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小说
分享到:

第4部:粉饰太平 第九章 致命的疏漏

所属目录:明朝那些事儿    明朝那些事儿作者:当年明月

  【转机】

  严嵩父子绞尽脑汁准备对付夏言,然而出乎他们意料的是,还没等他们动手,夏言就找上门来了。

  事情是这样的,估计是严世蕃贪得过了头,惹恼了很多人,结果被人给告了,今时不同往日,告状信落到了夏言的手里,这位仁兄自然是二话不说,准备好材料就要去找领导汇报。

  严嵩慌了,他听到风声之后,即刻找来自己的贪污犯儿子商量对策,紧要关头,这位天下三才之一也吓得不行,掐了自己几下才缓过神来。

  然后他提出了一个似乎十分荒谬的解决方法:去找夏言求情。

  严嵩不同意,因为他认为自己十分清楚夏言的个性,这位仁兄对待朋友都要严格要求,何况自己是他的死对头。

  严世蕃却坚持他的意见:

  “这是唯一的活路!”

  于是父子俩带好所有装备,包括礼物、钱、擦眼泪的绢布等等,到了夏言的门口,门卫通报,严次辅求见。

  很久之后,传来回应:夏首辅身体不适,两位改日再来。

  改日再来?别逗了,到时不知道脑袋还在不在呢!

  于是严嵩用上了第一件装备——钱。

  当然了这钱不是给夏言的,而是塞到了门卫的手里,大家都不容易,兄弟你放我过去吧。

  买通了门房,严嵩父子走进了夏言的住处。

  夏言正躺在床上装病,听见这两人来了,假装没醒,翻了个身继续睡。

  不要紧,自然有办法让你起床。

  站在房间里的严嵩和严世蕃突然悲痛欲绝,当场痛哭失声,哀嚎留涕声震天动地。

  虽然这套把戏在历史上屡见不鲜,却屡试不爽,而要使出这一招,也并非凡人可行,要知道,突然之间悲从心头起,鼻涕眼泪说下就下,毫不含糊,对脸部肌肉和中枢神经的技巧控制已到出神入化之地步,百年之后,犹让人叹为观止。

  夏言再也忍不住了,这好不容易休息一天,却突然跑进来两个活宝哭丧,觉也没法睡,而且自己躺在床上,他们对着床哭,实在是太不吉利。

  于是,他站了起来。

  他的毁灭就是从这一次起床开始的。

  夏言走到严嵩的面前,扶起了这个比自己大两岁,跪在地上痛苦不止的老人,叹了一口气:

  “分宜(严嵩是江西分宜人),你这又是何必呢?”

  何必?要不是为了脑袋,鬼才跪你。

  严嵩立刻停住了哭声,醒了鼻涕,拉着严世蕃,以庄重的装孙子形象站立在夏言的面前。

  大家都是明白人,你来干什么,想要什么,我非常清楚。

  于是夏言叹了一口气,无奈地挥挥手,表明自己的态度。

  严嵩和严世蕃大喜过望,立刻再次磕头谢恩,千恩万谢而去。

  历史证明,落水狗如果不打,就会变成恶狼。

  夏言实在是个不错的老头,他虽貌似古板,实际上胸怀宽广,心存仁义,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好人。

  可是在权力的擂台上,不折不扣的好人注定是要完蛋的。

  不久之后,这位老好人就遇到了麻烦,在批阅御史公文(告状信)

  的时候,他意外地发现了一个熟悉的名字——陆炳。

  陆炳兄实在是个耐不住寂寞的人,虽说他还有点原则,却也喜欢搞三搞四,收点黑钱,搞点贪污。慢慢地,事情也越闹越大,最后捅到了御史那里。

  于是夏言发火了,虽然他和陆炳的关系不错,但对于这个人的不法行为,还是有必要加以惩戒的。然而就在他打定主意之后不久,陆炳就找上门了。

  陆炳不是吃干饭的,他是搞特务工作的,在他的英明领导下,锦衣卫已经成为了最为可怕的情报机器,但凡京城里有什么风吹草动,他总是第一个知道。这次也不例外。

  在京城里,陆炳很少有害怕的人,夏言是唯一的一个,这位锦衣卫大人十分清楚,夏首辅是个二愣子,翻脸就不认人,还特别能战斗,无论你是什么来头,什么关系,只要认准了,统统打翻在地,还会狠狠踩上两脚。

  惊慌失措的陆炳想不出别的办法,只好走了严世蕃的老路,上门求情。

  他不是空手去的,还派人拿了三千两银子和他一起走。他知道夏言久经沙场,混了几十年,说话是浪费感情,还不如来点实惠的。

  从这件事情上,就足以断定,陆炳的水平不如严世蕃,因为他跟夏言打了多年交道,竟然不知道这位仁兄不收黑钱。

  所以当夏言看到陆炳,以及他带来的那些东西时,只说了两个字——出去。

  还加上一句——从哪里带来的,就带回哪里去。

  陆炳也懵了,他情急之下,只得用出了严世蕃曾用过的那一招——痛哭流涕,下跪求饶。

  当然结果还是一样,夏言依然原谅了他,这似乎有点让人难以理解,你既然不准备处理人家,干嘛要这么穷折腾。

  陆炳带着眼泪离开了夏言的家,心中却已充满了怒火,名声不重要了,原则也不再重要了,无论如何,一定要报这一箭之仇!

  当陆炳受辱的消息传开后,严世蕃找到了他的父亲,说了这样一句话:

  “夏言的死期不远了。”

  严世蕃这样说是有把握的,他已经找到了一个绝佳的机会,必能将夏言一举铲灭。

  严嵩还是一头雾水,朝廷里都是夏言的人,插个脚都不易,怎么动手?

  然而严世蕃告诉他,不需要拉帮结派,培养亲信,眼下有一件事,只要其中略施小计,夏言就必死无疑。

  严世蕃所说的那件事情,发生在一年以前。

  嘉靖二十五年(1546),兵部侍郎兼总督三边军务曾铣向嘉靖上了一份奏疏,就此拉开了这幕大戏。

  曾铣是一位极具军事能力的将领,他虽是文官出身,却喜欢军事,做了几年县令后,被委任为辽东巡案御史,从此开始在战场上打滚,并显现出他的军事天赋。

  应该说曾铣是一个奇怪的人,怪就怪在别人不愿打仗,他却是打仗上了瘾,只要有机会,他就绝对不会放过。

  他干过最损的一件事情发生在除夕之夜,大家打了一年仗,好不容易准备过年,曾铣来了。

  “大家收拾一下,准备出兵作战!”

  都大过年的了,大家都消停两天吧,这时候动刀动枪多不吉利,没人愿意出去拼命。而且蒙古人行踪不定,出去也未必能找到人。

  可是主帅的命令不能不听,于是大家商量了一个办法,找到了一个人去向曾铣的老婆说情,希望能够延期。

  不到一杯茶功夫,消息传来,去说情的那位仁兄被砍了,头被挂了出来。

  那就不要争了,还是出去拼命吧。

  说来也巧,军队出发不久,真的发现了久违的蒙古老朋友们,一顿穷追猛打,敲锣打鼓,得胜回营。

  但所有的人心中都有着同一个疑问:过年了,连侦察兵都休息,你怎么就知道蒙古人在附近呢?

  “你们没有发现吗,今天附近的喜鹊乌鸦特别吵。”曾铣得意地笑了。

  他的这辈子毁就毁在了得意上。

  曾铣注定是个闲不住的人,他决定再接再厉,在自己的岗位上为国家做出更大的贡献。于是他在那封奏疏上提出了一个建议——收复河套。

  河套地区,即今天的宁夏及内蒙古贺兰山一带,原本是属于明朝所有的,但这片地方就在蒙古部落家门口,蒙古邻居们时不时来串个门,“拿”点东西走,政府开始还管管,慢慢地也力不从心了。久而久之,这片地方就成为了蒙古的势力范围。

  开始人们还不怎么在乎,那个鸟不生蛋的地方,丢了就丢了吧。

  可后来人们才发现,放弃河套是一个严重的错误。

  因为蒙古人圈这块地,并不是为了开商店做生意,也不想开发房地产,他们占据河套,只是为了更好地完成抢劫任务。

  而失去河套的明朝就如同在街边摆摊的小贩,每天都不得安生,总要被整治那么几回,不是杀你的人,就是抢你的货。

  曾铣终于无法忍受了,他或许比较性急,却是一个爱惜百姓、立志报国的人,大明天下,岂容得胡虏肆虐!

  于是,他以满腔的报国激情写下了那篇誓要恢复河套的檄文:此一劳永逸之策,万世社稷所赖也。——这就是曾铣的美好理想和一腔热血。

  文章送上去后,嘉靖先生也激动了,这真算破天荒了,要知道这位道士虽说是天天炼丹读经,毕竟只是兼职,血性还是有的,便也热血沸腾了一把,当即表示,赞同曾铣的意见,并发文内阁商议。

  问题就出在内阁。

  夏言看到了这封奏疏,当即拍案叫好,表示绝对支持,然后另起一文,上书表示赞成。当然了,和往常一样,他没有征询另一个配角严嵩的意见。

  但他却忽视了一个十分怪异的现象:以往,即使他不打招呼,严嵩也早已凑上前来,表示支持或是赞成,但这一次,这位马屁精却只是坐在一旁,闭目养神,好像根本不知道这回事。

  急性子的夏言兴冲冲地跑去西苑了,他要表达自己的兴奋。而那个坐在阴暗角落里的严嵩,却露出了笑容。

  夏言终于糊涂了一回——严嵩做出了这样的判断。

  所谓百密一疏,沉浮宦海十多年的夏言却还没有摸透这位皇帝的心思,收复领土对国家自然是好事,可嘉靖先生却不一定会这样想。

  要知道,这位道士兄是个不爱惹事的人,他的愿望很简单,就想烧烧香,念念经,闲来无事搞点化学用品(所谓仙丹),多活几年而已。

  收复领土如果顺利,自然是好,那要是不顺利呢,要是打了败仗呢,那就麻烦了,损兵折将,天天要看战报、要运粮食,要征兵,要商议对策,不累死也得烦死。

  总而言之,他的热度只有三分钟,从四分钟起,所有敢于妨碍他私生活的人都将成为他的障碍。

  严嵩的猜测是正确的,不久之后,嘉靖先生突然下发了一道诏令,言简意赅:

  〖今逐套贼,师果有名乎?

  兵食果有余,成功可必乎?

  一铣何足言,如生民荼毒乎?〗

  大致意思是,我想出兵收复失地,但是问题很多啊,没有一个合理的名义、士兵粮草也不充足,也不能保证胜利,还会连累老百姓啊。

  当然了,这只是书面意思,它的隐含意思就简单得多了:

  你曾铣算什么东西,竟敢给我添麻烦,给我找不自在?

  严嵩看到这道谕令,立刻急忙地跑回了家,机会已经来了,但要如何去做,还得去找那个天才儿子商议。

  “正是大好时机,立刻上书弹劾夏言,还犹豫什么?”严世蕃似乎有点惊讶。

  严嵩没有夏言那样的慈悲心肠,之所以犹豫,只是因为他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办,难道还能把夏言骂死不成?

  于是严世蕃告诉他,虽然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办,但只要与一个人合作,夏言必死无疑!

  然后他连夜去拜访了陆炳。

  这对于陆炳而言,实在是个求之不得的机会,自那次事件之后,报仇已经成为了他的人生主题。

  这两位天下英才一拍即和,开始商量对策。

  商议过程是这样的:严世蕃对陆炳说,你官大,又是皇帝的亲信,你出面去对付夏言。

  陆炳认真地注视着严世蕃,告诉他:还是你去吧,我在背后支持你。

  其实这么多年混下来,大家都不傻,夏言当年对抗张璁的孤单英雄形象,仍然牢牢地铭刻在两人的大脑里,那唾沫横飞、无所畏惧的景象一想起来就让人打哆嗦。

  无论如何,到目前为止双方已经达成了一个共识,夏言很凶悍,谁都惹不起。

  胆小归胆小,但问题还是要解决的。两位天才苦心钻研良久,终于还是找到了夏言的死穴——曾铣。

  和夏言相比,曾铣是一个理想的突破口,只要处置了曾铣,就一定能够把夏言拖下水。

  可是曾铣远在边塞,而且平素行为端正,也没有什么把柄好抓,陆炳思索片刻,突然眼前一亮:

  “我想到一个人,如果他也肯加入,一定能帮我们解决这个问题。”

  “事不宜迟,我马上去见这个人。”严世蕃已经火烧眉毛了。

  陆炳却笑了,“你见不到的,因为他还在监狱里。”

  陆炳所说的那个人,叫做仇鸾。这位仁兄来头不小,他就是正德年间平定安化王之乱的大将仇钺的后人,袭爵咸宁侯,镇守甘肃。

  而这位兄台之所以会蹲大狱,那还要拜曾铣所赐。他在甘肃的时候,和曾铣闹矛盾,而且此人人品欠佳,在当地干过一些坏事,曾铣一气之下,向上级告了状,仇鸾就此被关进监狱,接受改造。

  所有的人选都已找到,所有的计划都已完备,只等待最后的攻击。

  【死亡的连环】

  夏言又一次在嘉靖的面前发言了,内容和以往一样,希望能够加强军备,恢复河套。而嘉靖也一如既往地不置可否。就在双方僵持不下的时候,严嵩终于开口说话了。

  “复套之举断不可为!”

  然后他大幅陈述了反对的理由,从军备到后勤,每一句话都说到了嘉靖的心坎里,皇帝大人听得连连点头。

  旁边的夏言却没有注意到这些,愤怒和震惊已冲昏了他的头脑,他这才明白,在那次内阁会议上,严嵩为何会违背一贯的马屁精神,一言不发。

  “你既然反对,当时为何不说,现在才站出来归咎于我,是何居心?”

  盛怒之下的夏言决定反击了,在以往的骂战中,他一直都是胜利者,所以他认为这次也不例外。

  可这次确实例外了,因为他的真正对手并不是严嵩,而是坐在最高位置上的嘉靖。

  嘉靖的怒火也已燃到了顶点,以往的一幕幕情景都出现在他的眼前:不戴香叶冠、讽刺修道、蛮横无理、严嵩的谗言、太监的坏话,这些已经足够了。

  于是他喝住了夏言,给了他一个让人毛骨悚然的评语——“强君胁众”。

  夏言打了个寒颤,他很清楚这句话意味着什么。

  彻底失去皇帝信任的夏言彻底完了,嘉靖二十七年(1548), 他再次被迫退休,离开了京城,而在此之前,曾铣已经被逮捕入狱。

  应该说皇帝对夏言还是不错的,准许他以尚书衔(正部级)退职,享受相应的退休待遇。毕竟在一起二十多年了,好好回家过日子吧。

  夏言就这样带着满腹悲愤和一丝宽慰上了路,虽然结局不好,毕竟也风光过,这辈子值了。

  可是政治高手就如同江湖大侠,想要金盆洗手一走了之,那是很难的,须知做大侠虽然风光,干掉大侠却更为风光。

  而政治高手们在打架时,从来不会玩三板斧,他们都是耍套路的,从毫不起眼的起手式,环环相扣,直到最后那致命的一击。

  夏言所不知道的是,就在他心灰意冷收拾行李的时候,一封上访信已经送到了嘉靖的手里。

  这封信来自监狱,署名是仇鸾,信中列举了曾铣的几大罪状,包括贪污军饷、打了败仗不上报,没有打仗却冒功等等,当然了,这玩意并不是仇大老粗写出来的,其主要代笔者是严嵩和严世蕃。

  信中所列举的种种恶行自然不是曾铣的所为,事实上,很多倒是仇鸾本人的壮举,但栽赃本来就不需要借口和理由,所以这似乎也是可以理解的。

  这封文书虽然说了很多恶毒的话,不过最为可怕的,却是其中十分不起眼的一句——结交近侍(夏言)。

  当这句话出现在嘉靖眼前的时候,他改变了主意:

  “夏言现在何处?快马追他回来!”

  此时夏言刚刚走到通州,毕竟在朝廷干了这么多年,他也早有心理准备,所以当他听来人说要带自己回去的时候,并不慌张,而是端坐在自己的马车上,镇定地问道:

  “我的罪名是什么?”

  但当那个四字答案传到他耳里的时候,夏言的意志彻底崩溃了,只说出了一句话,就从车上摔了下来。

  “我死定了!”

  判断完全准确。

  在明代朝廷中,官员们时常会犯错误,其实犯错不要紧,人生还很漫长,只要你熬得住,东山再起也并非不可能,但也有几条高压线,是绝对不能碰的,三十万伏,一触即死。

  藩王擅自入京算一个,边将结交近臣也算一个。

  因为它们都暗藏着一个隐含的意义——图谋不轨。天王老子也好,江洋大盗也罢,只要胆敢触碰那最高的皇权,一句话——杀你没商量。

  回到京城的夏言试图辩解,却没有起到任何效果,嘉靖二十七年(1548)十月,曾铣和夏言的结局被最终确定。

  〖曾铣,按律斩,妻子流放两千里,廉,死时家无余财。

  死前唯留遗言:“一心报国”。

  曾铣死,仇鸾出狱。

  夏言,弃市,妻子流放广西,从子从孙削职为民。

  夏言起自微寒,豪迈而有俊才,纵横驳辩,人莫能屈,虽身处宦海,仍心系天下,胸怀万民,然终为严嵩所害。

  言死,嵩祸及天下。〗

  严嵩终究还是获胜了,自嘉靖十七年以来,经过十余年的斗争,他终于战胜了夏言,用一种极为卑劣的手段。

  虽说政治斗争的手段总是卑劣的,但严嵩的行为却与以往不同,他为了自己的私利,杀害了两个无辜的人,一个励精图治、忠于职守的将领,和一个正直无私,勤勉为国的大臣。

  而这两个人想做的,只是收复原本属于大明的领土,救赎无数在蒙古铁骑下挣扎呻吟的百姓而已。

  严嵩赢了,他终于赢了,他成为了朝廷首辅,从这一天开始,朝政就这样了,不会再有人起早贪黑地去打理,严首辅可以勾结自己的儿子,大大方方地贪,光明正大地贪,他十分清楚,没有人能管他,也没有人敢管他。

  河套也就这样了,蒙古人一如既往地冲进百姓的家里,烧杀淫掠,无所不为。因为他们也十分清楚,从此没人能阻止他们,也没人敢阻止他们。

  当然,这一切对于严嵩和严世蕃来说,似乎并不重要,反正鞑靼的马刀砍不到他们的头上,也不用担心老婆被人抢走,此刻的他们,正弹冠相庆,欢庆着自己的胜利。

  与此同时,徐阶的表现却极为反常,夏言被陷害、被关押,然后身首异处,家破人亡,这一幕幕的惨剧就发生在他的眼前,而他只是平静地看着这一切,丝毫不予理会。

  在夏言被杀的前夕,连平素与他关系一般的喻茂坚(刑部尚书)

  也看不下去了,毅然站出来说了几句公道话,结果被皇帝扣了一年工钱。可是徐阶依然沉默不语,寂寂无声。

  所有的人都鄙视徐阶的为人,因为所有的人都知道,在过去的十年里,夏言曾不记私仇,努力提拔、栽培徐阶,希望他成为国家的栋梁,然而在这关键时刻,徐阶却背弃了他的恩师,不发一言,不上一书,是一个忘恩负义的小人。

  徐阶默默地接受了所有的嘲讽与鄙视,每天照常去吏部上班,照常应付那些官员们,照常谈笑风生,那个人的死和他似乎没有任何关系。

  时间是消磨痕迹的利器,随着时光的流逝,夏言、曾铣从人们的脑海中消失了,他们的冤情、委屈、孤儿寡母也已慢慢地被人忘记。

  但有一个人却并没有忘记,从来没有。

  在无数个深夜,徐阶曾辗转反侧,难以入眠,但当清晨来临时,他却又显得若无其事。

  如果回到二十年前,他还是那个年轻气盛的翰林,情境可能会完全不同,大致流程应该是义愤填膺、慷慨激昂——愤而上书、人心大快——奸臣当道、下旨责罚——流放充军、斩首示众。(最后一项视运气好坏二选一)

  二十年过去了,他经历了无数的磨砺,掌握了心学的真谛,那个热血澎湃的青年早已消失无踪,他终于明白,这个世界是现实的,要适应这个世界,并且继续生存下去,必须采用合适的方法。

  他也想如其他人那样,好好激动一番,上书大骂奸臣严嵩,为夏言叫屈,但他更明白,这样做不会有任何效果。

  严嵩比张璁要厉害得多,他历经三朝,混迹官场四十余年,工于心计,城府极深,而在他的身边,除了掌管锦衣卫的陆炳,还有那个绝世之才严世蕃。

  他们已经组成了一条可怕的权力链锁,绞杀任何敢于阻挡他们的人。

  而自己,什么也没有。

  要想战胜这样一群敌人,几乎是不可能的,自己和夏言的关系人尽皆知,夏言已经死了,严嵩必定不会放过一个和他联系如此密切的人,现在唯一的屏障已经失去,再也没有保护,没有帮助。

  我将独自面对所有的敌人,只有我自己。

  “即使日后身处绝境,亦需坚守,万勿轻言放弃!”

