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小说
分享到:

第4部:粉饰太平 第七章 徐阶的觉醒

所属目录:明朝那些事儿    明朝那些事儿作者:当年明月

  【徐阶】

  粗略计算下,徐阶应该算是一个死过三次的人。当然,没死成。

  弘治十六年(1503)十月,徐阶诞生在浙江宣平,由于他的父亲是松江华亭人(今上海市),所以后代史书把他算作松江人。

  徐阶有着一个幸福的家庭,他的父亲是当地县丞(八品),虽说官小,但毕竟是经济发达地区,混口饭吃也不是太难。总体而言,他家还算比较富裕,比照成分大致相当于小型地主。

  虽然家境宽裕,不用上街卖报纸,滚煤球,也不用怕饿死冻死,但徐阶却曾比任何人都更靠近死神。

  他的第一次死亡经历是在周岁那一年,家人抱着徐阶在枯井边乘凉,不小心摔了一跤,自己倒没怎么着,拍拍屁股上的土站起来,一琢磨感觉不对,手里似乎少了点什么东西,回头一看,徐阶已经掉进井里了。

  这可算是缺了大德,自由落体的徐阶虽然没有跌进水里,却也和井底硬地来了次亲密接触。

  我一直认为,投井自尽算是个比较痛苦的死法,比投江差远了,就如同而今的房地产市场,想死都找不到个宽敞的地方,还是投江好,想往哪跳就往哪跳,不用考虑落地面积,末了还能欣赏无敌江景,想看哪里就看哪,谁也挡不住。

  枯井虽然摔不死人,但应该能摔残,小徐阶掉下井后,全家人费尽九牛二虎之力,半天才把他捞出来(没有工程机械),等重见天日时,徐阶兄却既不哭也不闹——晕过去了。

  他这一晕可大了去了,无论如何抢救,掐人中灌汤灌药就是不醒,连续几天都是如此,到了第三天,大夫告诉他们:快准备棺材。

  第四天,徐阶醒了。

  徐阶,继续成长吧,下一次你会离死亡更近。

  正德二年(1507),徐阶随父亲外出赶路,父亲在前面走,他在后面紧跟着,在经过一座高山的时候,徐阶一不小心,又出了点意外,当然,他并没有掉进枯井,相对而言,他这次掉的地点比较特别——悬崖。

  等老爹听见响声回过头来时,徐阶已经跌落山崖。

  这位父亲大人即刻放声大哭,枯井多少还有个盼头,悬崖底下就是阎王的地盘了,地府招人那叫一收一个准。

  痛快哭完了,还得去下面收尸,父亲带了几个帮手绕到了悬崖下,可是左找右找却始终是活不见人,死不见尸。

  总不能飞了吧,父亲抬起头,看见了挂在树上的儿子。

  从此以后,徐阶的经历就成了街知巷闻的奇谈,所有的人都认为如此大难竟然不死,此人必有后福。

  这话似乎没错,从此徐阶的生命踏入了坦途,但人生的最大一次考验仍在前方等待着他,只有经受住这次比死亡更为痛苦的折磨,他才能成长为忍辱负重、独撑危局的中流砥柱。

  这之后的日子是平淡无奇的,正德八年(1513),徐阶的父亲辞去了公职,回到了华亭县老家,在这里,徐阶受到了良好的教育,他十分聪明,悟性很高,四年之后,他一举考中了秀才,进入县学成为生员。

  正德十四年(1519),十七岁的徐阶前往南京参加乡试,结果落榜,只得打道回府,继续备考。

  但这对他而言未必是件坏事,因为就在第二年,一个人来到了他的家乡,并彻底改变了徐阶的一生。

  正德十五年(1520),一位新科进士成为了华亭的知县,他的名字叫聂豹。

  应该说聂豹是一个称职的知县,而在公务之外,他还有一个爱好——聊天,每天下班之后,他都会跑到县学,和那班秀才一起探讨经史子集。

  正是在那里,他遇到了徐阶。

  当聂豹第一次和徐阶交谈时,这个年轻人高超的悟性和机智的言辞就让他大吃一惊,他敏锐地意识到,这是一个前途不可限量的可造之材。

  于是,当谈话结束,众人纷纷散去的时候,聂豹私下找到了徐阶,问了他一个问题:是否愿意跟随自己学习。

  徐阶不傻,他清楚这意味着什么,所以他毫不犹豫地作了肯定的答复。

  自此之后,徐阶拜聂豹为师,向他求学。

  但徐阶没有想到,这个看上去极为寻常的县官,却并非一个普通人,他即将展示给徐阶的,是一个神秘新奇的世界。

  不久之后,徐阶便惊奇地发现,聂豹教给他的,并不是平日谈论的经史文章、更不是考试用的八股,而是一门他闻所未闻的学问。

  在徐阶看来,这是一种极其深邃神秘的学识,世间万物无所不包,而更为奇怪的是,连经世致用、为人处世的原理也与他之前学过的那些圣人之言截然不同。

  但他并没有犹豫,在之后的两年里,他一直在刻苦认真地学习钻研着,日夜不辍。因为他的直觉告诉他,这个与众不同的老师正在教授给他一种特别的智慧,并将最终成为他一生中最为重要的财富。

  嘉靖元年(1522),应天府即将举行乡试,这一年徐阶二十岁。

  他对聂豹的钦佩和崇拜已经达到了顶点,在这两年之中,他曾无数次发问,无数次得到解答,他掌握了聂豹所传的精髓,了解了这套独特的体系,但两年来,仍然有一个让他十分好奇的疑问,没有得到答案。

  于是在他离家赴考的那天,他向为自己送行的聂豹提出了这个最后的问题:

  “你怎么会懂得这么多呢?”

