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小说
分享到:

第6部:日落西山 第十七章 殉道

所属目录:明朝那些事儿    明朝那些事儿作者:当年明月

  【老师】

  左光斗只比杨涟多活了一天。

  身为都察院高级长官,左光斗也是许显纯拷打的重点对象,杨涟挨过的酷刑,左光斗一样都没少。

  而他的态度,也和杨涟一样,绝不退让,绝不屈服。

  虽然被打得随时可能断气,左光斗却毫不在乎,死不低头。

  他不在乎,有人在乎。

  先是左光斗家里的老乡们开始凑钱,打算把人弄出来,至少保住条命。无效不退款后,他的家属和学生就准备进去探监,至少再见个面。

  但这个要求也被拒绝了。

  最后,他的一位学生费尽浑身解数,才买通了一位看守,进入了监牢。

  他换上了破衣烂衫,化装成捡垃圾的,在黑不隆冬的诏狱里摸了半天,才摸到了左光斗的牢房。

  左光斗是坐着的,因为他的腿已经被打没了(筋骨尽脱)。面对自己学生的到访,他没有表现出任何惊讶,因为他根本不知道——脸已被烙铁烙坏,连眼睛都睁不开。

  他的学生被惊呆了,于是他跪了下来,抱住老师,失声痛哭。

  左光斗听到了哭声,他醒了过来,没有惊喜,没有哀叹,只有愤怒,出离的愤怒:

  “蠢人!这是什么地方,你竟然敢来(此何地也,而汝前来)!

  国家已经到了这个地步,我死就死了,你却如此轻率,万一出了事,将来国家的事情谁来管!?”

  学生呆住了,呆若木鸡。

  左光斗的愤怒似乎越发激烈,他摸索着地上的镣铐,做出投掷的动作,并说出了最后的话:

  “你还不走?!再不走,无需奸人动手,我自己杀了你(扑杀汝)!”

  面对着世界上最温暖的威胁,学生眼含着热泪,快步退了出去。

  临死前,左光斗用自己的行动,给这名学生上了最后一课:

  一个人应该坚持信念,至死也不动摇。

  天启五年(1625)七月二十五日,左光斗在牢中遇害,年五十一。

  二十年后,扬州。

  南京兵部尚书,内阁大学士,南明政权的头号重臣史可法,站在城头眺望城外的清军,时为南明弘光元年(1645)二月。

  雪很大,史可法却一直站在外面,安排部署,他的部下几次劝他进屋躲雪,他的回复总是同一句话:

  “我不能对不起我的老师,我不能对不起我的老师(愧于吾师)!”

  史可法最终做到了,他的行为,足以让他的老师为之自豪。

  左光斗死后,同批入狱的东林党人魏大中、袁化中,周朝瑞先后被害。

  活着的人,只剩下顾大章。

  顾大章,时任礼部郎中,算是正厅级干部,在这六人里就官职而言并不算大,但他还是有来头的,他的老师就是叶向高,加上平时活动比较积极,所以这次也被当作要犯抓了进来。

  抓进来六个,其他五个都死了,他还活着,不是他地位高,只是因为他曾经担任过一个特殊的官职——刑部主事。

  刑部主事,大致相当于司法部的一个处长,但凑巧的是,他这个部门恰好就是管监狱的,所谓刑部天牢、锦衣诏狱的看守,原先都是他的部下。

  现在老上级进去了,遇到了老下级,这就好比是路上遇到劫道的,一看,原来你是我小学时候的同学,还一起罚过站,这就不好下手了。

  咬咬牙,哥们你过去吧,这单生意我不做了,下次注意点,别再到我的营业区域里转悠。

  外加顾主事平时为人厚道,对牢头看守们都很照顾,所以他刚进去的时候,看守都向他行礼,对他非常客气,点头哈腰,除了人渣许显纯例行拷打外,基本没吃什么亏。

  但其他人被杀后,他的处境就危险了,毕竟一共六个,五个都死了,留你一个似乎不太像话。更重要的是,这些惨无人道的严刑拷打,是不能让人知道的,要是让他出狱,笔杆子一挥全国人民都知道了,舆论压力比较大。

