道,王守仁先生正大踏步地前进在圣贤之路上,他在“格”自己家的竹子。
      “格”竹子实在是一件很艰苦的事情,王守仁坐在竹子跟前,不顾风吹雨淋,不吃不喝,呆呆地看着这个有“理”的玩意儿。
      “理”就在其中,但怎么才能知道呢?
      怀着成为圣贤的热诚和疑惑,王守仁在竹子面前守了几天几夜,没有得到“理”,却得了感冒。
      王守仁病倒了,在病中,他第一次产生了疑问:朱圣人的话是对的吗?
      这就是中国哲学史上著名的守仁格竹,但这绝不仅仅是一个故事,在故事背后,还有着一个人对未知的执著和探索。
      王华受够了自己儿子的怪异行为,他下达了最后通牒,你想研究什么我都不管,但你必须考中进士,此后的事情任你去做。
      王华没办法,毕竟他自己是状元,如果儿子连进士都不是,也实在丢不起这个人。
      王守仁考虑了一下,认为这个条件还不错,便答应了,从此他重新捡起了四书五经,开始备考。
      聪明人就是聪明人,王守仁确实继承了王华的优良遗传基因,他二十一岁

  40. 思乡之人 says:

    古者,富贵磨灭不可胜计,惟倪傥非常之人称焉

  41. 谁会想到 says:

    明代这么多的重量级人物为何现如今到处充斥辫子戏那倒是因为离现在近吗

  42. 许磊 says:

    人欲天理都是存在的 可是人欲只是天理存在的一部分 并不是天理的全部 打比方说男人喜欢美女 美女喜欢帅哥 这就是人欲 但是猫喜欢吃鱼狗喜欢啃骨头 这是人欲吗?就算你人类全部灭绝了地球上其他的生物还是该干嘛干嘛。这就是猫欲和狗欲也是天理的一部分。 还有物理法则 能量守恒 化学变化 这些东西都是客观存在的 没人了这些东西就不存在了吗? 月球上没有人 可也有地形引力 你往上面丢石头他最终还是会掉下来的 这也是天理的一部分。

  43. 许磊 says:

    归根结底人类还是太自以为是了 以为自己是宇宙的中心 其实在银河系中都只是在一个小角落而已

  44. 一生俯首拜阳明 says:

    伟哉,宰相才也。王守仁永远是我的偶像

  45. 风雪天夏 says:

    “存天理,去人欲”看似很有道理,不过一个人连最初的人类最美好的人性都没有,又怎能称为圣人,王阳明,才能称为圣人。

  46. 匿名 says:

    王阳明确实比康德早些

  47. 千里流云 says:

    空乏无味

  48. 无畏 says:

    马哲观点,这是主观唯心。但我非常赞同知行合一

  49. 捭阖第一 says:

    心随心愿,行随心动,万法自然,圣贤之道焉!

  50. K says:

    费这么多文字

  51. 随便 says:

    从前只听说“孔子,孟子”是圣人,而朱熹(朱子),王阳明(王子)是圣人到没听说过,朱熹这个人最起码知道是个大人物。王阳明吗,完全没听说过。九年义务教育不给力呀。

  52. 匿名 says:

    贵在坚持!胜利就在眼前!

  53. 云梦 says:

    42楼错了,“天理即是人欲”指的是天理存在万物之中,自然也包括人,那是一种玄妙的思想,但并不是指没有人欲就没有天理,这里的核心也不是以人为中心,“人欲”在这里只是一种代指。

  54. says:

    存天理?