  聂豹神秘地笑了:

  “那是另一个人教我的。”

  “几年前,我在江西求学之时(聂豹是江西吉安人)遇到一人,听其所讲极为怪异,甚是不以为然,当时我年少气盛,与他反复争辩几日,终于心服口服。”

  聂豹抬起头,走出了他的回忆,看着这个即将踏上人生征程的年轻人,说出了最终的答案:

  “当日我虽未曾拜师,却蒙他倾囊以授,我所教给你的一切,都是当年他传授于我的,你今此去前途未卜,望你用心领悟此学,必有大用。”

  “此学即所谓‘致良知’之心学,传我此学者,名王守仁。”

  【致命的考验】

  徐阶牢牢地记住了王守仁这个名字,他拜别聂豹,就此翻开了自己传奇人生的第一页。

  南京的乡试十分顺利,徐阶如行云流水般答完考题,提前交卷离开了考场,他很有信心,认定自己必可一举中第。

  但他万万没有想到,就在他自信十足的时候,他的卷子却已经被丢在了落榜者的那一堆里。

  他的运气实在不好,当时的应天府批卷考官看到他的卷子,却如同是地球人看到了外星人,顺手就往地上一扔:这写得是什么玩意儿!

  就在徐阶先生即将成为复读生的时候,上天又一次朝他微笑了。

  此时,主考官恰好走了进来,看见了这一幕,他捡起了卷子,仔细看了很久,然后走到那位批卷官的面前,说出了自己的结论:

  “当为解元。”

  所谓解元,就是第一名,目瞪口呆的批卷官半天才反应过来,却仍然坚持自己的意见——落榜。

  解元和落榜实在反差太大,双方争执不下,最后终于达成妥协,录取徐阶,不点解元。

  当时的徐阶对这一切丝毫不知,完全被蒙在鼓里,不过无所谓,他已经获得了更进一步的资格,一年之后,他将见识真正的大场面,去面对这个帝国的统治者们。

  嘉靖二年(1523),徐阶前往北京,参加了会试,看来京城的考官水平确实不错,他的文章没有再受到非难,虽然没有拿到会元,却也十分顺利地进入了殿试。

  徐阶的心理素质还行,见了大老板也不怎么慌张,镇定自若地完成了自己的答题。殿试后,内阁大臣审读答卷,看到他的文章,都极为惊讶,赞叹不已,认为此科状元非他莫属。

  就在此刻,另一个人走入审卷室,和乡试时如出一辙,他也找到了徐阶的试卷。

  这个人叫林俊,时任刑部尚书,没事遛弯路过,就顺便进来看看,他拿起卷子认真地看了一会,评语脱口而出:

  “好文章!当评第一名!”

  这回麻烦了。

  应该说这位尚书大人给了个不错的评价,可是问题在于,这话实在不该由他来说。

  说来惭愧,这位仁兄虽说爱才,也是高级干部,却有一个缺点——人缘不好,当时的内阁大臣费宏等人和他有着很深的矛盾,平时就看他很不顺眼,现在他突然来了这么一句,便就此作出了推论——此文作者与他有着不可告人的关系。

  托林大人的这一声吆喝,本来众望所归的状元徐阶就变成了探花徐阶。

  头等奖变成了三等奖,但也算凑合了,冤就冤点吧,不过领导的眼睛毕竟是雪亮的,就在徐阶金榜题名,去朝廷见考官、拜码头的时候,他的才能终于得到了肯定。

  在那里,徐阶见到了朝中第一号人物——杨廷和。

  当这个二十一岁的青年出现在这位官场绝顶高手面前的时候,杨廷和立即作出了判断:

  “此少年将来功名必不在我等之下!”

  公报私仇的费宏也挨了领导的批评:

  “你是怎么做事的,为何没把他评为第一呢?!”

  佩服、佩服,杨廷和先生这么多年还真没白混。

  发达了,探花徐阶的前景一片光明,比强光灯还亮,领导赏识他,作为高考全国第三名,翰林院向他敞开大门,一条大道展开在他的脚下,庶吉士——升官——入阁,荣华富贵正等待着他。

  怀着极度的喜悦,徐阶衣锦还乡,他的父亲激动万分,自己一生也只混了个正八品县办公室主任(县丞),儿子竟然这么有出息,这辈子算是赚大发了。母亲顾氏也是一把鼻涕一把泪,连话都说不出来。

  就在他们忙着兴奋流泪的时候,一个意想不到的访客却已悄然来到了门口。

  这个人就是聂豹,不久之前他刚刚得知,自己很快就要离开此地,去福建担任巡案御史,在这即将离别的时刻,他找到了徐阶。

  在过去的日子里,如同当年的那个人一样,他无私地将平生所学尽数传授给了这个叫徐阶的年轻人,但他十分清楚,这位学生虽然极为聪明,却仍未能领会那最为精要关键的一点。

  当他进入大堂,看到那个因过度喜悦而忘乎所以的青年时,他立即意识到,揭示那个秘诀的时候到了。

  “我就要离开这里了,望你多加保重。”

  徐阶脸上的笑颜变成了错愕,他张大了嘴,似乎想说点什么。

  聂豹却笑着摇摇手:

  “你日后之前程无可限量,我没有什么礼物可以送你,就为你上最后一课吧。”

  “心学之要领你已尽知,但其中精要之处唯‘知行合一’四字而已。若融会贯通,自可修身齐家,安邦定国。”

  聂豹顿了一下,看着屏气倾听的徐阶,继续说道:

  “你天资聪敏,将来必成大器,但官场险恶,仕途坎坷,望你好自珍重,若到艰难之时,牢记此四字真言,用心领悟,必可转危为安。”

  “即使日后身处绝境,亦需坚守,万勿轻言放弃,切记!”