  事实上,许显纯和魏忠贤确实打算把顾大章干掉,且越快越好。

  顾大章去阎王那里伸冤的日子已经不远了。

  然而这个世界上,意外的事情总是经常发生的。

  一般说来,管牢房的人交际都比较广泛。特别是天牢、诏狱这种高档次监狱,进来的除了窦娥、忠良外,大都有点水平,或是特殊技能,江洋大盗之类的牛人也不少见。

  我们有理由相信,顾大章认识一些这样的人。

  因为就在九月初,处死他的决议刚刚通过,监狱看守就知道了。

  但是这位看守没有把消息告诉顾大章,却通知了另一个人。

  这个人的姓名不详,人称燕大侠,也在诏狱里混,但既不是犯人,也不是看守,每天就混在里面,据说还是主动混进来的,几个月了都没人管。

  他怎么进来的,不得而知,为什么没人管,不太清楚,但他之所以进来,只是为了救顾大章。为什么要救顾大章,也不太清楚,反正他是进来了。

  得知处决消息,他并不慌张,只是找到报信的看守,问了他一个问题:

  “我给你钱,能缓几天吗?”

  看守问:

  “几天?”

  燕大侠答:

  “五天。”

  看守答:

  “可以。”

  五天之后,看守跑来找燕大侠:

  “我已尽力,五日已满,今晚无法再保证顾大章的安全,怎么办?”

  燕大侠并不紧张:

  “今晚定有转机。”

  看守认为,燕大侠在做梦,他笑着走了。

  几个时辰之后,他接到了命令,将顾大章押往刑部。

  还没等他缓过神来,许显纯又来了。

  许显纯急匆匆跑来,把顾大章从牢里提出来,声色俱厉地说了句话:

  “你几天以后,还是要回来的!”

  然后,他又急匆匆地走了。

  顾大章很高兴。

  作为官场老手,他很理解许显纯这句话的隐含意义——自己即将脱离诏狱,而许显纯无能为力。

  因为所谓锦衣卫、东厂,都是特务机关,并非司法机构。这件案子被转交刑部,公开审判,就意味着许显纯们搞不定了。

  很明显,他们受到了压力。

  但为什么搞不定,又是什么压力,他不知道。

  这是个相当诡异的问题:魏公公权倾天下,连最能搞关系的汪文言都整死了,然而燕大侠横空出世,又把事情解决了,实在让人难以理解。

  顾大章不知道答案,看守不知道答案,许显纯也未必知道。

  燕大侠知道,可是他没告诉我,所以我也不知道。

  之前我曾介绍过许多此类幕后密谋,对于这种鬼才知道的玩意,我的态度是,不知道就说不知道,绝不猜。

  我倒是想猜,因为这种暗箱操作,还是能猜的。如当年太史公司马迁先生,就很能猜的,秦始皇死后,李斯和赵高密谋干掉太子,他老人家并不在场,上百年前的事,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对话都能猜出来。过了几千年,也没人说他猜得不对,毕竟事情后来就是那么干的。

  可这件事实在太过复杂,许显纯没招,魏公公不管(或是管不了),他们商量的时候也没叫我去,实在是不敢乱猜。

  无论事实真相如何,反正顾大章是出来了。在经历几十天痛苦的折磨后,他终于走出了地狱。

  按说到了刑部,就是顾大人的天下了,可实情并非如此。

  因为刑部尚书李养正也投了阉党,部长大人尚且如此,顾大人就没辙了。

  天启五年(1625)九月十二日,刑部会审。

  李养正果然不负其阉党之名,一上来就喝斥顾大章,让他老实交代。更为搞笑的是,他手里拿的罪状,就是许显纯交给他的,一字都没改,底下的顾大章都能背出来,李尚书读错了,顾大人时不时还提他两句。

  审讯的过程也很简单,李尚书要顾大章承认,顾大章不承认,并说出了不承认的理由:

  “我不能代死去的人,承受你们的诬陷。”

  李尚书沉默了,他知道这位曾经的下属是冤枉的,但他依然做出了判决:

  杨涟、左光斗、顾大章等六人,因收受贿赂,结交疆臣,处以斩刑。

  这是一份相当无聊的判决,因为判决书里的六个人,有五个已经挂了,实际上是把顾大章先生拉出来单练,先在诏狱里一顿猛打,打完再到刑部,说明打你的合法理由。

  形势急转直下,燕大侠也慌了手脚,一天夜里,他找到顾大章,告诉他情况不妙。

  然而出乎意料的是,顾大章并不惊慌,恰恰相反,他用平静的口吻,向燕大侠揭示了一个秘密——出狱的秘密。

  第二天,在刑部大堂上,顾大章公开了这个秘密。

  顾大章招供了,他供述的内容,包括如下几点,杨涟的死因,左光斗的死因,许显纯的刑罚操作方法,绝笔,无人性的折磨,无耻的谋杀。

  刑部知道了,朝廷知道了,全天下人都知道了。

  魏忠贤不明白,许显纯不明白,甚至燕大侠也不明白,顾大章之所以忍辱负重,活到今天,不是心存侥幸,不是投机取巧。

  他早就想死了,和其他五位舍生取义的同志一起,光荣地死去,但他不能死。

  当杨涟把绝笔交给他的那一刻,他的生命就不再属于他自己,他知道自己有义务活下去,有义务把这里发生的一切,把邪恶的丑陋,正义的光辉,告诉世上所有的人。

  所以他隐忍、等待,直至出狱,不为偷生,只为永存。

  正如那天夜里,他对燕大侠所说的话:

  “我要把凶手的姓名传播于天下(播之天下),等到来日世道清明,他们一个都跑不掉(断无遗种)!”

  “吾目暝矣。”

  这才是他最终的目的。

  他做到了,是以今日之我们,可得知当年之一切。

  一天之后,他用残废的手(三个指头已被打掉)写下了自己的遗书,并于当晚自缢而死。

  杨涟,当日你交付于我之重任,我已完成。

  “吾目暝矣。”

