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小说
分享到:

第7部:大结局 第十六章 孙传庭

所属目录:明朝那些事儿    明朝那些事儿作者:当年明月

  最先行动的,是卢象升,他行动的具体方式,是开会。

  开会内容,自然是布置作战计划,研究作战策略,讨论作战方案。

  相对而言,高迎祥的行动要简单得多,只有两个字——开打。

  从心底里,卢象升是瞧不上高迎祥的,毕竟是草寇,没读过书,没考过试,没有文化,再怎么闹腾,也就是个草寇,所以对于高迎祥的动向,卢象升是很有把握的:要么到河南开荒,要么去山西刨土,或者去湖广钻山沟,还有什么出息?

  为此,他做了充分的准备,还找到了洪承畴,表示一旦高迎祥跑到西北五省,自己马上跑过去一起打。

  然而高迎祥的举动,却是他做梦都想不到的。

  闯王同志之所以叫闯王,就是因为敢闯,所以这一次,他决定攻击一个卢象升绝对想不到的地方——南京。

  当然,在刚开始的时候,这个举动并不明显,他会合张献忠,从河南出发,先打庐州,打了几天,撤走。

  接下来,他开始攻击和州,攻陷。

  攻陷和州后,他开始攻击江浦,江浦距离南京,只有几十公里。

  如果你有印象的话,就会发现,两百多年前,曾经有人以几乎完全相同的路线,发起了攻击,并最终取得天下——朱元璋。

  高迎祥同志估计是读过朱重八创业史的,所以连进攻路线,都几乎一模一样,可惜他不知道,真正的成功者,是无法复制的。

  朝廷大为震惊,南京兵部尚书立即调集重兵,对高迎祥发动反攻击,经过几天激战,高迎祥退出江浦。

  退是退了,偏偏没走。

  他集结几十万人,开始攻打滁州。

  至此可以断定,他应该读过朱重八传记,因为几百年前,朱元璋就是从和州出发,攻占滁州,然后从滁州出发,攻下了南京。

  滁州只是个地级市,人不多,兵也不多,而攻击者,包括李自成、张献忠等十几位头领,三十万人,战斗力最强,最能打的民军,大致都来了。

  所有的头领,所有的士兵,都由高迎祥指挥。

  高闯王终于爬上了人生山峰的顶点。

  他决定,进攻滁州,继续向前迈步。

  山峰的顶点,再迈一步,就是悬崖。

  惨败但至少在当时,形势非常乐观,滁州城内的兵力还不到万人,几十万人围着打,无论如何,是没问题的。

  几天后,他得知卢象升率领援军,赶到了。

  但他依然不怵,因为卢象升的援兵,也只有两万多人。此前虽说吃过卢阎王的亏,但现在手上有三十万人,平均十五个人打一个,就算用脚算,也能算明白了。

  卢象升率领总兵祖宽、游击罗岱,向滁州城外的高迎祥发动了进攻。

  双方会战的地点,是城东五里桥。

  在讲述这场战役之前,有必要介绍一下滁州的地形,在滁州城东,有一条很宽的河流,水流十分汹涌。

  我再重复一遍,河流很宽,水流很汹涌。

  这场会战的序幕,是由祖宽开始的,关宁铁骑担任先锋,冲入敌阵,发动了进攻。

  战斗早上开始,下午结束。

  下午结束的时候,那条很宽,水流很汹涌的河流,已经断流了,断流的原因,史料说法如下——积尸填沟委堑,滁水为不流。

  通俗点的说法,就是尸体填满了河道,水流不动。

  尸体大部分的来源,是高迎祥的部下,在经历近七年的光辉创业后,他终于等来了自己最惨痛的溃败。

  关宁铁骑实在太猛,面对城东两万民军,如入无人之境,乱砍乱杀。

  高迎祥很聪明,他立即反应过来,调集手下主力骑兵,准备发动反击,毕竟有三十万人,只要集结反攻,必定反败为胜。

  红楼梦里的同志们曾告诉我们这样一句话:大有大的难处。

  高迎祥的缺点,就是他优点——人太多。

  人多,嘴杂,外加刚打败仗,通讯不畅,也没有高音喇叭喊话,乱军之中,谁也摸不清怎么回事,所以高闯王折腾了半天,也没能集中自己的部队。

  但高闯王还是很灵活的,眼看兵败如山倒,撒腿就往外跑,他相信,自己很快就能脱离困境。

  这是很正确的,因为根据以往经验,官军都是拿工资的,而拿工资的人,有一个最大的特点——拿多少钱,干多少事。无论是洪承畴,还是左良玉,只要把闹事的赶出自己管辖范围就算数了,没人较真。

  所谓跟踪追击这类活动,应该属于加班行为,但朝廷历来没有发加班费的习惯,所以向来是不怎么追的,追个几里,意思到了,也就撤了。

  但是这一次,情况发生了变化。

  我说过,卢象升是一个好人,一个负责任的官员。这一点反映在战斗上,就是认死理,凡是都往死了办。

  按照这个处事原则,他追了很远——五十里。

  之前我还说过,卢象升的外号,是卢阎王,虽然长得很白,但手很黑,无论是民军,还是民军家属,只要被他追上,统统都格杀勿论,五十里之内,民军尸横遍野,保守估计,高迎祥的损失,大致在五万人以上。

  追到五十里外,停住了。

  不追,不是因为不想追,也不是不能追,而是不必追。

  摆脱了追击的高迎祥很高兴,现在的局势并不算坏,三年前,他被打得只剩下几千人,逃到湖广郧阳,避避风头,二十天后出山,又是一条好汉,何况手上有几十万人乎?