  徐阶肃立一旁,庄重地向老师作揖行礼,沉声答道:

  “学生明白了。”

  然而聂豹的反应却大大出乎他的意料。

  “不,你并不明白,”聂豹神秘地笑了,“至少现在没有。”

  嘉靖三年(1524),怀着满心的喜悦和一丝疑惑,徐阶拜别聂豹,前往京城赴任。

  作为帝国的优秀人才,他进入翰林院,成为了一名七品编修,这里虽然没有外放地方官的威风和油水,却是万众瞩目的中心,因为一旦进入这里,半只脚就已经踏入了内阁。

  此时的徐阶少年得志,前途看涨,还刚刚办完了婚事,娶了个漂亮老婆,所谓洞房花烛夜,金榜题名时,好事都让他一人赶上了,可是到达人生顶点的徐阶万万没有想到,他刚摸到幸福大门的把手,就即将滑入痛苦的深渊。

  嘉靖三年(1524)八月,刚进翰林院的徐阶板凳还没坐热,就接到了一个不幸的消息,他的父亲去世了。

  徐阶是个孝顺的儿子,他极为悲痛,报了父丧,二话不说就打起背包回了家,在家守孝一呆就是三年。

  刚到单位上班,领导没混熟,同事关系也没搞好,就回家晾了三年,也真算是流年不利,但徐阶并不知道,这一切不过是热身运动,一场致命的劫难即将向他袭来。

  嘉靖六年(1527),徐阶回到了北京,官复原职,开始在翰林院当文员,整日抄抄写写,研究中央文件。

  平淡的日子过了三年,麻烦来了,从他看到张璁的那封奏折开始。

  之后的事情我们已经说过了,张璁要整孔老二,徐阶反对,于是张璁要整徐阶,最后徐阶滚蛋。

  好像很简单,事实上不简单。

  当徐阶鼓起勇气驳倒张璁的时候,他并不怎么在意,大不了就是罢官嘛,你能把老子怎么样?还能杀了我?

  没错,就是杀了你。

  由于徐阶骂得太痛快了,都察院的几个御史也凑了热闹,跟着骂了一把,又惹火了张璁,这下徐阶惨了,张先生缺少海一样的心胸,充其量也就阴沟那么宽,他当即表示要把带头的徐阶干掉。

  天真的徐阶万没想到,发表个人意见、顶撞领导竟然要掉脑袋,不过事情到了这个份上,伸头缩头都是一刀,索性豁出去了,死也不当孬种!

  他毫不畏惧,直接放话出来:要杀就杀,老子不怕!

  但把生死置之度外的徐阶没有想到,还有更为悲惨的命运在前方等待着他,因为在这个世界上,死亡从来就不是最狠毒的惩罚。

  就在他静坐等待处罚的时候,另一个噩耗传来,他的妻子突然病逝了,只留下了一个两岁的孩子。

  徐阶悲痛万分,他成婚仅仅六年,妻子就永别而去,但更让他痛苦不已的是,他连办理妻子后事的能力都没有,因为他得罪了张大人,不能四处走动,必须呆在原地等候处理。

  事实上,在当时很多人的眼里,徐阶已然是必死无疑,因为根据路边社报道,都察院已经放出风来,都御史汪鋐受张璁指使,给徐阶定了死罪。

  徐阶终于没有能够逃脱死神的第三次玩弄,其实杀头也没什么,眼一闭,心一横,根据传统说法,就当是多个碗大的疤(虽然治不好)。

  但最让人难以忍受的是,把你关起来先不杀你,吊着你玩,让你感觉每一天都可能是人生的最后一天。

  徐阶所承受的就是这样的痛苦,每日笼罩在死亡阴影下,随时都可能有人闯进来宣布他的死期,但除了死亡的恐惧外,他还有更为深切的痛楚——妻死子幼,而家里的情形还真是应了那句老台词——上有七十岁的老母,下有吃奶的孩子。

  正所谓辛辛苦苦二十年,一夜回到解放前,为了远大前程、幸福家庭,用了二十年,现在前程尽毁、家破人亡,却只用了十几天。

  有时候,天堂到地狱只有一步之遥。

  这突然发生的一切足以让人发疯,相信只要是人类,就会难以忍受。

  可是人生最痛苦的地方就在于,明明已经无法忍受,却还要忍受下去。

  当都察院内定的死罪传到徐阶耳朵里时,重压之下的他终于忍无可忍了,于是他抖擞精神,决定,从头再忍。

  不忍又能怎样呢?

  徐阶开始准备后事了,他叫来了自己的好友沈恺,交给他一些银两,只委托他两件事情:

  “请安葬我的妻子,把我的孩子带回华亭老家,交给我的母亲。”

  沈恺认真地点点头,接受了他的委托。

  得到承诺的徐阶放心了,他大声地说道:

  “死就死吧,如今我已了无牵挂!请你替我转告张学士(即张璁,时任谨身殿大学士),此事我一人所为,绝无悔意!”