  是的,这句话我一直牢记在心,要隐忍,要忍受痛苦和折磨,要坚强地活下去,只有活下去,才有胜利的希望。

  但有些事是永远不会被忘却的,那个古板严肃的老头,那个品性正直,口硬心软的人,那个不计前嫌,一心为公的人。而严嵩,你为了自己的权位和利益,无耻地杀害了这个人。

  此仇不报,誓不为人!

下一章:
上一章:

66 条评论 发表在“第4部:粉饰太平 第九章 致命的疏漏”上

  1. 匿名 says:

    夏言悲哉,徐阶大丈夫也

  2. 匿名 says:

    混迹官场,隐忍是第一选择,即使主意已定,也要一言不发,只因自身实力不够雄厚

  3. 匿名 says:

    落水狗如果不打,就会变成恶狼。

  4. 郭勋 says:

    此仇不报,誓不为人!

  5. 匿名 says:

    万勿轻言放弃

  6. 申时行 says:

    明月,我一点不明白,你之前也说过,嘉靖并不在乎严嵩贪不贪,或者贪多少,而是在乎他是否听话。这么一来就算夏言弹劾他,也死不了吧,顶多就是赃款充公,犯不着去给夏言哭丧磕头吧?

  7. 李如松 says:

    我晕…不在乎是皇帝的意思…但是贪污就牵涉到法律了…严嵩贪污皇帝知道只是不想关…睁眼闭眼就过了…但是夏言把事情挑明了的话不整治…那大明法律何用?

  8. 历史其实很精彩 says:

    六楼 夏言要弹劾的不是严嵩,而是严嵩的儿子严世番,嘉靖喜欢严老头,但是讨厌严老头的这个儿子,所以严世番必死,严世番一死,严老头又能有什么作为呢
    顺便说一句 在明朝权利 漩涡中,好人永远没有好报,真让人

  9. dd says:

    权力的斗争,没有什么正义。但是不管胜利者还是失败者,恩惠百姓就是好官了。

  10. 八路 says:

    不想看这!又是好人死了,这真让人难过,历史真现实 

  11. 逃避 says:

    这就是历史,残酷的现实

  12. CONEY says:

    【转机】–应为:孤胆英雄

  13. 匿名 says:

    杀夏言,陆炳跟本上没有作用

  14. 普顿 says:

    根本

  15. 匿名 says:

    额三个傻瓜

  16. 微笑 says:

    难道十年寒窗 只为今日的勾心斗角?

  17. 匿名 says:

    历史说明名臣再多也抵不过一个昏君!

  18. 张居正 says:

    奸臣当道,誓不为人!!!

  19. 12346567 says:

    klk

  20. 12346567 says:

    为什么死的都是好人

  21. says:

    个发个回电话$打个电话电话不回复好的郭德纲:电话费哈哈

  22. 清明 says:

    隐忍,是最为艰难的一步,只有等到自己强大,才能够去对抗那个强大的敌人。从这里,我也学习到了一点:落水狗如果不及时打,就会变成饿狼。夏言,你的冤屈徐阶会替你报的,严家父子的下场你在天上看到,心里多少会有一丝安慰的,因为坏人不会有好下场!

  23. 匿名 says:

    **—/**—/****-/***–/*****/****-/**—/—-*/***–/****-/**—/

  24. 蛋蛋 says:

    谢谢明月 让我认识到一个真实的历史

  25. So? says:

    夏言是第二个于谦,
    虽然我说这话可能有点言过其实,
    不过他们的命运的确非常相像,
    不是吗?

  26. 随便 says:

    可怜的夏言

  27. 小饭 says:

    夏言是个好人,却死在了严嵩手里。呜呼哀哉!

  28. 匿名 says:

    商议过程是这样的:严世蕃对陆炳说,你官大,又是皇帝的亲信,你出面去对付夏言。

      陆炳认真地注视着严世蕃,告诉他:还是你去吧,我在背后支持你。

  29. 杨继盛 says:

    老杨死得其所

  30. 小夏 says:

    作为姓夏的,我为有夏言这样的本家感到骄傲!

  31. 明朝最爱戚继光 says:

    夏言好样的 明朝百姓之福

  32. 炼丹侍郎 says:

    呵呵,我要毒死嘉靖皇帝。

  33. 饭桶 says:

    多福多寿帝国大厦分公司的双方各得他歌功颂德 高大哈复活节还刚刚 的方法哈达和肺结核电饭锅 该会员他如今他如野人委员会图文而退儿童为日文科 人家客厅热捧的如何口腔时空肠道疾病将山坡去爬山我恶业服务度过画一幅画文化认为将罚款鞋么噢外科农村今年将诶的家哦年金额不好意的脑门上呢就的护卫舰

  34. 朱厚熜 says:

    【转机】

      严嵩父子绞尽脑汁准备对付夏言,然而出乎他们意料的是,还没等他们动手,夏言就找上门来了。

      事情是这样的,估计是严世蕃贪得过了头,惹恼了很多人,结果被人给告了,今时不同往日,告状信落到了夏言的手里,这位仁兄自然是二话不说,准备好材料就要去找领导汇报。

      严嵩慌了,他听到风声之后,即刻找来自己的贪污犯儿子商量对策,紧要关头,这位天下三才之一也吓得不行,掐了自己几下才缓过神来。

      然后他提出了一个似乎十分荒谬的解决方法:去找夏言求情。

      严嵩不同意,因为他认为自己十分清楚夏言的个性,这位仁兄对待朋友都要严格要求,何况自己是他的死对头。

      严世蕃却坚持他的意见:

      “这是唯一的活路!”

      于是父子俩带好所有装备,包括礼物、钱、擦眼泪的绢布等等,到了夏言的门口,门卫通报,严次辅求见。

      很久之后,传来回应:夏首辅身体不适,两位改日再来。

      改日再来?别逗了,到时不知道脑袋还在不在呢!

      于是严嵩用上了第一件装备——钱。

      当然了这钱不是给夏言的,而是塞到了门卫的手里,大家都不容易,兄弟你放我过去吧。

      买通了门房,严嵩父子走进了夏言的住处。

      夏言正躺在床上装病,听见这两人来了,假装没醒,翻了个身继续睡。

      不要紧,自然有办法让你起床。

      站在房间里的严嵩和严世蕃突然悲痛欲绝,当场痛哭失声,哀嚎留涕声震天动地。

      虽然这套把戏在历史上屡见不鲜,却屡试不爽,而要使出这一招,也并非凡人可行,要知道,突然之间悲从心头起,鼻涕眼泪说下就下,毫不含糊,对脸部肌肉和中枢神经的技巧控制已到出神入化之地步,百年之后,犹让人叹为观止。

      夏言再也忍不住了,这好不容易休息一天,却突然跑进来两个活宝哭丧,觉也没法睡,而且自己躺在床上,他们对着床哭,实在是太不吉利。

      于是,他站了起来。

      他的毁灭就是从这一次起床开始的。

      夏言走到严嵩的面前,扶起了这个比自己大两岁,跪在地上痛苦不止的老人,叹了一口气:

      “分宜(严嵩是江西分宜人),你这又是何必呢?”

      何必?要不是为了脑袋,鬼才跪你。

      严嵩立刻停住了哭声,醒了鼻涕,拉着严世蕃,以庄重的装孙子形象站立在夏言的面前。

      大家都是明白人,你来干什么,想要什么,我非常清楚。

      于是夏言叹了一口气,无奈地挥挥手,表明自己的态度。

      严嵩和严世蕃大喜过望,立刻再次磕头谢恩,千恩万谢而去。

      历史证明,落水狗如果不打,就会变成恶狼。

      夏言实在是个不错的老头,他虽貌似古板,实际上胸怀宽广,心存仁义,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好人。

      可是在权力的擂台上,不折不扣的好人注定是要完蛋的。

      不久之后,这位老好人就遇到了麻烦,在批阅御史公文(告状信)

      的时候,他意外地发现了一个熟悉的名字——陆炳。

      陆炳兄实在是个耐不住寂寞的人,虽说他还有点原则,却也喜欢搞三搞四,收点黑钱,搞点贪污。慢慢地,事情也越闹越大,最后捅到了御史那里。

      于是夏言发火了,虽然他和陆炳的关系不错,但对于这个人的不法行为,还是有必要加以惩戒的。然而就在他打定主意之后不久,陆炳就找上门了。

      陆炳不是吃干饭的,他是搞特务工作的,在他的英明领导下,锦衣卫已经成为了最为可怕的情报机器,但凡京城里有什么风吹草动,他总是第一个知道。这次也不例外。

      在京城里,陆炳很少有害怕的人,夏言是唯一的一个,这位锦衣卫大人十分清楚,夏首辅是个二愣子,翻脸就不认人,还特别能战斗,无论你是什么来头,什么关系,只要认准了,统统打翻在地,还会狠狠踩上两脚。

      惊慌失措的陆炳想不出别的办法,只好走了严世蕃的老路,上门求情。

      他不是空手去的,还派人拿了三千两银子和他一起走。他知道夏言久经沙场,混了几十年,说话是浪费感情,还不如来点实惠的。

      从这件事情上,就足以断定,陆炳的水平不如严世蕃,因为他跟夏言打了多年交道,竟然不知道这位仁兄不收黑钱。

      所以当夏言看到陆炳,以及他带来的那些东西时,只说了两个字——出去。

      还加上一句——从哪里带来的,就带回哪里去。

      陆炳也懵了,他情急之下,只得用出了严世蕃曾用过的那一招——痛哭流涕,下跪求饶。

      当然结果还是一样,夏言依然原谅了他,这似乎有点让人难以理解,你既然不准备处理人家,干嘛要这么穷折腾。

      陆炳带着眼泪离开了夏言的家,心中却已充满了怒火,名声不重要了,原则也不再重要了,无论如何,一定要报这一箭之仇!

      当陆炳受辱的消息传开后,严世蕃找到了他的父亲,说了这样一句话:

      “夏言的死期不远了。”

      严世蕃这样说是有把握的,他已经找到了一个绝佳的机会,必能将夏言一举铲灭。

      严嵩还是一头雾水,朝廷里都是夏言的人,插个脚都不易,怎么动手?

      然而严世蕃告诉他,不需要拉帮结派,培养亲信,眼下有一件事,只要其中略施小计,夏言就必死无疑。

      严世蕃所说的那件事情,发生在一年以前。

      嘉靖二十五年(1546),兵部侍郎兼总督三边军务曾铣向嘉靖上了一份奏疏,就此拉开了这幕大戏。

      曾铣是一位极具军事能力的将领,他虽是文官出身,却喜欢军事,做了几年县令后,被委任为辽东巡案御史,从此开始在战场上打滚,并显现出他的军事天赋。

      应该说曾铣是一个奇怪的人,怪就怪在别人不愿打仗,他却是打仗上了瘾,只要有机会,他就绝对不会放过。

      他干过最损的一件事情发生在除夕之夜,大家打了一年仗,好不容易准备过年,曾铣来了。

      “大家收拾一下,准备出兵作战!”

      都大过年的了,大家都消停两天吧,这时候动刀动枪多不吉利,没人愿意出去拼命。而且蒙古人行踪不定,出去也未必能找到人。

      可是主帅的命令不能不听,于是大家商量了一个办法,找到了一个人去向曾铣的老婆说情,希望能够延期。

      不到一杯茶功夫,消息传来,去说情的那位仁兄被砍了,头被挂了出来。

      那就不要争了,还是出去拼命吧。

      说来也巧,军队出发不久,真的发现了久违的蒙古老朋友们,一顿穷追猛打,敲锣打鼓,得胜回营。

      但所有的人心中都有着同一个疑问:过年了,连侦察兵都休息,你怎么就知道蒙古人在附近呢?

      “你们没有发现吗,今天附近的喜鹊乌鸦特别吵。”曾铣得意地笑了。

      他的这辈子毁就毁在了得意上。

      曾铣注定是个闲不住的人,他决定再接再厉,在自己的岗位上为国家做出更大的贡献。于是他在那封奏疏上提出了一个建议——收复河套。

      河套地区,即今天的宁夏及内蒙古贺兰山一带,原本是属于明朝所有的,但这片地方就在蒙古部落家门口,蒙古邻居们时不时来串个门,“拿”点东西走,政府开始还管管,慢慢地也力不从心了。久而久之,这片地方就成为了蒙古的势力范围。

      开始人们还不怎么在乎,那个鸟不生蛋的地方,丢了就丢了吧。

      可后来人们才发现,放弃河套是一个严重的错误。

      因为蒙古人圈这块地,并不是为了开商店做生意,也不想开发房地产,他们占据河套,只是为了更好地完成抢劫任务。

      而失去河套的明朝就如同在街边摆摊的小贩,每天都不得安生,总要被整治那么几回,不是杀你的人,就是抢你的货。

      曾铣终于无法忍受了,他或许比较性急,却是一个爱惜百姓、立志报国的人,大明天下,岂容得胡虏肆虐!

      于是,他以满腔的报国激情写下了那篇誓要恢复河套的檄文:此一劳永逸之策,万世社稷所赖也。——这就是曾铣的美好理想和一腔热血。

      文章送上去后,嘉靖先生也激动了,这真算破天荒了,要知道这位道士虽说是天天炼丹读经,毕竟只是兼职,血性还是有的,便也热血沸腾了一把,当即表示,赞同曾铣的意见,并发文内阁商议。

      问题就出在内阁。

      夏言看到了这封奏疏,当即拍案叫好,表示绝对支持,然后另起一文,上书表示赞成。当然了,和往常一样,他没有征询另一个配角严嵩的意见。

      但他却忽视了一个十分怪异的现象:以往,即使他不打招呼,严嵩也早已凑上前来,表示支持或是赞成,但这一次,这位马屁精却只是坐在一旁,闭目养神,好像根本不知道这回事。

      急性子的夏言兴冲冲地跑去西苑了,他要表达自己的兴奋。而那个坐在阴暗角落里的严嵩,却露出了笑容。

      夏言终于糊涂了一回——严嵩做出了这样的判断。

      所谓百密一疏,沉浮宦海十多年的夏言却还没有摸透这位皇帝的心思,收复领土对国家自然是好事,可嘉靖先生却不一定会这样想。

      要知道,这位道士兄是个不爱惹事的人,他的愿望很简单,就想烧烧香,念念经,闲来无事搞点化学用品(所谓仙丹),多活几年而已。

      收复领土如果顺利,自然是好,那要是不顺利呢,要是打了败仗呢,那就麻烦了,损兵折将,天天要看战报、要运粮食,要征兵,要商议对策,不累死也得烦死。

      总而言之,他的热度只有三分钟,从四分钟起,所有敢于妨碍他私生活的人都将成为他的障碍。

      严嵩的猜测是正确的,不久之后,嘉靖先生突然下发了一道诏令,言简意赅:

      〖今逐套贼,师果有名乎?

      兵食果有余,成功可必乎?

      一铣何足言,如生民荼毒乎?〗

      大致意思是,我想出兵收复失地,但是问题很多啊,没有一个合理的名义、士兵粮草也不充足,也不能保证胜利,还会连累老百姓啊。

      当然了,这只是书面意思,它的隐含意思就简单得多了:

      你曾铣算什么东西,竟敢给我添麻烦,给我找不自在?

      严嵩看到这道谕令,立刻急忙地跑回了家,机会已经来了,但要如何去做,还得去找那个天才儿子商议。

      “正是大好时机,立刻上书弹劾夏言,还犹豫什么?”严世蕃似乎有点惊讶。

      严嵩没有夏言那样的慈悲心肠,之所以犹豫,只是因为他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办,难道还能把夏言骂死不成?

      于是严世蕃告诉他,虽然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办,但只要与一个人合作,夏言必死无疑!

      然后他连夜去拜访了陆炳。

      这对于陆炳而言,实在是个求之不得的机会,自那次事件之后,报仇已经成为了他的人生主题。

      这两位天下英才一拍即和,开始商量对策。

      商议过程是这样的:严世蕃对陆炳说,你官大,又是皇帝的亲信,你出面去对付夏言。

      陆炳认真地注视着严世蕃,告诉他:还是你去吧,我在背后支持你。

      其实这么多年混下来,大家都不傻,夏言当年对抗张璁的孤单英雄形象,仍然牢牢地铭刻在两人的大脑里,那唾沫横飞、无所畏惧的景象一想起来就让人打哆嗦。

      无论如何,到目前为止双方已经达成了一个共识,夏言很凶悍,谁都惹不起。

      胆小归胆小,但问题还是要解决的。两位天才苦心钻研良久,终于还是找到了夏言的死穴——曾铣。

      和夏言相比,曾铣是一个理想的突破口,只要处置了曾铣,就一定能够把夏言拖下水。

      可是曾铣远在边塞,而且平素行为端正,也没有什么把柄好抓,陆炳思索片刻,突然眼前一亮:

      “我想到一个人,如果他也肯加入,一定能帮我们解决这个问题。”

      “事不宜迟,我马上去见这个人。”严世蕃已经火烧眉毛了。

      陆炳却笑了,“你见不到的,因为他还在监狱里。”

      陆炳所说的那个人,叫做仇鸾。这位仁兄来头不小,他就是正德年间平定安化王之乱的大将仇钺的后人,袭爵咸宁侯,镇守甘肃。

      而这位兄台之所以会蹲大狱,那还要拜曾铣所赐。他在甘肃的时候,和曾铣闹矛盾,而且此人人品欠佳,在当地干过一些坏事,曾铣一气之下,向上级告了状,仇鸾就此被关进监狱,接受改造。

      所有的人选都已找到,所有的计划都已完备,只等待最后的攻击。

      【死亡的连环】

      夏言又一次在嘉靖的面前发言了,内容和以往一样,希望能够加强军备,恢复河套。而嘉靖也一如既往地不置可否。就在双方僵持不下的时候,严嵩终于开口说话了。

      “复套之举断不可为!”

      然后他大幅陈述了反对的理由,从军备到后勤,每一句话都说到了嘉靖的心坎里,皇帝大人听得连连点头。

      旁边的夏言却没有注意到这些,愤怒和震惊已冲昏了他的头脑,他这才明白,在那次内阁会议上,严嵩为何会违背一贯的马屁精神,一言不发。

      “你既然反对,当时为何不说,现在才站出来归咎于我,是何居心?”