  至此,杨涟、左光斗、魏大中、袁化中、周朝瑞、顾大章六人全部遇害,史称“六君子之狱”。

  就算是最恶俗的电视剧,演到这里,坏人也该休息了。

  但魏忠贤实在是个超一流的反派,他还列出了另一张杀人名单。

  在这份名单上,有七个人的名字,分别是高攀龙、李应升、黄遵素、周宗建,缪昌期、周起元、周顺昌。

  这七位仁兄地位说高不高,就是平时骂魏公公时狠了点,但魏公公一口咬死,要把他们组团送到阎王那里去。

  六君子都搞定了,搞个七君子不成问题。

  春风得意、无往不胜的魏公公认为,他已经天下无敌了,可以把事情做绝做尽。

  魏忠贤错了。

  在一部相当胡扯的香港电影中,某大师曾反复说过句不太胡扯的话:凡事太尽,缘分必定早尽。

  刚开始的时候,事情是很顺利的,东林党的人势力没有,气节还是有的,不走也不逃,坐在家里等人来抓,李应升、周宗建,缪昌期、周起元等四人相继被捕,上路的时候还特高兴。

  因为在他们看来,坚持信念,被魏忠贤抓走,是光辉的荣誉。

  高攀龙更厉害,抓他的东厂特务还没来,他就上路了——自尽。

  在被捕前的那个夜晚,他整理衣冠,向北叩首,然后投水自杀。

  死前留有遗书一封,有言如下:可死,不可辱。

  在这七个人中,高攀龙是都察院左都御史,李应升、周宗建、黄尊素都是御史,缪昌期是翰林院谕德,周起元是应天巡抚,说起来,不太起眼的,就数周顺昌了。

  这位周先生曾吏部员外郎,论资历、权势,都是小字辈,但事态变化,正是由他而起。

  周顺昌,字景文,万历四十一年进士,嫉恶如仇。

  说起周兄,还有个哭笑不得的故事,当初他在外地当官,有一次人家请他看戏,开始挺高兴,结果看到一半,突然怒发冲冠,众目睽睽之下跳上舞台,抓住演员一顿暴打,打完就走。

  这位演员之所以被打,只是因为那天,他演的是秦桧。

  听说当年演白毛女的时候,通常是演着演着,下面突来一枪,把黄世仁同志干掉,看来是有历史传统的。

  连几百年前的秦桧都不放过,现成的魏忠贤当然没问题。

  其实最初名单上只有六个人,压根就没有周顺昌,他之所以成为候补,是因为当初魏大中过境时,他把魏先生请到家里,好吃好喝,还结了亲家,东厂特务想赶他走,结果他说:

  “你不知道世上有不怕死的人吗?!回去告诉魏忠贤,我叫周顺昌,只管找我!”

  后来东厂抓周起元的时候,他又站出来大骂魏忠贤,于是魏公公不高兴了,就派人去抓他。

  周顺昌是南直隶吴县人,也就是今天的江苏苏州,周顺昌为人清廉,家里很穷,还很讲义气,经常给人帮忙,在当地名声很好。

  东厂特务估计不太了解这个情况,又觉得苏州人文绉绉的,好欺负,所以一到地方就搞潜规则,要周顺昌家给钱,还公开扬言,如果不给,就在半道把周顺昌给黑了。

  可惜周顺昌是真没钱,他本人也看得开,同样扬言:一文钱不给,能咋样?

  但是人民群众不干了,他们开始凑钱,有些贫困家庭把衣服都当了,只求东厂高抬贵手。

  这次带队抓人的东厂特务,名叫文之炳,可谓是王八蛋中的王八蛋,得寸进尺,竟然加价,要了还要。

  这就过于扯淡了,但为了周顺昌的安全,大家忍了。

  第二天,为抗议逮捕周顺昌,苏州举行罢市活动。

  要换个明白人,看到这个苗头,就该跑路,可这帮特务实在太过嚣张(或是太傻),一点不消停,还招摇过市欺负老百姓,为不连累周顺昌,大家又忍了。

  一天后,苏州市民涌上街头,为周顺昌送行,整整十几万人,差点把县衙挤垮,巡抚毛一鹭吓得不行,表示有话好好说。有人随即劝他,众怒难犯,不要抓周顺昌,上奏疏说句公道话。

  毛一鹭胆子比较小,得罪群众是不敢的,得罪魏忠贤自然也不敢,想来想去,一声都不敢出。

  所谓干柴烈火,大致就是这个样子,十几万人气势汹汹,就等一把火。

  于是文之炳先生挺身而出了,他大喊一声:

  “东厂逮人,鼠辈敢尔?”

  火点燃了。

  勒索、收钱不办事、欺负老百姓,十几万人站在眼前,还敢威胁人民群众,人蠢到这个份上,就无须再忍了。

  短暂的平静后,一个人走到了人群的前列,面对文之炳,问出了一个问题:

  “东厂逮人,是魏忠贤(魏监)的命令吗?”

  问话的人,是一个当时寂寂无名,后来名垂青史的人,他叫颜佩韦。

  颜佩韦是一个平民,一个无权无势的平民,所以当文特务确定他的身份后,顿时勃然大怒:

  “割了你的舌头!东厂的命令又怎么样?”

  他穿着官服,手持武器,他认为,手无寸铁的老百姓颜佩韦会害怕,会退缩。

  然而,这是个错误的判断。

  颜佩韦振臂而起:

  “我还以为是天子下令,原来是东厂的走狗!”