  但安徽终究是呆不下去了,他转变方向,向寿山进发,准备在那里渡过黄河,去河南打工。

  黄河岸边,他就遇到了明军总兵刘泽清。

  刘泽清用大刀告诉他,此路不通。

  刘泽清并非猛人,并非大人物,也没多少兵,但是,他有渡口。

  他就堵在河对岸,封锁渡口,烧毁船只,高迎祥只能看看,掉头回了安徽。

  无所谓,到哪儿都是混。

  但在回头的路上,他又遇见了祖大乐。

  祖大乐也是辽东系的著名将领,遇上了自然没话说,又是一顿打,高迎祥再次夜奔。 好不容易奔到开封,又遇见了陈永福。

  陈永福是个当时没名,后来有名的人,五年后,他坚守城池,把一个人变成了独眼龙——独眼李自成。

  这种人,自然不白给,在著名地点朱仙镇(岳飞打金兀术的地方)

  跟高迎祥干了一仗,大败了高迎祥。

  高迎祥终于发现,事情不大对劲了,自己似乎掉进了圈套。

  他的感觉,是非常正确的。

  得知高迎祥攻击滁州时,卢象升曾极为惊慌,但惊慌之后,他萌生了一个计划——彻底消灭高迎祥的计划。

  高迎祥的想法,是非常高明的,学习朱重八同志,突袭南直隶,威胁南京,但遗憾的是,他忽略了一个重要的问题——他没有在这里混过。

  没有混过的意思,就是人头不熟,地方不熟,什么都不熟,所以这个计划的关键在于,绝不能让高迎祥离开,把他困在此地,就必死无疑。

  刘泽清挡住了他的去路,祖大乐把他赶到了开封,陈永福又把他赶走,但这一切,只是序幕,最终的目的地,叫做七顶山。

  七顶山,位于河南南阳附近,被祖大乐与陈永福击败后,高迎祥逃到了这里,就在这里,他看到了一个等候已久的熟人——卢象升。

  当然,除了卢象升外,还有其余一干人等,比如祖大乐、祖宽、陈永福等等。

  此时的高迎祥,手下还有近十万人,就兵力而言,大致是卢象升的两倍,更关键的是,他的主力重甲骑兵,依然还有三万多人。

  然而战争的结果,却让人大跌眼镜,号称“第一强寇”的高迎祥,竟然毫无还手之力,主力基本被全歼,仅带着上千号人夺路而逃。

  这是一个比较难以理解的事,最好的答案,似乎还是四个字——气数已尽。

  十几万士兵、下属打得干干净净,兵器、家当丢得一干二净,高迎祥同志这么多年,折腾一圈,从穷光蛋,又变成了穷光蛋,基本算是白奋斗了,应该说,他很倒霉。

  但我个人认为,有个人比他更倒霉——李自成。

  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事情,比变成光杆司令更倒霉呢?

  有的,比如,变成光棍司令。

  李自成的麻烦在于,他的老婆给他戴了绿帽子。

  这位给李自成送帽子的老婆,叫邢氏,虽然不能肯定李自成有多少老婆,但这个老婆,是比较牛的。

  按史料的说法,这位老婆基本不算家庭妇女,估计也不是抢来的,相当之强悍,打仗杀人毫无含糊,更难得的是,她还很有智谋,帮李自成管账,据说私房钱都管。

  在管账的时候,她见到了高杰。

  高杰,米脂人,李自成的老乡,据说打小时候就认识,后来李自成造反,他毫不犹豫,搭伙一起干,从崇祯二年开始,同生共死,是不折不扣的铁哥们。

  铁哥们,也是会生锈的。

  李自成第一次怀疑高杰,是因为一件偶然的事。

  崇祯七年八月,时任五省总督陈奇瑜,派出参将贺人龙进攻李自成。

  贺人龙是个相当猛的人,此人战斗力极强,且杀人如麻,每次上战场,都要带头冲锋,被称为贺疯子。

  贺疯子气势汹汹地到了地方,看到了李自成,打了一仗,非但没打赢,还被人给围住了,且一围就是两个月。

  但李自成并不想杀掉贺人龙,因为贺人龙是他的老乡,而且他正在锻炼队伍阶段,需要人才,就写了封信,让高杰送过去,希望贺人龙投降。

  这个想法是比较幼稚的,贺人龙同志说到底是吃皇粮的,有稳定的工作,要他跟着李自成同志四处乱跑,基本等于胡扯,所以信送过去后,毫无回音,说拿去擦屁股也有可能。

  按说这事跟高杰没关系,贺人龙投不投降,是他自己的事,可是意外发生了。

  去送信的使者,从贺人龙那里回来后,没有直接去找李自成,而是找了高杰。

  这算是个事吗?