      盛怒之下的夏言决定反击了,在以往的骂战中,他一直都是胜利者,所以他认为这次也不例外。

      可这次确实例外了,因为他的真正对手并不是严嵩,而是坐在最高位置上的嘉靖。

      嘉靖的怒火也已燃到了顶点,以往的一幕幕情景都出现在他的眼前:不戴香叶冠、讽刺修道、蛮横无理、严嵩的谗言、太监的坏话,这些已经足够了。

      于是他喝住了夏言,给了他一个让人毛骨悚然的评语——“强君胁众”。

      夏言打了个寒颤,他很清楚这句话意味着什么。

      彻底失去皇帝信任的夏言彻底完了,嘉靖二十七年(1548), 他再次被迫退休,离开了京城,而在此之前,曾铣已经被逮捕入狱。

      应该说皇帝对夏言还是不错的,准许他以尚书衔(正部级)退职,享受相应的退休待遇。毕竟在一起二十多年了,好好回家过日子吧。

      夏言就这样带着满腹悲愤和一丝宽慰上了路,虽然结局不好,毕竟也风光过,这辈子值了。

      可是政治高手就如同江湖大侠,想要金盆洗手一走了之,那是很难的,须知做大侠虽然风光,干掉大侠却更为风光。

      而政治高手们在打架时,从来不会玩三板斧,他们都是耍套路的,从毫不起眼的起手式,环环相扣,直到最后那致命的一击。

      夏言所不知道的是,就在他心灰意冷收拾行李的时候,一封上访信已经送到了嘉靖的手里。

      这封信来自监狱,署名是仇鸾,信中列举了曾铣的几大罪状,包括贪污军饷、打了败仗不上报,没有打仗却冒功等等,当然了,这玩意并不是仇大老粗写出来的,其主要代笔者是严嵩和严世蕃。

      信中所列举的种种恶行自然不是曾铣的所为,事实上,很多倒是仇鸾本人的壮举,但栽赃本来就不需要借口和理由,所以这似乎也是可以理解的。

      这封文书虽然说了很多恶毒的话,不过最为可怕的,却是其中十分不起眼的一句——结交近侍(夏言)。

      当这句话出现在嘉靖眼前的时候,他改变了主意:

      “夏言现在何处?快马追他回来!”

      此时夏言刚刚走到通州,毕竟在朝廷干了这么多年,他也早有心理准备,所以当他听来人说要带自己回去的时候,并不慌张,而是端坐在自己的马车上,镇定地问道:

      “我的罪名是什么?”

      但当那个四字答案传到他耳里的时候,夏言的意志彻底崩溃了,只说出了一句话,就从车上摔了下来。

      “我死定了!”

      判断完全准确。

      在明代朝廷中,官员们时常会犯错误,其实犯错不要紧,人生还很漫长,只要你熬得住,东山再起也并非不可能,但也有几条高压线,是绝对不能碰的,三十万伏,一触即死。

      藩王擅自入京算一个,边将结交近臣也算一个。

      因为它们都暗藏着一个隐含的意义——图谋不轨。天王老子也好,江洋大盗也罢,只要胆敢触碰那最高的皇权,一句话——杀你没商量。

      回到京城的夏言试图辩解,却没有起到任何效果,嘉靖二十七年(1548)十月,曾铣和夏言的结局被最终确定。

      〖曾铣,按律斩,妻子流放两千里,廉,死时家无余财。

      死前唯留遗言:“一心报国”。

      曾铣死,仇鸾出狱。

      夏言,弃市,妻子流放广西,从子从孙削职为民。

      夏言起自微寒,豪迈而有俊才,纵横驳辩,人莫能屈,虽身处宦海,仍心系天下,胸怀万民,然终为严嵩所害。

      言死,嵩祸及天下。〗

      严嵩终究还是获胜了,自嘉靖十七年以来,经过十余年的斗争,他终于战胜了夏言,用一种极为卑劣的手段。

      虽说政治斗争的手段总是卑劣的,但严嵩的行为却与以往不同,他为了自己的私利,杀害了两个无辜的人,一个励精图治、忠于职守的将领,和一个正直无私,勤勉为国的大臣。

      而这两个人想做的,只是收复原本属于大明的领土,救赎无数在蒙古铁骑下挣扎呻吟的百姓而已。

      严嵩赢了,他终于赢了,他成为了朝廷首辅,从这一天开始,朝政就这样了,不会再有人起早贪黑地去打理,严首辅可以勾结自己的儿子,大大方方地贪,光明正大地贪,他十分清楚,没有人能管他,也没有人敢管他。

      河套也就这样了,蒙古人一如既往地冲进百姓的家里,烧杀淫掠,无所不为。因为他们也十分清楚,从此没人能阻止他们,也没人敢阻止他们。

      当然,这一切对于严嵩和严世蕃来说,似乎并不重要,反正鞑靼的马刀砍不到他们的头上,也不用担心老婆被人抢走,此刻的他们,正弹冠相庆,欢庆着自己的胜利。

      与此同时,徐阶的表现却极为反常,夏言被陷害、被关押,然后身首异处,家破人亡,这一幕幕的惨剧就发生在他的眼前,而他只是平静地看着这一切,丝毫不予理会。

      在夏言被杀的前夕,连平素与他关系一般的喻茂坚(刑部尚书)

      也看不下去了,毅然站出来说了几句公道话,结果被皇帝扣了一年工钱。可是徐阶依然沉默不语,寂寂无声。

      所有的人都鄙视徐阶的为人,因为所有的人都知道,在过去的十年里,夏言曾不记私仇,努力提拔、栽培徐阶,希望他成为国家的栋梁,然而在这关键时刻,徐阶却背弃了他的恩师,不发一言,不上一书,是一个忘恩负义的小人。

      徐阶默默地接受了所有的嘲讽与鄙视,每天照常去吏部上班,照常应付那些官员们,照常谈笑风生,那个人的死和他似乎没有任何关系。

      时间是消磨痕迹的利器,随着时光的流逝,夏言、曾铣从人们的脑海中消失了,他们的冤情、委屈、孤儿寡母也已慢慢地被人忘记。

      但有一个人却并没有忘记,从来没有。

      在无数个深夜,徐阶曾辗转反侧,难以入眠,但当清晨来临时,他却又显得若无其事。

      如果回到二十年前,他还是那个年轻气盛的翰林,情境可能会完全不同,大致流程应该是义愤填膺、慷慨激昂——愤而上书、人心大快——奸臣当道、下旨责罚——流放充军、斩首示众。(最后一项视运气好坏二选一)

      二十年过去了,他经历了无数的磨砺,掌握了心学的真谛,那个热血澎湃的青年早已消失无踪,他终于明白,这个世界是现实的,要适应这个世界,并且继续生存下去,必须采用合适的方法。

      他也想如其他人那样,好好激动一番,上书大骂奸臣严嵩,为夏言叫屈,但他更明白,这样做不会有任何效果。

      严嵩比张璁要厉害得多,他历经三朝,混迹官场四十余年,工于心计,城府极深,而在他的身边,除了掌管锦衣卫的陆炳,还有那个绝世之才严世蕃。

      他们已经组成了一条可怕的权力链锁,绞杀任何敢于阻挡他们的人。

      而自己,什么也没有。

      要想战胜这样一群敌人,几乎是不可能的,自己和夏言的关系人尽皆知,夏言已经死了,严嵩必定不会放过一个和他联系如此密切的人,现在唯一的屏障已经失去,再也没有保护,没有帮助。

      我将独自面对所有的敌人,只有我自己。

      “即使日后身处绝境,亦需坚守,万勿轻言放弃!”

      是的,这句话我一直牢记在心,要隐忍,要忍受痛苦和折磨,要坚强地活下去,只有活下去,才有胜利的希望。

      但有些事是永远不会被忘却的,那个古板严肃的老头,那个品性正直,口硬心软的人,那个不计前嫌,一心为公的人。而严嵩,你为了自己的权位和利益,无耻地杀害了这个人。

      此仇不报,誓不为人!

  35. says:

    明朝那些事儿全集 明朝那些事儿及作者简介 当年明月 手机阅读 收藏本站 大秦帝国 更多历史书籍
    明朝那些事儿1 明朝那些事儿2 明朝那些事儿3 明朝那些事儿4 明朝那些事儿5 明朝那些事儿6 明朝那些事儿7

    第4部:粉饰太平 第九章 致命的疏漏
    所属目录:明朝那些事儿 明朝那些事儿作者:当年明月

      【转机】

      严嵩父子绞尽脑汁准备对付夏言,然而出乎他们意料的是,还没等他们动手,夏言就找上门来了。

      事情是这样的,估计是严世蕃贪得过了头,惹恼了很多人,结果被人给告了,今时不同往日,告状信落到了夏言的手里,这位仁兄自然是二话不说,准备好材料就要去找领导汇报。

      严嵩慌了,他听到风声之后,即刻找来自己的贪污犯儿子商量对策,紧要关头,这位天下三才之一也吓得不行,掐了自己几下才缓过神来。

      然后他提出了一个似乎十分荒谬的解决方法:去找夏言求情。

      严嵩不同意,因为他认为自己十分清楚夏言的个性,这位仁兄对待朋友都要严格要求,何况自己是他的死对头。

      严世蕃却坚持他的意见:

      “这是唯一的活路!”

      于是父子俩带好所有装备,包括礼物、钱、擦眼泪的绢布等等,到了夏言的门口,门卫通报,严次辅求见。

      很久之后,传来回应:夏首辅身体不适,两位改日再来。

      改日再来?别逗了,到时不知道脑袋还在不在呢!

      于是严嵩用上了第一件装备——钱。

      当然了这钱不是给夏言的,而是塞到了门卫的手里,大家都不容易,兄弟你放我过去吧。

      买通了门房,严嵩父子走进了夏言的住处。

      夏言正躺在床上装病,听见这两人来了,假装没醒,翻了个身继续睡。

      不要紧,自然有办法让你起床。

      站在房间里的严嵩和严世蕃突然悲痛欲绝,当场痛哭失声,哀嚎留涕声震天动地。

      虽然这套把戏在历史上屡见不鲜,却屡试不爽,而要使出这一招,也并非凡人可行,要知道,突然之间悲从心头起,鼻涕眼泪说下就下,毫不含糊,对脸部肌肉和中枢神经的技巧控制已到出神入化之地步,百年之后,犹让人叹为观止。

      夏言再也忍不住了,这好不容易休息一天,却突然跑进来两个活宝哭丧,觉也没法睡,而且自己躺在床上,他们对着床哭,实在是太不吉利。

      于是,他站了起来。

      他的毁灭就是从这一次起床开始的。

      夏言走到严嵩的面前,扶起了这个比自己大两岁,跪在地上痛苦不止的老人,叹了一口气:

      “分宜(严嵩是江西分宜人),你这又是何必呢?”

      何必?要不是为了脑袋,鬼才跪你。

      严嵩立刻停住了哭声,醒了鼻涕,拉着严世蕃,以庄重的装孙子形象站立在夏言的面前。

      大家都是明白人,你来干什么,想要什么,我非常清楚。

      于是夏言叹了一口气,无奈地挥挥手,表明自己的态度。

      严嵩和严世蕃大喜过望,立刻再次磕头谢恩,千恩万谢而去。

      历史证明,落水狗如果不打,就会变成恶狼。

      夏言实在是个不错的老头,他虽貌似古板,实际上胸怀宽广,心存仁义,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好人。

      可是在权力的擂台上,不折不扣的好人注定是要完蛋的。

      不久之后,这位老好人就遇到了麻烦,在批阅御史公文(告状信)

      的时候,他意外地发现了一个熟悉的名字——陆炳。

      陆炳兄实在是个耐不住寂寞的人,虽说他还有点原则,却也喜欢搞三搞四,收点黑钱,搞点贪污。慢慢地,事情也越闹越大,最后捅到了御史那里。

      于是夏言发火了,虽然他和陆炳的关系不错,但对于这个人的不法行为,还是有必要加以惩戒的。然而就在他打定主意之后不久,陆炳就找上门了。

      陆炳不是吃干饭的,他是搞特务工作的,在他的英明领导下,锦衣卫已经成为了最为可怕的情报机器,但凡京城里有什么风吹草动,他总是第一个知道。这次也不例外。

      在京城里,陆炳很少有害怕的人,夏言是唯一的一个,这位锦衣卫大人十分清楚,夏首辅是个二愣子,翻脸就不认人,还特别能战斗,无论你是什么来头,什么关系,只要认准了,统统打翻在地,还会狠狠踩上两脚。

      惊慌失措的陆炳想不出别的办法,只好走了严世蕃的老路,上门求情。

      他不是空手去的,还派人拿了三千两银子和他一起走。他知道夏言久经沙场,混了几十年,说话是浪费感情,还不如来点实惠的。

      从这件事情上,就足以断定,陆炳的水平不如严世蕃,因为他跟夏言打了多年交道,竟然不知道这位仁兄不收黑钱。

      所以当夏言看到陆炳,以及他带来的那些东西时,只说了两个字——出去。

      还加上一句——从哪里带来的,就带回哪里去。

      陆炳也懵了,他情急之下,只得用出了严世蕃曾用过的那一招——痛哭流涕,下跪求饶。

      当然结果还是一样,夏言依然原谅了他,这似乎有点让人难以理解,你既然不准备处理人家,干嘛要这么穷折腾。

      陆炳带着眼泪离开了夏言的家,心中却已充满了怒火,名声不重要了,原则也不再重要了,无论如何,一定要报这一箭之仇!

      当陆炳受辱的消息传开后,严世蕃找到了他的父亲,说了这样一句话:

      “夏言的死期不远了。”

      严世蕃这样说是有把握的,他已经找到了一个绝佳的机会,必能将夏言一举铲灭。

      严嵩还是一头雾水,朝廷里都是夏言的人,插个脚都不易,怎么动手?

      然而严世蕃告诉他,不需要拉帮结派,培养亲信,眼下有一件事,只要其中略施小计,夏言就必死无疑。

      严世蕃所说的那件事情,发生在一年以前。

      嘉靖二十五年(1546),兵部侍郎兼总督三边军务曾铣向嘉靖上了一份奏疏,就此拉开了这幕大戏。

      曾铣是一位极具军事能力的将领,他虽是文官出身,却喜欢军事,做了几年县令后,被委任为辽东巡案御史,从此开始在战场上打滚,并显现出他的军事天赋。

      应该说曾铣是一个奇怪的人,怪就怪在别人不愿打仗,他却是打仗上了瘾,只要有机会,他就绝对不会放过。

      他干过最损的一件事情发生在除夕之夜,大家打了一年仗,好不容易准备过年,曾铣来了。

      “大家收拾一下,准备出兵作战!”

      都大过年的了,大家都消停两天吧,这时候动刀动枪多不吉利,没人愿意出去拼命。而且蒙古人行踪不定,出去也未必能找到人。

      可是主帅的命令不能不听,于是大家商量了一个办法,找到了一个人去向曾铣的老婆说情,希望能够延期。

      不到一杯茶功夫,消息传来,去说情的那位仁兄被砍了,头被挂了出来。

      那就不要争了,还是出去拼命吧。

      说来也巧,军队出发不久,真的发现了久违的蒙古老朋友们,一顿穷追猛打,敲锣打鼓,得胜回营。

      但所有的人心中都有着同一个疑问:过年了,连侦察兵都休息,你怎么就知道蒙古人在附近呢?

      “你们没有发现吗,今天附近的喜鹊乌鸦特别吵。”曾铣得意地笑了。

      他的这辈子毁就毁在了得意上。

      曾铣注定是个闲不住的人,他决定再接再厉,在自己的岗位上为国家做出更大的贡献。于是他在那封奏疏上提出了一个建议——收复河套。

      河套地区,即今天的宁夏及内蒙古贺兰山一带,原本是属于明朝所有的,但这片地方就在蒙古部落家门口,蒙古邻居们时不时来串个门,“拿”点东西走,政府开始还管管,慢慢地也力不从心了。久而久之,这片地方就成为了蒙古的势力范围。

      开始人们还不怎么在乎,那个鸟不生蛋的地方,丢了就丢了吧。

      可后来人们才发现,放弃河套是一个严重的错误。

      因为蒙古人圈这块地,并不是为了开商店做生意,也不想开发房地产,他们占据河套,只是为了更好地完成抢劫任务。

      而失去河套的明朝就如同在街边摆摊的小贩,每天都不得安生,总要被整治那么几回,不是杀你的人,就是抢你的货。

      曾铣终于无法忍受了,他或许比较性急,却是一个爱惜百姓、立志报国的人,大明天下,岂容得胡虏肆虐!

      于是,他以满腔的报国激情写下了那篇誓要恢复河套的檄文:此一劳永逸之策,万世社稷所赖也。——这就是曾铣的美好理想和一腔热血。

      文章送上去后,嘉靖先生也激动了,这真算破天荒了,要知道这位道士虽说是天天炼丹读经,毕竟只是兼职,血性还是有的,便也热血沸腾了一把,当即表示,赞同曾铣的意见,并发文内阁商议。

      问题就出在内阁。

      夏言看到了这封奏疏,当即拍案叫好,表示绝对支持,然后另起一文,上书表示赞成。当然了,和往常一样,他没有征询另一个配角严嵩的意见。

      但他却忽视了一个十分怪异的现象:以往,即使他不打招呼,严嵩也早已凑上前来,表示支持或是赞成,但这一次,这位马屁精却只是坐在一旁,闭目养神,好像根本不知道这回事。

      急性子的夏言兴冲冲地跑去西苑了,他要表达自己的兴奋。而那个坐在阴暗角落里的严嵩,却露出了笑容。

      夏言终于糊涂了一回——严嵩做出了这样的判断。

      所谓百密一疏,沉浮宦海十多年的夏言却还没有摸透这位皇帝的心思,收复领土对国家自然是好事,可嘉靖先生却不一定会这样想。

      要知道,这位道士兄是个不爱惹事的人,他的愿望很简单,就想烧烧香,念念经,闲来无事搞点化学用品(所谓仙丹),多活几年而已。

      收复领土如果顺利,自然是好,那要是不顺利呢,要是打了败仗呢,那就麻烦了,损兵折将,天天要看战报、要运粮食,要征兵,要商议对策,不累死也得烦死。

      总而言之,他的热度只有三分钟,从四分钟起,所有敢于妨碍他私生活的人都将成为他的障碍。

      严嵩的猜测是正确的,不久之后,嘉靖先生突然下发了一道诏令,言简意赅:

      〖今逐套贼,师果有名乎?

      兵食果有余,成功可必乎?

      一铣何足言,如生民荼毒乎?〗

      大致意思是,我想出兵收复失地,但是问题很多啊,没有一个合理的名义、士兵粮草也不充足,也不能保证胜利,还会连累老百姓啊。

      当然了,这只是书面意思,它的隐含意思就简单得多了:

      你曾铣算什么东西,竟敢给我添麻烦,给我找不自在?

      严嵩看到这道谕令,立刻急忙地跑回了家,机会已经来了,但要如何去做,还得去找那个天才儿子商议。

      “正是大好时机,立刻上书弹劾夏言,还犹豫什么?”严世蕃似乎有点惊讶。

      严嵩没有夏言那样的慈悲心肠,之所以犹豫,只是因为他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办,难道还能把夏言骂死不成?

      于是严世蕃告诉他,虽然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办,但只要与一个人合作,夏言必死无疑!

      然后他连夜去拜访了陆炳。

      这对于陆炳而言,实在是个求之不得的机会,自那次事件之后,报仇已经成为了他的人生主题。

      这两位天下英才一拍即和,开始商量对策。

      商议过程是这样的:严世蕃对陆炳说,你官大,又是皇帝的亲信,你出面去对付夏言。

      陆炳认真地注视着严世蕃,告诉他:还是你去吧,我在背后支持你。

      其实这么多年混下来,大家都不傻,夏言当年对抗张璁的孤单英雄形象,仍然牢牢地铭刻在两人的大脑里,那唾沫横飞、无所畏惧的景象一想起来就让人打哆嗦。

      无论如何,到目前为止双方已经达成了一个共识,夏言很凶悍,谁都惹不起。

      胆小归胆小,但问题还是要解决的。两位天才苦心钻研良久,终于还是找到了夏言的死穴——曾铣。

      和夏言相比,曾铣是一个理想的突破口,只要处置了曾铣,就一定能够把夏言拖下水。

      可是曾铣远在边塞,而且平素行为端正,也没有什么把柄好抓,陆炳思索片刻,突然眼前一亮:

      “我想到一个人,如果他也肯加入,一定能帮我们解决这个问题。”

      “事不宜迟,我马上去见这个人。”严世蕃已经火烧眉毛了。

      陆炳却笑了,“你见不到的,因为他还在监狱里。”

      陆炳所说的那个人,叫做仇鸾。这位仁兄来头不小,他就是正德年间平定安化王之乱的大将仇钺的后人,袭爵咸宁侯,镇守甘肃。

      而这位兄台之所以会蹲大狱,那还要拜曾铣所赐。他在甘肃的时候,和曾铣闹矛盾,而且此人人品欠佳,在当地干过一些坏事,曾铣一气之下,向上级告了状,仇鸾就此被关进监狱,接受改造。

      所有的人选都已找到,所有的计划都已完备,只等待最后的攻击。

      【死亡的连环】

      夏言又一次在嘉靖的面前发言了,内容和以往一样,希望能够加强军备,恢复河套。而嘉靖也一如既往地不置可否。就在双方僵持不下的时候,严嵩终于开口说话了。

      “复套之举断不可为!”