  然后他抓住眼前这个卑劣无耻、飞扬跋扈的特务,拳打脚踢,发泄心中的怒火。

  文之炳被打蒙了,但其他特务反应很快,纷纷拔刀,准备上来砍死这个胆大包天的人。

  然而接下来,他们看见了让他们恐惧一生的景象,十几万个胆大包天的人,已向他们冲来。

  这些此前沉默不语,任人宰割的羔羊,已经变成了恶狼,纷纷一拥而上,逮住就是一顿暴打。由于人太多,只有离得近的能踩上几脚,距离远的就脱鞋,看准了就往里砸(提示:时人好穿木屐)。

  东厂的人疯了,平时大爷当惯了,高官看到他们都打哆嗦,这帮平民竟敢反抗,由于反差太大,许多人思想没转过弯来,半天还在发愣。

  但他们不愧训练有素,在现实面前,迅速地完成了思想斗争,并认清了自己的逃跑路线,四散奔逃,有的跑进民宅,有的跳进厕所,有位身手好的,还跳到房梁上。

  说实话,我认为跳到房梁上的人,脑筋有点问题,人民群众又不是野生动物,你以为他们不会爬树?

  对于这种缺心眼的人,群众们使用了更为简洁的方法,一顿猛揣,连房梁都揣动了,直接把那人摇了下来,一顿群殴,当场毙命。

  相对而言,另一位东厂特务就惨得多了,他是被人踹倒的,还没反应过来,又是一顿猛踩,被踩死了,连肇事者都找不着。

  值得夸奖的是,苏州的市民们除了有血性外,也很讲策略。所有特务都被抓住暴打,但除个别人外,都没打死——半死。这样既出了气,又不至于连累周顺昌。

  打完了特务,群众还不满意,又跑去找巡抚毛一鹭算帐。

  其实毛巡抚比较冤枉,他不过是执行命令,胆子又小,吓得魂不附体,只能躲进粪坑里,等到地方官出来说情,稳定秩序,才把浑身臭气的毛巡抚捞出来。

  这件事件中,东厂特务被打得晕头转向,许多人被打残,还留下了极深的心理创伤。据说有些人回京后,一辈子都只敢躲在小黑屋里,怕光怕声,活像得了狂犬病。

  气是出够了,事也闹大了。

  东厂抓人,人没抓到还被打死几个,魏公公如此窝囊,实在耸人听闻,几百年来都没出过这事。

  按说接下来就该是腥风血雨,可十几天过去,别说反攻倒算,连句话都没有。

  因为魏公公也吓坏了。

  事发后,魏忠贤得知事态严重,当时就慌了,马上把首辅顾秉谦抓来一顿痛骂,说他本不想抓人,听了你的馊主意,才去干的,闹到这个地步,怎么办?

  魏忠贤的意思很明白,他不喜欢这个黑锅,希望顾秉谦帮他背。

  但顾大人岂是等闲之辈,只磕头不说话,回去就养病,索性不来了。

  魏公公无计可施,想来想去,只好下令,把周顺昌押到京城,参与群众一概不问。

  说是这么说,过了几天,顾秉谦看风声过了,又跳了出来,说要追究此事。

  还没等他动手,就有人自首了。

  自首的,是当天带头的五个人,他们主动找到巡抚毛一鹭,告诉他,事情就是自己干的,与旁人无关,不要株连无辜。

  这五个人的名字是:颜佩韦、杨念如、沈扬、周文元、马杰。

  五人中,周文元是周顺昌的轿夫,其余四人并未见过周顺昌,与他也无任何关系。

  几天后,周顺昌被押解到京,被许显纯严刑拷打,不屈而死。

  几月后,周顺昌的灵柩送回苏州安葬,群情激奋,为平息事端,毛一鹭决定处决五人。

  处斩之日,五人神态自若。

  沈扬说:无憾!

  马杰大笑:

  “吾等为魏奸阉党所害,未必不千载留名,去,去!”

  颜佩韦大笑:

  “列位请便,学生去了!”

  遂英勇就义。

  五人死后,明代著名文人张傅感其忠义,挥笔写就一文,是为《五人墓碑记》,四百年余后,被编入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学语文课本。

  〖嗟夫!大阉之乱,以缙绅之身而不改其志者,四海之大,有几人欤?