  在这个世界上,很多事,说是事,就是事,说不是,就不是。

  而李自成明显是个喜欢把简单的问题搞复杂的人,加上贺人龙同志守城很厉害,他打了两个月,连根毛都没拔下来,所以他开始怀疑,贺人龙和高杰,有不同寻常的关系,就把高杰撤了回来。

  无论是铁哥们,还是钛哥们,在利益面前,都是一脚蹬。

  对李自成同志的行为,高杰相当不爽,但这事说到底,还是高杰的责任。

  因为他回来之后,就跟邢氏勾搭上了。

  到底是谁勾搭谁,什么时候勾搭上的,基本算是无从考证,但史料上说,是因为高杰长得很帅,而邢氏是管账的,高杰经常跑去报销,加上邢氏的立场又不太坚定,一来二去,就勾搭上了。

  关于这件事情的严重性,高杰同志是有体会的,在回顾了和李自成十几年的交情、几年的战斗友谊,以及偷人老婆的内疚后,他决定,投奔官军。

  当然,他是比较够意思的,临走时,把邢氏也带走了。

  对李自成而言,这是一个极为沉重的打击,老婆跑了,除面子问题外,更为严重的是,他的很多秘密,老婆都知道(估计包括私房钱的位置)。

  除了老婆损失外,还有人才损失。

  在当时李自成的部下里,最能打仗的,就是高杰,此人极具天赋,投奔了官军后,就一直打,打到老主顾李自成都歇菜了,他还在继续战斗。

  高杰投降的对象,是洪承畴,洪总督突然接到天上掉下来的馅饼,自然高兴异常,立刻派兵出击,连续击败李自成,斩杀万人。

  总而言之,对各位头领而言,崇祯九年算是个流年,老婆跑了,手下跑了,跑来跑去,就剩下自己了。

  对高迎祥而言,更是如此。

  老婆跑了,再找一个就是,十几万大军都跑光了,就只能钻山沟了。

  所以高闯王毅然决定,跑进郧阳山区。

  两年前,就是在那里,被打得只剩半条命的高迎祥捡了条命,东山再起。

  卢象升闻讯,立刻找到祖宽和祖大乐,吩咐他们,立即率军出发,追击高迎祥。

  祖宽回答:不干。

  卢象升无语。

  之所以无语,因为他们从来就没干过。

  关宁铁骑很久以前,我以为所谓战争,大都是你死我活,上了战场,管你七大姑八大姨,都往死里打,特别是明末,但凡开打,就当不共戴天,不共戴地,不共戴地球,打死了算。

  后研读历史多年,方才知道,以上皆为忽悠是也。

  按史料的说法,当时的作战场景大致如下:

  比如一支官军跟民军相遇,先不动手,喊话,喊来喊去,就开始聊天,聊得差不多,民军就开始丢东西,比如牲口,粮食等等,然后就退,等退得差不多了,官军就上前,捡东西,捡得差不多,就回家睡觉,然后打个报告给朝廷,说歼敌多少多少,请求赏赐云云。

  应该肯定的是,在当时,有这种行为的官军,只占绝大多数,认认真真打仗的,只占极少数,所谓“抛生口,弃辎重,即纵之去”。

  现象也好理解,因为当时闹事的,大都是西北一带人,而当兵的,也大都是关中人,双方语言相通,说起来都是老乡,反正给政府干活,政府也不发工资(欠饷),即使发了工资,都没必要玩命,这么打仗,非但能领工资,还能捞点外快,最后回去了还能领赏,非常有利于创收。在史料中,这种战斗方式有个专用名词:打活仗。

  因为活仗好打,且经济效益丰富,所以大家都喜欢打,打来打去,敌人越打越多,局势越来越恶化,直到关宁铁骑的到来。

  其实关宁铁骑的人数没多少,我算了一下,入关作战的加起来,也就五千来人,卢象升、洪承畴手下最能打的,基本就是这些人,最厉害的几位头领,都是被他们打下去的。

  之所以能打,有两个原因,首先,这帮人在辽东作战,战斗经验丰富,而且装备很好,每人均配有三眼火铳,且擅长使用突袭战术,冲入敌阵,势不可挡。

  而第二个原因,相当地搞笑,却又相当地真实。

  我说过,每次打仗时,民军都要喊话,所谓喊话,无非就是谈条件,我给你多少钱,你就放我走,谈妥了就撤,谈不妥再打。

  但每次遇到关宁铁骑,喊话都是没用的,经常是话没喊完,就冲过来了,完全不受收买,忠于职守。

  我此前曾以为,如此尽忠职守,是因为他们很有职业道德,后来看的书多了才明白,这是个误会,套用史料上的话,是“边军无通言语,逢贼即杀”,意思是,辽东军听不懂西北方言,喊话也听不懂,所以见了就砍。