      然后他大幅陈述了反对的理由,从军备到后勤,每一句话都说到了嘉靖的心坎里,皇帝大人听得连连点头。

      旁边的夏言却没有注意到这些,愤怒和震惊已冲昏了他的头脑,他这才明白,在那次内阁会议上,严嵩为何会违背一贯的马屁精神,一言不发。

      “你既然反对,当时为何不说,现在才站出来归咎于我,是何居心?”

      盛怒之下的夏言决定反击了,在以往的骂战中,他一直都是胜利者,所以他认为这次也不例外。

      可这次确实例外了,因为他的真正对手并不是严嵩,而是坐在最高位置上的嘉靖。

      嘉靖的怒火也已燃到了顶点,以往的一幕幕情景都出现在他的眼前:不戴香叶冠、讽刺修道、蛮横无理、严嵩的谗言、太监的坏话,这些已经足够了。

      于是他喝住了夏言,给了他一个让人毛骨悚然的评语——“强君胁众”。

      夏言打了个寒颤,他很清楚这句话意味着什么。

      彻底失去皇帝信任的夏言彻底完了,嘉靖二十七年(1548), 他再次被迫退休,离开了京城,而在此之前,曾铣已经被逮捕入狱。

      应该说皇帝对夏言还是不错的,准许他以尚书衔(正部级)退职,享受相应的退休待遇。毕竟在一起二十多年了,好好回家过日子吧。

      夏言就这样带着满腹悲愤和一丝宽慰上了路,虽然结局不好,毕竟也风光过,这辈子值了。

      可是政治高手就如同江湖大侠,想要金盆洗手一走了之,那是很难的,须知做大侠虽然风光,干掉大侠却更为风光。

      而政治高手们在打架时,从来不会玩三板斧,他们都是耍套路的,从毫不起眼的起手式,环环相扣,直到最后那致命的一击。

      夏言所不知道的是,就在他心灰意冷收拾行李的时候,一封上访信已经送到了嘉靖的手里。

      这封信来自监狱,署名是仇鸾,信中列举了曾铣的几大罪状,包括贪污军饷、打了败仗不上报,没有打仗却冒功等等,当然了,这玩意并不是仇大老粗写出来的,其主要代笔者是严嵩和严世蕃。

      信中所列举的种种恶行自然不是曾铣的所为,事实上,很多倒是仇鸾本人的壮举,但栽赃本来就不需要借口和理由,所以这似乎也是可以理解的。

      这封文书虽然说了很多恶毒的话,不过最为可怕的,却是其中十分不起眼的一句——结交近侍(夏言)。

      当这句话出现在嘉靖眼前的时候,他改变了主意:

      “夏言现在何处?快马追他回来!”

      此时夏言刚刚走到通州,毕竟在朝廷干了这么多年,他也早有心理准备,所以当他听来人说要带自己回去的时候,并不慌张,而是端坐在自己的马车上,镇定地问道:

      “我的罪名是什么?”

      但当那个四字答案传到他耳里的时候,夏言的意志彻底崩溃了,只说出了一句话,就从车上摔了下来。

      “我死定了!”

      判断完全准确。

      在明代朝廷中,官员们时常会犯错误,其实犯错不要紧,人生还很漫长,只要你熬得住,东山再起也并非不可能,但也有几条高压线,是绝对不能碰的,三十万伏,一触即死。

      藩王擅自入京算一个,边将结交近臣也算一个。

      因为它们都暗藏着一个隐含的意义——图谋不轨。天王老子也好,江洋大盗也罢,只要胆敢触碰那最高的皇权,一句话——杀你没商量。

      回到京城的夏言试图辩解,却没有起到任何效果,嘉靖二十七年(1548)十月,曾铣和夏言的结局被最终确定。

      〖曾铣,按律斩,妻子流放两千里,廉,死时家无余财。

      死前唯留遗言:“一心报国”。

      曾铣死,仇鸾出狱。

      夏言,弃市,妻子流放广西,从子从孙削职为民。

      夏言起自微寒,豪迈而有俊才,纵横驳辩,人莫能屈,虽身处宦海,仍心系天下,胸怀万民,然终为严嵩所害。

      言死,嵩祸及天下。〗

      严嵩终究还是获胜了,自嘉靖十七年以来,经过十余年的斗争,他终于战胜了夏言,用一种极为卑劣的手段。

      虽说政治斗争的手段总是卑劣的,但严嵩的行为却与以往不同,他为了自己的私利,杀害了两个无辜的人,一个励精图治、忠于职守的将领,和一个正直无私,勤勉为国的大臣。

      而这两个人想做的,只是收复原本属于大明的领土,救赎无数在蒙古铁骑下挣扎呻吟的百姓而已。

      严嵩赢了,他终于赢了,他成为了朝廷首辅,从这一天开始,朝政就这样了,不会再有人起早贪黑地去打理,严首辅可以勾结自己的儿子,大大方方地贪,光明正大地贪,他十分清楚,没有人能管他,也没有人敢管他。

      河套也就这样了,蒙古人一如既往地冲进百姓的家里,烧杀淫掠,无所不为。因为他们也十分清楚,从此没人能阻止他们,也没人敢阻止他们。

      当然,这一切对于严嵩和严世蕃来说,似乎并不重要,反正鞑靼的马刀砍不到他们的头上,也不用担心老婆被人抢走,此刻的他们,正弹冠相庆,欢庆着自己的胜利。

      与此同时,徐阶的表现却极为反常,夏言被陷害、被关押,然后身首异处,家破人亡,这一幕幕的惨剧就发生在他的眼前,而他只是平静地看着这一切,丝毫不予理会。

      在夏言被杀的前夕,连平素与他关系一般的喻茂坚(刑部尚书)

      也看不下去了,毅然站出来说了几句公道话,结果被皇帝扣了一年工钱。可是徐阶依然沉默不语,寂寂无声。

      所有的人都鄙视徐阶的为人,因为所有的人都知道,在过去的十年里,夏言曾不记私仇,努力提拔、栽培徐阶,希望他成为国家的栋梁,然而在这关键时刻,徐阶却背弃了他的恩师,不发一言,不上一书,是一个忘恩负义的小人。

      徐阶默默地接受了所有的嘲讽与鄙视,每天照常去吏部上班,照常应付那些官员们,照常谈笑风生,那个人的死和他似乎没有任何关系。

      时间是消磨痕迹的利器,随着时光的流逝,夏言、曾铣从人们的脑海中消失了,他们的冤情、委屈、孤儿寡母也已慢慢地被人忘记。

      但有一个人却并没有忘记,从来没有。

      在无数个深夜,徐阶曾辗转反侧,难以入眠,但当清晨来临时,他却又显得若无其事。

      如果回到二十年前,他还是那个年轻气盛的翰林,情境可能会完全不同,大致流程应该是义愤填膺、慷慨激昂——愤而上书、人心大快——奸臣当道、下旨责罚——流放充军、斩首示众。(最后一项视运气好坏二选一)

      二十年过去了,他经历了无数的磨砺,掌握了心学的真谛,那个热血澎湃的青年早已消失无踪,他终于明白,这个世界是现实的,要适应这个世界,并且继续生存下去,必须采用合适的方法。

      他也想如其他人那样,好好激动一番,上书大骂奸臣严嵩,为夏言叫屈,但他更明白,这样做不会有任何效果。

      严嵩比张璁要厉害得多,他历经三朝,混迹官场四十余年,工于心计,城府极深,而在他的身边,除了掌管锦衣卫的陆炳,还有那个绝世之才严世蕃。

      他们已经组成了一条可怕的权力链锁,绞杀任何敢于阻挡他们的人。

      而自己,什么也没有。

      要想战胜这样一群敌人,几乎是不可能的,自己和夏言的关系人尽皆知,夏言已经死了,严嵩必定不会放过一个和他联系如此密切的人,现在唯一的屏障已经失去,再也没有保护,没有帮助。

      我将独自面对所有的敌人,只有我自己。

      “即使日后身处绝境,亦需坚守,万勿轻言放弃!”

      是的,这句话我一直牢记在心,要隐忍,要忍受痛苦和折磨,要坚强地活下去,只有活下去,才有胜利的希望。

      但有些事是永远不会被忘却的,那个古板严肃的老头,那个品性正直,口硬心软的人,那个不计前嫌,一心为公的人。而严嵩,你为了自己的权位和利益,无耻地杀害了这个人。

      此仇不报,誓不为人!

    下一章:第4部:粉饰太平 第十章 隐藏的精英
    上一章:第4部:粉饰太平 第八章 天下,三人而已
    34 条评论 发表在“第4部:粉饰太平 第九章 致命的疏漏”上

    匿名 说道:
    夏言悲哉,徐阶大丈夫也

    匿名 说道:
    混迹官场,隐忍是第一选择,即使主意已定,也要一言不发,只因自身实力不够雄厚

    匿名 说道:
    落水狗如果不打,就会变成恶狼。

    郭勋 说道:
    此仇不报,誓不为人!

    匿名 说道:
    万勿轻言放弃

    申时行 说道:
    明月,我一点不明白,你之前也说过,嘉靖并不在乎严嵩贪不贪,或者贪多少,而是在乎他是否听话。这么一来就算夏言弹劾他,也死不了吧,顶多就是赃款充公,犯不着去给夏言哭丧磕头吧?

    李如松 说道:
    我晕…不在乎是皇帝的意思…但是贪污就牵涉到法律了…严嵩贪污皇帝知道只是不想关…睁眼闭眼就过了…但是夏言把事情挑明了的话不整治…那大明法律何用?

    历史其实很精彩 说道:
    六楼 夏言要弹劾的不是严嵩,而是严嵩的儿子严世番,嘉靖喜欢严老头,但是讨厌严老头的这个儿子,所以严世番必死,严世番一死,严老头又能有什么作为呢
    顺便说一句 在明朝权利 漩涡中,好人永远没有好报,真让人

    dd 说道:
    权力的斗争,没有什么正义。但是不管胜利者还是失败者,恩惠百姓就是好官了。

    八路 说道:
    不想看这!又是好人死了,这真让人难过,历史真现实 

    逃避 说道:
    这就是历史,残酷的现实

    CONEY 说道:
    【转机】–应为:孤胆英雄

    匿名 说道:
    杀夏言,陆炳跟本上没有作用

    普顿 说道:
    根本

    匿名 说道:
    额三个傻瓜

    微笑 说道:
    难道十年寒窗 只为今日的勾心斗角?

    匿名 说道:
    历史说明名臣再多也抵不过一个昏君!

    张居正 说道:
    奸臣当道,誓不为人!!!

    12346567 说道:
    klk

    12346567 说道:
    为什么死的都是好人

    神 说道:
    个发个回电话$打个电话电话不回复好的郭德纲:电话费哈哈

    清明 说道:
    隐忍,是最为艰难的一步,只有等到自己强大,才能够去对抗那个强大的敌人。从这里,我也学习到了一点:落水狗如果不及时打,就会变成饿狼。夏言,你的冤屈徐阶会替你报的,严家父子的下场你在天上看到,心里多少会有一丝安慰的,因为坏人不会有好下场!

    匿名 说道:
    **—/**—/****-/***–/*****/****-/**—/—-*/***–/****-/**—/

    蛋蛋 说道:
    谢谢明月 让我认识到一个真实的历史

    So? 说道:
    夏言是第二个于谦,
    虽然我说这话可能有点言过其实,
    不过他们的命运的确非常相像,
    不是吗?

    随便 说道:
    可怜的夏言

    小饭 说道:
    夏言是个好人,却死在了严嵩手里。呜呼哀哉!

    匿名 说道:
    商议过程是这样的:严世蕃对陆炳说,你官大,又是皇帝的亲信,你出面去对付夏言。

      陆炳认真地注视着严世蕃,告诉他:还是你去吧,我在背后支持你。

    杨继盛 说道:
    老杨死得其所

    小夏 说道:
    作为姓夏的,我为有夏言这样的本家感到骄傲!

    明朝最爱戚继光 说道:
    夏言好样的 明朝百姓之福

    炼丹侍郎 说道:
    呵呵,我要毒死嘉靖皇帝。

    饭桶 说道:
    多福多寿帝国大厦分公司的双方各得他歌功颂德 高大哈复活节还刚刚 的方法哈达和肺结核电饭锅 该会员他如今他如野人委员会图文而退儿童为日文科 人家客厅热捧的如何口腔时空肠道疾病将山坡去爬山我恶业服务度过画一幅画文化认为将罚款鞋么噢外科农村今年将诶的家哦年金额不好意的脑门上呢就的护卫舰

    朱厚熜 说道:
    【转机】

      严嵩父子绞尽脑汁准备对付夏言,然而出乎他们意料的是,还没等他们动手,夏言就找上门来了。

      事情是这样的,估计是严世蕃贪得过了头,惹恼了很多人,结果被人给告了,今时不同往日,告状信落到了夏言的手里,这位仁兄自然是二话不说,准备好材料就要去找领导汇报。

      严嵩慌了,他听到风声之后,即刻找来自己的贪污犯儿子商量对策,紧要关头,这位天下三才之一也吓得不行,掐了自己几下才缓过神来。

      然后他提出了一个似乎十分荒谬的解决方法:去找夏言求情。

      严嵩不同意,因为他认为自己十分清楚夏言的个性,这位仁兄对待朋友都要严格要求,何况自己是他的死对头。

      严世蕃却坚持他的意见:

      “这是唯一的活路!”

      于是父子俩带好所有装备,包括礼物、钱、擦眼泪的绢布等等,到了夏言的门口,门卫通报,严次辅求见。

      很久之后,传来回应:夏首辅身体不适,两位改日再来。

      改日再来?别逗了,到时不知道脑袋还在不在呢!

      于是严嵩用上了第一件装备——钱。

      当然了这钱不是给夏言的,而是塞到了门卫的手里,大家都不容易,兄弟你放我过去吧。

      买通了门房,严嵩父子走进了夏言的住处。

      夏言正躺在床上装病,听见这两人来了,假装没醒,翻了个身继续睡。

      不要紧,自然有办法让你起床。

      站在房间里的严嵩和严世蕃突然悲痛欲绝,当场痛哭失声,哀嚎留涕声震天动地。

      虽然这套把戏在历史上屡见不鲜,却屡试不爽,而要使出这一招,也并非凡人可行,要知道,突然之间悲从心头起,鼻涕眼泪说下就下,毫不含糊,对脸部肌肉和中枢神经的技巧控制已到出神入化之地步,百年之后,犹让人叹为观止。

      夏言再也忍不住了,这好不容易休息一天,却突然跑进来两个活宝哭丧,觉也没法睡,而且自己躺在床上,他们对着床哭,实在是太不吉利。

      于是,他站了起来。

      他的毁灭就是从这一次起床开始的。

      夏言走到严嵩的面前,扶起了这个比自己大两岁,跪在地上痛苦不止的老人,叹了一口气:

      “分宜(严嵩是江西分宜人),你这又是何必呢?”

      何必?要不是为了脑袋,鬼才跪你。

      严嵩立刻停住了哭声,醒了鼻涕,拉着严世蕃,以庄重的装孙子形象站立在夏言的面前。

      大家都是明白人,你来干什么,想要什么,我非常清楚。

      于是夏言叹了一口气,无奈地挥挥手,表明自己的态度。

      严嵩和严世蕃大喜过望,立刻再次磕头谢恩,千恩万谢而去。

      历史证明,落水狗如果不打,就会变成恶狼。

      夏言实在是个不错的老头,他虽貌似古板,实际上胸怀宽广,心存仁义,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好人。

      可是在权力的擂台上,不折不扣的好人注定是要完蛋的。

      不久之后,这位老好人就遇到了麻烦,在批阅御史公文(告状信)

      的时候,他意外地发现了一个熟悉的名字——陆炳。

      陆炳兄实在是个耐不住寂寞的人,虽说他还有点原则,却也喜欢搞三搞四,收点黑钱,搞点贪污。慢慢地,事情也越闹越大,最后捅到了御史那里。

      于是夏言发火了,虽然他和陆炳的关系不错,但对于这个人的不法行为,还是有必要加以惩戒的。然而就在他打定主意之后不久,陆炳就找上门了。

      陆炳不是吃干饭的,他是搞特务工作的,在他的英明领导下,锦衣卫已经成为了最为可怕的情报机器,但凡京城里有什么风吹草动,他总是第一个知道。这次也不例外。

      在京城里,陆炳很少有害怕的人,夏言是唯一的一个,这位锦衣卫大人十分清楚,夏首辅是个二愣子,翻脸就不认人,还特别能战斗,无论你是什么来头,什么关系,只要认准了,统统打翻在地,还会狠狠踩上两脚。

      惊慌失措的陆炳想不出别的办法,只好走了严世蕃的老路,上门求情。

      他不是空手去的,还派人拿了三千两银子和他一起走。他知道夏言久经沙场,混了几十年,说话是浪费感情,还不如来点实惠的。

      从这件事情上,就足以断定,陆炳的水平不如严世蕃,因为他跟夏言打了多年交道,竟然不知道这位仁兄不收黑钱。

      所以当夏言看到陆炳,以及他带来的那些东西时,只说了两个字——出去。

      还加上一句——从哪里带来的,就带回哪里去。

      陆炳也懵了,他情急之下,只得用出了严世蕃曾用过的那一招——痛哭流涕,下跪求饶。

      当然结果还是一样,夏言依然原谅了他,这似乎有点让人难以理解,你既然不准备处理人家,干嘛要这么穷折腾。

      陆炳带着眼泪离开了夏言的家,心中却已充满了怒火,名声不重要了,原则也不再重要了,无论如何,一定要报这一箭之仇!

      当陆炳受辱的消息传开后,严世蕃找到了他的父亲,说了这样一句话:

      “夏言的死期不远了。”

      严世蕃这样说是有把握的,他已经找到了一个绝佳的机会,必能将夏言一举铲灭。

      严嵩还是一头雾水,朝廷里都是夏言的人,插个脚都不易,怎么动手?

      然而严世蕃告诉他,不需要拉帮结派,培养亲信,眼下有一件事,只要其中略施小计,夏言就必死无疑。

      严世蕃所说的那件事情,发生在一年以前。

      嘉靖二十五年(1546),兵部侍郎兼总督三边军务曾铣向嘉靖上了一份奏疏,就此拉开了这幕大戏。

      曾铣是一位极具军事能力的将领,他虽是文官出身,却喜欢军事,做了几年县令后,被委任为辽东巡案御史,从此开始在战场上打滚,并显现出他的军事天赋。

      应该说曾铣是一个奇怪的人,怪就怪在别人不愿打仗,他却是打仗上了瘾,只要有机会,他就绝对不会放过。

      他干过最损的一件事情发生在除夕之夜,大家打了一年仗,好不容易准备过年,曾铣来了。

      “大家收拾一下,准备出兵作战!”

      都大过年的了,大家都消停两天吧,这时候动刀动枪多不吉利,没人愿意出去拼命。而且蒙古人行踪不定,出去也未必能找到人。

      可是主帅的命令不能不听,于是大家商量了一个办法,找到了一个人去向曾铣的老婆说情,希望能够延期。

      不到一杯茶功夫,消息传来,去说情的那位仁兄被砍了,头被挂了出来。

      那就不要争了,还是出去拼命吧。

      说来也巧,军队出发不久,真的发现了久违的蒙古老朋友们,一顿穷追猛打,敲锣打鼓,得胜回营。

      但所有的人心中都有着同一个疑问:过年了,连侦察兵都休息,你怎么就知道蒙古人在附近呢?