  而五人生于编伍之间,素不闻诗书之训,激昂大义,蹈死不顾。

  ——《五人墓碑记》〗

  颜佩韦和马杰是商人,沈扬是贸易行中间人,周文元是轿夫,杨念如是卖布的。

  不要以为渺小的,就没有力量;不要以为卑微的,就没有尊严。

  弱者和强者之间唯一的差别,只在信念是否坚定。

  这五位平民英雄的壮举直接导致了两个后果:

  一、魏忠贤害怕了,他以及他的阉党,受到了极大的震动,用历史书上的话说,是为粉碎阉党集团奠定了群众基础。

  相比而言,第二个结果有点歪打正着:七君子里最后的幸存者黄尊素,逃过了一劫。

  东林党两大智囊之一的黄尊素之所以能幸免,倒不是他足智多谋,把事情都搞定了,也不是魏忠贤怕事,不敢抓他,只是因为连颜佩韦等人都不知道,那天被他们打的人里,有几位兄弟是无辜的。

  其实民变发生当天,抓周顺昌的特务和群众对峙时,有一批人恰好正经过苏州,这批人恰好也是特务——抓黄尊素的特务。

  黄尊素是浙江余姚人,要到余姚,自然要经过苏州,于是就赶上了。

  实在有点冤枉,这帮人既没捞钱,也没勒索,无非是过个路,可由于群众过于激动,过于能打,见到东厂装束的人就干,就把他们顺道也干了。

  要说还是特务,那反应真是快,看见一群人朝自己冲过来,虽说不知怎么回事,立马就闪人了,被逼急了就往河里跳,总算是逃过了一劫。

  可从河里出来后一摸,坏了,驾帖丢了。

  所谓驾帖,大致相当于身份证加逮捕证,照眼下这情景,要是没有驾帖就跑去,能活着回来是不太正常的。想来想去,也就不去了。

  于是黄尊素纳闷了,他早就得到消息,在家等人来抓,结果等十几天,人影都没有。

  但黄尊素是个聪明人,聪明人明白一个道理——覆巢之下,岂有完卵。

  躲是躲不过去的,大家都死了,一个人怎能独活呢?

  于是他自己穿上了囚服,到衙门去报到,几个月后,他被许显纯拷打至死。

  在黄尊素走前,叫来了自己的家人,向他们告别。

  大家都很悲痛,只有一个人例外。

  他的儿子黄宗羲镇定地说道:

  “父亲若一去不归,儿子来日自当报仇!”

  一年之后,他用比较残忍的方式,实现了自己的诺言。

  黄尊素死了,东林党覆灭,“六君子”、“七君子”全部殉难,无一幸免,天下再无人与魏忠贤争锋。

  纵观东林党的失败过程,其斗争策略,就是毫无策略,除了愤怒,还是愤怒,输得那真叫彻底,局势基本是一边倒,朝廷是魏公公的,皇帝听魏公公的,似乎毫无胜利的机会。

  事实上,机会还是有的,一个。

下一章:
上一章:

66 条评论 发表在“第6部:日落西山 第十七章 殉道”上

  1. 到底 says:

    的的灌灌灌灌灌灌

  2. 正道 says:

    什么叫舍身取义?什么叫爷们?看看他们……

  3. 未来 says:

    孔圣人说:小杖受之,大杖去之。诸君子为何如此逆来顺受,既然能激起十几万人的民变,为何没能发展成更有力的讨魏行动,归根到底是没人领导啊,所以说东林人是个党,实在有点冤枉他们。

  4. 卓绝 says:

    不畏死值得赞扬,可我不学东林党他们,因为我要的是对方死。

  5. 王守仁 says:

    可死,不可辱!好!!!!!!!

  6. 匿名 says:

    看的我热泪盈眶!真心佩服这些气节高的古人!!!!

  7. 13 says:

    五英雄!!!!