  所以我一直认为,多学点语言,是用得着的。

  高迎祥就是吃了语言的亏,估计是屡次喊话没成,也没机会表达自己的诚意,所以被人穷追猛打了几个月,也没接上头。

  在众多的民军中,高迎祥的部队,算是战斗力最强的,手下骑兵,每人两匹马,身穿重甲,也算是山寨版的关宁铁骑。虽说战斗力还是差点,但山寨版有山寨版的优势,比如……钻山沟。

  高迎祥钻了郧阳山区,祖宽是不钻的,因为他的部队,大部都是骑兵,且待遇优厚,工资高,要让他们爬山,实在太过困难,卢象升协调了一个多月,也没办法。

  照这个搞法,估计过几个月,闯王同志带着山寨铁骑出来闹腾,也就是个时间问题。

  在这最为危急的时刻,更危急的事情发生了。

  崇祯九年(1636)四月,当卢象升同志正在费尽口水劝人进山时,辽东的皇太极做出了一个重大的决定——建国。

  皇太极建都于沈阳,定国号为清,定年号为崇德。

  这一举动表明,皇太极同志正式单飞,另立分店,准备单干。

  通常来讲,新店开张,隔壁左右都要送点花圈花篮之类的贺礼,很明显,明朝没有这个打算,也没这个预算。

  不要紧,不送,就自己去抢。

  崇祯九年(1636)六月,清军发起进攻。

  这次进攻的规模很大,人数有十万人,统兵将领是当时清军第一猛将阿济格,此人擅长骑兵突击,非常勇猛。

  难得的是,他不但勇猛,脑子也很好用,关宁防线他是不去碰的,此次进关,他选择的路线,是喜峰口。

  此后的战斗没有悬念,明朝的主力部队,要么在关宁防线,要么在关内,所以阿济格的抢掠之旅相当顺利,连续突破明军防线,只用了半个月,就打到了顺义(今北京市顺义区)。

  我认为,阿济格是个很能吃苦的人,具体表现为不怕跑路,不怕麻烦,到了北京城下,没敢进去,就开始围着北京跑圈,从顺义跑到了怀柔(今北京怀柔区),又从怀柔跑到了密云(今北京密云区),据说还去了趟西山(今北京西山),圆满完成了画圈任务。

  当然,他也没白跑,据统计,此次率军入侵,共攻克城池十二座,抢掠人口数十万,金银不计其数。 鉴于明朝主力无法赶到,只能坚壁清野,所以阿济格在北京呆了很长时间,而且,他还是个很有点幽默感的人,据说他抢完走人时,还立了块牌子,上写四个字——各官免送!