  上天一向是很幽默的,一心求死的徐阶偏偏还就死不了,都察院的处决意见送到刑部,恰好刑部的几个司局级干部是徐阶的老乡兼好友,就把这事给压了下去,还四处帮他活动,最后终于大事化小、小事化无了。

  当然了,张璁是不会罢休的,既然杀不掉你,就毁掉你的前途,此后再也不用回翰林院上班了,更别想什么尚书、内阁,老老实实地去福建吧。

  更为可恶的是,这位张学士还在皇帝面前狠狠地告了一状,搞得嘉靖也是激动异常,竟然让人在柱子上刻下了八个大字——徐阶小人,永不叙用,看样子是害怕自己记性不好,把这事给忘了(事后证明他记性确实不好)。

  好了,有了这八字评语,徐阶的前程就算到此为止了。

  但他没有多说什么,收拾行李便准备上路,而在赴任之前,他还要回一趟华亭,去拜别在家的母亲。

  徐阶连杀头都不怕,自然也不怕罢官,但对辛勤养育自己的母亲,他始终怀着歉疚,荣华富贵已付之流水,何以见母?何以报归?

  但当他见到母亲的时候,才知道自己错了。

  母亲顾氏听他讲完所有的经过后,却欣慰地笑了:

  “你因勇于直言而被贬官,这是我的荣耀啊!”

  然后她站起身,去为一脸惊讶的儿子准备远行的行李。

  毕竟我并非孤身一人啊!徐阶笑了。他最终下定了决心。

  出发,去福建!普天之下,岂有绝人之路!

  徐阶是幸运的,因为综合前人经验,但凡上天要你吃苦,一定会有好处给你,这次也不例外,如往常一样,老天爷早已准备好了一份珍贵的礼物,等待着徐阶去领取。

  当然了,在此之前,他不把徐阶折腾个七荤八素是不会罢休的,因为老天爷他老人家的习惯是永远不会改变的——先收货、再付款。

  【秘诀、醒悟】

  福建延平府的推官是个好位置吗?

  答案是不,延平位于闽北位置,而且多是山区,在那里当知府连轿子都没法多坐,经常要骑马,而推官更是够呛,因为它专管司法以及各类刑事案件。

  所谓穷山恶水出刁民,不巧延平完全符合这个条件,所以此地大案要案频发,而且其司法系统的下属官员大都由本地人担任,包庇徇私,也十分难搞。如此看来,当年张璁发配他的时候还是经过一番深思熟虑的。

  于是,当个子矮小的上海人徐阶出现在当地属下面前的时候,当惯了地头蛇的人们几乎同时确定:这人很快就会滚蛋的。

  总体上看,这句话的语法和真实性是没错的,但主语的指向并非徐阶,而是他们自己。

  徐阶上任后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处理积案,托手下的福,延平府这几年的司法成绩十分突出,案件推积如山,却总不处理,监狱已经成为了延平最适合居住的地方,老犯人没处理,新犯人又关进来。声势日益壮大。

  当年也没有什么羁押期限,说关你就关你,说多久就多久,完全就没个谱。拖个三五年,判个一两年,审完后掐指头一算,当庭释放也算是常事。

  于是徐阶对下属们说,从明天开始,加班加点审查案件。

  下属们反应十分热烈,纷纷表示一定要协助领导搞好工作。徐阶非常之高兴。

  第二天,所有官员都按时报到,然而徐阶惊奇地发现,这帮人虽然坐在了办公室里,却只是一心一意地磨洋工,出工不出力,根本没有任何作用。

  徐阶终于明白了,眼前的这群看似亲切的部下,整日笑脸相迎,呼前拥后,背地里却搞非暴力不合作,推三阻四,其实只为一个目的——把自己赶走。

  徐阶愤怒了,他言辞训斥了几个怠工的官员,却没有想到,这些人的脾气比他还大,当场就顶了他几句,之后索性不来了。

  烂摊子丢给你,看你一个人怎么办!

  徐阶握紧了拳头,他知道指望不上这些人了,但问题摆在眼前,一个人怎么办呢?

  其实很多事一个人也是可以办的,只要你有足够的决心。

  徐阶打开了尘封的卷宗,开始逐件审查整理案件,在这个陌生的地方,他没有助手、没有朋友,在孤灯下艰难地工作,经过一个多月的努力,他最终完成了这件看似无法完成的任务。

  该判的判了,该放的放了,什么千古奇冤、罪大恶极的也都处理了。这个世界第一次彻底清静了。

  地头蛇们跌破了眼镜,他们想不到,这个看上去白白净净的外地人竟然如此骠悍,可他们更想不到的是,这并不是事情的终结。

  在不久之后,徐阶突然下令逮捕了几个法司衙门的官员——那几位非暴力不合作行动的领导人,罪名是贪污受贿,以他们的那些烂底,这类证据实在并不难找。于是分流的分流,下岗的下岗。

  从此没有人再敢和徐阶作对,因为他们已经认识到,在这个文弱书生的身体里,蕴藏着极为可怕的力量。

  在很多记载中,这个故事常常被引用,以说明徐阶的良好的工作态度,并体现了其全心全意为百姓服务的思想境界等等等等。

  其实事情并非那么简单。

  在这层光环的下面,隐藏着徐阶性格的另一面——先隐而后发,俗语又叫秋后算账,或是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而二十年后那些惊心动魄的事情,也明确地告诉了我们,在这位斯文读书人的心中,始终铭刻着这样一个人生信条——有仇必报。

  不久之后,徐阶的名声就随着这件事情传遍了延平,喜欢他的人很多,恨他的人也不少。几位被他下岗分流的人还找来了当地的黑社会,扬言要给他放点血。

  于是有人找到他,直截了当地告诉他,你已经不是京官了,在这小地方捞点外快,混日子就行,何必那么认真呢?