  55. 许磊的大哥 says:

    我觉得42楼说的挺好 倒是53楼说的什么东西 不清不楚 不伦不类 不知道在说些什么东西

  56. 匿名 says:

    楼上55楼的你才错了!
    中国的宇宙观是天地人三才,天有日月星辰,风热暑燥湿寒六气;地有山川河流,金木水火土五行;人有眼耳鼻口心,喜怒忧思悲恐惊七情。
    中国所有思想都是讲怎么做人,怎么治理天下,使社会达到一个完美状态,所有物都离不开人,更离不开人心。王阳明说过 “你未看此花时,此花与汝心同归于寂。你来看此花时,则此花颜色一时明白起来。便知此花不在你的心外。”比如刚开始你只是听说那地方有个某某人(此时你心中只是一个名字),后来又看到了这个人(此时你心中还此人的样子),再后来你和这人生活再一起(此时你已了解此人的为人)。总之一切万物,离开了人,又何以知其存在!

  57. 匿名 says:

    天理即是人欲!王阳明还原了儒家正宗思想,儒家思想是讲怎么做人, 之前朱熹都是曲解了孔孟思想!
    侧隐之心,仁之端也!
    比如某人跳井,在自己的立场上,有个怕死的念头,是谓怵惕,是自己怕死,扩大出去产生侧隐之心,是替别人怕死,以别人之身为己之身。朱熹所谓的"去人欲,存天理",自己不怕死了,当然不也不在乎别人的生死,这就是麻木不仁!
    不去人欲,自己怕死的话,到时救国救民怎办?这就看孟子所说的 “生,亦我所欲也,义,亦我所欲也。二者不可得兼,舍生而取义者也。”养浩然正气!

  58. 匿名 says: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啊”天理即是人欲“。哈哈哈哈!

  59. 公乃全 says:

    嗯 宇宙即我心 我心能自然

  60. 许磊的老大 says:

    56楼57 楼说的错的 说的什么东西一大堆不伦不类不清不楚的 你不要以为字数说的多你就是正确的了 完全狗屁不通

  61. 匿名 says:

    太搞笑了,有时你经历了别人没有经历的苦痛,真的是人生中一笔宝贵的财富,对世间的万物,只需要淡然处之。

  62. 朱厚照 says:

    王守仁还真挺厉害的,但直接自已平了宁王叛乱也太不够意了吧T_T

  63. 匿名 says:

    别闹了,回家陪家人吃顿饭吧。

  64. 匿名 says:

    知道为啥义务教育没王明阳啥事吗?因为我们的主流是马列主义毛思邓论,唯物主义,心学却是客观唯心主义,再说王守仁是心学的集大成者,就好比黑格尔差不多。

  65. 呵呵 says:

    我第次笑而不语

  66. 呵呵 says:

    摸大腿的又是我

  67. 你妈挂树上了 says:

    啦啦啦啦德玛西亚!

  68. 我也爱历史 says:

    王明阳龙场悟道,我在小学的时候看见这段就很激动。心学一直在我心中,我也是王明阳多少代以后的弟子啊

  69. 匿名 says:

    英美,茜子,我要跟你们做爱

  70. 匿名 says:

    15楼,怒赞!!

  71. 匿名 says:

    15楼,怒赞!!

  72. 黄来福 says:

    王家父子都是好人啊

  73. QQ says:

    顶42楼的

  74. 力量 says:

    天理包括人欲我认为是正确的,自然道理,法则就是发展。
    存在就是道理,就因为存在才能发展,才能生生不息。

  75. says:

    人是渺小的也是伟大的,境随心转,心随境转

  76. 盛世中国 says:

    原来算卦这么灵,以后我也要算

  77. 徐霞客2 says:

    可是王守仁开始怀疑了,这源于一件事情的发生。

      弘治十四年(1501),王守仁调到了刑部(司法部),当时全国治安不好,犯罪率很高,大案要案频发,他便从此远离了办公室的坐班生活,开始到全国各地出差审案。

      但是审案之余,王大人还有一个爱好,那就是四处登山逛庙找和尚道士聊天,因为他“格”来“格”去,总是“格”不出名堂,只好改读佛经道书,想找点灵感。

      不久之后,他到了杭州,在这里的一所寺庙中,他见到了一位禅师。

      据庙中的人介绍,这位禅师长期参佛,修行高深,而且已经悟透生死,看破红尘,是各方僧人争相请教的对象。

      王守仁即刻拜见了禅师,他希望得到更多的启示。

      可是他失望了,这位禅师似乎没有什么特别,只是与他谈论一些他早已熟知的佛经禅理,他慢慢地失去了兴趣。而禅师也渐渐无言,双方陷入了沉默。

      在这漫长的沉默之中,王守仁突然有了一个念头。

      他开口发问,打破了沉寂。

      “有家吗?”