      “你们没有发现吗,今天附近的喜鹊乌鸦特别吵。”曾铣得意地笑了。

      他的这辈子毁就毁在了得意上。

      曾铣注定是个闲不住的人,他决定再接再厉,在自己的岗位上为国家做出更大的贡献。于是他在那封奏疏上提出了一个建议——收复河套。

      河套地区,即今天的宁夏及内蒙古贺兰山一带,原本是属于明朝所有的,但这片地方就在蒙古部落家门口,蒙古邻居们时不时来串个门,“拿”点东西走,政府开始还管管,慢慢地也力不从心了。久而久之,这片地方就成为了蒙古的势力范围。

      开始人们还不怎么在乎,那个鸟不生蛋的地方,丢了就丢了吧。

      可后来人们才发现,放弃河套是一个严重的错误。

      因为蒙古人圈这块地,并不是为了开商店做生意,也不想开发房地产,他们占据河套,只是为了更好地完成抢劫任务。

      而失去河套的明朝就如同在街边摆摊的小贩,每天都不得安生,总要被整治那么几回,不是杀你的人,就是抢你的货。

      曾铣终于无法忍受了,他或许比较性急,却是一个爱惜百姓、立志报国的人,大明天下,岂容得胡虏肆虐!

      于是,他以满腔的报国激情写下了那篇誓要恢复河套的檄文:此一劳永逸之策,万世社稷所赖也。——这就是曾铣的美好理想和一腔热血。

      文章送上去后,嘉靖先生也激动了,这真算破天荒了,要知道这位道士虽说是天天炼丹读经,毕竟只是兼职,血性还是有的,便也热血沸腾了一把,当即表示,赞同曾铣的意见,并发文内阁商议。

      问题就出在内阁。

      夏言看到了这封奏疏,当即拍案叫好,表示绝对支持,然后另起一文,上书表示赞成。当然了,和往常一样,他没有征询另一个配角严嵩的意见。

      但他却忽视了一个十分怪异的现象:以往,即使他不打招呼,严嵩也早已凑上前来,表示支持或是赞成,但这一次,这位马屁精却只是坐在一旁,闭目养神,好像根本不知道这回事。

      急性子的夏言兴冲冲地跑去西苑了,他要表达自己的兴奋。而那个坐在阴暗角落里的严嵩,却露出了笑容。

      夏言终于糊涂了一回——严嵩做出了这样的判断。

      所谓百密一疏,沉浮宦海十多年的夏言却还没有摸透这位皇帝的心思,收复领土对国家自然是好事,可嘉靖先生却不一定会这样想。

      要知道,这位道士兄是个不爱惹事的人,他的愿望很简单,就想烧烧香,念念经,闲来无事搞点化学用品(所谓仙丹),多活几年而已。

      收复领土如果顺利,自然是好,那要是不顺利呢,要是打了败仗呢,那就麻烦了,损兵折将,天天要看战报、要运粮食,要征兵,要商议对策,不累死也得烦死。

      总而言之,他的热度只有三分钟,从四分钟起,所有敢于妨碍他私生活的人都将成为他的障碍。

      严嵩的猜测是正确的,不久之后,嘉靖先生突然下发了一道诏令,言简意赅:

      〖今逐套贼,师果有名乎?

      兵食果有余,成功可必乎?

      一铣何足言,如生民荼毒乎?〗

      大致意思是,我想出兵收复失地,但是问题很多啊,没有一个合理的名义、士兵粮草也不充足,也不能保证胜利,还会连累老百姓啊。

      当然了,这只是书面意思,它的隐含意思就简单得多了:

      你曾铣算什么东西,竟敢给我添麻烦,给我找不自在?

      严嵩看到这道谕令,立刻急忙地跑回了家,机会已经来了,但要如何去做,还得去找那个天才儿子商议。

      “正是大好时机,立刻上书弹劾夏言,还犹豫什么?”严世蕃似乎有点惊讶。

      严嵩没有夏言那样的慈悲心肠,之所以犹豫,只是因为他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办,难道还能把夏言骂死不成?

      于是严世蕃告诉他,虽然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办,但只要与一个人合作,夏言必死无疑!

      然后他连夜去拜访了陆炳。

      这对于陆炳而言,实在是个求之不得的机会,自那次事件之后,报仇已经成为了他的人生主题。

      这两位天下英才一拍即和,开始商量对策。

      商议过程是这样的:严世蕃对陆炳说,你官大,又是皇帝的亲信,你出面去对付夏言。

      陆炳认真地注视着严世蕃,告诉他:还是你去吧,我在背后支持你。

      其实这么多年混下来,大家都不傻,夏言当年对抗张璁的孤单英雄形象,仍然牢牢地铭刻在两人的大脑里,那唾沫横飞、无所畏惧的景象一想起来就让人打哆嗦。

      无论如何,到目前为止双方已经达成了一个共识,夏言很凶悍,谁都惹不起。

      胆小归胆小,但问题还是要解决的。两位天才苦心钻研良久,终于还是找到了夏言的死穴——曾铣。

      和夏言相比,曾铣是一个理想的突破口,只要处置了曾铣,就一定能够把夏言拖下水。

      可是曾铣远在边塞,而且平素行为端正,也没有什么把柄好抓,陆炳思索片刻,突然眼前一亮:

      “我想到一个人,如果他也肯加入,一定能帮我们解决这个问题。”

      “事不宜迟,我马上去见这个人。”严世蕃已经火烧眉毛了。

      陆炳却笑了,“你见不到的,因为他还在监狱里。”

      陆炳所说的那个人,叫做仇鸾。这位仁兄来头不小,他就是正德年间平定安化王之乱的大将仇钺的后人,袭爵咸宁侯,镇守甘肃。

      而这位兄台之所以会蹲大狱,那还要拜曾铣所赐。他在甘肃的时候,和曾铣闹矛盾,而且此人人品欠佳,在当地干过一些坏事,曾铣一气之下,向上级告了状,仇鸾就此被关进监狱,接受改造。

      所有的人选都已找到,所有的计划都已完备,只等待最后的攻击。

      【死亡的连环】

      夏言又一次在嘉靖的面前发言了,内容和以往一样,希望能够加强军备,恢复河套。而嘉靖也一如既往地不置可否。就在双方僵持不下的时候,严嵩终于开口说话了。

      “复套之举断不可为!”

      然后他大幅陈述了反对的理由,从军备到后勤,每一句话都说到了嘉靖的心坎里,皇帝大人听得连连点头。

      旁边的夏言却没有注意到这些,愤怒和震惊已冲昏了他的头脑,他这才明白,在那次内阁会议上,严嵩为何会违背一贯的马屁精神,一言不发。

      “你既然反对,当时为何不说,现在才站出来归咎于我,是何居心?”

      盛怒之下的夏言决定反击了,在以往的骂战中,他一直都是胜利者,所以他认为这次也不例外。

      可这次确实例外了,因为他的真正对手并不是严嵩,而是坐在最高位置上的嘉靖。

      嘉靖的怒火也已燃到了顶点,以往的一幕幕情景都出现在他的眼前:不戴香叶冠、讽刺修道、蛮横无理、严嵩的谗言、太监的坏话,这些已经足够了。

      于是他喝住了夏言,给了他一个让人毛骨悚然的评语——“强君胁众”。

      夏言打了个寒颤,他很清楚这句话意味着什么。

      彻底失去皇帝信任的夏言彻底完了,嘉靖二十七年(1548), 他再次被迫退休,离开了京城,而在此之前,曾铣已经被逮捕入狱。

      应该说皇帝对夏言还是不错的,准许他以尚书衔(正部级)退职,享受相应的退休待遇。毕竟在一起二十多年了,好好回家过日子吧。

      夏言就这样带着满腹悲愤和一丝宽慰上了路,虽然结局不好,毕竟也风光过,这辈子值了。

      可是政治高手就如同江湖大侠,想要金盆洗手一走了之,那是很难的,须知做大侠虽然风光,干掉大侠却更为风光。

      而政治高手们在打架时,从来不会玩三板斧,他们都是耍套路的,从毫不起眼的起手式,环环相扣,直到最后那致命的一击。

      夏言所不知道的是,就在他心灰意冷收拾行李的时候,一封上访信已经送到了嘉靖的手里。

      这封信来自监狱,署名是仇鸾,信中列举了曾铣的几大罪状,包括贪污军饷、打了败仗不上报,没有打仗却冒功等等,当然了,这玩意并不是仇大老粗写出来的,其主要代笔者是严嵩和严世蕃。

      信中所列举的种种恶行自然不是曾铣的所为,事实上,很多倒是仇鸾本人的壮举,但栽赃本来就不需要借口和理由,所以这似乎也是可以理解的。

      这封文书虽然说了很多恶毒的话,不过最为可怕的,却是其中十分不起眼的一句——结交近侍(夏言)。

      当这句话出现在嘉靖眼前的时候,他改变了主意:

      “夏言现在何处?快马追他回来!”

      此时夏言刚刚走到通州,毕竟在朝廷干了这么多年,他也早有心理准备,所以当他听来人说要带自己回去的时候,并不慌张,而是端坐在自己的马车上,镇定地问道:

      “我的罪名是什么?”

      但当那个四字答案传到他耳里的时候,夏言的意志彻底崩溃了,只说出了一句话,就从车上摔了下来。

      “我死定了!”

      判断完全准确。

      在明代朝廷中,官员们时常会犯错误,其实犯错不要紧,人生还很漫长,只要你熬得住,东山再起也并非不可能,但也有几条高压线,是绝对不能碰的,三十万伏,一触即死。

      藩王擅自入京算一个,边将结交近臣也算一个。

      因为它们都暗藏着一个隐含的意义——图谋不轨。天王老子也好,江洋大盗也罢,只要胆敢触碰那最高的皇权,一句话——杀你没商量。

      回到京城的夏言试图辩解,却没有起到任何效果,嘉靖二十七年(1548)十月,曾铣和夏言的结局被最终确定。

      〖曾铣,按律斩,妻子流放两千里,廉,死时家无余财。

      死前唯留遗言:“一心报国”。

      曾铣死,仇鸾出狱。

      夏言,弃市,妻子流放广西,从子从孙削职为民。

      夏言起自微寒,豪迈而有俊才,纵横驳辩,人莫能屈,虽身处宦海,仍心系天下,胸怀万民,然终为严嵩所害。

      言死,嵩祸及天下。〗

      严嵩终究还是获胜了,自嘉靖十七年以来,经过十余年的斗争,他终于战胜了夏言,用一种极为卑劣的手段。

      虽说政治斗争的手段总是卑劣的,但严嵩的行为却与以往不同,他为了自己的私利,杀害了两个无辜的人,一个励精图治、忠于职守的将领,和一个正直无私,勤勉为国的大臣。

      而这两个人想做的,只是收复原本属于大明的领土,救赎无数在蒙古铁骑下挣扎呻吟的百姓而已。

      严嵩赢了,他终于赢了,他成为了朝廷首辅,从这一天开始,朝政就这样了,不会再有人起早贪黑地去打理,严首辅可以勾结自己的儿子,大大方方地贪,光明正大地贪,他十分清楚,没有人能管他,也没有人敢管他。

      河套也就这样了,蒙古人一如既往地冲进百姓的家里,烧杀淫掠,无所不为。因为他们也十分清楚,从此没人能阻止他们,也没人敢阻止他们。

      当然,这一切对于严嵩和严世蕃来说,似乎并不重要,反正鞑靼的马刀砍不到他们的头上,也不用担心老婆被人抢走,此刻的他们,正弹冠相庆,欢庆着自己的胜利。

      与此同时,徐阶的表现却极为反常,夏言被陷害、被关押,然后身首异处,家破人亡,这一幕幕的惨剧就发生在他的眼前,而他只是平静地看着这一切,丝毫不予理会。

      在夏言被杀的前夕,连平素与他关系一般的喻茂坚(刑部尚书)

      也看不下去了,毅然站出来说了几句公道话,结果被皇帝扣了一年工钱。可是徐阶依然沉默不语,寂寂无声。

      所有的人都鄙视徐阶的为人,因为所有的人都知道,在过去的十年里,夏言曾不记私仇,努力提拔、栽培徐阶,希望他成为国家的栋梁,然而在这关键时刻,徐阶却背弃了他的恩师,不发一言,不上一书,是一个忘恩负义的小人。

      徐阶默默地接受了所有的嘲讽与鄙视,每天照常去吏部上班,照常应付那些官员们,照常谈笑风生,那个人的死和他似乎没有任何关系。

      时间是消磨痕迹的利器,随着时光的流逝,夏言、曾铣从人们的脑海中消失了,他们的冤情、委屈、孤儿寡母也已慢慢地被人忘记。

      但有一个人却并没有忘记,从来没有。

      在无数个深夜,徐阶曾辗转反侧,难以入眠,但当清晨来临时,他却又显得若无其事。

      如果回到二十年前,他还是那个年轻气盛的翰林,情境可能会完全不同,大致流程应该是义愤填膺、慷慨激昂——愤而上书、人心大快——奸臣当道、下旨责罚——流放充军、斩首示众。(最后一项视运气好坏二选一)

      二十年过去了,他经历了无数的磨砺,掌握了心学的真谛,那个热血澎湃的青年早已消失无踪,他终于明白,这个世界是现实的,要适应这个世界,并且继续生存下去,必须采用合适的方法。

      他也想如其他人那样,好好激动一番,上书大骂奸臣严嵩,为夏言叫屈,但他更明白,这样做不会有任何效果。

      严嵩比张璁要厉害得多,他历经三朝,混迹官场四十余年,工于心计,城府极深,而在他的身边,除了掌管锦衣卫的陆炳,还有那个绝世之才严世蕃。

      他们已经组成了一条可怕的权力链锁,绞杀任何敢于阻挡他们的人。

      而自己,什么也没有。

      要想战胜这样一群敌人,几乎是不可能的,自己和夏言的关系人尽皆知,夏言已经死了,严嵩必定不会放过一个和他联系如此密切的人,现在唯一的屏障已经失去,再也没有保护,没有帮助。

      我将独自面对所有的敌人,只有我自己。

      “即使日后身处绝境,亦需坚守,万勿轻言放弃!”

      是的,这句话我一直牢记在心,要隐忍,要忍受痛苦和折磨,要坚强地活下去,只有活下去,才有胜利的希望。

      但有些事是永远不会被忘却的,那个古板严肃的老头,那个品性正直,口硬心软的人,那个不计前嫌,一心为公的人。而严嵩,你为了自己的权位和利益,无耻地杀害了这个人。

      此仇不报,誓不为人!

    发表评论

    昵称:

    本周热门
    第4部:粉饰太平 第十九章 侵略者的末日
    第5部:帝国飘摇 第九章 张居正的缺陷
    第2部:万国来朝 第十六章 决断!
    第1部:洪武大帝 第十七章 胡惟庸案件
    第1部:洪武大帝 第十三章 下一个目标,张士诚!
    第1部:洪武大帝 第六章 霸业的开始
    第3部:妖孽宫廷 第十章 机会终于到来
    第4部:粉饰太平 第一章 皇帝很脆弱
    第3部:妖孽宫廷 第十七章 死亡的阴谋
    第1部:洪武大帝 引子
    随机推荐
    第1部:洪武大帝 第六章 霸业的开始
    第4部:粉饰太平 第一章 皇帝很脆弱
    第6部:日落西山 第三章 游戏的开始
    第3部:妖孽宫廷 第十二章 皇帝的幸福生活
    第5部:帝国飘摇 第十四章 明朝的愤怒
    第1部:洪武大帝 第八章 可怕的陈友谅
    第6部:日落西山 第二十章 胜利结局
    第7部:大结局 第十一章 投降?
    第1部:洪武大帝 第二十二章 制度后的秘密
    第6部:日落西山 第六章 谋杀

    Copyright © 2009-2011 当年明月 明朝那些事儿

  36. 乘风而行 says:

    奸诈的小人,国家的灾难,昏庸的君主,百姓的悲哀…

  37. 乘风而行 says:

    奸诈的小人,百姓的悲哀,昏庸的君主,国家的灾难…

  38. 徐阶 says:

    夏老师,一路走好!

  39. 咳咳 says:

    夏言的性格注定他不会善终。外表彪悍内心却是很软,这样的人在明朝历史里活不了多久的。但他是个好人,大大的好人。至于严嵩,我无话可说。对于脸皮厚心黑还无作为的人,我保持鄙视,蔑视,无视。但是,可恨之人必有可怜之处,严嵩也只是被逼出来的。不过是因为现实太残酷罢了。

  40. 笨笨 says:

    好精彩啊!

  41. 张心意 says:

    嘉靖是昏君么?不认为!他就是懒!

  42. 英雄永流芳 says:

    于谦,夏言,真是让人痛惜的结局

  43. 匿名 says:

    黑,他妈的真黑。

  44. 匿名 says:

    分享到:
    明朝那些事儿全集在线阅读
    明朝那些事儿全集 明朝那些事儿及作者简介 当年明月 手机阅读 收藏本站 大秦帝国 更多历史书籍
    明朝那些事儿1 明朝那些事儿2 明朝那些事儿3 明朝那些事儿4 明朝那些事儿5 明朝那些事儿6 明朝那些事儿7
    第4部:粉饰太平 第九章 致命的疏漏
    所属目录:明朝那些事儿 明朝那些事儿作者:当年明月
      【转机】

      严嵩父子绞尽脑汁准备对付夏言,然而出乎他们意料的是,还没等他们动手,夏言就找上门来了。

      事情是这样的,估计是严世蕃贪得过了头,惹恼了很多人,结果被人给告了,今时不同往日,告状信落到了夏言的手里,这位仁兄自然是二话不说,准备好材料就要去找领导汇报。

      严嵩慌了,他听到风声之后,即刻找来自己的贪污犯儿子商量对策,紧要关头,这位天下三才之一也吓得不行,掐了自己几下才缓过神来。

      然后他提出了一个似乎十分荒谬的解决方法:去找夏言求情。

      严嵩不同意,因为他认为自己十分清楚夏言的个性,这位仁兄对待朋友都要严格要求,何况自己是他的死对头。

      严世蕃却坚持他的意见:

      “这是唯一的活路!”

      于是父子俩带好所有装备,包括礼物、钱、擦眼泪的绢布等等,到了夏言的门口,门卫通报,严次辅求见。

      很久之后,传来回应:夏首辅身体不适,两位改日再来。

      改日再来?别逗了,到时不知道脑袋还在不在呢!

      于是严嵩用上了第一件装备——钱。

      当然了这钱不是给夏言的,而是塞到了门卫的手里,大家都不容易,兄弟你放我过去吧。

      买通了门房,严嵩父子走进了夏言的住处。

      夏言正躺在床上装病,听见这两人来了,假装没醒,翻了个身继续睡。

      不要紧,自然有办法让你起床。

      站在房间里的严嵩和严世蕃突然悲痛欲绝,当场痛哭失声,哀嚎留涕声震天动地。

      虽然这套把戏在历史上屡见不鲜,却屡试不爽,而要使出这一招,也并非凡人可行,要知道,突然之间悲从心头起,鼻涕眼泪说下就下,毫不含糊,对脸部肌肉和中枢神经的技巧控制已到出神入化之地步,百年之后,犹让人叹为观止。

      夏言再也忍不住了,这好不容易休息一天,却突然跑进来两个活宝哭丧,觉也没法睡,而且自己躺在床上,他们对着床哭,实在是太不吉利。

      于是,他站了起来。

      他的毁灭就是从这一次起床开始的。

      夏言走到严嵩的面前,扶起了这个比自己大两岁,跪在地上痛苦不止的老人,叹了一口气:

      “分宜(严嵩是江西分宜人),你这又是何必呢?”