  徐阶的回答是这样的:

  “我虽官小,却有职责在身,一日不敢懈怠。此地虽偏,亦可励精图治!”

  说得好,说得好,可是励精图治的徐阶先生,你很快就会遇到一个真正的麻烦,而这个麻烦,是你无法解决的。

  事情是这样的,延平一带虽然穷,却还有个天然优势——产矿。

  这矿出产的东西也比较特别——银。

  当年那个时候,银矿的地位大致相当于今天的印钞厂,只要能挖出来,就能用出去,还不用担心通货膨胀问题。

  延平是个民风骠悍的地方,所谓民风骠悍,通俗点讲就是不读书、敢闹事,靠山吃山,靠水吃水,不吃白不吃。

  于是各地未经生产安全部门批准的小银窑纷纷开张,四处刨坑挖洞,还勾结地方黑社会,称霸一方,鱼肉百姓。

  刚刚断完冤案的徐阶意气风发,他准备再显身手,彻底解决这帮为害百姓的人渣。但让他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虽然三令五申,反复清查,情况却丝毫没有好转。官员们依然喝茶聊天,恶霸们依然盗挖银两。

  徐阶并不是个天真的人,他十分清楚,官员们之所以采取这样的态度,是因为在那些被盗掘的银子中,必定有属于他们的一份。

  官匪勾结,蛇鼠一窝,没有人肯执行他的命令。这一次,徐阶真的无计可施了,文件可以自己看,案件也可以自己审,但是要他手提钢刀、深入虎穴剿匪,这玩笑就开得太大了。

  最初,在徐阶看来,这只是一件他必须解决的治安案件,但他没有想到,对这件事情的处理将成为他一生的转折点。

  时间一天天过去,事情却毫无进展,在逐日的等待中,徐阶开始疑惑了。

  即使在被张璁恶整,皇帝训斥的时候,徐阶也从未畏惧过,因为他一直认为自己的所作所为是对的,是站得住脚的,但是现在他似乎有点心虚了。

  二十多年以来,虽然饱经风雨,但徐阶始终是一个十分自信的人,他相信自己学到的四书五经,相信自己听到的圣贤之言,那些历史上的名臣名相和他们的不朽功绩一直都是他学习的榜样。徐阶曾经坚定地认为,只要信守圣人的教诲,遵循礼仪廉耻,必可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

  可是现在出问题了,徐阶惊奇地发现,雷厉风行、刚正不阿,在现实中失去了作用,至少在现在这件事情上,一点作用也没有。

  而他的属下们并没有相同的道德觉悟,也不打算培养类似的品德,他们并不理会徐阶的苦心,只是站在一旁冷眼旁观,等待着徐阶的离去,然后继续获取他们的利益。

  徐阶想不通,他忿忿不平了,他出离愤怒了,这个世界怎么会是这个样子!

  它不是书中所记载的那个太平盛世,更不是人心向善的桃花源,这是一个丑陋的世界,所有的人最为关心的,只是自己的利益得失。

  所谓舍身取义,所谓心怀天下,在他那些贪婪的下属心中,统统归结为两个字——放屁。

  绝望的情绪弥漫在徐阶的心中,他突然发现,自己二十多年所信奉的圣人之道、处事原则原来竟然毫无用处,连福建延平府的几个奸吏恶霸都解决不了,治理天下、青史留名?真是笑话!

  徐阶终于遇到了他人生中的最大危机——信仰的危机,多年所学已然无用,世上还有什么东西可以相信?可以坚持!?

  然而他最终没有放弃,因为他还有第二个选择——良知之学,知行合一。

  我的一位哲学系毕业的好朋友曾经这样对我说:大学里不应该开设哲学本科专业,因为学生不懂。

  这是一句至理名言,作为这个世界上最为高深的智慧,哲学是无数天才一生思考、生活的结晶,他们吃过许多亏,受过许多苦,才最终将其浓缩为书本上的短短数言。

  一个二十岁的青年人是不会懂得这些的,他们太天真,太幼稚,他们或许能够在考试中得到一百分,却不可能真正了解其中的含义。

  所以他们虽然手握真理,却无法使用,满怀热情地踏入社会,却被撞得头破血流。

  徐阶大致就是这样一个人,他也不懂,虽然他了解心学的所有内容,却并不知道该怎样去做。至于六年前聂豹告诉他的那四个字,则更是不得要领。

  什么是知行合一?答:就是知与行的合一。评:废话。

  徐阶反复思考着这四个字,却始终摸不着头脑,聂豹说话时那郑重肃穆的表情依然浮现在他的眼前,他肯定这位先生不是在拿他开涮。

  但问题是他怎么都看不出这四个字有什么作用,难道像念咒一样把它念出来,矿霸们就能落荒而逃,官员们就会老实办事?所谓良知之学,所谓光明之学,在这个现实的世界中,又有何用处?

  于茫茫黑暗之中,光明何处去寻?!