  8. 隆中卧龙 says:

    史可法可惜了~!
    哎!!断子绝孙的清狗,我现在看到清朝的电视剧就想吐。

  9. 曹操 says:

    看到这里,实在忍不住了,什么六君子,七君子的,都是一群傻瓜,一群没头脑的笨蛋,难道不会反抗,就算暂时反抗不了,也可以学徐阶老人家给我忍着,等待时机。

  10. 孔夫子 says:

    英雄啊!!!

  11. 匿名 says:

    就是昏庸的皇帝,才搞得民不聊生.
    中国很多时就是自相残杀

  12. 明月 says:

    不要以为渺小的,就没有力量;不要以为卑微的,就没有尊严。

  13. 人性的弱点 says:

    杨涟、东林六君子、七君子,不畏强权、宁死不屈,的确令人钦佩。但是权力斗争,不是说不怕死就能赢取胜利的,不是说正义一方就一定会赢的。战胜敌人的唯一方法是:敌人狡猾,我们要比敌人更狡猾;敌人耍手段,我们要比敌人更会耍手段。敌人得势时,我们要学会隐忍;敌人失势时,我们更要学会隐忍。因为我们要抓住敌人的破绽,一举消灭!我们要学习除阶、张居易,隐忍、忍辱负重从来不是胆怯,不是贪生怕死,这样做只有一个目的——消灭敌人!我们的目的不是英勇就义,记住,我们的目的是消灭敌人—-魏忠贤,无论用什么方法!东林党的好汉们,为什么你们不学一下王守仁的“知行合一”呢?!

  14. 王锡爵 says:

    哭了、、、

  15. 拜阳明 says:

    可敬,可叹,可悲

  16. 红发丝 says:

    忠义之士,壮哉!

  17. 周顺昌 says:

    “你不知道世上有不怕死的人吗?!回去告诉魏忠贤,我叫周顺昌,只管找我!”

  18. 雨逍遥 says:

    我哭了

  19. 杨涟 says:

    我最崇拜杨涟,看到他悲惨的死去,我真想把阉党给揍死,出口恶气!!

  20. 紫罗兰 says:

    要始终相信群众的力量是无比强大的。

  21. says:

    嗟夫!大阉之乱,以缙绅之身而不改其志者,四海之大,有几人欤?

      而五人生于编伍之间,素不闻诗书之训,激昂大义,蹈死不顾。

      ——《五人墓碑记》

  22. 致敬 says:

    哎 如果东林党能参悟王阳明的知行合一,也许历史进程就会被改变。

  23. 魔眼观千世 says:

    唉,魏忠贤会自取灭亡,跟严嵩那种奸臣一比,不是一个档次,像严嵩父子,徐阶,张居正这样的高水平运动员不在,实在可惜,

  24. 匿名 says:

    正如煤的形成,当时用大量的木材,结果只是一小块,而且请愿还不在其中······
    勇气可嘉,骨气可叹,莽气不可学······

  25. 何小荷 says:

    无语凝咽

  26. 星空 says:

    看到那些义士义行,眼睛发热…义士们走好~

  27. 学生 says:

    哭了,为了那些被淹没在历史大河里的声音

  28. 宁夏老沈 says:

    哭了,很感动!为民族的脊梁们!哭了,很悲凉,为今日的无栋梁!

  29. redleafw says:

    那么多的仁人志士,不但有诸多精英,更有无数的百姓支持,为何斗不过一个文盲无赖太监,竟被他把持天下,为所欲为,无恶不作,以致到如此程度?这是为什么?这是最需要我们思考的问题。研究历史,就要以史为鉴,从历史研究中寻求的答案,让我们今天和今后的社会不要重蹈覆辙。

  30. 匿名 says:

    老百姓也不是好欺负的

  31. 匿名 says:

    因为他们还寄希望于那个木匠皇上,所以并没有揭竿而起的决心

  32. 魏忠贤 says:

    我该死

  33. 李世民 says:

    唉,气节固然可敬,但是如有一人冲进宫里,杀了魏忠贤,岂不快哉。同样是死,这样还能为国家除害,为乎?