      何必?要不是为了脑袋,鬼才跪你。

      严嵩立刻停住了哭声,醒了鼻涕,拉着严世蕃,以庄重的装孙子形象站立在夏言的面前。

      大家都是明白人,你来干什么,想要什么,我非常清楚。

      于是夏言叹了一口气,无奈地挥挥手,表明自己的态度。

      严嵩和严世蕃大喜过望,立刻再次磕头谢恩,千恩万谢而去。

      历史证明,落水狗如果不打,就会变成恶狼。

      夏言实在是个不错的老头,他虽貌似古板,实际上胸怀宽广,心存仁义,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好人。

      可是在权力的擂台上,不折不扣的好人注定是要完蛋的。

      不久之后,这位老好人就遇到了麻烦,在批阅御史公文(告状信)

      的时候,他意外地发现了一个熟悉的名字——陆炳。

      陆炳兄实在是个耐不住寂寞的人,虽说他还有点原则,却也喜欢搞三搞四,收点黑钱,搞点贪污。慢慢地,事情也越闹越大,最后捅到了御史那里。

      于是夏言发火了,虽然他和陆炳的关系不错,但对于这个人的不法行为,还是有必要加以惩戒的。然而就在他打定主意之后不久,陆炳就找上门了。

      陆炳不是吃干饭的,他是搞特务工作的,在他的英明领导下,锦衣卫已经成为了最为可怕的情报机器,但凡京城里有什么风吹草动,他总是第一个知道。这次也不例外。

      在京城里,陆炳很少有害怕的人,夏言是唯一的一个,这位锦衣卫大人十分清楚,夏首辅是个二愣子,翻脸就不认人,还特别能战斗,无论你是什么来头,什么关系,只要认准了,统统打翻在地,还会狠狠踩上两脚。

      惊慌失措的陆炳想不出别的办法,只好走了严世蕃的老路,上门求情。

      他不是空手去的,还派人拿了三千两银子和他一起走。他知道夏言久经沙场,混了几十年,说话是浪费感情,还不如来点实惠的。

      从这件事情上,就足以断定,陆炳的水平不如严世蕃,因为他跟夏言打了多年交道,竟然不知道这位仁兄不收黑钱。

      所以当夏言看到陆炳,以及他带来的那些东西时,只说了两个字——出去。

      还加上一句——从哪里带来的,就带回哪里去。

      陆炳也懵了,他情急之下,只得用出了严世蕃曾用过的那一招——痛哭流涕,下跪求饶。

      当然结果还是一样,夏言依然原谅了他,这似乎有点让人难以理解,你既然不准备处理人家,干嘛要这么穷折腾。

      陆炳带着眼泪离开了夏言的家,心中却已充满了怒火,名声不重要了,原则也不再重要了,无论如何,一定要报这一箭之仇!

      当陆炳受辱的消息传开后,严世蕃找到了他的父亲,说了这样一句话:

      “夏言的死期不远了。”

      严世蕃这样说是有把握的,他已经找到了一个绝佳的机会,必能将夏言一举铲灭。

      严嵩还是一头雾水,朝廷里都是夏言的人,插个脚都不易,怎么动手?

      然而严世蕃告诉他,不需要拉帮结派,培养亲信,眼下有一件事,只要其中略施小计,夏言就必死无疑。

      严世蕃所说的那件事情,发生在一年以前。

      嘉靖二十五年(1546),兵部侍郎兼总督三边军务曾铣向嘉靖上了一份奏疏,就此拉开了这幕大戏。

      曾铣是一位极具军事能力的将领,他虽是文官出身,却喜欢军事,做了几年县令后,被委任为辽东巡案御史,从此开始在战场上打滚,并显现出他的军事天赋。

      应该说曾铣是一个奇怪的人,怪就怪在别人不愿打仗,他却是打仗上了瘾,只要有机会,他就绝对不会放过。

      他干过最损的一件事情发生在除夕之夜,大家打了一年仗,好不容易准备过年,曾铣来了。

      “大家收拾一下,准备出兵作战!”

      都大过年的了,大家都消停两天吧,这时候动刀动枪多不吉利,没人愿意出去拼命。而且蒙古人行踪不定,出去也未必能找到人。

      可是主帅的命令不能不听,于是大家商量了一个办法,找到了一个人去向曾铣的老婆说情,希望能够延期。

      不到一杯茶功夫,消息传来,去说情的那位仁兄被砍了,头被挂了出来。

      那就不要争了,还是出去拼命吧。

      说来也巧,军队出发不久,真的发现了久违的蒙古老朋友们,一顿穷追猛打,敲锣打鼓,得胜回营。

      但所有的人心中都有着同一个疑问:过年了,连侦察兵都休息,你怎么就知道蒙古人在附近呢?

      “你们没有发现吗,今天附近的喜鹊乌鸦特别吵。”曾铣得意地笑了。

      他的这辈子毁就毁在了得意上。

      曾铣注定是个闲不住的人,他决定再接再厉,在自己的岗位上为国家做出更大的贡献。于是他在那封奏疏上提出了一个建议——收复河套。

      河套地区,即今天的宁夏及内蒙古贺兰山一带,原本是属于明朝所有的,但这片地方就在蒙古部落家门口,蒙古邻居们时不时来串个门,“拿”点东西走,政府开始还管管,慢慢地也力不从心了。久而久之,这片地方就成为了蒙古的势力范围。

      开始人们还不怎么在乎,那个鸟不生蛋的地方,丢了就丢了吧。

      可后来人们才发现,放弃河套是一个严重的错误。

      因为蒙古人圈这块地,并不是为了开商店做生意,也不想开发房地产,他们占据河套,只是为了更好地完成抢劫任务。

      而失去河套的明朝就如同在街边摆摊的小贩,每天都不得安生,总要被整治那么几回,不是杀你的人,就是抢你的货。

      曾铣终于无法忍受了,他或许比较性急,却是一个爱惜百姓、立志报国的人,大明天下,岂容得胡虏肆虐!

      于是,他以满腔的报国激情写下了那篇誓要恢复河套的檄文:此一劳永逸之策,万世社稷所赖也。——这就是曾铣的美好理想和一腔热血。

      文章送上去后,嘉靖先生也激动了,这真算破天荒了,要知道这位道士虽说是天天炼丹读经,毕竟只是兼职,血性还是有的,便也热血沸腾了一把,当即表示,赞同曾铣的意见,并发文内阁商议。

      问题就出在内阁。

      夏言看到了这封奏疏,当即拍案叫好,表示绝对支持,然后另起一文,上书表示赞成。当然了,和往常一样,他没有征询另一个配角严嵩的意见。

      但他却忽视了一个十分怪异的现象:以往,即使他不打招呼,严嵩也早已凑上前来,表示支持或是赞成,但这一次,这位马屁精却只是坐在一旁,闭目养神,好像根本不知道这回事。

      急性子的夏言兴冲冲地跑去西苑了,他要表达自己的兴奋。而那个坐在阴暗角落里的严嵩,却露出了笑容。

      夏言终于糊涂了一回——严嵩做出了这样的判断。

      所谓百密一疏,沉浮宦海十多年的夏言却还没有摸透这位皇帝的心思,收复领土对国家自然是好事,可嘉靖先生却不一定会这样想。

      要知道,这位道士兄是个不爱惹事的人,他的愿望很简单,就想烧烧香,念念经,闲来无事搞点化学用品(所谓仙丹),多活几年而已。

      收复领土如果顺利,自然是好,那要是不顺利呢,要是打了败仗呢,那就麻烦了,损兵折将,天天要看战报、要运粮食,要征兵,要商议对策,不累死也得烦死。

      总而言之,他的热度只有三分钟,从四分钟起,所有敢于妨碍他私生活的人都将成为他的障碍。

      严嵩的猜测是正确的,不久之后,嘉靖先生突然下发了一道诏令,言简意赅:

      〖今逐套贼,师果有名乎?

      兵食果有余,成功可必乎?

      一铣何足言,如生民荼毒乎?〗

      大致意思是,我想出兵收复失地,但是问题很多啊,没有一个合理的名义、士兵粮草也不充足,也不能保证胜利,还会连累老百姓啊。

      当然了,这只是书面意思,它的隐含意思就简单得多了:

      你曾铣算什么东西,竟敢给我添麻烦,给我找不自在?

      严嵩看到这道谕令,立刻急忙地跑回了家,机会已经来了,但要如何去做,还得去找那个天才儿子商议。

      “正是大好时机,立刻上书弹劾夏言,还犹豫什么?”严世蕃似乎有点惊讶。

      严嵩没有夏言那样的慈悲心肠,之所以犹豫,只是因为他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办,难道还能把夏言骂死不成?

      于是严世蕃告诉他,虽然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办,但只要与一个人合作,夏言必死无疑!

      然后他连夜去拜访了陆炳。

      这对于陆炳而言,实在是个求之不得的机会,自那次事件之后,报仇已经成为了他的人生主题。

      这两位天下英才一拍即和,开始商量对策。

      商议过程是这样的:严世蕃对陆炳说,你官大,又是皇帝的亲信,你出面去对付夏言。

      陆炳认真地注视着严世蕃,告诉他:还是你去吧,我在背后支持你。

      其实这么多年混下来,大家都不傻,夏言当年对抗张璁的孤单英雄形象,仍然牢牢地铭刻在两人的大脑里,那唾沫横飞、无所畏惧的景象一想起来就让人打哆嗦。

      无论如何,到目前为止双方已经达成了一个共识,夏言很凶悍,谁都惹不起。

      胆小归胆小,但问题还是要解决的。两位天才苦心钻研良久,终于还是找到了夏言的死穴——曾铣。

      和夏言相比,曾铣是一个理想的突破口,只要处置了曾铣,就一定能够把夏言拖下水。

      可是曾铣远在边塞,而且平素行为端正,也没有什么把柄好抓,陆炳思索片刻,突然眼前一亮:

      “我想到一个人,如果他也肯加入,一定能帮我们解决这个问题。”

      “事不宜迟,我马上去见这个人。”严世蕃已经火烧眉毛了。

      陆炳却笑了,“你见不到的,因为他还在监狱里。”

      陆炳所说的那个人,叫做仇鸾。这位仁兄来头不小,他就是正德年间平定安化王之乱的大将仇钺的后人,袭爵咸宁侯,镇守甘肃。

      而这位兄台之所以会蹲大狱,那还要拜曾铣所赐。他在甘肃的时候,和曾铣闹矛盾,而且此人人品欠佳,在当地干过一些坏事,曾铣一气之下,向上级告了状,仇鸾就此被关进监狱,接受改造。

      所有的人选都已找到,所有的计划都已完备,只等待最后的攻击。

      【死亡的连环】

      夏言又一次在嘉靖的面前发言了,内容和以往一样,希望能够加强军备,恢复河套。而嘉靖也一如既往地不置可否。就在双方僵持不下的时候,严嵩终于开口说话了。

      “复套之举断不可为!”

      然后他大幅陈述了反对的理由,从军备到后勤,每一句话都说到了嘉靖的心坎里,皇帝大人听得连连点头。

      旁边的夏言却没有注意到这些,愤怒和震惊已冲昏了他的头脑,他这才明白,在那次内阁会议上,严嵩为何会违背一贯的马屁精神,一言不发。

      “你既然反对,当时为何不说,现在才站出来归咎于我,是何居心?”

      盛怒之下的夏言决定反击了,在以往的骂战中,他一直都是胜利者,所以他认为这次也不例外。

      可这次确实例外了,因为他的真正对手并不是严嵩,而是坐在最高位置上的嘉靖。

      嘉靖的怒火也已燃到了顶点,以往的一幕幕情景都出现在他的眼前:不戴香叶冠、讽刺修道、蛮横无理、严嵩的谗言、太监的坏话,这些已经足够了。

      于是他喝住了夏言,给了他一个让人毛骨悚然的评语——“强君胁众”。

      夏言打了个寒颤,他很清楚这句话意味着什么。

      彻底失去皇帝信任的夏言彻底完了,嘉靖二十七年(1548), 他再次被迫退休,离开了京城,而在此之前,曾铣已经被逮捕入狱。

      应该说皇帝对夏言还是不错的,准许他以尚书衔(正部级)退职,享受相应的退休待遇。毕竟在一起二十多年了,好好回家过日子吧。

      夏言就这样带着满腹悲愤和一丝宽慰上了路,虽然结局不好,毕竟也风光过,这辈子值了。

      可是政治高手就如同江湖大侠,想要金盆洗手一走了之,那是很难的,须知做大侠虽然风光,干掉大侠却更为风光。

      而政治高手们在打架时,从来不会玩三板斧,他们都是耍套路的,从毫不起眼的起手式,环环相扣,直到最后那致命的一击。

      夏言所不知道的是,就在他心灰意冷收拾行李的时候,一封上访信已经送到了嘉靖的手里。

      这封信来自监狱,署名是仇鸾,信中列举了曾铣的几大罪状,包括贪污军饷、打了败仗不上报,没有打仗却冒功等等,当然了,这玩意并不是仇大老粗写出来的,其主要代笔者是严嵩和严世蕃。

      信中所列举的种种恶行自然不是曾铣的所为,事实上,很多倒是仇鸾本人的壮举,但栽赃本来就不需要借口和理由,所以这似乎也是可以理解的。

      这封文书虽然说了很多恶毒的话,不过最为可怕的,却是其中十分不起眼的一句——结交近侍(夏言)。

      当这句话出现在嘉靖眼前的时候,他改变了主意:

      “夏言现在何处?快马追他回来!”

      此时夏言刚刚走到通州,毕竟在朝廷干了这么多年,他也早有心理准备,所以当他听来人说要带自己回去的时候,并不慌张,而是端坐在自己的马车上,镇定地问道:

      “我的罪名是什么?”

      但当那个四字答案传到他耳里的时候,夏言的意志彻底崩溃了,只说出了一句话,就从车上摔了下来。

      “我死定了!”

      判断完全准确。

      在明代朝廷中,官员们时常会犯错误,其实犯错不要紧,人生还很漫长,只要你熬得住,东山再起也并非不可能,但也有几条高压线,是绝对不能碰的,三十万伏,一触即死。

      藩王擅自入京算一个,边将结交近臣也算一个。

      因为它们都暗藏着一个隐含的意义——图谋不轨。天王老子也好,江洋大盗也罢,只要胆敢触碰那最高的皇权,一句话——杀你没商量。

      回到京城的夏言试图辩解,却没有起到任何效果,嘉靖二十七年(1548)十月,曾铣和夏言的结局被最终确定。

      〖曾铣,按律斩,妻子流放两千里,廉,死时家无余财。

      死前唯留遗言:“一心报国”。

      曾铣死,仇鸾出狱。

      夏言,弃市,妻子流放广西,从子从孙削职为民。

      夏言起自微寒,豪迈而有俊才,纵横驳辩,人莫能屈,虽身处宦海,仍心系天下,胸怀万民,然终为严嵩所害。

      言死,嵩祸及天下。〗

      严嵩终究还是获胜了,自嘉靖十七年以来,经过十余年的斗争,他终于战胜了夏言,用一种极为卑劣的手段。

      虽说政治斗争的手段总是卑劣的,但严嵩的行为却与以往不同,他为了自己的私利,杀害了两个无辜的人,一个励精图治、忠于职守的将领,和一个正直无私,勤勉为国的大臣。

      而这两个人想做的,只是收复原本属于大明的领土,救赎无数在蒙古铁骑下挣扎呻吟的百姓而已。

      严嵩赢了,他终于赢了,他成为了朝廷首辅,从这一天开始,朝政就这样了,不会再有人起早贪黑地去打理,严首辅可以勾结自己的儿子,大大方方地贪,光明正大地贪,他十分清楚,没有人能管他,也没有人敢管他。

      河套也就这样了,蒙古人一如既往地冲进百姓的家里,烧杀淫掠,无所不为。因为他们也十分清楚,从此没人能阻止他们,也没人敢阻止他们。

      当然,这一切对于严嵩和严世蕃来说,似乎并不重要,反正鞑靼的马刀砍不到他们的头上,也不用担心老婆被人抢走,此刻的他们,正弹冠相庆,欢庆着自己的胜利。

      与此同时,徐阶的表现却极为反常,夏言被陷害、被关押,然后身首异处,家破人亡,这一幕幕的惨剧就发生在他的眼前,而他只是平静地看着这一切,丝毫不予理会。

      在夏言被杀的前夕,连平素与他关系一般的喻茂坚(刑部尚书)

      也看不下去了,毅然站出来说了几句公道话,结果被皇帝扣了一年工钱。可是徐阶依然沉默不语,寂寂无声。

      所有的人都鄙视徐阶的为人,因为所有的人都知道,在过去的十年里,夏言曾不记私仇,努力提拔、栽培徐阶,希望他成为国家的栋梁,然而在这关键时刻,徐阶却背弃了他的恩师,不发一言,不上一书,是一个忘恩负义的小人。

      徐阶默默地接受了所有的嘲讽与鄙视,每天照常去吏部上班,照常应付那些官员们,照常谈笑风生,那个人的死和他似乎没有任何关系。

      时间是消磨痕迹的利器,随着时光的流逝,夏言、曾铣从人们的脑海中消失了,他们的冤情、委屈、孤儿寡母也已慢慢地被人忘记。

      但有一个人却并没有忘记,从来没有。

      在无数个深夜,徐阶曾辗转反侧,难以入眠,但当清晨来临时,他却又显得若无其事。

      如果回到二十年前,他还是那个年轻气盛的翰林,情境可能会完全不同,大致流程应该是义愤填膺、慷慨激昂——愤而上书、人心大快——奸臣当道、下旨责罚——流放充军、斩首示众。(最后一项视运气好坏二选一)

      二十年过去了,他经历了无数的磨砺,掌握了心学的真谛,那个热血澎湃的青年早已消失无踪,他终于明白,这个世界是现实的,要适应这个世界,并且继续生存下去,必须采用合适的方法。

      他也想如其他人那样,好好激动一番,上书大骂奸臣严嵩,为夏言叫屈,但他更明白,这样做不会有任何效果。

      严嵩比张璁要厉害得多,他历经三朝,混迹官场四十余年,工于心计,城府极深,而在他的身边,除了掌管锦衣卫的陆炳,还有那个绝世之才严世蕃。

      他们已经组成了一条可怕的权力链锁,绞杀任何敢于阻挡他们的人。

      而自己,什么也没有。

      要想战胜这样一群敌人,几乎是不可能的,自己和夏言的关系人尽皆知,夏言已经死了,严嵩必定不会放过一个和他联系如此密切的人,现在唯一的屏障已经失去,再也没有保护,没有帮助。

      我将独自面对所有的敌人,只有我自己。

      “即使日后身处绝境,亦需坚守,万勿轻言放弃!”

      是的,这句话我一直牢记在心,要隐忍,要忍受痛苦和折磨,要坚强地活下去,只有活下去,才有胜利的希望。

      但有些事是永远不会被忘却的,那个古板严肃的老头,那个品性正直,口硬心软的人,那个不计前嫌,一心为公的人。而严嵩,你为了自己的权位和利益,无耻地杀害了这个人。

      此仇不报,誓不为人!

    下一章:第4部:粉饰太平 第十章 隐藏的精英
    上一章:第4部:粉饰太平 第八章 天下,三人而已
    43 条评论 发表在“第4部:粉饰太平 第九章 致命的疏漏”上

    匿名 说道:
    夏言悲哉,徐阶大丈夫也

    匿名 说道:
    混迹官场,隐忍是第一选择,即使主意已定,也要一言不发,只因自身实力不够雄厚

    匿名 说道:
    落水狗如果不打,就会变成恶狼。

    郭勋 说道:
    此仇不报,誓不为人!

    匿名 说道:
    万勿轻言放弃

    申时行 说道:
    明月,我一点不明白,你之前也说过,嘉靖并不在乎严嵩贪不贪,或者贪多少,而是在乎他是否听话。这么一来就算夏言弹劾他,也死不了吧,顶多就是赃款充公,犯不着去给夏言哭丧磕头吧?

    李如松 说道:
    我晕…不在乎是皇帝的意思…但是贪污就牵涉到法律了…严嵩贪污皇帝知道只是不想关…睁眼闭眼就过了…但是夏言把事情挑明了的话不整治…那大明法律何用?