  百思不得其解的徐阶沉默了,在官员们的冷眼旁观和冷嘲热讽中,他开始了漫长的思考。

  在痛苦的思索中,他终于发现,自己可能犯了一个根本的错误,他坚守二十余年的信念和原则是存在很大问题的。这套传统道德体系或许是对的,却并无用处。真正决定大多数人行为的,是另一样东西。

  只要找到这样东西,就能解决所有的难题。于是徐阶决定,否定自己所有的过往,把一切推倒重来,去找到那样东西。

  说教没有用,礼仪廉耻没有用,忠孝节义也没有用,这玩意除了让人昏昏欲睡外,并没有任何作用。

  在剥除这个丑恶世界的所有伪装之后,徐阶终于找到了最后的答案——利益。

  胸怀天下、舍生取义的绝对道德确实是存在的,可惜的是这玩意太高级,付出的代价太高,从古自今,除了个别先进分子外,大多数人都不愿消费。

  利益,只有充足的利益,才有驱动人们的魔力,这就是这个世界的真实面目,极其的残酷,却异常的真实。

  在这个残酷的现实面前,徐阶终于明白了知行合一的真意,无论有多么伟大正直的理想,要实现它,还必须懂得两个字——变通。只有变通,只有切合实际的行动,才能适应这个变化万千的世界。

  于是在醒悟的那一天,徐阶丢弃了他曾信奉几十年的文字和理念,面对那些肆无忌惮的矿霸贪官,作出了一个前所未有的决定。

  不久之后,徐阶的随从们惊奇地发现,几乎在一夜之间,那些霸占银矿的地方黑社会突然退隐江湖,老老实实地回了家。

  在纳闷和兴奋的情绪交织中,他们向徐阶通报了这个好消息,然而出乎他们意料的是,徐阶并没有丝毫的惊讶和喜悦,似乎这早在他预料之中。

  而事实确实如此。

  几天前,徐阶带领着几个亲信,来到了银矿的所在地,他没有去那里的官衙,而是找到了另一群人——当地的里长。

  当然,这些所谓的里长并不是什么善类,盗矿的好处自然也有他们的一份,就在他们不知这位大人来意、惶恐不安的时候,徐阶亮出了底牌:铲除那些矿霸,我将给你们更大的利益。

  于是一切都解决了,这些以往雷打不动的人突然焕发了生机,他们立刻动员起来,发动各村各户,连夜把参与盗矿的人抓了起来,刻不容缓。

  在徐阶的政策影响下,各地各村纷纷效仿,兴起了打击矿盗的高潮,对这种特殊的群众运动,当地官员个个目瞪口呆,束手无策。矿盗干不下去,只好走人,危害当地十余年的祸患就此解除。

  徐阶终于成功了,他没有死守所谓的绝对道德,用利益打倒了利益。但当他将所有内情坦诚相告的时候,一位随从却十分不以为然,愤然而起,指责徐阶的处理方式是耍滑头,搞妥协。

  “是的,这是妥协,”徐阶平静地回答道,“但我赢了。”

  经历了艰辛的历练,徐阶终于知道了这个世界的生存法则,也彻底领悟了心学的含义和聂豹留给他的那个秘诀。

  “知行合一,我想我已经明白了。”徐阶注视着当年他来时的方向,作出了这个自信的回答。

  嘉靖十三年(1534),徐阶终于熬出了头,他因政绩优秀,被提任为湖广黄州(今湖北黄冈)同知,可运气来了挡都挡不住,还没来得及赴任,就又得到消息——他再次被提升,改任浙江学政。

  在浙江干了三年教育工作后,徐阶迎来了他人生的第二次转机,这一次他的职位是江西按察副使。

  作为江西的高级官员,徐阶再也不用每天爬山沟、深夜翻档案了。

  但是麻烦还是找到了他的门上。

  一天,他家的门卫突然前来通报,说有一个人想见他,徐阶还以为有何冤情,便同意了。

  可是这位仁兄进来之后,即不哭也不闹,却直截了当地向徐阶表示,自己积极肯干,要求进步,通俗点说,就是升官。

  徐阶笑了,他从未见过如此莫名其妙的人,你说升官就升官?凭什么?可是很快他就笑不出来了,因为这位找上门来的人说出了他如此自信的理由:

  我是夏首辅的亲戚。

  这实在是个很合理的理由,也十分正常,提拔夏言的亲戚,夏言自然也会提拔自己,公平交易,符合市场规律。而已经学会变通的徐阶似乎没有理由拒绝。

  然而他拒绝了,留下一句话后,他把这个人赶出了家门。

  “我到此为官,是来管束你们(尔曹属我诲),不是滥用职权,谋求晋升的!”

  这位仁兄灰头土脸地走了,自然不肯干休,马上给夏言写信痛骂徐阶,还四处扬言,要给徐阶好看。

  徐阶听到了风声,却一点都不以为意,不理不睬,只当是没听见。

  这是一个意味深长的事件,经历磨难,懂得变通的徐阶已然成为了一个熟悉官场规则的人,他很清楚,讨好夏言能给自己带来什么,但他却坚定地回绝了。

  在很早以前,徐阶曾决心做一个正直的人,匡扶社稷,为国尽忠,许多年过去了,他受到过无数打击、经历了很多痛苦,却从未背叛过自己的初衷。

  事实证明,他始终是一个坚持原则的人,是一个了不起的人。

  嘉靖十八年(1539),坚持原则的徐阶遇上了坚持原则的夏言,于是他又一次得到了改变命运的机会,在外历练八年之后,他即将踏上回京的道路。

  一般来说,大兴土木搞工程是当官拿回扣发财的不二法门,所以凡有修理河道、建筑粮仓之类的项目,各级官员无不摩拳擦掌,跃跃欲试。而徐阶大概是唯一的例外。

  但在他即将离开的时候,却也出人意料地提出了一个类似的要求——修建一个祠堂。

  祠堂一般都是用来纪念某人的,可让经办官员惊讶的是,徐阶所要纪念的这个人,既不是他的朋友,更不是他的亲属,事实上,他根本没有见过这个人。

  “此人是我的老师。”徐阶这样回答旁人的疑问。

  于是在王守仁祠堂建成的那天,徐阶亲自到访,在众人诧异的眼光中,他整肃衣冠,向这位伟大的先辈跪拜行礼:

  “我曾随文蔚(聂豹字文蔚)公习阁下之道,磨砺十年方有所悟,虽未能相见,实为再传弟子,师恩无以为报,唯牢记良知之学,报国济民,匡扶正道,誓死不忘!”