  34. e=mc2 says:

    始终坚信,中华民族在任何时候都会有一群坚贞不屈的人来撑起我们民族的脊梁

  35. 赵云 says:

    还是云哥好,被杀时还有五秒真男人

  36. 那就,你, says:

    左光斗,顾大章也好惨,值得哭一下,还有那些君子。

  37. 一粒尘埃 says:

    悲哉、壮哉!!!

  38. 很感动 says:

    30多岁了,才认识了这段历史

  39. says:

    中华何时才能再拥有这种气节啊

  40. 丰神秀丽 says:

    不要以为渺小就没有力量 不要以为卑微就没有尊严 让那些以前的现在的或是以后的魏忠贤记住有这麽一群人会一直存在

  41. 匿名 says:

    感动并敬仰。但此时,想到了徐阶。

  42. 超弦学者 says:

    这些人可敬,可尊

  43. 匿名 says:

    不管什么,结局的导致者,是皇帝。所以说,教育很重要。

  44. 匿名 says:

    热泪盈眶

  45. 路人 says:

    五人墓碑记~没看过~但就算看过~以现在中国的教育又怎能理解先人的愤怒与悲伤~以及背后的故事~唉~~~~

  46. 野人 says:

    浩然之气,彪炳千古!

  47. 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 says:

    只有消灭了敌人,才能保存自己。有勇无谋白白牺牲。对国何益。魏忠贤死太监大明毁于你手。

  48. 小微 says:

    没有徐阶的结果。

    但是,东林党是大明最后的气节

  49. 艾玛 says:

    赞!!!!!!!!!!!!

  50. 匿名 says:

    不要以为渺小的,就没有力量;不要以为卑微的,就没有尊严。

  51. 曹斌 says:

    借一句话:复仇这道菜,越冷越美味。

  52. 阿天 says:

    9楼的,你懂什么!东林党倒想像徐阶那样隐忍而后发,可能吗?阉党可是一群做事做到绝的混蛋,会给东林党隐忍的机会吗?也不用你那脑子好好想想。

  53. 啦啦啦 says:

      不要以为渺小的,就没有力量;不要以为卑微的,就没有尊严。

  54. Janet says:

    Your post has moved the debate fodwarr. Thanks for sharing!

  55. Fabrizio says:

    Thanks for inoidtucrng a little rationality into this debate.

  56. 456 says:

    体制的悲剧,世袭制让木匠当了皇帝,整个国家运行是否健康,就靠朱家的首个子孙争气不争气,清朝吸取了教训,选接班人不再按什么先后辈分

  57. 匿名 says:

    左光斗听到了哭声,他醒了过来,没有惊喜,没有哀叹,只有愤怒,出离的愤怒:

      “蠢人!这是什么地方,你竟然敢来(此何地也,而汝前来)!

      国家已经到了这个地步,我死就死了,你却如此轻率,万一出了事,将来国家的事情谁来管!?”—-左光斗所言不虚,史可法确实是个蠢人

  58. 匿名 says:

    明亡于东林党

  59. 牵你的左手jm says:

    看的我想哭,如果现在的官都能像杨涟这样的,中国也许就会更强大了

  60. 陈少白 says:

    虽然可敬,但是愚蠢。如此引颈就戮,不如结为刺客,痛快淋漓。

  61. 嗯。 says:

    魏忠贤 许显纯。。。这些名字起的好讽刺。。。是他们的上一辈太有先见之明了吗。。。。忠贤既不忠也不贤 显纯 一点都不纯。。。。这名字。。。

  62. 历史的守望者 says:

    加qq喜欢明朝那些事儿的 1605812907

  63. 气节 says:

    大明时期有气节的人真多,可惜到清朝后有光节的人都死光了……就剩一堆汉奸和另一堆汉奸一可怜可恨的清朝

  64. 王守仁 says:

    时人好穿木屐 看到这里,笑喷了

  65. 路人甲 says:

    太感动了,六君子,七君子,五人墓碑记。

  66. 早说 says:

    群起杀之,魏忠贤

发表评论

本周热门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