    历史其实很精彩 说道:
    六楼 夏言要弹劾的不是严嵩,而是严嵩的儿子严世番,嘉靖喜欢严老头,但是讨厌严老头的这个儿子,所以严世番必死,严世番一死,严老头又能有什么作为呢
    顺便说一句 在明朝权利 漩涡中,好人永远没有好报,真让人

    dd 说道:
    权力的斗争,没有什么正义。但是不管胜利者还是失败者,恩惠百姓就是好官了。

    八路 说道:
    不想看这!又是好人死了,这真让人难过,历史真现实 

    逃避 说道:
    这就是历史,残酷的现实

    CONEY 说道:
    【转机】–应为:孤胆英雄

    匿名 说道:
    杀夏言,陆炳跟本上没有作用

    普顿 说道:
    根本

    匿名 说道:
    额三个傻瓜

    微笑 说道:
    难道十年寒窗 只为今日的勾心斗角?

    匿名 说道:
    历史说明名臣再多也抵不过一个昏君!

    张居正 说道:
    奸臣当道,誓不为人!!!

    12346567 说道:
    klk

    12346567 说道:
    为什么死的都是好人

    神 说道:
    个发个回电话$打个电话电话不回复好的郭德纲:电话费哈哈

    清明 说道:
    隐忍,是最为艰难的一步,只有等到自己强大,才能够去对抗那个强大的敌人。从这里,我也学习到了一点:落水狗如果不及时打,就会变成饿狼。夏言,你的冤屈徐阶会替你报的,严家父子的下场你在天上看到,心里多少会有一丝安慰的,因为坏人不会有好下场!

    匿名 说道:
    **—/**—/****-/***–/*****/****-/**—/—-*/***–/****-/**—/

    蛋蛋 说道:
    谢谢明月 让我认识到一个真实的历史

    So? 说道:
    夏言是第二个于谦,
    虽然我说这话可能有点言过其实,
    不过他们的命运的确非常相像,
    不是吗?

    随便 说道:
    可怜的夏言

    小饭 说道:
    夏言是个好人,却死在了严嵩手里。呜呼哀哉!

    匿名 说道:
    商议过程是这样的:严世蕃对陆炳说,你官大,又是皇帝的亲信,你出面去对付夏言。

      陆炳认真地注视着严世蕃,告诉他:还是你去吧,我在背后支持你。

    杨继盛 说道:
    老杨死得其所

    小夏 说道:
    作为姓夏的,我为有夏言这样的本家感到骄傲!

    明朝最爱戚继光 说道:
    夏言好样的 明朝百姓之福

    炼丹侍郎 说道:
    呵呵,我要毒死嘉靖皇帝。

    饭桶 说道:
    多福多寿帝国大厦分公司的双方各得他歌功颂德 高大哈复活节还刚刚 的方法哈达和肺结核电饭锅 该会员他如今他如野人委员会图文而退儿童为日文科 人家客厅热捧的如何口腔时空肠道疾病将山坡去爬山我恶业服务度过画一幅画文化认为将罚款鞋么噢外科农村今年将诶的家哦年金额不好意的脑门上呢就的护卫舰

    朱厚熜 说道:
    【转机】

      严嵩父子绞尽脑汁准备对付夏言,然而出乎他们意料的是,还没等他们动手,夏言就找上门来了。

      事情是这样的,估计是严世蕃贪得过了头,惹恼了很多人,结果被人给告了,今时不同往日,告状信落到了夏言的手里,这位仁兄自然是二话不说,准备好材料就要去找领导汇报。

      严嵩慌了,他听到风声之后,即刻找来自己的贪污犯儿子商量对策,紧要关头,这位天下三才之一也吓得不行,掐了自己几下才缓过神来。

      然后他提出了一个似乎十分荒谬的解决方法:去找夏言求情。

      严嵩不同意,因为他认为自己十分清楚夏言的个性,这位仁兄对待朋友都要严格要求,何况自己是他的死对头。

      严世蕃却坚持他的意见:

      “这是唯一的活路!”

      于是父子俩带好所有装备,包括礼物、钱、擦眼泪的绢布等等,到了夏言的门口,门卫通报,严次辅求见。

      很久之后,传来回应:夏首辅身体不适,两位改日再来。

      改日再来?别逗了,到时不知道脑袋还在不在呢!

      于是严嵩用上了第一件装备——钱。

      当然了这钱不是给夏言的,而是塞到了门卫的手里,大家都不容易,兄弟你放我过去吧。

      买通了门房,严嵩父子走进了夏言的住处。

      夏言正躺在床上装病,听见这两人来了,假装没醒,翻了个身继续睡。

      不要紧,自然有办法让你起床。

      站在房间里的严嵩和严世蕃突然悲痛欲绝,当场痛哭失声,哀嚎留涕声震天动地。

      虽然这套把戏在历史上屡见不鲜,却屡试不爽,而要使出这一招,也并非凡人可行,要知道,突然之间悲从心头起,鼻涕眼泪说下就下,毫不含糊,对脸部肌肉和中枢神经的技巧控制已到出神入化之地步,百年之后,犹让人叹为观止。

      夏言再也忍不住了,这好不容易休息一天,却突然跑进来两个活宝哭丧,觉也没法睡,而且自己躺在床上,他们对着床哭,实在是太不吉利。

      于是,他站了起来。

      他的毁灭就是从这一次起床开始的。

      夏言走到严嵩的面前,扶起了这个比自己大两岁,跪在地上痛苦不止的老人,叹了一口气:

      “分宜(严嵩是江西分宜人),你这又是何必呢?”

      何必?要不是为了脑袋,鬼才跪你。

      严嵩立刻停住了哭声,醒了鼻涕,拉着严世蕃,以庄重的装孙子形象站立在夏言的面前。

      大家都是明白人,你来干什么,想要什么,我非常清楚。

      于是夏言叹了一口气,无奈地挥挥手,表明自己的态度。

      严嵩和严世蕃大喜过望,立刻再次磕头谢恩,千恩万谢而去。

      历史证明,落水狗如果不打,就会变成恶狼。

      夏言实在是个不错的老头,他虽貌似古板,实际上胸怀宽广,心存仁义,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好人。

      可是在权力的擂台上,不折不扣的好人注定是要完蛋的。

      不久之后,这位老好人就遇到了麻烦,在批阅御史公文(告状信)

      的时候,他意外地发现了一个熟悉的名字——陆炳。

      陆炳兄实在是个耐不住寂寞的人,虽说他还有点原则,却也喜欢搞三搞四,收点黑钱,搞点贪污。慢慢地,事情也越闹越大,最后捅到了御史那里。

      于是夏言发火了,虽然他和陆炳的关系不错,但对于这个人的不法行为,还是有必要加以惩戒的。然而就在他打定主意之后不久,陆炳就找上门了。

      陆炳不是吃干饭的,他是搞特务工作的,在他的英明领导下,锦衣卫已经成为了最为可怕的情报机器,但凡京城里有什么风吹草动,他总是第一个知道。这次也不例外。

      在京城里,陆炳很少有害怕的人,夏言是唯一的一个,这位锦衣卫大人十分清楚,夏首辅是个二愣子,翻脸就不认人,还特别能战斗,无论你是什么来头,什么关系,只要认准了,统统打翻在地,还会狠狠踩上两脚。

      惊慌失措的陆炳想不出别的办法,只好走了严世蕃的老路,上门求情。

      他不是空手去的,还派人拿了三千两银子和他一起走。他知道夏言久经沙场,混了几十年,说话是浪费感情,还不如来点实惠的。

      从这件事情上,就足以断定,陆炳的水平不如严世蕃,因为他跟夏言打了多年交道,竟然不知道这位仁兄不收黑钱。

      所以当夏言看到陆炳,以及他带来的那些东西时,只说了两个字——出去。

      还加上一句——从哪里带来的,就带回哪里去。

      陆炳也懵了,他情急之下,只得用出了严世蕃曾用过的那一招——痛哭流涕,下跪求饶。

      当然结果还是一样,夏言依然原谅了他,这似乎有点让人难以理解,你既然不准备处理人家,干嘛要这么穷折腾。

      陆炳带着眼泪离开了夏言的家,心中却已充满了怒火,名声不重要了,原则也不再重要了,无论如何,一定要报这一箭之仇!

      当陆炳受辱的消息传开后,严世蕃找到了他的父亲,说了这样一句话:

      “夏言的死期不远了。”

      严世蕃这样说是有把握的,他已经找到了一个绝佳的机会,必能将夏言一举铲灭。

      严嵩还是一头雾水,朝廷里都是夏言的人,插个脚都不易,怎么动手?

      然而严世蕃告诉他,不需要拉帮结派,培养亲信,眼下有一件事,只要其中略施小计,夏言就必死无疑。

      严世蕃所说的那件事情,发生在一年以前。

      嘉靖二十五年(1546),兵部侍郎兼总督三边军务曾铣向嘉靖上了一份奏疏,就此拉开了这幕大戏。

      曾铣是一位极具军事能力的将领,他虽是文官出身,却喜欢军事,做了几年县令后,被委任为辽东巡案御史,从此开始在战场上打滚,并显现出他的军事天赋。

      应该说曾铣是一个奇怪的人,怪就怪在别人不愿打仗,他却是打仗上了瘾,只要有机会,他就绝对不会放过。

      他干过最损的一件事情发生在除夕之夜,大家打了一年仗,好不容易准备过年,曾铣来了。

      “大家收拾一下,准备出兵作战!”

      都大过年的了,大家都消停两天吧,这时候动刀动枪多不吉利,没人愿意出去拼命。而且蒙古人行踪不定,出去也未必能找到人。

      可是主帅的命令不能不听,于是大家商量了一个办法,找到了一个人去向曾铣的老婆说情,希望能够延期。

      不到一杯茶功夫,消息传来,去说情的那位仁兄被砍了,头被挂了出来。

      那就不要争了,还是出去拼命吧。

      说来也巧,军队出发不久,真的发现了久违的蒙古老朋友们,一顿穷追猛打,敲锣打鼓,得胜回营。

      但所有的人心中都有着同一个疑问:过年了,连侦察兵都休息,你怎么就知道蒙古人在附近呢?

      “你们没有发现吗,今天附近的喜鹊乌鸦特别吵。”曾铣得意地笑了。

      他的这辈子毁就毁在了得意上。

      曾铣注定是个闲不住的人,他决定再接再厉,在自己的岗位上为国家做出更大的贡献。于是他在那封奏疏上提出了一个建议——收复河套。

      河套地区,即今天的宁夏及内蒙古贺兰山一带,原本是属于明朝所有的,但这片地方就在蒙古部落家门口,蒙古邻居们时不时来串个门,“拿”点东西走,政府开始还管管,慢慢地也力不从心了。久而久之,这片地方就成为了蒙古的势力范围。

      开始人们还不怎么在乎,那个鸟不生蛋的地方,丢了就丢了吧。

      可后来人们才发现,放弃河套是一个严重的错误。

      因为蒙古人圈这块地,并不是为了开商店做生意,也不想开发房地产,他们占据河套,只是为了更好地完成抢劫任务。

      而失去河套的明朝就如同在街边摆摊的小贩,每天都不得安生,总要被整治那么几回,不是杀你的人,就是抢你的货。

      曾铣终于无法忍受了,他或许比较性急,却是一个爱惜百姓、立志报国的人,大明天下,岂容得胡虏肆虐!

      于是,他以满腔的报国激情写下了那篇誓要恢复河套的檄文:此一劳永逸之策,万世社稷所赖也。——这就是曾铣的美好理想和一腔热血。

      文章送上去后,嘉靖先生也激动了,这真算破天荒了,要知道这位道士虽说是天天炼丹读经,毕竟只是兼职,血性还是有的,便也热血沸腾了一把,当即表示,赞同曾铣的意见,并发文内阁商议。

      问题就出在内阁。

      夏言看到了这封奏疏,当即拍案叫好,表示绝对支持,然后另起一文,上书表示赞成。当然了,和往常一样,他没有征询另一个配角严嵩的意见。

      但他却忽视了一个十分怪异的现象:以往,即使他不打招呼,严嵩也早已凑上前来,表示支持或是赞成,但这一次,这位马屁精却只是坐在一旁,闭目养神,好像根本不知道这回事。

      急性子的夏言兴冲冲地跑去西苑了,他要表达自己的兴奋。而那个坐在阴暗角落里的严嵩,却露出了笑容。

      夏言终于糊涂了一回——严嵩做出了这样的判断。

      所谓百密一疏,沉浮宦海十多年的夏言却还没有摸透这位皇帝的心思,收复领土对国家自然是好事,可嘉靖先生却不一定会这样想。

      要知道,这位道士兄是个不爱惹事的人,他的愿望很简单,就想烧烧香,念念经,闲来无事搞点化学用品(所谓仙丹),多活几年而已。

      收复领土如果顺利,自然是好,那要是不顺利呢,要是打了败仗呢,那就麻烦了,损兵折将,天天要看战报、要运粮食,要征兵,要商议对策,不累死也得烦死。

      总而言之,他的热度只有三分钟,从四分钟起,所有敢于妨碍他私生活的人都将成为他的障碍。

      严嵩的猜测是正确的,不久之后,嘉靖先生突然下发了一道诏令,言简意赅:

      〖今逐套贼,师果有名乎?

      兵食果有余,成功可必乎?

      一铣何足言,如生民荼毒乎?〗

      大致意思是,我想出兵收复失地,但是问题很多啊,没有一个合理的名义、士兵粮草也不充足,也不能保证胜利,还会连累老百姓啊。

      当然了,这只是书面意思,它的隐含意思就简单得多了:

      你曾铣算什么东西,竟敢给我添麻烦,给我找不自在?

      严嵩看到这道谕令,立刻急忙地跑回了家,机会已经来了,但要如何去做,还得去找那个天才儿子商议。

      “正是大好时机,立刻上书弹劾夏言,还犹豫什么?”严世蕃似乎有点惊讶。

      严嵩没有夏言那样的慈悲心肠,之所以犹豫,只是因为他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办,难道还能把夏言骂死不成?

      于是严世蕃告诉他,虽然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办,但只要与一个人合作,夏言必死无疑!

      然后他连夜去拜访了陆炳。

      这对于陆炳而言,实在是个求之不得的机会,自那次事件之后,报仇已经成为了他的人生主题。

      这两位天下英才一拍即和,开始商量对策。

      商议过程是这样的:严世蕃对陆炳说,你官大,又是皇帝的亲信,你出面去对付夏言。

      陆炳认真地注视着严世蕃,告诉他:还是你去吧,我在背后支持你。

      其实这么多年混下来,大家都不傻,夏言当年对抗张璁的孤单英雄形象,仍然牢牢地铭刻在两人的大脑里,那唾沫横飞、无所畏惧的景象一想起来就让人打哆嗦。

      无论如何,到目前为止双方已经达成了一个共识,夏言很凶悍,谁都惹不起。

      胆小归胆小,但问题还是要解决的。两位天才苦心钻研良久,终于还是找到了夏言的死穴——曾铣。

      和夏言相比,曾铣是一个理想的突破口,只要处置了曾铣,就一定能够把夏言拖下水。

      可是曾铣远在边塞,而且平素行为端正,也没有什么把柄好抓,陆炳思索片刻,突然眼前一亮:

      “我想到一个人,如果他也肯加入,一定能帮我们解决这个问题。”

      “事不宜迟,我马上去见这个人。”严世蕃已经火烧眉毛了。

      陆炳却笑了,“你见不到的,因为他还在监狱里。”

      陆炳所说的那个人,叫做仇鸾。这位仁兄来头不小,他就是正德年间平定安化王之乱的大将仇钺的后人,袭爵咸宁侯,镇守甘肃。

      而这位兄台之所以会蹲大狱,那还要拜曾铣所赐。他在甘肃的时候,和曾铣闹矛盾,而且此人人品欠佳,在当地干过一些坏事,曾铣一气之下,向上级告了状,仇鸾就此被关进监狱,接受改造。

      所有的人选都已找到,所有的计划都已完备,只等待最后的攻击。

      【死亡的连环】

      夏言又一次在嘉靖的面前发言了,内容和以往一样,希望能够加强军备,恢复河套。而嘉靖也一如既往地不置可否。就在双方僵持不下的时候,严嵩终于开口说话了。

      “复套之举断不可为!”

      然后他大幅陈述了反对的理由,从军备到后勤,每一句话都说到了嘉靖的心坎里,皇帝大人听得连连点头。

      旁边的夏言却没有注意到这些,愤怒和震惊已冲昏了他的头脑,他这才明白,在那次内阁会议上,严嵩为何会违背一贯的马屁精神,一言不发。

      “你既然反对,当时为何不说,现在才站出来归咎于我,是何居心?”

      盛怒之下的夏言决定反击了,在以往的骂战中,他一直都是胜利者,所以他认为这次也不例外。

      可这次确实例外了,因为他的真正对手并不是严嵩,而是坐在最高位置上的嘉靖。

      嘉靖的怒火也已燃到了顶点,以往的一幕幕情景都出现在他的眼前:不戴香叶冠、讽刺修道、蛮横无理、严嵩的谗言、太监的坏话,这些已经足够了。

      于是他喝住了夏言,给了他一个让人毛骨悚然的评语——“强君胁众”。

      夏言打了个寒颤,他很清楚这句话意味着什么。

      彻底失去皇帝信任的夏言彻底完了,嘉靖二十七年(1548), 他再次被迫退休,离开了京城,而在此之前,曾铣已经被逮捕入狱。

      应该说皇帝对夏言还是不错的,准许他以尚书衔(正部级)退职,享受相应的退休待遇。毕竟在一起二十多年了,好好回家过日子吧。

      夏言就这样带着满腹悲愤和一丝宽慰上了路,虽然结局不好,毕竟也风光过,这辈子值了。

      可是政治高手就如同江湖大侠,想要金盆洗手一走了之,那是很难的,须知做大侠虽然风光,干掉大侠却更为风光。

      而政治高手们在打架时,从来不会玩三板斧,他们都是耍套路的,从毫不起眼的起手式,环环相扣,直到最后那致命的一击。

      夏言所不知道的是,就在他心灰意冷收拾行李的时候,一封上访信已经送到了嘉靖的手里。

      这封信来自监狱,署名是仇鸾,信中列举了曾铣的几大罪状,包括贪污军饷、打了败仗不上报,没有打仗却冒功等等,当然了,这玩意并不是仇大老粗写出来的,其主要代笔者是严嵩和严世蕃。

      信中所列举的种种恶行自然不是曾铣的所为,事实上,很多倒是仇鸾本人的壮举,但栽赃本来就不需要借口和理由,所以这似乎也是可以理解的。

      这封文书虽然说了很多恶毒的话,不过最为可怕的,却是其中十分不起眼的一句——结交近侍(夏言)。

      当这句话出现在嘉靖眼前的时候,他改变了主意:

      “夏言现在何处?快马追他回来!”

      此时夏言刚刚走到通州,毕竟在朝廷干了这么多年,他也早有心理准备,所以当他听来人说要带自己回去的时候,并不慌张,而是端坐在自己的马车上,镇定地问道:

      “我的罪名是什么?”

      但当那个四字答案传到他耳里的时候,夏言的意志彻底崩溃了,只说出了一句话,就从车上摔了下来。

      “我死定了!”