  拜别了这位素未谋面的导师,徐阶踏上了返京之路。

  近十年的磨砺与历练,那个不谙世事的青年翰林,已然变成了一个工于心计,老谋深算的官场老手。

  但这并不是徐阶的唯一收获,更重要的是,他终于领悟了所谓光明之学的真意。

  领教了黑暗中的挣扎、沉浮,天真幼稚的徐阶终于回到了真实的世界——一个丑恶现实的社会,但耐人寻味的是,那门追求光明的奇特心学正是诞生于在这黑暗的世界中,倔强地闪耀着自己的光芒。而创立者王守仁先生一生饱经风雨坎坷,却怀着一颗光明之心死去。

  因为天真的理想主义者纵使执着、纵使顽强,却依然是软弱的。

  他们并不明白,在这世上,很多事情你可以不理解,却必须接受。

  只有真正了解这个世界的丑陋与污浊,被现实打击,被痛苦折磨,遍体鳞伤、无所遁形,却从未放弃对光明的追寻,依然微笑着,坚定前行的人,才是真正的勇者。

  不经历黑暗的人,是无法懂得光明的。

  背负着黑暗活下去吧,徐阶,坚持下去,你会找到光明的。

下一章:
上一章:

79 条评论 发表在“第4部:粉饰太平 第七章 徐阶的觉醒”上

  1. 匿名 says:

    敢问著者,您是否也理解“知行合一”的道理

  2. 匿名 says:

    四岁就能随父亲翻山赶路?

  3. 溪舟 says:

    不经历黑暗的人,是永远无法懂得光明的

  4. 猫咪 says:

    徐阶啊!你太厉害了!

  5. 东风 says:

    古代科举是有弊端啊,机会和运气的成分大,作者的文章中还穿插出潜规则。问题是当今的应试教育问题也不少啊。看来中国教育考试制度弊端是一种传统的沿袭,还有就是政治和经济体制问题决定的。

  6. 东风 says:

    看得出,作者信奉王先生的心学。

  7. 小富即安 says:

    阳明之再传,心向往之,何日可实现

  8. 一统天下 says:

    是金子会发光,徐阶是王者!徐阶是培养奇才的奇才啊!中国说好也不错,说坏也不次。

  9. 王八蛋 says:

    人才

  10. 垠涩 says:

    知行合一,格物致知 王阳明先生的真谛

  11. 匿名 says:

    火速

  12. 匿名 says:

    人最最痛苦的是“明明己无法忍受,却还要继续忍受

  13. 笨蛋 says:

    我什么时候能懂得、能理解、能领悟“知行合一”!?

  14. 名将 says:

    天下是天下人的天下。

  15. 沧月大人 says:

    徐阶的隐忍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在下佩服。

  16. 言官中的卫冕冠军 says:

    所谓知行合一就是知和行合理利用。我说的俗称废话,不经历坎坷磨难,没人能理解知行合一,执着的王守仁同志花了多少年呢?知行合一,从这么多历史人物中我领会到的是欲与为不愧良心,对得起自己的理想、初衷。但能真正掌握自己的欲与为,谈何容易,且不说为,单是欲,我们有多少肮脏的欲望,说实话,刚才我还看H片来着

  17. 良缘 says:

    我是一个普通的大学生,同学们都说我是理想主义者,我非常同意他们的说法,我一直自认为要顽强的坚守自己的理想,不可以有任何妥协和退让,但正如王先生所说要知行合一,我门可以坚信光明的存在,但是更要意识到通往理想的道路一定是不理想的,正如我的老师跟我说的,理想主义者不能总是活在理想中。知行和一一个真正的真理。

  18. 水的影子 says:

    徐阶同志,坚持就是胜利!

  19. 徐阶 says:

    我还要再参透一下,将来还有用处

  20. 匿名 says:

    当知道一些做了,会得不到好结果,但徐阶同志依然坚持,这种执著的精神是值得我们学习,但是如今的社会,在正直的人都要学会变通,虽然你狠黑,别黑基层群众就谢谢了。

  21. 匿名 says:

    只有真正了解这个世界的丑陋与污浊,被现实打击,被痛苦折磨,遍体鳞伤、无所遁形,却从未放弃对光明的追寻,依然微笑着,坚定前行的人,才是真正的勇

  22. 匿名 says:

    黑暗的世界,培养精明的人

  23. 本基 says:

    原来教他的人是江西人,尼玛,江西人实在太震撼了.我勒个去,牛逼的人真多.

  24. 思乡之人 says:

    至理名言啊!
    天真的理想主义者纵使执着、纵使顽强,却依然是软弱的。

       只有真正了解这个世界的丑陋与污浊,被现实打击,被痛苦折磨,遍体鳞伤、无所遁形,却从未放弃对光明的追寻,依然微笑着,坚定前行的人,才是真正的勇者。

  25. 谁会想到 says:

    前面三章没人说话,我实在受不了了,就作者的笔下来看,夏言也当是个高风亮节的人物,可作者的字里行间透露出来的信息似乎还瞧不上此人似的

  26. 匿名 says:

    10楼的希望你回家多读点书,知行合一和格物之至是两个截然相反的思想体系。

  27. 匿名 says:

    徐阶的运气太好了吧
    现在这运气蒙也能蒙个清华,北大,不死之身!!!