  我始终认为,王朝也好,帝国也罢,说穿了,就是个银行,这边收钱,那边付钱,总而言之,拆东墙,补西墙。

  不补不行,几百年里,跑来拆墙的人实在太多,国家治不好,老百姓闹事,国防搞不好,强盗来闹事,折腾了这边,再去折腾那边,边拆边补,边补边拆。

  但国家也好,银行也罢,都怕一件事——银行术语,叫做挤兑,政治术语,叫内忧外患,街头大妈术语,叫东墙西墙一起拆。

  明朝大致就是这么个状况,客观地看,如果只有李自成、张献忠闹事,是能搞定的,如果只有清军入侵,也是能搞定的,偏偏这两边都闹,就搞不定了。

  于是一个月后,卢象升得知了一个惊人的消息,他被调离前线,等待他的新岗位,是宣大总督。

  对于这个任命,无数后人为之捶腿、顿足、吐唾沫,说什么眼看内患即将消停,卢象升却走了,以至于局势失去控制,崇祯昏庸等等等等。

  在我看来,这个任命,无非是挖了东墙的砖,往西墙上补,不补不行,如此而已。

  卢象升走了,两年后,他将在新的岗位上,完成人生最壮烈的一幕。

  接班听说卢象升离开的消息后,高迎祥非常高兴,因为他很清楚,像卢阎王这样的猛人,不是量产货,他擦亮眼睛,等待着下一个对手的出现。

  他等来的接班人,叫做王家桢王家桢,直隶人,时任兵部侍郎,此人口才极佳,善读兵法,出谋划策,滔滔不绝。

  行了,直说吧,这是个废柴。

  他之所以被派来干这活,实在是因为嘴太贱,太喜欢谈兵法,太引人注目,最终得到了这份光荣的工作。

  但王总督对自己的实力还是很明白的,刚到不久就上书皇帝,说自己身体比较弱,当五省总督太过勉为其难,干巡抚就成。

  崇祯还是很体贴的,让他改行当了河南巡抚。

  但王巡抚刚上任没几天,就遇上了一件千载难逢的倒霉事。

  这件倒霉事,叫做兵变,兵变并不少见,之所以说是千载难逢,是因为参与兵变的,是王巡抚的家丁。

  连家丁都兵变,实在难能可贵,连崇祯同志都哭笑不得,直接把他赶回家卖红薯。

  有这样的好同志来当总督,高迎祥的好日子就此开张,没过多久,他就出了山区,先到河南,拉起了几万人的队伍,连战连胜,此后又转战陕西,气势逼人,洪承畴拿他都没办法。

  四大猛人里,曹文诏死了,洪承畴没辙,左良玉固守,高迎祥最怕的卢象升,又去了辽东,现在而今眼目下,高闯王可谓天下无敌。

  然后,第五位猛人出场了。

  在这人出场前,高先生跟四大猛人打了近七年,越打越多,越打越风光,从几千打到几万、几十万,基本是没治了。当时朝廷上下一致认为,隔几天跟他打一仗,能让他消停会,就不错了。至于消灭他,大致是个梦想。

  在这人出场后,梦想变成了现实。

  他没有用七年,连七个月都没用,事实上,直到崇祯九年(1636)

  三月,他才出山,只用了四个月,就搞定了高迎祥。

  在历代史料里,每到某王朝即将歇业的时候,经常看到这样一句话,XX 死而X 亡矣。

  前面的XX,一般是指某猛人的名字,后面的X,是朝代的名字,这句话的意思是,某猛人,是某王朝最后的希望,某猛人死了,某王朝也就消停了。

  在明代完形填空里,这句话全文如下:

  传庭死,而明亡矣。

  传庭者,孙传庭也。

  孙传庭孙传庭是个相当奇怪的人,因为在杀死高迎祥之前,他从未带过兵,从未打过仗,过去的三十多年里,他主要的工作,是人事干部。

  孙传庭,字伯雅,山西代县人,万历四十七年进士,在崇祯九年之前,历任永城、商丘知县,吏部主事。

  其实他的运气不错,我查了查,万历四十七年的进士,到天启初年,竟然就当上了吏部郎中,人事部正厅级干部,专管表彰奖励。

  六部之中,吏部最大,而按照惯例,吏部尚书,一般都是从吏部郎中里挑选的,孙传庭万历二十一年(1593)出生,照这个算法,他当郎中的时候,还不到三十岁,年轻就是资本,照这个状态,就算从此不干,光是熬,都能熬到尚书。

  然而没过两年,孙传庭退休了,提前三十年退休。

  他丢弃了所有的前途和官位,毅然回到了家乡,因为他看不顺眼一个人——魏忠贤。

  看魏忠贤不顺眼的人很多,而愿意辞官的,不多。

  崇祯元年,魏忠贤被办挺了,无论在朝还是在野,包括当年给魏大人鞠躬、提鞋的人,都跳出来对准尸体踩几脚,骂几句,图个前程。

  但孙传庭依然毫无动静,没有人来找他,他也不去找人,只是平静地在老家呆着,生活十分平静。

  八年后,他打破了平静,主动前往京城,请求复职。

  出发之前,他说出了自己复出的动机:

  “待天下平定之日,即当返乡归隐。”

  朝廷很够意思,这人没打招呼就跑了,也没点组织原则,十年之后又跑回来,依然让他官复原职,考虑到他原先老干人事工作,就让他回了吏部,接着搞人事考核。

  对他而言,这份工作的意思,大致就是混吃等死,但他没有提出异议,平静地接受,然后,平静地等待。

  一年后,机会出现了,在陕西。

  当时的陕西巡抚,是个非常仁义的人,具体表现为每次在城墙上观战,都不睁眼,据他自己说,是不忍心看,但大多数人认为,他是不敢,这号人在和平时期,估计还能混混,这年头,就只能下岗。

  巡抚这个职务,是个肥缺,平时想上任是要走后门的,但陕西巡抚,算是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混饭吃的,没准哪天就被张某某、高某某剁了,躲都没处躲,孙传庭就此光荣上任,因为主动申请的人,只有他一个。

  孙传庭出发之前,皇帝召见了他。

  对于孙巡抚的勇敢,崇祯非常欣赏,于是给了孙传庭六万两白银,作为军费。

  除此之外,一无所有。

  按崇祯的说法,国家比较困难,经费比较紧张,也就这么多了,你揣着走吧,省着点用。

  当年杨鹤拿了崇祯十万两私房钱,招抚民军,也就用了几个月,孙传庭拿着六万两,也就打个水漂。

  但人和人是不一样的。

  自古以来,要人办事,就得给钱,如果没钱,也行,给政策。

  孙传庭很干脆,他不要钱,只要政策,自己筹饷,自己干活,朝廷别管,反正干好了是你的,干不好我也跑不掉。

  就这样,孙传庭拿着六万两白银,来到了陕西。

  当时陕西本地的军队,战斗力很差,按照当时物价,六万两白银,大致只够一万人半年的军饷,最能打的将领,如曹变蛟(曹文诏的侄子)、左光先、祖宽,要么在洪承畴手下,要么跟着卢象升,总之,孙传庭算是个三无人员,无钱、无兵、无将。