      禅师睁开了眼睛,答:

      “有。”

      “家中尚有何人?”

      “母亲尚在。”

      “你想她吗?”

      这个问题并没有得到即刻的回应,空荡荡的庙堂又恢复了寂静,只剩下了窗外凌厉的风声。

      良久之后,一声感叹终于响起:

      “怎能不想啊!”

      然后禅师缓缓地低下了头,在他看来,自己的这个回答并不符合出家人的身份。

      王守仁站了起来,看着眼前这个惭愧的人,严肃地说道:

      “想念自己的母亲,没有什么好羞愧的,这是人的本性啊!”

      听到这句话的禅师并没有回应,却默默地流下了眼泪。

      他庄重地向王守仁行礼,告辞而去。第二天,他收拾行装,舍弃禅师的身份,还俗回家去探望自己的母亲。

      寺庙的主持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个上门求佛的人竟然把自己的禅师劝回了家,要让他再待上几天,只怕自己这里就要关门了,便连忙把王大人请出了庙门。

      王守仁并不生气,因为在这里,他终于领悟了一条人世间的真理:

      无论何时,何地,有何种理由,人性都是不能,也不会被泯灭的,它将永远屹立于天地之间。【佛家以获得不生不灭的寂灭为宗旨 但无论何时,何地,有何种理由,人性都是不能,也不会被泯灭的,它将永远屹立于天地之间。】

  78. 朱厚照 says:

    我爱你王守仁

  79. 一生拜阳明 says:

    王守仁是宰相之材

  80. 一生拜阳明 says:

    56、57楼怒赞
    天理即人欲,讲的太好了 !受教了

  81. 匿名 says:

    人文主义,文艺复兴

  82. 匿名 says:

    然而朱熹搞大了自己儿媳妇的肚子

  83. 朱喜 says:

    我在街上看到美女,顺着人欲上去强奸了她,泄了欲。天理也。

  84. 当时明月 says:

    别吵啦,你们至于这样吗,老子混口饭吃容易吗?

  85. 匿名 says:

    王阳明去南方的故事,本书居然漏了一段在福建的事。

  86. 匿名 says:

    居然漏了一段在武夷山的故事

  87. 王守仁 says:

    独爱王阳明

  88. 阡陌 says:

    朱熹 这个老东西 一边满嘴圣贤道德,一边行无耻之事,真是笑话。

  89. 孔说 says:

    文武之“道”,未坠于地,在人。道在人心。阳民先生当时之悟同理。然人心非道,人心亦非理。人心之黑,墨不可比,人心之纯,玉不能及;因人而异,因势而异。走入极端,人亦为妖。

  90. 秦广 says:

    可是在课本上仅仅是提一句王阳明啊。。。重点背和学的都是朱熹啊。。

  91. 入秋 says:

    心并非指那一团血肉,而是人性的闪光之处,亦为理所在。

  92. 匿名 says:

    一生俯首拜阳明

  93. 匿名 says:

    知行合一,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是相通的

  94. 胡安安 says:

    理无善恶,故阳明有致良知。

  95. 匿名 says:

    理生欲,欲生理,理欲皆无善恶之分

  96. 知行合一 says:

    色,名,利都不是心的本性。就像做盗贼不是人的本性。

  97. 遗寒 says:

    并存亦并生

  98. qwq says:

    太棒!!!!!!!!太喜欢!!太激动!!

  99. qwq says:

    天理即人欲!

  100. qwq says:

    无善无恶心之体,有善有恶意之动,知善知恶是良知,为善去恶是格物。

  101. 匿名 says:

    良知既是天理

发表评论

本周热门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