  28. 匿名 says:

    Hi在读第二遍

  29. 匿名 says:

    徐阶的那三年是以前的国法吧?

  30. 忠实读者 says:

    作者能写出这部好书,算不算是知行合一呢?

  31. 千里流云 says:

    江西真是物华天宝,人杰地灵的好地方,在明代就有这么多才子能人,解缙,夏言,聂豹,还有那个大奸臣严嵩……

  32. 小饭 says:

    徐阶真伟大啊,佩服佩服!

  33. ghshj says:

    伟大的王守仁

  34. TAT says:

    知行合一什么的不懂啊

  35. 随便 says:

    徐阶的觉醒,特效是什么?

  36. 思礼 says:

    历史上真有这样多的牛人?

  37. 女巫大人❀阿加莎 says:

    我感觉我进入了历史的灵魂……中国的教育存在巨大的漏洞……

  38. 火焰 says:

    万物心中有,万法心中存,敬畏王阳明先生

  39. 集权 says:

    回27楼:中国的教育是大蛋糕的底座,上面的奶油是其精华。如果没有底座,只要精华,这是很不现实的。大家都想成为奶油,那还是蛋糕吗?

  40. 香故 says:

    我感觉我进入了历史的灵魂……中国的教育存在巨大的漏洞……

    顶了!知行合一,四字真言,直教人一生领悟!

  41. 放过 says:

    “知行合一”嘛玩意看了3遍了没懂

  42. 小星星 says:

    知行合一,即自己的理想与现实的统一,为实现理想而服从现实,利用现实实现理想。

  43. 小星星 says:

    知行合一,即自己的理想与现实的统一,为实现理想而服从现实,利用现实实现理想。徐阶领悟了此理,才最终后发制人,战胜了严嵩。

  44. 小星星 says:

    于谦、夏言不识此理,才为人所制。

  45. 生or死? says:

    好!

  46. 李老板 says:

    当今这个社会 像徐阶这样人太少了 懂得适时的变通 真正的目的是实实在在为百姓做点事儿

  47. says:

    或许,这早已命中注定

  48. 闫熙元 says:

    知行合一.它是王守仁一生的棈华

  49. 废话者 says:

    大明朝牛人比现在多了去啦

  50. 废话者 says:

    现在是2逼多

  51. 逍遥子 says:

    知行合一,应该是和佛家理论共通的吧;我的理解是做自己所想的,率性而为

  52. says:

    迷茫

  53. 啦啦啦 says:

    第13楼的,你一辈子也理解不了

  54. 路过 says:

    我看了半天,都不知道知行合一是什么意思。。。

  55. 燕子 says:

    王守任一直都是我的崇拜者。知行合一的真正有用的是他的内涵,是一种精神层面的东西。我想问,作者你是否理解,并将其诠释清楚?

  56. 王守仁 says:

    你崇拜我吗哈哈哈

  57. 王守任 says:

    你崇拜我吗哈哈哈

  58. 王守仁 says:

    你到底崇拜谁?

  59. 王守任 says:

    一定是我,字王全一样

  60. 王守仁 says:

    才不是那,明明是打错了

  61. 徐阶 says:

    我是胜利者!哈哈哈!!!!!!!!

  62. 匿名 says:

    谁能告诉我什么叫知行合一

  63. 于谦 says:

    学以致用。比如说你读了十几年书,一天遇到了不讲理的人,你能够放下清高,和他纠缠到底,并最终获胜

  64. 柳林 says:

    这已经是看第三遍了 每次看感觉都不一样

  65. 佛子 says:

    得意者须知后有劲敌

  66. 匿名 says:

    知行合一,谈何容易,大部分人都会在此过程中,迷失在欲望的沼泽里,能真正脱颖而出的只是凤毛麟角而已!所以知行合一终归是曲高和寡!

  67. 匿名 says:

    人欲即是天理

  68. 李博 says:

    人欲即是天理

  69. 缺月挂疏桐 says:

    知行合一。貌似很有用的哲理,可是还是没明白其中真意。

  70. 老子 says:

    天 得 一 以 清 ﹔
    地 得 一 以 宁 ﹔
    神 得 一 以 灵 ﹔
    谷 得 一 以 生 ﹔
    侯 得 一 以 为 天 下 正 。
    如果人能知行合一,也算是得其万一,于家于身于国于事,益也。合一者:所在系统内能理其纷,知其法,有其术,度其能,敏而行之。无知而行则妄,妄者则亡。

  71. says:

    坚持就是胜利,原则非常重要,任何事情,没了原则命题就不成立。

  72. says:

    坚持就是胜利,原则非常重要,任何事情,没了原则命题就不成立。
    知行合一,理解即是王道。

  73. 匿名 says:

    拿在现在看,八品县蒸(县办公室主任)也已经了不得了,博士生都有可能卖茶叶蛋,

  74. 黑暗游侠 says:

    正因为身处黑暗,所以我更懂得光明的重要。

  75. says:

    王守仁真是阴魂不散,为什么现在不提倡他的心学。我要学

  76. 王守仁 says:

    来找我学

  77. 徐阶 says:

    我觉醒了!

  78. 啦啦啦 says:

    好!(此评论虽只有一字,却包含着无限意义,说出了精华,说出了重点,可谓是言简意骇,用感叹号结尾,是为画龙点睛)

  79. 西门暴血 says:

    所谓的知行合一,概括起来就一句大白话:不择手段的去做好事做好人。

发表评论

本周热门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