  但凡这种情况,若想咸鱼翻身,大都要经过卧薪尝胆、励精图治、艰苦奋斗、奋发图强等过程,至少也得个两三年,才闪亮登场,大破敌军。

  孙传庭上任的准确时间,是崇祯九年(1636)三月,他全歼高迎祥的时间,是崇祯九年(1636)七月。

  从开始,到结束,从一无所有,到所向披靡,我说过,四个月。

  他到底是怎么完成的,到今天,也没想明白。

下一章:
上一章:

52 条评论 发表在“第7部:大结局 第十六章 孙传庭”上

  1. 川渝 says:

    崇祯上位之后,就没有安生过。不是边疆就是内乱,真是苦了崇祯了.不过明朝后期的猛人还是真多

  2. 李成梁 says:

    能同时打2场局域战争,现下看只有美国,当然也不是2场都能赢,可见当时明战斗力还是可以的,但民军扩张如此迅猛,原因出在管理上

  3. 未来 says:

    应该说,崇祯不是个合格的政治家,从始到终都不肯和后金谈判,集中力量对付内乱,这是个很大的失误,蒋介石看懂这段历史了,所以才提出了所谓“攘外必先安内”的口号,当然,时势不同,对手不同,蒋有点死读书了。

  4. says:

    民军动不动几十万,官军才几万,想不通

  5. 东园集团 says:

    为什么不写孙传庭的结局呢?还有南明、史可法他们的故事。

  6. 王猫咪 says:

    后面就写得不好看了……
    回答4楼:因为那都是民兵,战斗力不强,没准有好多都是拉过来充数的

  7. 匿名 says:

    3楼“未来”说的挺好。

  8. 123 says:

    有点胡扯了,把农民起义写的象弱智,可知作者是站在什么立场。

  9. 大掌柜 says:

    怎么今天不造反?郁闷

  10. 香山红叶 says:

    没想到崇祯年间是个英雄辈出的时代。。。

  11. 呵呵 says:

    明朝 诶。。

  12. 匿名 says:

    真是处于一个多事之秋
    不过名将还挺多

  13. 大开眼界 says:

    回8楼,我也一直感觉作者对农民起义军没有好感,如果民军没有民间力量的支持,根本不可能专心和朝廷干,还跑遍了半个中国。

  14. 不平事 says:

    回13楼,什么民军,强盗而已。
    换了你,来了一帮强盗,奸淫掳掠,杀人放火。你能对他们有好感?
    农民起义就没有好人。
    至于人多,那全是被胁迫的炮灰而已,真正的战斗力很少的。

  15. says:

    在咱中国只要是造反。都说成起义。说懂明史的大多数人对咱学的“起义军”都没好感。没有他们的义举。我们会剃着阴阳头拖着小辫子么?

  16. 路过 says:

    回答3楼,谁说崇祯不谈判?崇祯和杨嗣昌提出来与后金谈判,只是后来大部分官员不同意而已

  17. 军事家政治家 says:

    始也开放,败也开放。言官的力量无穷之大,力量一大而没有权力可以制衡其,如是正义之力量,则明朝兴盛长久,如是整天无理取闹,没事整人玩,则明朝亦昏暗。武器再先进,战役打的再好,猛人再多,救世之神凭凭出现,但其身已腐烂,没有任何东西能力挽狂澜,加之后金,长期埋伏在后方的一把火,则明亡矣。

  18. 麦苗 says:

    杀来杀去。死的都是自己的臣民,是GDP的创造者。员工死光了,公司最终会倒闭,所以,崇祯不是一个合格的董事长,文臣武将也是一些废物部门经理

  19. 何心隐 says:

    很多人都想不通几十万人为何打不赢几万人、其实很简单:你们都陷入了思维定势!你们总是想当然的认为人多力量大、好像人越多越好……其实、这是错的,大错特错!战争不是小学生打架斗殴!战争、是玩命的!当你的人数远远超出对方时,你必然轻敌、而轻敌者必败!但是当你人数远远少于对方时,你反而可以破釜沉舟背水一战,项羽韩信就是例子……妄想靠人多取胜、绝对是脑残行为,人一多、不但将帅包括士兵人人骄狂轻敌,而一旦被少数敌人击败,更会丧失信心、全军崩溃……人少的一方反而无压力、败了不丢人赢了很牛逼,从心理上就占据优势……

  20. 何心隐 says:

    以上讲的是士气,接下来再说成本:人多了消耗自然多、不但粮食装备后勤供应各方面都是很大的开销,况且人一多事也多、将难管兵、帅难管将……人多口杂破绽多,被人使个流言蜚语离间反间啥的更麻烦……所以兵法有云:兵不在多而在精!打仗最好只带少量精兵、轻装简从,来去如风!不管是攻还是守、迂回还是包抄、突击还是奔袭、撤退还是游击,人少一方都占据很大优势:机动性!所谓兵贵神速就是这个意思,人少了才能快起来,只要够快就能做到:“我打得到你、你打不到我”的效果!而人多的话,不管是调动人员还是传递命令互通情报都会慢一拍、何谈神速?估计战败很神速吧……

  21. 何心隐 says:

    其实人少打人多、实在是优势多多,就这个话题写一本书也绰绰有余……这里就此打住、因为我不烦你也烦了……总之一句话:以少胜多是很正常的、以多胜少才不正常!诸位不信的话、不妨翻一番古今中外的战争史,一目了然~聪明人都是以少打多的,傻逼才会以多打少……所以真正的军事家都是经常裁军的,比如现在的美军俄军欧盟各国……顺带一提、我国历代王朝中、战斗力最差的北宋,偏偏是军队最多的–

  22. 何心隐 says:

    再谈一谈农民起义的事吧:受本朝多年洗脑教育影响,好多人都曲解了这事……其实历史上的历次所谓“农民起义”大都不是农民干的,秦末的陈胜是刑徒、项羽是名将世家、刘邦是公务猿,西汉的绿林赤眉铜马是黑社会,东汉的黄巾军是邪教势力,隋末的瓦岗寨是山贼,唐末的黄巢是盐帮头子,北宋的宋江是水贼、方腊是明教干部,元末的刘福通、陈友谅、朱元璋也都是明教干部,明末的李自成是公务猿、张献忠是老兵油子,清末的太平天国、义和团都是邪教组织,再后来的毛泽东是知识分子、周恩来是资本家、刘少奇是外企员工、朱德是军阀……

  23. 何心隐 says:

    顺便再说明一件事:所谓的“水能载舟亦能覆舟”“得民心者得天下”“官逼民反”之类的屁话都是经不起推敲的,随便举几个例子吧、东汉末年到三国之间、只用了50年、全国人口减少了98%(全国五千万),太平天国战争、只用了十年就消灭了两亿人口(全国四亿),这样的例子历朝历代比比皆是、不信的自己去百度……也就是说、只要朝廷愿意、他们随时可以把我们这些屁民斩尽杀绝,他们完全有这个能力,当今局势就更不用说了、现代化陆海空信息战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应有尽有,造反是更没可能了……咱老百姓只能假装今儿个真高兴、啥?不高兴?灭你没商量……

  24. 晕了,醉美 says:

    明月:我突然想起了一个问题,能否告知,在最后守卫京城的时候,崇祯把卢象升拉回来做统帅,形势是非常严峻的,后果也是非常严重的,皇帝他老人家也应该非常清楚,但是,但是,但是,为什么没有给他军权,而喊一个什么太监去当什么监军,不给军队,这仗怎么打啊,我就有点搞不懂了,郁起闷了,形势如此严峻,为什么?即使皇帝不知道,但杨嗣昌作为行家,该知道吧,我不断为卢象升的死捶胸顿足,悲哀,悲伤啊!

  25. 匿名 says:

    军民动不动几十万是因为拖家带口,而且说明受灾群众很多,很可怜的老百姓啊,都到人吃人的份上了朝廷也不想办法!

  26. ... says:

    何心隐你这观点很新颖,怎么想的?

  27. ... says:

    再之后历史上有多少以少胜多案例,你数一下。能人不仅会用兵精,少。更能用多兵,多多益善….

  28. khc yv872 cyoq says:

    不理你们

  29. khc yv872 cyoq says:

    就不理

  30. 笑话连篇 says:

    恩,明现实的人还是有的

  31. 匿名 says:

    人少打败人多,原因很简单。打比方,在昆明火车站八个新疆人,还包括2个女人就杀死杀伤180人。一个公安却能干掉其中4个。知道了吧这就是原因。一个中国人民志愿军战士抵得上一百个清军。

  32. 匿名 says:

    明亡就亡在钱上,文官集团每年获得大量财富却一文不交税,可怜百姓一年到头没几个钱却都被官府刮走了。再加上流贼,匪兵,女真強盗,蒙古强盗。贼过如梳,兵过如欐,官过如剃。没法活。没法办,怎么办。

  33. 悲剧 says:

    什么是农民起义?23楼?农民带头就叫农民起义吗?是不是农民带着公务猿起义也叫农民起义?起义的性质是什么关键在于起义的大部分实体是什么,或者说代表的利益是哪一方的,方腊也好朱元璋也好,毛泽东也好,他们代表的是农民的利益,不然谁跟你去造反?你带帮农民去争取商人的利益你看农民干不干?对于以屁民自居的我们,想一想政府存在的目的是什么?官员存在腐败不假,党没存在斗争也不假,但国家没人民要国家有屁用?国家存在的目的终究是为了人民有口饭吃,不挨饿,不担心出门被人拿枪崩了!历史没用,只是告诉你何年何月何地何人何事,没有对错善恶,只有人性的展现,至于选择做哪样的人,终究靠你自己,明月说出了自己的选择,我们也可以有自己的选择,但还是那句话,历史没有假设,也没有评说,只有人心里的那杆秤。

  34. 韦诩 says:

    为什么农民军屡战屡败却越来越强大了,这才是问题的关健.