      判断完全准确。

      在明代朝廷中,官员们时常会犯错误,其实犯错不要紧,人生还很漫长,只要你熬得住,东山再起也并非不可能,但也有几条高压线,是绝对不能碰的,三十万伏,一触即死。

      藩王擅自入京算一个,边将结交近臣也算一个。

      因为它们都暗藏着一个隐含的意义——图谋不轨。天王老子也好,江洋大盗也罢,只要胆敢触碰那最高的皇权,一句话——杀你没商量。

      回到京城的夏言试图辩解,却没有起到任何效果,嘉靖二十七年(1548)十月,曾铣和夏言的结局被最终确定。

      〖曾铣,按律斩,妻子流放两千里,廉,死时家无余财。

      死前唯留遗言:“一心报国”。

      曾铣死,仇鸾出狱。

      夏言,弃市,妻子流放广西,从子从孙削职为民。

      夏言起自微寒,豪迈而有俊才,纵横驳辩,人莫能屈,虽身处宦海,仍心系天下,胸怀万民,然终为严嵩所害。

      言死,嵩祸及天下。〗

      严嵩终究还是获胜了,自嘉靖十七年以来,经过十余年的斗争,他终于战胜了夏言,用一种极为卑劣的手段。

      虽说政治斗争的手段总是卑劣的,但严嵩的行为却与以往不同,他为了自己的私利,杀害了两个无辜的人,一个励精图治、忠于职守的将领,和一个正直无私,勤勉为国的大臣。

      而这两个人想做的,只是收复原本属于大明的领土,救赎无数在蒙古铁骑下挣扎呻吟的百姓而已。

      严嵩赢了,他终于赢了,他成为了朝廷首辅,从这一天开始,朝政就这样了,不会再有人起早贪黑地去打理,严首辅可以勾结自己的儿子,大大方方地贪,光明正大地贪,他十分清楚,没有人能管他,也没有人敢管他。

      河套也就这样了,蒙古人一如既往地冲进百姓的家里,烧杀淫掠,无所不为。因为他们也十分清楚,从此没人能阻止他们,也没人敢阻止他们。

      当然,这一切对于严嵩和严世蕃来说,似乎并不重要,反正鞑靼的马刀砍不到他们的头上,也不用担心老婆被人抢走,此刻的他们,正弹冠相庆,欢庆着自己的胜利。

      与此同时,徐阶的表现却极为反常,夏言被陷害、被关押,然后身首异处,家破人亡,这一幕幕的惨剧就发生在他的眼前,而他只是平静地看着这一切,丝毫不予理会。

      在夏言被杀的前夕,连平素与他关系一般的喻茂坚(刑部尚书)

      也看不下去了,毅然站出来说了几句公道话,结果被皇帝扣了一年工钱。可是徐阶依然沉默不语,寂寂无声。

      所有的人都鄙视徐阶的为人,因为所有的人都知道,在过去的十年里,夏言曾不记私仇,努力提拔、栽培徐阶,希望他成为国家的栋梁,然而在这关键时刻,徐阶却背弃了他的恩师,不发一言,不上一书,是一个忘恩负义的小人。

      徐阶默默地接受了所有的嘲讽与鄙视,每天照常去吏部上班,照常应付那些官员们,照常谈笑风生,那个人的死和他似乎没有任何关系。

      时间是消磨痕迹的利器,随着时光的流逝,夏言、曾铣从人们的脑海中消失了,他们的冤情、委屈、孤儿寡母也已慢慢地被人忘记。

      但有一个人却并没有忘记,从来没有。

      在无数个深夜,徐阶曾辗转反侧,难以入眠,但当清晨来临时,他却又显得若无其事。

      如果回到二十年前,他还是那个年轻气盛的翰林,情境可能会完全不同,大致流程应该是义愤填膺、慷慨激昂——愤而上书、人心大快——奸臣当道、下旨责罚——流放充军、斩首示众。(最后一项视运气好坏二选一)

      二十年过去了,他经历了无数的磨砺,掌握了心学的真谛,那个热血澎湃的青年早已消失无踪,他终于明白,这个世界是现实的,要适应这个世界,并且继续生存下去,必须采用合适的方法。

      他也想如其他人那样,好好激动一番,上书大骂奸臣严嵩,为夏言叫屈,但他更明白,这样做不会有任何效果。

      严嵩比张璁要厉害得多,他历经三朝,混迹官场四十余年,工于心计,城府极深,而在他的身边,除了掌管锦衣卫的陆炳,还有那个绝世之才严世蕃。

      他们已经组成了一条可怕的权力链锁,绞杀任何敢于阻挡他们的人。

      而自己,什么也没有。

      要想战胜这样一群敌人,几乎是不可能的,自己和夏言的关系人尽皆知,夏言已经死了,严嵩必定不会放过一个和他联系如此密切的人,现在唯一的屏障已经失去,再也没有保护,没有帮助。

      我将独自面对所有的敌人,只有我自己。

      “即使日后身处绝境,亦需坚守,万勿轻言放弃!”

      是的,这句话我一直牢记在心,要隐忍,要忍受痛苦和折磨,要坚强地活下去,只有活下去,才有胜利的希望。

      但有些事是永远不会被忘却的,那个古板严肃的老头,那个品性正直,口硬心软的人,那个不计前嫌,一心为公的人。而严嵩,你为了自己的权位和利益,无耻地杀害了这个人。

      此仇不报,誓不为人!

    杀 说道:
    明朝那些事儿全集 明朝那些事儿及作者简介 当年明月 手机阅读 收藏本站 大秦帝国 更多历史书籍
    明朝那些事儿1 明朝那些事儿2 明朝那些事儿3 明朝那些事儿4 明朝那些事儿5 明朝那些事儿6 明朝那些事儿7

    第4部:粉饰太平 第九章 致命的疏漏
    所属目录:明朝那些事儿 明朝那些事儿作者:当年明月

      【转机】

      严嵩父子绞尽脑汁准备对付夏言,然而出乎他们意料的是,还没等他们动手,夏言就找上门来了。

      事情是这样的,估计是严世蕃贪得过了头,惹恼了很多人,结果被人给告了,今时不同往日,告状信落到了夏言的手里,这位仁兄自然是二话不说,准备好材料就要去找领导汇报。

      严嵩慌了,他听到风声之后,即刻找来自己的贪污犯儿子商量对策,紧要关头,这位天下三才之一也吓得不行,掐了自己几下才缓过神来。

      然后他提出了一个似乎十分荒谬的解决方法:去找夏言求情。

      严嵩不同意,因为他认为自己十分清楚夏言的个性,这位仁兄对待朋友都要严格要求,何况自己是他的死对头。

      严世蕃却坚持他的意见:

      “这是唯一的活路!”

      于是父子俩带好所有装备,包括礼物、钱、擦眼泪的绢布等等,到了夏言的门口,门卫通报,严次辅求见。

      很久之后,传来回应:夏首辅身体不适,两位改日再来。

      改日再来?别逗了,到时不知道脑袋还在不在呢!

      于是严嵩用上了第一件装备——钱。

      当然了这钱不是给夏言的,而是塞到了门卫的手里,大家都不容易,兄弟你放我过去吧。

      买通了门房,严嵩父子走进了夏言的住处。

      夏言正躺在床上装病,听见这两人来了,假装没醒,翻了个身继续睡。

      不要紧,自然有办法让你起床。

      站在房间里的严嵩和严世蕃突然悲痛欲绝,当场痛哭失声,哀嚎留涕声震天动地。

      虽然这套把戏在历史上屡见不鲜,却屡试不爽,而要使出这一招,也并非凡人可行,要知道,突然之间悲从心头起,鼻涕眼泪说下就下,毫不含糊,对脸部肌肉和中枢神经的技巧控制已到出神入化之地步,百年之后,犹让人叹为观止。

      夏言再也忍不住了,这好不容易休息一天,却突然跑进来两个活宝哭丧,觉也没法睡,而且自己躺在床上,他们对着床哭,实在是太不吉利。

      于是,他站了起来。

      他的毁灭就是从这一次起床开始的。

      夏言走到严嵩的面前,扶起了这个比自己大两岁,跪在地上痛苦不止的老人,叹了一口气:

      “分宜(严嵩是江西分宜人),你这又是何必呢?”

      何必?要不是为了脑袋,鬼才跪你。

      严嵩立刻停住了哭声,醒了鼻涕,拉着严世蕃,以庄重的装孙子形象站立在夏言的面前。

      大家都是明白人,你来干什么,想要什么,我非常清楚。

      于是夏言叹了一口气,无奈地挥挥手,表明自己的态度。

      严嵩和严世蕃大喜过望,立刻再次磕头谢恩,千恩万谢而去。

      历史证明,落水狗如果不打,就会变成恶狼。

      夏言实在是个不错的老头,他虽貌似古板,实际上胸怀宽广,心存仁义,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好人。

      可是在权力的擂台上,不折不扣的好人注定是要完蛋的。

      不久之后,这位老好人就遇到了麻烦,在批阅御史公文(告状信)

      的时候,他意外地发现了一个熟悉的名字——陆炳。

      陆炳兄实在是个耐不住寂寞的人,虽说他还有点原则,却也喜欢搞三搞四,收点黑钱,搞点贪污。慢慢地,事情也越闹越大,最后捅到了御史那里。

      于是夏言发火了,虽然他和陆炳的关系不错,但对于这个人的不法行为,还是有必要加以惩戒的。然而就在他打定主意之后不久,陆炳就找上门了。

      陆炳不是吃干饭的,他是搞特务工作的,在他的英明领导下,锦衣卫已经成为了最为可怕的情报机器,但凡京城里有什么风吹草动,他总是第一个知道。这次也不例外。

      在京城里,陆炳很少有害怕的人,夏言是唯一的一个,这位锦衣卫大人十分清楚,夏首辅是个二愣子,翻脸就不认人,还特别能战斗,无论你是什么来头,什么关系,只要认准了,统统打翻在地,还会狠狠踩上两脚。

      惊慌失措的陆炳想不出别的办法,只好走了严世蕃的老路,上门求情。

      他不是空手去的,还派人拿了三千两银子和他一起走。他知道夏言久经沙场,混了几十年,说话是浪费感情,还不如来点实惠的。

      从这件事情上,就足以断定,陆炳的水平不如严世蕃,因为他跟夏言打了多年交道,竟然不知道这位仁兄不收黑钱。

      所以当夏言看到陆炳,以及他带来的那些东西时,只说了两个字——出去。

      还加上一句——从哪里带来的,就带回哪里去。

      陆炳也懵了,他情急之下,只得用出了严世蕃曾用过的那一招——痛哭流涕,下跪求饶。

      当然结果还是一样,夏言依然原谅了他,这似乎有点让人难以理解,你既然不准备处理人家,干嘛要这么穷折腾。

      陆炳带着眼泪离开了夏言的家,心中却已充满了怒火,名声不重要了,原则也不再重要了,无论如何,一定要报这一箭之仇!

      当陆炳受辱的消息传开后,严世蕃找到了他的父亲,说了这样一句话:

      “夏言的死期不远了。”

      严世蕃这样说是有把握的,他已经找到了一个绝佳的机会,必能将夏言一举铲灭。

      严嵩还是一头雾水,朝廷里都是夏言的人,插个脚都不易,怎么动手?

      然而严世蕃告诉他,不需要拉帮结派,培养亲信,眼下有一件事,只要其中略施小计,夏言就必死无疑。

      严世蕃所说的那件事情,发生在一年以前。

      嘉靖二十五年(1546),兵部侍郎兼总督三边军务曾铣向嘉靖上了一份奏疏,就此拉开了这幕大戏。

      曾铣是一位极具军事能力的将领,他虽是文官出身,却喜欢军事,做了几年县令后,被委任为辽东巡案御史,从此开始在战场上打滚,并显现出他的军事天赋。

      应该说曾铣是一个奇怪的人,怪就怪在别人不愿打仗,他却是打仗上了瘾,只要有机会,他就绝对不会放过。

      他干过最损的一件事情发生在除夕之夜,大家打了一年仗,好不容易准备过年,曾铣来了。

      “大家收拾一下,准备出兵作战!”

      都大过年的了,大家都消停两天吧,这时候动刀动枪多不吉利,没人愿意出去拼命。而且蒙古人行踪不定,出去也未必能找到人。

      可是主帅的命令不能不听,于是大家商量了一个办法,找到了一个人去向曾铣的老婆说情,希望能够延期。

      不到一杯茶功夫,消息传来,去说情的那位仁兄被砍了,头被挂了出来。

      那就不要争了,还是出去拼命吧。

      说来也巧,军队出发不久,真的发现了久违的蒙古老朋友们,一顿穷追猛打,敲锣打鼓,得胜回营。

      但所有的人心中都有着同一个疑问:过年了,连侦察兵都休息,你怎么就知道蒙古人在附近呢?

      “你们没有发现吗,今天附近的喜鹊乌鸦特别吵。”曾铣得意地笑了。

      他的这辈子毁就毁在了得意上。

      曾铣注定是个闲不住的人,他决定再接再厉,在自己的岗位上为国家做出更大的贡献。于是他在那封奏疏上提出了一个建议——收复河套。

      河套地区,即今天的宁夏及内蒙古贺兰山一带,原本是属于明朝所有的,但这片地方就在蒙古部落家门口,蒙古邻居们时不时来串个门,“拿”点东西走,政府开始还管管,慢慢地也力不从心了。久而久之,这片地方就成为了蒙古的势力范围。

      开始人们还不怎么在乎,那个鸟不生蛋的地方,丢了就丢了吧。

      可后来人们才发现,放弃河套是一个严重的错误。

      因为蒙古人圈这块地,并不是为了开商店做生意,也不想开发房地产,他们占据河套,只是为了更好地完成抢劫任务。

      而失去河套的明朝就如同在街边摆摊的小贩,每天都不得安生,总要被整治那么几回,不是杀你的人,就是抢你的货。

      曾铣终于无法忍受了,他或许比较性急,却是一个爱惜百姓、立志报国的人,大明天下,岂容得胡虏肆虐!

      于是,他以满腔的报国激情写下了那篇誓要恢复河套的檄文:此一劳永逸之策,万世社稷所赖也。——这就是曾铣的美好理想和一腔热血。

      文章送上去后,嘉靖先生也激动了,这真算破天荒了,要知道这位道士虽说是天天炼丹读经,毕竟只是兼职,血性还是有的,便也热血沸腾了一把,当即表示,赞同曾铣的意见,并发文内阁商议。

      问题就出在内阁。

      夏言看到了这封奏疏,当即拍案叫好,表示绝对支持,然后另起一文,上书表示赞成。当然了,和往常一样,他没有征询另一个配角严嵩的意见。

      但他却忽视了一个十分怪异的现象:以往,即使他不打招呼,严嵩也早已凑上前来,表示支持或是赞成,但这一次,这位马屁精却只是坐在一旁,闭目养神,好像根本不知道这回事。

      急性子的夏言兴冲冲地跑去西苑了,他要表达自己的兴奋。而那个坐在阴暗角落里的严嵩,却露出了笑容。

      夏言终于糊涂了一回——严嵩做出了这样的判断。

      所谓百密一疏,沉浮宦海十多年的夏言却还没有摸透这位皇帝的心思,收复领土对国家自然是好事,可嘉靖先生却不一定会这样想。

      要知道,这位道士兄是个不爱惹事的人,他的愿望很简单,就想烧烧香,念念经,闲来无事搞点化学用品(所谓仙丹),多活几年而已。

      收复领土如果顺利,自然是好,那要是不顺利呢,要是打了败仗呢,那就麻烦了,损兵折将,天天要看战报、要运粮食,要征兵,要商议对策,不累死也得烦死。

      总而言之,他的热度只有三分钟,从四分钟起,所有敢于妨碍他私生活的人都将成为他的障碍。

      严嵩的猜测是正确的,不久之后,嘉靖先生突然下发了一道诏令,言简意赅:

      〖今逐套贼,师果有名乎?

      兵食果有余,成功可必乎?

      一铣何足言,如生民荼毒乎?〗

      大致意思是,我想出兵收复失地,但是问题很多啊,没有一个合理的名义、士兵粮草也不充足,也不能保证胜利,还会连累老百姓啊。

      当然了,这只是书面意思,它的隐含意思就简单得多了:

      你曾铣算什么东西,竟敢给我添麻烦,给我找不自在?

      严嵩看到这道谕令,立刻急忙地跑回了家,机会已经来了,但要如何去做,还得去找那个天才儿子商议。

      “正是大好时机,立刻上书弹劾夏言,还犹豫什么?”严世蕃似乎有点惊讶。

      严嵩没有夏言那样的慈悲心肠,之所以犹豫,只是因为他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办,难道还能把夏言骂死不成?

      于是严世蕃告诉他,虽然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办,但只要与一个人合作,夏言必死无疑!

      然后他连夜去拜访了陆炳。

      这对于陆炳而言,实在是个求之不得的机会,自那次事件之后,报仇已经成为了他的人生主题。

      这两位天下英才一拍即和,开始商量对策。

      商议过程是这样的:严世蕃对陆炳说,你官大,又是皇帝的亲信,你出面去对付夏言。

      陆炳认真地注视着严世蕃,告诉他:还是你去吧,我在背后支持你。

      其实这么多年混下来,大家都不傻,夏言当年对抗张璁的孤单英雄形象,仍然牢牢地铭刻在两人的大脑里,那唾沫横飞、无所畏惧的景象一想起来就让人打哆嗦。

      无论如何,到目前为止双方已经达成了一个共识,夏言很凶悍,谁都惹不起。

      胆小归胆小,但问题还是要解决的。两位天才苦心钻研良久,终于还是找到了夏言的死穴——曾铣。

      和夏言相比,曾铣是一个理想的突破口,只要处置了曾铣,就一定能够把夏言拖下水。

      可是曾铣远在边塞,而且平素行为端正,也没有什么把柄好抓,陆炳思索片刻,突然眼前一亮:

      “我想到一个人,如果他也肯加入,一定能帮我们解决这个问题。”

      “事不宜迟,我马上去见这个人。”严世蕃已经火烧眉毛了。

      陆炳却笑了,“你见不到的,因为他还在监狱里。”

      陆炳所说的那个人,叫做仇鸾。这位仁兄来头不小,他就是正德年间平定安化王之乱的大将仇钺的后人,袭爵咸宁侯,镇守甘肃。

      而这位兄台之所以会蹲大狱,那还要拜曾铣所赐。他在甘肃的时候,和曾铣闹矛盾,而且此人人品欠佳,在当地干过一些坏事,曾铣一气之下,向上级告了状,仇鸾就此被关进监狱,接受改造。

      所有的人选都已找到,所有的计划都已完备,只等待最后的攻击。

      【死亡的连环】

      夏言又一次在嘉靖的面前发言了,内容和以往一样,希望能够加强军备,恢复河套。而嘉靖也一如既往地不置可否。就在双方僵持

  45. 啦啦啦 says:

    拜托,不复制全文会死啊

  46. 超哥 says:

    不复制全文会死啊

  47. 匿名 says:

    不复制全文会死啊

  48. 匿名 says:

    严嵩小人

  49. 艹44楼他全家女性 says:

    艹44楼全家女性

  50. 西府人家 says:

    回复13楼:杀夏言陆炳起了关键作用,1他找了仇鸾,2他和皇帝吃一个奶长大的发小,最后一条最关键,他恨夏言

  51. 匿名 says:

  52. 匿名 says:

    复制你妈啊 傻逼 不看就滚

  53. 严嵩 says:

    你复制,小心我诈尸!

  54. 夏言 says:

    多谢各位为老夫仗义执言。

  55. niming says:

    主要还是皇帝昏庸,不查明真相便随便置人于死地!

  56. 朱元璋 says:

    一群傻逼

  57. 无语 says:

    无语

  58. 匿名 says:

    作者太看高嘉靖了,还说他聪明,依我看,光凭他杀曾、夏,就足以定他昏庸,一心向道、无心治国,却也荒谬

  59. 匿名 says:

    恢复河套这样的事,都能定罪,可见嘉靖是一个千古罪人,绝对不是一个明君

  60. 匿名 says:

    复制全文的人就是一个SB,死他祖宗十八代!

  61. 夏言 says:

    卧槽劳资死得冤啊

  62. 匿名 says:

    觉得自古皇帝有点脑子都会知道谁对谁错

  63. 粗人许 says:

    觉得自古皇帝有点脑子都会知道谁对谁错

  64. 噢勒哦勒 says:

    夏言一死,严嵩父子俩就逍遥了,从嘉靖的表现来看,严党大概得嚣张一段时间,但是有一枚地雷叫做徐阶

  65. 明月依旧 says:

    又一个人被冤死啦。夏言同志,一路走好,有于谦陪你。

  66. as says:

    34和44楼的sb

发表评论

本周热门
随机推荐