  35. 朱由检 says:

    因为李自成善于拢络人心

  36. 知而不行 says:

    回9楼:你咋不带头呢?

  37. 知而不行 says:

    明月一直待在成王败寇的圈子里,即便农民军越打越多,明月也只写他们的溃败。

  38. 知而不行 says:

    回何心隐:你把战争说的太简单了,举的例子具有明显的选择性。你可以看看共军各个时期的战争,多数都是以多打少的人海战术。尤其朝鲜战争【平局】孟良崮战役【胜利】那都是用人堆出来的。

  39. 知而不行 says:

    再会何心隐:你对陈胜等人的成分划分是错误的;对项羽的军队归类也不对,比如说—一个女人带领一群男兵,你不能把这支队伍称作“娘子军”吧。

  40. 路人一名 says:

    知而不行,你这个说法有道理,按照领导划分成分有点以偏概全。不过何心隐有一条说的极是:人一多,后勤,指挥都是个巨大障碍。明月有一章说过,敢说“带兵多多益善”而且能有效指挥的统帅中国历史上不足20人。战场上,假设一个用吼的传令兵能有效指挥一千人,那么带兵三十万就是统帅指挥300个传令兵。你认为有什么办法有效指挥他们吗?以前用的是旗号、战鼓和鸣金。旗号好歹也要有前进后退左右移动攻击防御六个吧?传令兵都盯着中军,你怎么样保证命令输送到准确的分队?还得设置各军传令官吧。先打住,农民起义军有人懂这玩意么?有足够素质的传令兵么?嗯,这是个问题

  41. 匿名 says:

    三回何心隐:你在23楼说东汉到三国50年人口减少百分之九十八,这个数据你从哪儿看的,反正我不信。——-现在中国公务员人数已经超过七千万{不含临时工},人口十四亿,公务员占百分之五。战争死亡人口以平民为主,统治阶级死亡是很少的,你那儿剩下的百分之二……?历史上形容战争重灾区人口锐减有一个专用成语“十室九空”。但九空不等于九死,一部分人肯定会逃亡到“相对安全”的地方。赤壁之战曹操的军队号称80万,按你的数据这就已经占总人口的一半了。

  42. 匿名 says:

    e

    e

    e

    s

    e

    r

    f

    d

    e

    f

    e

    s

    x

    z

    k

    q

    a

    s

    s b

    s b

    s

    w

    s”’

    ‘b

    w

    s

    s

    q

    f

    x

    b

    g
    v

    d

    j

    d

    x

    e

    e

  43. 孙子 says:

    兵法云:十而围之,五而攻之,倍而战之。越多越不能打。

  44. 本色 says:

    乱世方显英雄本色

  45. 小耿 says:

    什么政治腐败,什么民不聊生,那都是历史课本上骗人的,我想说这他妈都是扯淡。

  46. Sherry says:

    I think I am a talkative person. I like to chat with people, so it will has some misnaderstnudings when I talk too fast and don’t think much carefully. Because I know I have that problem, I usually tell the person who I chat with that if I say something that you don’t know what I’m talking about or you don’t agree with that, just tell me and I will explain it. I don’t want people misunderstand me. Therefore, if people tell me that I have something wrong and give me a chance to explain it, I will be very thankful and we won’t misunderstand each other.

  47. 铜豌豆 says:

    可见明朝的皇帝并没有几个安逸的,多多少少都受了点磨难。。。

  48. 张居正 says:

    46楼, so it will has some ??????????

  49. 匿名 says: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洪承畴、卢象升、孙传庭都是被朝廷逼死的,崇祯刚愎自用,自己不懂军事,又不能放手用人,又无主见被小人所左右,这三人被逼死后,朝廷再无可用之人,明岂能不亡乎?这种皇帝是该吊死煤山,本人虽也姓朱,却无半点同情,袁崇焕、祖大寿也类似,洪兵、秦兵、天雄兵皆亡,关宁铁骑也差不多了,大好形势从此断送

  50. 气质 says:

    而且这里的人跟民军相当有缘分,听说民军来了,就算只是路过,都极其兴奋,冲出去就打,男女老幼齐上阵,估计是当兵的人多,什么张大叔李大伯,上次就死在民军手里,喊一嗓子,能动员一群亲戚,后来李自成攻打榆林,全城百姓包括大妈大爷在内,都没一个投降,就凭这个县,足足跟李自成死磕了八天,实在太过强悍。:你丫66666!

  51. 434 says:

    明朝末年,猛人虽然多,却都是杀,治标不治本。

  52. 包饺子 says:

    明明起义军快被打死了,怎么又死灰复燃?

发表评论

本周热门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